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与我相似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地面,忽然之间就裂开了,模仿也在顷刻之间倒塌,一道身影,此时直接撞入了大地之中,铲出了一条可怕的坑痕。

    伽玛吐了一口夹杂着些许肉渣子的血,申请无比凝重的爬起。

    她没有轻敌的意思,甚至从一开始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那个高傲女人的目光,让伽玛莫名其妙就会无比的火大。

    即便如此,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之下,她居然……

    仅仅只是一击而已。

    “简直,就像是不同的次元……”伽玛视线甚至有些模糊。

    模糊的视线里,那高傲女人的身影,却已经靠近,那尚未展开的战旗,此时正指向了自己,“伽玛小姐,你只有这种程度吗。”

    什么叫只有这种程度……她已经是初春的魔法师首席了好不好?

    伽玛深呼吸了一口去,再次吐了一口血沫,冷笑着道:“看来你似乎很热衷奚落我……虽然我不清楚原因,但可以想象的是,我肯定有什么东西碍你眼睛了。”

    女仆小姐平静道:“事实上,我并不讨厌你。”

    “你的不讨厌,标准还真高呢。”伽玛艰难无比地站里…手掌捂住了肋骨处,至少三根肋骨已经断裂。

    女仆小姐却自顾自地道:“我不讨厌你,是因为在你身上,会有那么一点无限接近于零的可能性……不管是你也好,是别的谁也好,只要是能够让我的主人,能够多眷恋一些,总是好的。”

    伽玛小姐不禁皱了皱眉头,她忽然就听不懂了……这个强得可怕的家伙,脑子有问题?

    “所以,哪怕只是这一点无限接近零的可能性也好。”女仆小姐缓缓地吁了口气:“请变得更加优秀吧,现在的你……还有所欠缺。”

    “你……你在和我说话?”伽玛张了张口,要不是体内传来的阵阵剧痛,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记住,一天不洗漱,都是不能被原谅的。”

    战旗仿佛化作了鞭子般,以可怕的速度直接抽打在了伽玛小姐的身上……她惨叫了一声,只感觉灵魂仿佛都在颤栗似的,几乎差点升天。

    “站要有站相,坐也要有坐相,不应醉酒,更不应该借醉行凶。”

    又是一抽,皮开肉绽。

    伽玛小姐已经倒吸凉气,半只脚踏入棺材。

    “你记住了吗,龙小姐。”

    伽玛小姐痛苦而艰难地挪了一下,让身子翻了过来,她依然躺着,却双目无神……这tm的龙小姐是谁?

    “你…咳咳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咳……”

    “就当做是吧。”女仆小姐缓缓地吁了口气,“毕竟我也不可能真的亲自下场来指导她……虽说确实有在期待这几乎没有的可能性,但以女人的角度看来,你还真是很碍事呢,龙小姐。”

    “我是伽玛!!不是你那个谁!”伽玛气得脸都发青了似的。

    “失礼了。”女仆小姐又叹了口气,长长的战旗瞬间又是一抽着,“那么,你记住了吗,龙小姐。”

    “我不是……啊!!”

    “这次,有记住了吗,龙小姐。”

    “你tm的……啊!”

    “记住了吗。”

    “我……”

    “还没有记住吗,你的悟性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

    ……

    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即便是在远处,此时也能够听得真切就是那种一听就知道到底有多痛的叫声。

    【凛冬女王】早早就已经将小公主拉来,并且双手直接捂住了这位小公主的耳朵……这分明就是单方面的血虐好么?

    为什么会这样子的,她们这次过来似乎是为了解救被绑架的小公主才对?

    “她…就是凛冬的魔女?”声音自不远处传来……是雷妮娜的声音。

    【凛冬女王】皱了皱眉头,除了伽玛之外,这里还有另外一位参与了绑架小公主的家伙……虽然女仆小姐正在血虐伽玛,但也是因为女仆小姐本身强大的让人绝望。

    【凛冬女王】…南小姐自觉自己最多也就是普通水平,可不敢轻视任何人。

    但既然已经承包了【凛冬女王】的这个角色,她自然是要全力出演的……【凛冬女王】淡然道:“怎么,阁下要打算出手了吗。”

    “没这个必要了。”雷妮娜却摇了摇头,“即使打败了作为凛冬女王的你,我也无法离开这里。凛冬魔女的强大超乎了想象……这次,只能是我们草率了些。”

    【凛冬女王】冷笑道:“一次的草率,就能要人命的。”

    “她也没想过要取伽玛的性命。”雷妮娜淡然道:“否则,就不会是这种口吻……只是我很好奇,冰雪暴应该是才刚刚停止没多久。这个凛冬的魔女,为什么看起来与伽玛似乎有许多过节?”

    我tm的怎么和你解释?

    难道我要告诉你,这个伽玛很有可能有一个转世,和你口中的魔女抢男人么?

    【凛冬女王】选择不答……说了,现在被抽的人,指定就是她自己。

    见没有答案,雷妮娜也不继续追问,只见她身影一闪,便以一种夸张的速度,迅速攻向了女仆小姐。

    ……

    黑色的长袍在空中脱开,雷妮娜体形娇小,用的武器是两柄短剑,一手反握,一手正握,身体旋转,短剑接连地砍向了女仆小姐。

    只是女皮小姐手中战旗随意挥动,便将这位初春的军团长直接逼退后。

    雷妮娜双臂颤抖,手掌更是几乎失去了知觉般,却坚定地挡在了伽玛的面前,“凛冬的魔女殿下,很抱歉,初次见面就以这种方式。”

    女仆小姐却反而收起了战旗,淡然道:“没关系,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毕竟,我也不想破坏初春与凛冬之间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再次修补关系的机会。”

    雷妮娜此时看了一眼伽玛。

    只见伽玛此时就像是玩掉了的玩具似的,不断地喃喃自语:“记住了,记住了……”

    雷妮娜心中一凛,她此时无法做详细的检查,因此不知道伽玛的精神到底被摧毁到何种程度。

    这个凛冬的魔女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我国王子殿下与凛冬公主的婚礼,一定会顺利地如期进行。”

    “感谢您的谅解。”女仆小姐微笑着道。

    雷妮娜却正色道:“婚礼可以继续,但另一件事情不能停下。曾经的耻辱只能用鲜血清洗……你毕竟,杀害了初春的上一位储君。”

    女仆小姐淡然道:“我需要的只是这个婚礼完整而已……对于我来说,所谓的初春之国,也可以再不用迎接明天的晨早。”

    “还真是让人动容的自信啊。”雷妮娜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么,我就更加不能退下了。”

    女仆小姐摇摇头道:“雷妮娜小姐,请回吧,我没有伤害你的打算……你可以,带走这位伽马小姐。”

    “只可惜,我是王国的军团长。”雷妮娜却也摇了摇头道:“不然,我自然也就有了离开的理由。”

    话音刚落,便听见一阵冲杀的身影,由远到近。

    女仆小姐随意地看了一眼,只见一支装备精良,人数在二三百之间的骑兵,此时正来势汹汹地冲杀而来。

    “你不会认为,我们真的只是两人出手,来带走凛冬的公主殿下吧。”雷妮娜正色道:“本来,他们是为了凛冬的女王而准备的。”

    可就在此时,冲杀而来的骑兵却忽然间调转了方向,直接奔向了【凛冬女王】与小公主的位置。

    雷妮娜愕然,下意识看去……看到了骑兵队的领头处,一道熟悉的身影之后,不禁脸色微变,“殿下?”

    这一支骑兵队的领头人,赫然是初春的王子殿下!

    ……

    “女王陛下,很抱歉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只见初春的王子殿下此时翻身下马,快步地来到了【凛冬女王】的跟前。

    “你不要过来啊!”

    【凛冬女王】却忽然打了个寒颤,连连摆手……伽玛,伽玛还躺地上呢!她怎敢让王子靠近自己!

    万一王子殿下呼出来的空气不小心被自己吸进了,自己呼出去的空气又不小心被王子殿下吸进去,这岂不是淆乱了乾坤,比皮肉相碰还要坏?

    女仆小姐还站在旁边了,狗头都保不了自己的小命啊!

    “殿下!”

    雷妮娜此时从从赶来,甚至还抱着伽玛一同……不远处,女仆小姐则是面无表情地缓步走回。

    初春的王子殿下不由得苦笑了声,“是我大意了,没想过反对派态度这样的强硬……伽玛,怎样了。”

    “身体的伤还是小事,但是精神上的……”雷妮娜摇了摇头。

    王子殿下走近,直接握住了伽玛的手掌……有一道微光,从他的身上开始蔓延,通过握住的手掌,传递到了伽玛的身上。

    不一会儿,覆盖在伽玛身上的微光开始修补着她身上的创伤,甚至开始抚平着伽玛此时混乱的精神。

    空气瞬间温暖了不少,大气之中冰雪的精灵开始游走,而春天的精灵们则是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凛冬女王】此时不禁心中一怔她分明看见了女仆小姐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这王子殿下给治疗没毛病,但怕不是会让伽玛死得更惨一些?

    “好漂亮。”

    就在此时,小公主忽然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众人看她,她却毫不在意,目光中仿佛有着星辰在闪烁般……只见她走近到了王子殿下的身边,伸出手掌,在空气之中轻柔地拨动着。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精灵。”小公主此时双手捧着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又好奇万分。

    “它们是春日的精灵。”王子殿下轻声道:“它们很喜欢你。这是我从初春带来的精灵,你如果喜欢的话,就让它们也留在你的身边吧。”

    “啊……”小公主低呼了一声。

    她是问过魔镜的……魔镜所过的话,此时在耳边想起,让小公主一下子心如小鹿乱撞似的,“真…真的要送给我吗。”

    “不,不送。”王子殿下摇摇头道:“它们并不属于任何人。它们只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会留下……我的这个,只是建议。”

    “也是。”小公主点点头,随后眼珠子转了转,便道:“那…那我也让我的朋友,留在你的身边好了。它们好像,也…也是很喜欢你的。”

    说着,小公主便合上双手,随后缓缓送出,手掌打开处,一抹荧光闪烁,“这个孩子,平时一直都在跟着我的,我…我也希望,它能喜欢你,留在你的身边。”

    “谢谢。”

    王子与公主,似乎是同一种人,两人只要站在一起,就有一种生命般的和谐……是凛冬与初春的交融。

    【凛冬女王】此时揉了揉自己的钛合金狗眼,心中不住吐槽所以,这次绑紧事件最后变成了相亲现场?

    就不怕女仆大人……咦?女仆大人呢?

    【凛冬女王】下意识寻找,此时却不见了女仆小姐的身影……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离开。

    ……

    ……

    七个大胡子小矮人正齐齐整整地趴在了桌子上,目光整齐划一地移动着看这厨房里正在忙碌着的一道身影。

    男的,而且是一个很好看的男的,带着狐狸面具的男的!

    然鹅,这人是谁来着,什么时候来的来着,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来着?

    “几位,差不多可以了…能帮忙收拾一下桌子吗。”狐狸面具的男人忽然说道。

    “哦,好的!”

    大胡子矮人老大连忙举手说道。接着,七个大胡子小矮人便排成了一列,搭着肩,快速地走出了厨房。

    大胡子矮人们前脚踩刚走,女仆小姐便出现在了门外处。

    她没有走入,只是默默地站在了门外,灯火照亮了她的一半,夜色吞没了她的另一半。

    洛老板看向了她,“不进来吗。”

    女仆小姐轻声道:“我今晚,有些失态了。”

    洛老板擦拭了一下手掌,目光一转,便笑了笑,随手拿了起了一个小碟子,走到了女仆小姐的面前。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他只是专心致志地将小碟子放到了她的头顶之上,然后松开了双手,小碟子在她的头上,纹丝不动。

    “没有啊。”洛老板笑了笑道:“你看,这不是好好的。”

    女仆小姐正色道:“主人,我就这样站到天亮吧。”

    “已经天亮了。”洛老板轻笑了声。

    地平线上,于是就有了一抹曙光,将夜色直接驱散,让她整个人都在晨光之中。

    ……

    ……

    “桌子收拾好了,可以吃晚餐……咦,老大,怎么天亮了?我们收拾了一晚上了吗??”

    “好像没有欸?”

    “我好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