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知全能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5章 至人贤人常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位老人,擅长医药,但一开始教给我的,却并不是医药,而是修行。”

    许广陵慢慢地讲述着,他的话语,融和在周围亭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和谐。

    是了!

    是了!

    听到这句话,石九阳简直就想拍桌而起!

    这就是我万药宗的人!

    那个老人,我敢拍着肚子打赌,他一定就是万药宗的人!

    “那个老人给我讲的是医,但在后来,我才慢慢意识到,他既是讲医,也是讲修行,是通过医来讲修行,也是通过修行来讲医。”

    石九阳心中一凛。

    通过许广陵的这个描述,他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

    假如不是许广陵刻意地为师长美化,则那位老人多半并不是他刚才想象的那么简单!

    甚至,还不仅仅是“不简单”的问题!

    想到许广陵的制药水平。

    想到许广陵的修行水平。

    一个本宗的前辈大修士,化身为一个普通的修为仅仅是凝元境的老人,去到一个属于修行荒漠的秘境,然后在那里,立了一个十药堂的堂口?

    石九阳脑海里立即勾勒出这么一种意象。

    而下一刻,他又立即想到,许广陵这小子当初到百药堂来,就是伪装成凝元境的小修士!

    这家伙明明是开窍境!

    更过分的是,他这个真一境的修者居然也没有看出来!

    那如果是一个大修士假装自己只是凝元境修士,不管是一个普通人的少年,还是一个开窍境的少年,多半也是看不出来的!

    不,是肯定看不出来!

    只要那位大修士不想让这个少年知道其真实境界。

    再念及那是一个属于修行荒漠的秘境,则一个大修士以一个寻常的稍微有点修为的修士身份出现,简直就是太理所当然不过了!

    想到这里,石九阳目光幽深。

    许广陵出身哪个秘境,他不知道,但如果宗门上层稍微打听一下,是不难知道的。

    这种事,在万药宗和九大仙宗上层的相互之间,不属于隐私或秘密!

    而如果知道许广陵出身在哪里,多半也就能知道,那位在秘境中以和光同尘的方式进行历练或考察的本宗大修士,到底是哪一位前辈了。

    这事,日后可以和师尊打探一下!

    鉴于许广陵此时讲述的很可能属于“本宗故事”,甚至不排除以后成为万药宗的一段秘史,石九阳听得更入神了。

    “可能是因为我们那里很少修者的缘故,所以那位老人一开始传授我东西的时候,讲得更多的,也还是普通人的情况。”

    许广陵微微笑着,慢慢讲着,“那位老人说,我们人的行为,通常来讲,是受自己的心、识、念所影响的。”

    听到这句话,石九阳暗自皱眉。

    情况有点不太对头啊!

    这句话本身没问题,从一个大修士的口中讲出来就更没有问题,但是,万药宗教导弟子,一开始的时候,正常来说是不讲“心”的。

    不止万药宗,九大仙宗中过半的宗门,一开始都是不讲“心”的。

    修行起始,就会涉及心性的,是神道宗,是无想宗,是云台宗!另外,太元宗也会稍微涉及些。

    而万药宗和九大仙宗中其它几宗一样,宗门子弟在晋入地阶灵台境之前,不涉心性!最多也只是在跨入真一境之后,对心性方面略作了解,粗通大概,浅尝辄止而已。

    难道是我判断错了,那位老人并非是万药宗的前辈?

    心中刚浮起此念,石九阳陡然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个可能!

    修行荒漠!

    之所以是修行荒漠,存在多种可能,而普遍性最高的一种可能就是,那个地方因为某种原因,并不适合修行!

    或者说,不适合从身到心的这么一种“常规”的修行!

    所以,那位前辈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从心入手,开辟关于修行的权宜法门?

    这对于一位大修士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并不存在什么难度,不管其出身是哪一宗!

    对面,许广陵的讲述在继续:

    “那位老人说,有一些人的行为,随心而为,顺其自性,却又处处应天合地,不悖尘俗,所谓‘随心所欲,行不逾矩’,此等之辈,谓之‘至人’。”

    石九阳心中大大一震。

    就如正常地在路上走着,突然之间,身前出现了一座高山,而且还是拔地而起直抵面目的那种!茫然抬头,不见其高,只知山入云中,不知云在山之何处。

    随心而为。顺其自性。应天合地。不悖尘俗。

    随心所欲,行不逾矩。

    至人。

    通过这几个词,通过这句话,第一时间浮现在石九阳心头的,不是什么“至人”,而是“天人”!

    跨过了天人之限、迈过了天阶门槛的天仙真君那般存在!

    且慢,等等!

    至人!

    至人,至人,人之极至,那可不就是天么?

    那位老人,也是许广陵最初的那位老师,很可能是一位天阶存在!

    石九阳神情如常,心中却是翻起了掀天巨浪!

    天阶!

    这是一个听起来多么普通实际上却又多么高不可攀的一个境界!天阶之存在,不能说是与天地同寿,至少也是与天地为俦。

    那是世间所有修者的终极梦想!

    但事实上,哪怕是在万药宗中,天阶,也一样高不可攀!

    石九阳之前还想着日后让师尊稍作打探一下,但他此时心里已经完全没了这个念想。

    天阶之存在,哪怕那位前辈真的是万药宗的大修士,他的师尊也别想探听到任何虚实!

    不论石九阳此刻心中是如何之翻天倒地,对面许广陵的讲述却还是那般平平淡淡,以至不紧不慢:

    “至人是随心而行,至人之下,又有一些人的行为,是缘识而行。”

    “根据自己的知识见识等,知道该怎么做,也能够控制着自己怎么做,所谓‘知白守黑,不离故常’,此等之辈,谓之‘贤人’。”

    知白守黑。不离故常。

    贤人。

    之前的掀天巨浪,现在的接近麻木。

    石九阳心神几乎麻木地想着,这就是天阶之下的地阶。

    修者迈入真一境之后,心与行,就是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朝着这种状态去靠拢的,但想要真正地与之合拢,却还要待到地阶之后。

    真一境,乃至整个人阶三境,最多只能做到一个“知白守黑”,想要在此基础上,“不离故常”,却还要再往前。

    那位老人这句话说的不止是地阶,也包括了人阶!

    石九阳心有所悟。

    而人阶再往下,就该轮到初入门的修者乃至普通人了么?

    就如小许当初,刚遇到老人时,未接触修行那样的!

    石九阳目光炯炯,看着对面。

    许广陵恍如未觉,视线仍然是某种类似于失焦的状态:

    “贤人是缘识而行,贤人之下,又有一些人的行为,是伴念而行。”

    “日升月落,白昼黑夜,一天之中,有种种不一样的念头,这些念头并不一致,乃至相互攻讦,相互矛盾。很多时候,这些念头彼此争斗着,有的时候,这个胜利,有的时候,那个胜利。”

    “哪个念头胜利,就是哪个念头主导着一时的行为。”

    “如此这般,前后不一。朝与暮异,昼与夜异,日与日异,月与月异,年与年异。一生之中,行止无本,进退失据。”

    “所谓‘日月有定,诸念无常’,此等之辈,谓之‘常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