返回

我能提取熟练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6章 我心为谁动?(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能提取熟练度正文卷第1476章我心为谁动?系统公告:西夏国王李元昊的死讯传回庆兴府,朝堂之中展开夺嫡之争,长公主李银川凭借太后李秋水意旨正式登基,成为西夏国第一人女皇帝!

    系统公告:西夏……

    在一连九遍的系统公告声中,夜未明、小桥、庞斑这正在激烈交战中的三大高手齐齐抽身后退,各自目光警惕的盯着对手,脸上的表情却是各不相同。

    庞斑的脸色在变幻了数次之后,终于冷声开口说道:“夜未明,没想到这才是你安排的后手。但我们一路行来,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这贺兰山更是返京的必经之路。”

    “我想知道,报信之人是如何避过我的耳目,将李元昊的死讯传回上京的?”

    计划终于得逞,夜未明的脸上却是洋溢出灿烂的笑容。而且,他现在非但丝毫也不介意休息片刻,甚至巴不得与庞斑多扯几句废话来拖延时间,于是眨了眨眼睛:“你猜!”

    庞斑眉头一皱,跟着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随之豁然开朗:“李元昊现在并没有死,而那个传回李元昊死讯的人,一直都藏身在兴庆府附近。”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庞斑一瞬间便想通了许多的事情。

    其实,夜未明想要给西夏换一个皇帝,有时候并不一定要硬碰硬的去正面硬刚有着真龙之气护体的李元昊,只需要让李元昊的死讯在一个恰当的时候传回兴庆府,让西夏的满朝文武相信李元昊真的已经死了,便可以令这位野心勃勃的西夏王社会性死亡!

    在这种情况下,李元昊的肉体有没有死,其实已经不是特别的重要了,至少不会影响到夜未明利用提前布置好的暗棋,将李银川送上西夏国王的宝座。

    如果他此刻还在兴庆府,或者夜未明还无法从容实现这些计划。

    但是,他现在却被夜未明与小桥两个人成功拖延在了贺兰山!

    更可笑的是,战斗打了这么久,他居然一直都在配合着夜未明,主动的拖延时间!

    见到庞斑阴晴不定的脸色,一旁的小桥却是禁不住看向另一边的夜未明,目光之中充满了崇拜。果然,只要夜大哥出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庞斑又怎么样?

    还不是和皇甫登云一样,被夜大哥耍得团团转?

    但夜未明却并没有如小桥所想的那样盲目自信。如果换做现实之中,亦或者让他穿越到《覆雨翻云》的世界里,夜未明肯定没有任何的把握可以算计得了庞斑。

    但游戏毕竟是游戏,即便庞斑的AI被系统设定得再如何智能,他也毕竟只是一组系统的数据而已,一举一动都必须要严格遵守系统制定下来的规则。

    这对于将系统规则彻底吃透的夜未明来说,本就占据了一个无比巨大的优势。

    再加上自己先对方一步抵达西夏,又在李秋水死亡之前,一致达成了一次庞斑不知道的PY交易,以及彼此之间信息不对等的情况,等等综合因素积累下来,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站在夜未明这一边,庞斑能算计得过他,才是怪事!

    因此,虽然成功的算计了对方,夜未明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自以为是的倨傲。轻轻一笑之后,又继续说道:“既然庞先生已经知道了这些,那不妨再继续猜一猜,以后的事情,将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庞斑冷冷一笑,随之说道:“西夏与吐蕃之间的仇恨已经再难以挽回,但在这一次的冲突之中,西夏却是吃了大亏。”

    “即便李银川即位,也休想轻易扭转败局。再加上西夏现在有着两个皇帝,正所谓天无二日,李元昊与李银川之间势必还有一场龙争虎斗。”

    “不论他们父女谁胜谁负,都将败在吐蕃人的手中。而在这一次的变局之中,最大的受益者,必定是中原!”

    “因为不论谁赢,西夏能做的,就只有拼死抵抗,让吐蕃在消灭西夏之后,国力耗损严重。不但无法继续东侵,就连如何处理西夏的国土对于他们来说也将变成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到那时,不论西夏还是吐蕃,都再无法对中原构成任何的威胁。”

    “至此,中原便可以集中力量,对抗我元蒙的铁骑了。”

    “待到大战过后,中原甚至有余力以为李银川复仇的名义出兵西夏,顺势一鼓作气的将西夏、吐蕃的国土,尽数纳入版图!”

    听到庞斑的话,夜未明轻轻的拍了拍手:“魔师庞班果然不愧为一代宗师,分析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可惜……你猜的不对,至少不全对!”

    庞斑闻言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在庞斑的认知里,这已经是夜未明可以做到的最优解了,一旦计划达成,足以让他名垂千古!

    然而,夜未明给出的答案却是:“我本以为魔师庞班作为一代人杰,对于天下大事必有高论。却没想到你还是逃不出你们固有的思维定式。”

    微微一顿,夜未明在庞斑充满惊疑的目光中,傲然说道:“我们中原从来都不以拓展版图,称王称霸作为自己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中原百姓过上美好富足的生活!”

    “因此,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基础上,我们并没有你们那么大的野心。与其玩什么远交近攻吞并其他国家,倒不如制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局面。”

    “所以,西夏国只能有一个国王,那便是更加爱好和平的银川女王!”

    “而西夏国也必将打赢接下来这场与吐蕃之间的举国之战,继续成为为中原抵挡西域力量的一道屏障。”

    听到夜未明的话,庞斑终于恍然:“所以说,我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李元昊的一举一动,的确都在你们的密切监控之中。”

    “只是随着银川的登基,李元昊身上的真龙之气必将有大半流失到银川的身上,而他本人的实力也势必呈现出断崖式的下降。”

    “届时,李元昊虽然依旧是一个高手,但比起方夜雨来也未必会强出许多,但对于你们来说,这样的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不需要你亲自出手,其他人也可以轻易取走李元昊的性命。”

    夜未明轻轻一笑,算是默认。

    下一刻,又是一则系统公告,在天空之中轰然响起:

    系统公告:日月神教玩家如是我杀、神捕司玩家非鱼、唐门玩家莜莜、唐门玩家唐三彩、星宿派玩家将进酒、武当派玩家藏星羽击杀了180级BOSS西夏前任国王李元昊。

    由于李元昊属于常态BOSS,此次被杀之后将不再刷新。

    至此以后,《侠义永恒》之中将再无李元昊此人!

    参与击杀的六名玩家,将获得彻底斩杀奖励……

    系统公告:日月神教玩家如是我杀……

    ……

    一代枭雄陨落,又是一连九遍覆盖全服的系统公告。

    庞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不论怎么说,这一战算你们赢了。”

    叮!你所在的队伍,成功击败了270级BOSS庞斑,获得奖励:经验200亿点,修为10亿点!

    叮!你的等级提升,当前等级为第113级!

    随着两道白光自夜未明与小桥的身上同时闪过,后者却是禁不住一脸的吃惊,略带诧异的说道:“我们……这就赢了?”

    也不怪小桥会感到惊讶。事实上,三人从深夜打到天明,期间虽然夜未明与小桥之间越打越有默契,但距离战而胜之的标准,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游戏顶尖BOSS虽然实力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但彼此之间还是有着侧重点的不同的。

    之前的皇甫登云,属于被夜未明天克的类型。他擅长的正面硬刚,被夜未明的自杀、自爆式攻击克得死死的,以至于在面对夜未明的时候,他打起来就会变得十分的憋屈。

    而庞斑虽然也是拳法高手,但与皇甫登云却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虽然不至于反过来克制夜未明,但他也无法对庞斑形成任何的克制关系。

    特别是在没有了方夜雨这个拖油瓶之后,庞斑彻底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即便合夜未明与小桥二人之力,也依旧无法奈何对方分毫。

    固然,随着战斗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的默契程度也会水涨船高,但最多也就只能让他们更多占据一点优势而已。想要将这种优势转化为胜势,依旧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庞斑却在这种胜负未分,甚至于很难分出胜负的情况下主动认输,那不免会让人感到疑惑。

    这时,却听庞斑悠然说道:“小姑娘,你还是太过单纯了。夜未明就不会问出和你一样的问题。”

    小桥闻言白了庞斑一眼:“我又没问你!”

    对于小桥的反驳,庞斑并不生气,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今次我与夜未明的一战,从头到尾都不是武道之争。因为真正的武道之争,是应该不掺杂任何其他因素的单纯武功比拼,但在今天这一战中,不论是我还是你们,都带着十分强烈的目的性。”

    “既然是这种目的之争,那胜负的关键便不是武功的强弱,而是要通过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便是谁赢了。”说话间,庞斑再次将目光落在夜未明的身上:“所以,你赢了。”

    “只不过,我对你的武道同样很感兴趣,以后有时间,我倒是期待能与你来一场没有任何杂质的武道比拼。”

    夜未明闻言轻轻摇头:“不,你不期待。”

    庞斑先是一愣,跟着哈哈一笑,身形就这样飘然而去,转眼间便已经消失在二人面前。

    小桥疑惑的看了看庞斑消失的方向,又转回头看了看夜未明,满脑子问号道:“夜大哥,你和庞斑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什么又期待,又不期待的?”

    夜未明轻轻一笑,随之解释道:“庞斑最期待的对手并不是我,而是浪翻云。在他与浪翻云决战之前,绝对不适合与我这样一个有能力给他留下难以痊愈重伤的对手交手。”

    “而他与浪翻云的一战,却是天道之争。”

    “赢了白日飞升,输了身死道消。所以,不论输赢,他都无法再与我进行武道方面的切磋较量。”

    “因此我才说他不期待,也不应该期待与我放手一战。”

    小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追究更多的东西。反正对她来说,只要知道夜大哥是最厉害的,就已经足够了!

    这时,却见夜未明大手一挥,一只白鸽已经从他的手中飞出,径直朝着中原方向而去……

    ……

    现在,夜未明已经将自己能做的,全部做到了最好。但后续的计划,却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因此,他早就准备好了一份密信,准备向黄首尊请求一些技术上的支援。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银川女王迅速整顿西夏朝堂,并亲率大军抵挡来自吐蕃的攻击。

    夜未明在这个过程中,则是退居幕后,暂时在银川身边扮演着狗头军师的角色。嗯……具体的战术神马的,都是黄首尊通过飞鸽传书转达,来自刘伯温的指挥与计策。

    游戏中的中原国力、兵力远达不到碾压周遭各国的地步,但在人才方面,却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

    诸葛亮亲自坐镇襄阳,指挥抵抗元蒙的战斗。刘伯温通过黄首尊、夜未明两道手续遥控指挥西夏军队,抵抗吐蕃大军,都能做到游刃有余,进退有度。

    在一代军神的出谋划策之下,银川指挥的西夏部队终于在经过数场艰难的战斗之后,击退了吐蕃大军,活捉了吐蕃王,在这场被夜未明一手挑起来的战斗中,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只不过,在这场战斗中,西夏的兵力足足折损了四成以上,吐蕃的损失则要更加严重。

    短时间内,双方都需要休养生息。于是银川在象征性的要了一些赔偿之后,便将吐蕃国王释放了回去,而没有与对方死磕到底。

    傲立山巅,夜未明俯视着战场上堆积如山的尸体,眼神之中却并没有多少怜悯。

    有的只是无比的坚毅与坚决。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操作,这些人,都将是中原的敌人,是屠戮中原士兵或百姓的刽子手!

    虽然此刻这些人都在他的算计下,莫名其妙的死在乱战之中,显得无比凄凉,但别人的凄凉,总好过中原的凄凉。

    做大事,总是要懂得做出取舍的!

    看着成群结队的乌鸦,依旧在啄食还没来得及被双方部队带走的尸体。鼻腔之中,嗅着充斥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夜未明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低声自语道:“我一定会把这种事情挡在中原之外的,一定!”

    “把这种事情全部挡在外面是吗?”

    就在夜未明看着宛如人间地狱一般的战场残骸,情不自禁的呢喃出那句给自己打气的话语时,耳边却是突兀的传来一个略显熟悉声音、这个声音夜未明仅仅只听过一次,但却对其印象深刻。

    更主要的是,对方居然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出现在夜未明的身边,甚至在开口之前让夜未明毫无察觉。

    这可是连黄首尊、张三丰、庞斑那种层次的绝顶强者,也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转头看去,说话之人正是叶离!

    不待夜未明开口打招呼,叶离已经继续说道:“光从这句话里,便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十分务实的人,而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想要做到天下大同、宇宙大同,未必是全无可能的事情,但起码在你我有生之年,恐怕是很难见到了。而在那之前,将那些可怕的事情挡在国土之外,正是我们长城组织设立的初衷。”

    夜未明见对方并没有摆出任何架子,只是一副要和他敞开来聊家常的架势,也便放弃了刻意摆姿态的想法。而是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开口说道:“刚刚得到消息,襄阳那边的战事已经平定。”

    “过儿在那一战中彻底融会贯通了三焦玄关,将凤血的力量与自身融合为一,重创里赤媚,斩杀元蒙大汗蒙哥于乱军之中,元蒙短时间内必须要优先解决皇储继承的问题。”

    “这一次的大乱,也算是彻底结束了。”

    叶离闻言轻轻点头,随之说道:“你在这次的动乱之中,扶持萧峰成为辽国皇帝,又在西夏翻云覆雨将野心勃勃的李元昊算计致死,换上了一个恨不得对你倒贴的李银川。”

    “以后元蒙就算想要再度扰乱天下,也已经有心无力了。”

    夜未明点了点头,随之又禁不住叹息道:“但元蒙,依旧是域外第一强国,对中原的威胁也并没有消散。”

    叶离对此倒是深感赞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农耕时代,游牧民族的战斗力就是普遍强悍,这是生存方式来决定的,很难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毕竟,你让一个从小抡锄头长大的人,去和一个从小玩弓箭长大的人对打,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夜未明点了点头,随之一语双关的说了一句:“所以,中原需要长城。”

    闻言,叶离的眼眸之中精光一闪,随之嘴角之上挂起一丝笑意。

    这时,却听夜未明继续说道:“不得不说,你入戏很深。”

    夜未明闻言不由一愣,随之又理所当然的说道:“玩游戏嘛。如果不入戏,不去进入角色,那玩起来未免会失去许多的乐趣。”

    “可是我却建议你尽快从夜未明这个角色之中走出来。”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因为你们所乘坐的飞船,将在现实时间的半个月之后抵达朝阳星。”

    夜未明先是一愣,跟着却有些怅然若失的说道:“是啊!飞船已经快到站了,说起来,我还有些舍不得这个世界呢。”

    “哈哈……”

    叶离轻轻一笑:“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侠义永恒》在朝阳星上还会继续运营,你们这些星际移民,在工作之余也可以时常的进来看看。悄悄的告诉你,到时候在现实中拥有婚姻关系的男女,是可以在游戏中……你懂的。这个操作的最大优点就是,在保证最佳体验的同时,实现真正100%的避孕效果。”

    夜未明闻言不由暗自咋舌,这算是真正的颅内高潮吗?无来由的,夜未明竟然想到了当初陪韦小宝做任务时,无意间看到的那个《双修大法》……

    摇了摇头,将不健康的画面从脑海之中抛开,夜未明忽然问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这次天下乱局,也是对我的考验。现在考核结束了,我能不能问一下自己的分数?”

    听夜未明询问分数,叶离轻轻一笑,口中吐出两个字来:“优秀。”随之用略带玩味的目光看向夜未明:“你现在是不是很好奇,你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为什么不是完美?”

    夜未明轻轻点头:“我的确很想知道,自己还有哪里做得不够。”

    叶离深吸了一口气,随之说道:“如果单从这次的考验来看,你的表现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但你不觉得自己的计划进行得太过顺利了吗?”

    这不合理吗?

    夜未明这次倒是感觉到有些意外。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把能够计算到的所有环节,都计算到了,可谓是谋定而后动,期间还出现了庞斑在中途劫下鸠摩智这样的意外,弄得自己很是被动。

    怎么就太过顺利了?

    见夜未明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叶离轻轻一笑,随之说道:“你之所以体会不到,完全因为你这两年一直生活在游戏里。”

    “这里的NPC哪怕再如何多智近妖,但他们的一举一动,终究逃不出系统规则的框架,而你偏偏又是一个对系统规则研究得很透彻的家伙,算计起他们来,自然宛如开了上帝视角,可以做到无往而不利。”

    “但现实中,可没有这种好事。”

    夜未明闻言不由精神一震。

    此言在理!

    游戏中,有着游戏的固有运行逻辑,其中一条便是不可能给玩家安排出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每个NPC也有其自己的人设,一举一动都可以预料。

    但现实中,却不是这个样子的。

    游戏运行需要逻辑,但现实不用!

    现实里的谋划,需要面对的局面,绝对要比游戏里复杂很多倍。

    还真是想想都让人感到期待呢!

    这时,却听叶离话锋一转,悠然说道:“不过即便不是超出想象的完美,你的表现也已经让我感到很满意了。在见过你的表现之后,我感觉自己至少可以少等三年!”

    微微一顿,叶离再次问道:“话说,你知道我对你最满意一点,是在哪方面吗?”

    夜未明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三观?”

    叶离轻轻摇头:“这是最基础的东西,如果在这一点上有缺陷,一开始就见不到我。”

    夜未明再次问道:“手段?”

    叶离再次摇头:“你的手段的确很厉害,但还不是最让我感到震惊的地方。”

    夜未明摊了摊手:“那我就真想不出是什么了。”

    叶离的脸色罕见的严肃了起来:“是你的修为、境界、感悟……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进行概括的话,就是你的武道提升速度。原本,任何武者在这种需要与人勾心斗角的麻烦事情之中,都会对自身的修行速度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差一些的,会造成负面影响,至少也会耽误许多宝贵的时间。”

    “但是你……”

    说着,叶离看向夜未明的目光,甚至有些羡慕:“你在这样勾心斗角的算计之中,武道的修为非但没有任何减缓,甚至可以做到勇猛精进。”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只能想到一种解释,你的武道本身就十分适合与人勾心斗角,斗得越是厉害,你的进步就会变得愈发的夸张。这种天赋异禀,别人是羡慕不来的。”

    夜未明的嘴角挂起一丝笑意,随之轻声说道:“武者,诡道也。”

    “诡道?”叶离闻言先是一愣,跟着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武者,诡道也!我现在越发佩服自己的眼光了呢。”

    微微一顿,叶离又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夜未明,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考验。明明你的表现已经达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我为什么却只说自己可以少等三年,而不打算在你抵达朝阳星之后,直接将担子甩给你吗?”

    “这个问题太幼稚了。”夜未明无奈的说道:“我从加入神捕司到现在,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来熟悉环境,才可以对任何任务做到游刃有余。而朝阳星上的摊子,不知要比神捕司更大多少,又岂是不经任何实际历练之人,可以挑起大梁来的?”

    “才不配位,终究会害人害己。而且位置越好,害的人也就越多,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具备那个资格。你若是不管不顾的将我捧上那个位置,我反而要怀疑长城组织的可靠性了。”

    听了夜未明的解释,叶离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满意。

    忽然,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有人来找你了。剩下的游戏时间,尝试着好好的放松一下吧,我很期待与你在朝阳星上的见面。”

    说话间,叶离的身形无比突兀的消失在夜未明面前,感觉就好像是他的图像,凭空被人“扣”掉了一样。

    夜未明无法确定这就是叶离自身的手段,还是属于GM权限的范畴。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很久,因为这时,他也终于听到一阵衣衫破风之声由远及近。

    转头看去,来者正是殷不亏。

    “夜兄,银川女王托我来找你,请你去晨曦塔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夜未明点了点头,迈步朝着正东方一座高塔走去。走了几步,却是忽然停下了脚步:“血赚兄不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任务可接吗?”

    “我就不去了。”殷不亏轻轻一笑,随之伸了一个懒腰:“大战结束,大家现在都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小桥去了鲜花谷,说那里的蜂群品种特殊,可以考虑将其纳入玉蜂培养计划;”

    “刀妹在另一边的战场上,要在血腥气息下感受肃杀刀意;”

    “三月已经返回兴庆府,要去逛街;”

    “莜莜在甩帐之中,整理西夏、吐蕃两国的军事资料。”

    说到这里,殷不亏嘿嘿一笑,跟着说道:“我则是约了非鱼、将进酒、藏星羽、唐三彩、一起去草原上骑马打猎。所以,恐怕就算有任务,现在也没人会陪你一起去了。”

    ……

    晨曦塔是位于贺兰山上的一座孤塔,因为无人打理,已经破败许久。

    夜未明拾阶而上,在这座孤塔的最顶层,见到了一道清丽的背影。今天的银川并没有穿着黄袍,而是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白纱裙,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双臂的短袖之外,小半个洁白明亮的手臂白皙娇嫩,彼此随意的在身后相握,目光则是朝着窗外,看向贺兰山下一望无际的平原、河流。

    夜未明上楼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还是在他现身的第一时间,便惊动了眼前这位气质脱俗的一代女皇。

    在李元昊死后,西夏的龙气已经尽数凝聚在银川一个人的身上,让原本只能算是一个小BOSS的她,一跃成为270级的顶级大佬。感官的敏锐程度,自然也同样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

    转回身来,银川嫣然一笑。秀美的脸蛋在这一刻宛如盛开的鲜花,美丽得不可方物。正应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见到如此画面,夜未明以不由得微微一愣。禁不住感慨李秋水一脉的基因优秀,从李秋水开始,到后来的李青萝、银川、王语嫣,每一个继承这种基因的,都是美女中的美女,神仙姐姐级别的存在。

    连忙平定了一下心神,夜未明随之抢先开口说道:“现在西夏与吐蕃之间的战事已经平定,西夏国大获全胜,已无后顾之忧。我刚刚接到了朝廷发来的飞鸽传书,委托我与女皇陛下签订睦邻友好盟约,促进中原与西夏之间的经贸往来,与政治、文化交流,中原方面将会派遣专门的使团,与女王陛下探讨具体合作细节。”

    夜未明提出的合作盟约,对于现在的西夏国来说,无疑是在雪中送炭。

    但听了夜未明带来好消息,银川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喜形于色,而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今天并不想谈论国事,专门让人找你过来,是想和你谈点儿私事。”

    夜未明闻言不由一愣:“私事?什么私事?”

    银川轻轻一笑,随之浅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三个问题想要请教夜少侠。”

    夜未明轻轻点头,随之礼貌的回道:“女皇陛下有话请讲,能回答的,我尽量回答。”

    银川美眸流转,片刻之后,方才问道:“第一个问题,夜少侠一生之中,在什么地方最是快乐逍遥?”

    夜未明:???

    不等夜未明回答,银川又将剩下的两个问题,一口气的抛了出来:“第二个问题,夜少侠生平最爱之人,叫什么名字?第三个问题,夜少侠最爱的这个人相貌如何?”

    夜未明:???

    这不是原著里,西夏挑选驸马时的问题吗?

    话说,你现在都变成银川女皇了!

    还问这种公主级别的问题,有意思吗?

    带着满脸的无奈,夜未明不答反问道:“女皇陛下为什么忽然要问我这个?”

    “因为我想要一个答案。”银川有些怅然的说道:“奶奶曾经和我说过,你绝对不是一个合适托付终身的男人,因为你和她的师兄很像,都是那种看似无所不能,但偏偏不敢直视感情的男人。爱上你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很苦。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无论如何,我希望夜少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听到银川的话,夜未明如遭雷击。

    很多事情,他一直都在回避,不去想就当做是没有发生,当成是不存在。

    可事实,真的可以如此吗?

    夜未明一直吐槽无崖子老不要脸,非说自己和他像。现在想来,逍遥三老所说的“像”恐怕指的都是银川口中的这种“像”。而无崖子舍弃与逍遥派关联更深的弟子不用,非要让自己接取关于天山童姥、李秋水的任务,恐怕除了夜未明的个人能力之外,还有另一层的原因,一个完全出于善意的缘由。

    他希望自己可以从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身上,认识到在感情上摇摆不定,最终害人害己的可怕后果!

    可是自己的眼里却一直都只有任务,只有任务奖励!

    无崖子作为一个NPC,还想要借着游戏任务来指点一些自己人生的道理,而自己却从始至终,都只是将这个游戏,当成一个普通的游戏。

    想到这里,夜未明神色一正,立刻冲着银川一抱拳,无比诚恳的说道:“多谢银川女皇的当头棒喝。夜未明告退!”

    银川一愣,随之立刻追问道:“你要去哪?”

    “去直面我的内心。”言罢,夜未明的身形,已经消失在楼梯处。

    望着空荡荡的楼梯,银川的神色先是郁闷凄苦,跟着又闪过一丝解脱,而后又是一阵的怅然若失。最终,却是精神一震,转头望向窗外的大好河山,身上真龙之气鼓荡,将周遭林间奇袭的鸟儿尽数惊飞。

    离开晨曦塔的夜未明感受到银川身上的气息变化,知道她直到此刻才终于从一个深闺少女进化成一代女皇,却并没有丝毫停下脚步的意思。

    之前在逃避之中,他已经在感情的事情上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年,现在终于认清了本心,绝不想再多浪费一秒钟!

    心里这样想着,夜未明已经将身法发挥到了极致,身形在广袤的草原之上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以超越普通人肉眼捕捉能力极限的速度,径直朝着鲜花谷的方向掠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