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知全能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4章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位老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太大却也不算小的雨,没有影响到哪怕是丝毫的山脚处的热闹。

    而从那个水池中舀了一勺水上来喝的百药堂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喝了之后,俱都或傻或愣地呆立在那块儿,更为那里增添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气氛。

    石九阳回转自己的院中,重新拎了一坛酒,来到许广陵这边的院落,原先的亭子。

    叶砾与严善和两人已经离开了,只许广陵一人立于亭中。

    “小许。”石九阳打了个招呼,然后随意地坐下,不过却又很快地声明道:“来,我们再来喝酒,不过这次就不要把澄神香加进去了!”

    “怎么,不好么?”许广陵笑道。

    “不是不好,是太好了!”石九阳摇摇头,“也太浪费了!”

    刚才,他只喝了一杯。

    虽然只是一杯,但那酒的美妙却已经迹近于刻骨铭心。

    没有夸张,就是刻骨铭心!

    有生以来,石九阳从来也没有喝过这般极富滋味的酒,以至于直到现在,身体的每一处,似乎都还在回味着那酒的百般宛转、千般滋味。

    不过。

    嗯,很重要的转折!

    澄神香放入酒中,那酒固然是一下子提升了不知多少个品级,然而,澄神香原本的那令人瞠目结舌的对于修行方面的神奇效用,却也神奇般地消失了!

    酒是好酒,毋庸置疑!不但极好滋味,而其对于气血方面也有着很好的推动。

    但也仅此而已了!

    乱神也好,澄神也罢,任何与“神”有关的方面,在那酒中,都无从再寻觅。

    所以,喝过一杯后,尽管对那酒的滋味留恋不已,尽管他自己那里就有着不少澄神香,但在以后的日子里,石九阳却绝对不可能把哪怕是一支的澄神香给投入酒中!

    这种无以形容的奢侈、浪费以及暴殄天物,石九阳怀疑自己用过一次之后,多半立即就会心上生障,然后反应于修行上,诸般不顺!

    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不匹配”。

    就如一个月收入仅仅五六千的人,每天都喝上一瓶价格五六万甚至五六十万的酒,不需要任何道理来支撑,光靠本能你就明确地知道和清楚,这不合适!

    “东西么,不就是给人用的么。”许广陵也是摇摇头,“用于修行也好,用于喝酒享乐也好,都是用。”

    听着这话,石九阳有点怀疑许广陵以前在凌霄宗的时候,是不是就过着这般叫人不知该如何评价的生活,但转念一想,许广陵现在才是开窍境,以前的绝大多数日子、绝大多数时间,必是用来精进于修行,而贪恋于酒水的时光,想来也不会太多。

    倒是他的尊长,如师尊与其他长辈等,却极可能是日日畅饮那等美酒!

    或者,不止是那等美酒,可能是更好更好的酒,以及更好更好的其它东西!

    想到这里,石九阳有点窒息。

    九大仙宗,就是这般……这般……不可名说么?

    此刻,想的是酒,但石九阳从酒之一事中想到更多的,还是九大仙宗的整体高度,而那无疑是令他这个“第十大仙宗”的核心嫡系弟子,也心迷神眩的。

    不过真一境终究是真一境。

    再怎么心迷神眩,自身的根基还是立刻牵扯着石九阳,让他恢复清明,心神步向不动不摇。

    “小许,我有点不解,为什么澄神香投入酒中之后,它的那种神奇的作用,就消失了呢?”石九阳换了个话题,不打算和许广陵扯修行之用啊享受之用啊什么的。

    他不配!

    等闲喝点小酒是他的爱好。

    但等闲喝点加了如澄神香这等之物的酒,真的,他不配!

    不过他现在问的这个问题,确也是心中很大的疑惑。

    看起来,倒像是酒消弭了那香的种种神奇,但是,就凭这百花酒,它有那个能耐么?

    “这就要从那香的作用机理谈起了,而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许广陵淡淡说道。

    石九阳给许广陵斟上酒,摆出一副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你不妨慢慢讲我也不妨慢慢听的架式。

    “一开始,最早,还没有接触修行的时候,我是生活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那里,听说过修行的人不多,而身为修者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许广陵没有看对面,眼神放空,似是进入了回忆,慢慢说道。

    大陆上,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是听到此话,在石九阳心中本能泛起的疑问。

    不过很快地,他就意识到,大陆上可能没有这样的地方,但是此界之中,有!

    秘境!

    分布于此界之中,那些大大小小的、性质各各不一的秘境!

    许广陵,有非常非常大的可能,出身于秘境!

    “我如那里其他的很多人一般,平淡也平凡地活着。”许广陵继续着慢慢的述说,“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位老人。”

    石九阳不自觉地凝神屏息。

    在修行界,很多故事的开始,都是这样的一个模式!

    甚至,哪怕是他自己,在日后,都可能用得上这样一种开头,“晋升真一境后,为了历练,师尊安排我去了万药宗下属的一个百药堂。几十近百年的时间里,一直平淡也平凡。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同样下山历练的少年。”

    “那个少年,来自凌霄宗……”

    察觉到自己的心绪有点飘散,石九阳赶紧收回,继续凝神听着许广陵的述说。

    “那位老人,算是一个修者,但是修为并不高,在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修为充其量也只是凝元初段,而更接近一个普通人。”

    石九阳心中点点头。

    这是退转期的修者无疑了。

    而从“更接近一个普通人”这个情况来看,此人就算是修为鼎盛期,也只是在凝元境的层次中打转,并未能窥见玄关。

    在修行界,玄关也往往也被说成是天光。

    窥见玄关,就是窥见天光。

    是来自外面天地的一道光,照进了自身的灵性里,从而在修者的身心之中,凝聚成一点灵光。

    灵光一点,照破昏暗蒙昧。

    自此,修者就慢慢地从“人”,不断地向着“天人”进发。

    所以有些宗门,也喜欢把玄关境才认为是修行的真正起步,而之前的凝元境,不过是属于普通人的锻炼而已,并不是真正的修行。

    凝元境,哪怕是凝元境接近大成的修者,在老年期也会出现修为退转现象,就是最有力的一个证明!

    当然,这只是诸多理论中的一种。

    就如还有些宗门把真一境才认为是修行的真正起步一样。

    若是这般,那些拼死拼活到最后却连真一境的门槛都还看不到的修者和宗门,又该咋办?就这样把他们和它们全都从修者和修行界中除名了?

    那也太欺负人了吧!

    只能说,在这个修行大盛的世界,关于修行的种种看法、理论,从底层到高层,一路之上,既是繁花似锦,也是争端处处。

    而石九阳从许广陵的这个叙述中,至少判断出了一点,那就是许广陵少年时遇到的那位老人,就是一个修行界底层的普通的老年修者,而并不是某位游历天下遍览人间的大修高修。

    “甚至,与其说他是一个修者,更不如说他是一个医师。”

    许广陵又说道。

    石九阳点点头,心里对许广陵为什么会出现在十药堂以及现在的百药堂,算是有了解了。

    许多人都会这样,少年时的一点“引子”,在长大之后,成为人生的某种方向,就像是一粒种子,经历岁月之后,慢慢地,就变成了一棵大树。

    “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医师。”许广陵这般介绍。

    石九阳点点头,心里却只是微笑。

    一个连玄关都未能窥见的修者,在医药方面,同样也是不可能有多大成就的,哪怕再天才,也是如此!

    这是万药宗不知多少年来,根据既定事实,所总结出来的一条根本结论!

    所以,哪怕是在“以药为宗”的万药宗,事实上,也是以修行作为根本,别的都不说,只说一点,那就是百药堂堂主必须是真一境以上!万药堂堂主必须是灵台境以上!

    你如果修行要求不合格,哪怕医药方面的水平再高,也不能担任相应级别的堂主,最多最多,也只能是一个副堂主!

    以往,很久很久以前的以往,据闻是上古之时,还有例外。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再没有任何例外了。

    或许,就是从万药宗高层达成“万药之宗,修行为本”的共识之后吧。

    而那已经是不知道多久远的事了。

    至于十药堂,因为据点太多太分散,也因为大陆各地的实际情况所限,所以对于修行方面实际上没有硬性的要求,能不能担任一个十药堂的堂主,主要看的还是有没有主持一个小堂口的能力。

    如果有,那就可以,如果没有,那就不可以!

    所以这一级别的堂主,既是权宜的,也是不固定的,任命与撤销,完全由当地上一级的百药堂一言而决。

    也所以,在外人眼中,万药宗所属的十药堂、百药堂、千药堂、万药堂,是级别逐次提高,除此之外无有不同,但事实并非如此。

    百药堂、万药堂,算是宗门的“直属”堂口,一般都是由宗门的核心和嫡系子弟来主持运转。

    而十药堂和千药堂,情况则较为复杂,其复杂程度不要说外人不知端倪,就是宗门的自己人往往也搞不清楚,一般只有当事的寥寥数人,才知究竟。

    而当思绪浮动到这里时,石九阳忽地一愣。

    许广陵当初遇到的那个老人,莫非,就是哪个秘境中的一个十药堂堂主?

    若果如此,那这小子很可能就不是外人,而完全就是自己人了!

    再想及澄神香,那等不可思议之神香,这小子也能随手随便地就拿出来,给他用,给他的师尊用,甚至给这堂口里的其他一些人用。

    之前在此方面石九阳还颇为不解,觉得这小子只是太过年少,不知轻重。

    但如果是自己人……

    这一刻,石九阳感觉自己看到了事情的缘由和真相。

    但这里又有一个说不通的地方。

    那就是一个十药堂的堂主,是怎么培养出在制药方面,有如此之高水平的一个弟子的!

    这不合理!

    当然,那个老人是不是某个十药堂的堂主,许广陵后面又会不会是那个老人的弟子,就算是弟子,许广陵的制药水平又是不是从他那里来,还是更多地从凌霄宗那里来……

    这些,都还未定。

    带着即将一步步窥见真相的期待,石九阳继续地听着许广陵的讲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