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恐怖片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0章 飞舞的花瓣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为什么黄道会出现?

    鹰眼和千江月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这个想法,接着,他们根据自己了解信息得出了几个相同的结论。

    现在可能是在梦境中,毕竟假年在使用虹光之后离奇消失,也有可能,乌有将黄道从过去拉到了现在,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乌有使用了与时间有关的技能,将过去的影响,复制到现在,以达到欺骗的目的。

    究竟是哪一种可能?

    留给两人的时间并不多,虽然黄道在星辰之戒中是作为友军而存在,但对演员来说,意料之外的事情,通常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而且,黄道的技能拥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在这关键的时间节点中,本身就是一个变数。

    “应该是真的!”千江月语气严肃,右手的铁链勾住最近的粗壮树枝,想要尽快带着鹰眼躲藏起来。

    “记得黄道担心的事情吗?”鹰眼深吸一口气,他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正是黄道一直担心的事情。之前,黄道追杀他的时候,本来能够杀死他,但是黄道在知道自己的偷袭计划早已被提防后,黄道的选择是送死。

    死亡,将意识传递到星辰之戒中,执行下一步计划。同时,死亡,还能够让自己不被“控制”。

    黄道担心的事情,正是自己成为傀儡,所以他选择用死亡来逃脱。

    “是敌人。”鹰眼补充一句。

    千江月眉头紧皱,视线落在黄道身上。不远处,黄道一步一趔趄,像是站立不稳,更离奇的是他走了几步之后,竟然摔倒在地。

    然而,鹰眼和千江月却并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这一切,很可能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

    鹰眼让钢铁之翼加速,在中距离的情况下,杀死黄道最快的方法不是让钢铁之翼绕后偷袭,而是用黄道自己的技能,星辰之戒能够满足条件。黄道放弃了一次破除乌有保护机制的机会,因此又有生命力空余。星辰之戒在钢铁之翼的鸟爪上。

    树枝上,黄道倒在地上,双眼紧闭,他感觉自己的思维正在被撕碎,如同早餐面包一般,被一条条撕开,甚至完全无法正常思考,现在,他除了知道自己是个人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像是忘记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

    眼睛处开始产生剧痛,像是被火焰灼烧一样,更可怕的是,这种感觉却怎么也无法摆脱,他睁开眼,双眼布满血丝,眼中见到的一切都是血红色,只是浅与深的区别。

    “啊!!!!”

    猛地,他的眼睛像是被细针刺破一般,疼痛到达峰值,他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双眼焦点聚集位置,空间纠缠发动,红蓝垂直的线条最终在前方汇聚,在巨大的树枝上制造出一个半径两米左右的半球型空洞。

    如果现在有人站在他身边,会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面部肌肉紧绷到极致,像是……疯了……

    这就是假年埋在黄道思想中的炸弹,无论多么理智,多么冷静,一旦炸弹被引爆,作为人的思维将会被撕碎,整个人将会变成一只野兽。

    严格来说,思维炸弹引爆后,“黄道”就已经死了,至少,作为人的那部分,不可能再从这副躯体里面找到,剩下的,只有在痛苦与折磨下战斗的本能,这种本能根源上是为了自救,但是实际效果,却是摧毁一切,直到没有东西可以摧毁的时候,最终,摧毁自己。

    当然,梦种也好,思维炸弹也罢,都需要提前安排,且还需要激活的过程,梦中是因为梦花,再加上将其他演员全部拉入幽暗森林的缘故,为假年提供了环境,如果《终焉之地》是正常演出,这两条无论哪一条都无法达成,至于思维炸弹,则只有理论上存在可能,因为需要演员自愿。

    黄道是自愿让假年种下思维炸弹,为了告诫会的目标,前期都是黄道在经营,乌有和假年更多是进行自己的安排,然而,天不遂人愿,他的计划都以失败而告终,地狱电影以不变应万变,只要不松口,黄道就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当乌有和假年执行他们计划的时候,机会来了,可是,改变地狱电影的演员中,却没有他的机会,他只能作为“反派”而存在。

    千江月屏气凝神,在黄道弹起来的瞬间,他的身体下意识抖了一下。用眼神就能够杀人,虽然有克制方法,但不意味着黄道的威胁就不存在,如果黄道跳起来的瞬间看向他和鹰眼的位置,两人或许已经没了半个身体。

    越来越多的彩色花瓣飞过两人身旁,有几片落在两人身上,却没有再飞走,而是粘在衣服上,之后,开始散发着微弱的光。两人同时感觉眼前出现幻觉,过往的记忆如同幻灯片一般从眼前闪过,唯一的问题是,记忆中的一些人被替换。

    鹰眼眼中,他现实世界中已经逝去的队友,进入地狱电影后遇到的队友,都出现了一个戴着彩虹面具的人,同样,千江月回忆中的队友,也插进去了一个戴着彩虹面具的人,这个人仿佛幽灵一般,无处不在。

    两人愣神的瞬间,身体一阵激灵,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中招。

    “是假年的技能。”鹰眼马上提醒。

    “没……没用。”千江月甩了甩头,“都是假年,都是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花瓣弄得鬼么?”他伸手将身上的花瓣拍落,可这些花瓣像是认主一般,明明已经离开身体,却又违反物理规则,转了半圈后又飞了回来。他伸手将花瓣撕开,可被撕开的花瓣依然和之前一样,紧贴着身体。

    问题,比想象中更严重。

    即使不考虑乌有,不考虑黄道,如果在现在这种危急时刻陷入幻觉中,下方沿着树干向上燃烧的火焰也会将两人燃烧殆尽。

    同一时间,皮影戏等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诡异的花瓣似乎盯上了一切有思想,会做梦的生灵,甚至,连钱仓一也没能幸免,星辰提灯能让他在其他人眼中不存在,但飞舞的花瓣并没有主观意识,它更像空气,无处不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