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恐怖复苏(神秘复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九十一章学习和成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尽管杨间之前使用鬼域更改了地貌,利用自己窃取的一部分鬼湖的路灵异力量阻止了鬼湖的灵异蔓延,但是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鬼湖的蔓延虽然制止了,但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份代价就是以前通过黑色小船沉入鬼湖之中的厉鬼正在脱困离去。

    连鬼湖都没有办法困住的厉鬼,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脱困的厉鬼只是鬼湖其中极少一部分,大部分的灵异还是沉在鬼湖之中。

    但那份凶险必须想办法处理。

    否则,鬼湖事情结束之后,中州市附近将不断的有恐怖的厉鬼徘徊,这里将彻底成为一片绝地。

    哗啦!

    远处的湖岸边伴随着一声水花响起。

    之前沉沦在鬼湖之中的厉鬼上岸了。

    湖水无法将其关押,鬼将肆无忌惮的徘徊着。

    这脱困的厉鬼同样是浑身湿漉漉的,犹如一个溺死的人一样,但是它身上的衣服款式却很特别,不是这个年代的人穿着打扮,而是老式的中式长袍,现在只有说相声的人才会去穿着这么一身衣服。

    宽大的衣袖空空荡荡,不知道有没有手臂。

    湿漉漉的长发飘散,遮住了整个人头,看不清相貌,分不出男女。

    那厉鬼没有离开太远,只是来回不断的在湖边走动着。

    漫无目的,咋一看去就像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

    但那并不是病人,而是浸泡在湖水之中几十年没有变化的恐怖厉鬼。

    之所以漫无目的来回不断的走动,是因为周围没有人,还没有人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律,这厉鬼就没有目标,恐怖并未显现出来。

    不止如此。

    另外不远处的湖水上,湖面汩汩冒泡,伴随着周围的湖水浑浊的用时,一具尸体浮了起来,那尸体很特别,被一连串黑色的铁链困的死死的,但尸体却并未沉寂,而是在微微的抽搐,挣扎起来。

    铁链咔咔作响,正在逐渐的被挣脱开来。

    还有一个满是淤泥,浑身脏臭不堪的诡异之人缓缓的从湖底爬上了岸,一上岸之后,那厉鬼的身影就在迅速的消失,似乎迅速的隐匿了起来。

    其他一些无法理解的灵异现象也冒了出来。

    这还是肉眼能看见的。

    还有看不见的。

    杨间自己都无法肯定之前在鬼湖之中打捞柳三和李军的时候这外面到底有多少恐怖的厉鬼脱困了。

    “现在,什么情况了?”

    此刻,李军恢复了,他脸色僵硬而又麻木,空旷的眼洞内鬼火跳动着,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鬼湖失控了,彻底入侵到了现实,无法关押,同时鬼湖之中关押的厉鬼正在脱困离去。”冯全快速的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简短的说了一下。

    “情况不算特别严重,后续处理的好就没问题。”李军说道,他随后看向了曹洋。

    “把曹洋救回来之后我们这边的人数占优,联手的情况之下可以处理掉任何的厉鬼。”

    他可不是吹牛,而是这次他们不知不觉汇聚了太多的队长级人物了。

    杨间,柳三,曹洋,李军还有神秘消失了的沈林。

    足足五个队长,再加上冯全和阿红两个一流的驭鬼者,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还无法处理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队伍可以处理眼下的情况。

    杨间却道:“没这么简单,能够脱离鬼湖的厉鬼都极其恐怖,一不小心,队长也要栽跟头死掉,别忘记了,沈林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他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只怕是很难回来了。”

    “太平镇的人似敌似友,同时那座古镇隐藏了太多的秘密了,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它被鬼湖淹了。”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那黑色小船以及远处被湖水吞没的古镇。

    “刚刚他救了阿红,应该不是敌人。”曹洋瞥了一眼站在附近一动不动的无脸人。

    “我也希望如此,可太平镇的人还剩下三个,每一个都不简单,要不是被恶犬咬死了一个,扭转了局势,你们现在只怕是凶多吉少,我没办法确定剩下那两个人的立场,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独眼老人。”杨间道。

    无脸人没有回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船上没有任何的动作,似乎也不怕杨间等人的突然袭击,不知道是比较放心还是说觉得自己这些人杀不掉他。

    既然他态度比较友好,那么杨间自然也就不会去过多的忌惮他。

    然而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

    忽的。

    黑色小船的附近突然掀起了水浪,水中似乎有什么情况发生,但是还不等众人多想,突然水面炸开,那个独眼老人浑身湿漉漉,十分狼狈的浮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黑色小船,然后一个翻身重重跌落在了船舱中。

    “嗯?”

    这一幕,立刻将杨间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不可思议,他跳湖之后居然靠自己硬生生的游了上来。”曹洋见此脸色骤变。

    “我们沉湖之后都没办法动弹,虽然现在鬼湖似乎有所变化,压制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但是一个驭鬼者想要游上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湖可是能沉没一切的。”柳三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那件衣服,很特别,他身上甚至都没有湿多少,身上的水渍很快就流光了。”杨间鬼眼窥视之下,留意到了这么一个细节。

    李军却道;“不止如此,他另外一只手上还抱着一具女尸。”

    “是女尸纠缠上了他,还是他从湖底打捞起来的人,还有待商榷。”杨间说道。

    黑色小船上。

    刘老板急忙扶起了那个独眼老人:“情况怎么样了,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尸体抢回来了,但是想要让她活过来依旧有难度,我需要回祠堂,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活过来。”独眼老人面无表情,他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尸。

    那女尸看上去约莫二十左右,非常年轻,只是身体里不知道灌了多少湖水,仅仅只是躺在那里,身体就在不断的往外溢出大量的水渍。

    “祠堂现在被淹掉了。”刘老板道。

    “东西还在就行了。”独眼老人站了起来,但是一个踉跄却又险些跌倒。

    似乎自身遭受到了什么影响。

    不过独眼老人身上的水渍已经消失了,只是衣服变了,变成了一件画满各种古怪,灵异图案的女子外套。

    没有这件衣服,他没办法从湖底游上来。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再不走,我们只怕真的要死在这些后生的手中了,而且他们的人齐了,相信可以应付这里的情况,如果他们依旧没办法应付的话,搭上我们也是送死。”

    独眼老人又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混杂着湖水的泥沙。

    刘老板点了点头:“我们就不该来这一趟,不卷入这场事情当中来,也许我们就能少死一个了。”

    说完。

    黑色的小船再次晃荡了起来,竟载着他们缓缓的离去。

    “他们要走?那老东西差点害死我,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柳三猛地往前走了几步,准备动手。

    “够了。”杨间伸手拦住了他。

    柳三脚步一停:“你应该也和他们交过手吧,这样放走以后会是隐患的,现在就灭了,省的以后日常梦多。”

    “你要杀,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去动手,现在动手毫无意义,而且还可能被别人拼掉几个人。”杨间道。

    “我们几个人联手,干掉他只需要几秒。”柳三态度很坚决,还在劝说杨间动手。

    因为黑色的小船在渐行渐远,而且也逐渐模糊了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消失在湖面上了。

    “之前可能是几秒钟,现在不是了,那个独眼的老人身上多了一件衣服,他现在连鬼湖都能游上来,而且真动手起来你以为我们面对的就只是他一个人?你想逼其他两个人改变立场和我们火拼么?”杨间再次提醒道。

    曹洋道;“杨间说的对,柳三,别人既然选择了离开就说明也不想过多的争斗,更何况,对方还救了阿红,而且还送了这么大一艘船给我们,让我们在鬼湖之中有落脚之地,再加上对方也死掉了一个人,这样的情况应该见好就收。”

    “私人恩怨的话,你可以事后解决,不要带到现在。”

    他赞同杨间的做法。

    虽然杨间很鲁莽,喜欢动辄就动手,但绝对不是没有脑子的,这个节骨眼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这些人离开也省的待会儿耗费精力提防他们。

    所以他们离开是一件好事。

    真要动手,也是在鬼湖事情结束之后再找机会,而不是现在乱来。

    柳三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的他目光一凝,转而看向了身后中州市的方向。

    “出现了。”

    曹洋,李军也察觉到了什么,立马看了过去。

    中州市已经被淹没了,但依旧有不少的高层建筑露出了水面,但就是在这些露出水面的建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具具披头散发,相貌各不一样,却又个个带着诡异微笑的女尸。

    这些女尸出现在窗户前,并且不断的从建筑深处缓缓走出,数量竟在不断的增加。

    不,应该说一直在增加,只是之前没有察觉而已。

    仅仅只是片刻过去,中州市所有露出水面的建筑内都有这女尸的踪迹。

    “以前还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怎么会突然这样?”曹洋最为惊异。

    因为他之前就和鬼湖打过交道。

    杨间皱起了眉头,做出了一个猜想:“只怕,柳三的能力被鬼湖中的厉鬼窃取了,之前的沈林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他被厉鬼侵蚀,夺取了自身,然后厉鬼入侵了我的记忆试图杀死我,但是失败了。”

    柳三闻言一僵,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变得更难看了:“不,不是窃取,纸人是用灵异手段制作而成的,窃取了也要有材料才能制作。”

    “不是窃取,但情况也差不了多少,这厉鬼有获取其他人灵异力量的手段。”

    杨间说道:“而且你们留意到没有,这些女尸的身体上有衣服了。”

    衣服?

    “之前女尸都有衣服。”李军道。

    曹洋道:“那是死在鬼湖之中的受害者,不是鬼域中的厉鬼,厉鬼出现的那一刻虽然是一具女尸的形象,但是身上没有衣服,可是现在不同了,所有的女尸都有衣服了,款式都是一样的,很像是之前那个老人身上的那件女子外套。”

    “从柳三身上学到了数量,从那个老人身上学会了穿衣服,是这个道理么?”李军此刻明白了。

    柳三道:“杨间你也被袭击了,为什么你没有被窃取灵异?”

    “我先一步窃取了鬼湖的灵异力量,或许这是我不受影响的原因之一。”杨间道。

    “之前曹洋也在鬼湖之中,他似乎没有事情。”

    曹洋回道:“说来见笑,我没有被厉鬼亲自袭击,我是发现厉鬼的杀人规律之后自己一不小心坠入了鬼湖之中的。”

    “”柳三无语。

    合着就自己倒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