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纯阳武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二章 五大人皇!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先天河图失落,天凡两界贯通,身为人族,刑天大殿内,每个人都感到了深重的压力。

    因为昔年, 正是人族天帝截断了不周山天路,绝地天通,切断了天界诸神的信仰源泉,无论是远古诸神,还是天界新神,接下来必定会有所动作,这样两股庞大到令诸帝都感到窒息的伟力,身为族群的守护者,可以想象, 五大人皇身上,又加诸了怎样的压迫感。

    这已经不是多事之秋,而是一团乱麻,但在苏乞年看来,毫无疑问,相比于星空诸族,眼下的人族,潜在的需要面临的凶险,要更加可怕得多。

    诸帝默然,很久都没有人再开口,就算是大帝的阅历与智慧,眼下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这方诸天,未来的走向,自天裂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脱轨了。

    一定有古怪!

    苏乞年眸光沉凝, 昔年天帝截断不周山,绝地天通,若是当年可以轻易撕裂两界壁垒,诸神一定早就出手了,选择这样的时机,这个时间点,新旧两方神祗共发力,这其中,恐怕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而这一切,恐怕都要等五大人皇回归,才能够洞悉一二。

    倏尔,苏乞年念头一动,肉身诸天内,休命刀轻颤,而刑天殿内,与他同时有所反应的,是剑帝通明,这位剑眉微挑,就看向殿内上首处,而其他诸如暮雨大帝、第一刑天、河洛大帝等紧随其后,落下目光。

    无声无息的,那里出现了五道身影,令寻常大帝退避三舍的混沌雷火附着在衣袍上, 却不能点燃一片衣角。

    五大人皇!

    苏乞年心神一震,到了他而今的层次,能够撼动他心神的实在寥寥无几,而此刻出现的五人,虽然气息沉静,却像是被诸天拱卫,那股无形的威仪并没有杀伐力,但却令不灭的精神意志,都难以生出几分战意。

    五大人皇中,最熟悉的,自然是当世战皇,其他四位,苏乞年此前并未见过,这当中,形神拥有熟悉感的,便是这个纪元的人皇女娲氏,与近古第三纪元相比,这一代的人皇女娲氏,与当初黑暗极渊前,那独对几位黑暗大帝,风华绝代的身影,形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若说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双眼中蕴藏的神,身为独立的个体,又是当世修行进化的绝巅,当世人皇女娲氏,眸光温润中,五色光晕沉浮,像是一片斑斓的宇宙海。

    人皇伏羲氏,这一代风家人皇,同样也是当世人族唯一的一位阵道大宗师,这是一位身着墨色蚕衣,气质沉稳而深邃的少年,手中握一根竹杖,倒是有河洛大帝有几分相似,但是那股莫测的神韵,与映照精神世界的皇道威仪,却是河洛大帝无法比拟的。

    人皇姜家神农氏,这位当世人皇一身兽袍,一个相当粗犷的中年汉子,黑发浓密,赤足而立,手中托着一口巴掌大的石鼎,不用说也知道,这该是人皇姜家传承至今的皇道兵器神农鼎,且不是器身,而是主杀伐的兵体。

    最后一位,是人皇姬家轩辕氏,轩辕昆吾剑背负在身后,这是一位青袍男子,丰神如玉,立在那里,煌煌如天阳,但偏偏令人感受不到半分灼烈,不过刑天殿角落里,一直静默的剑帝通明,眸光却罕见地湛亮,盯住了这一位。

    五大人皇传承,不同于一般的人皇世家,通常每三个纪元,定有人皇出世,如历代战皇、女娲氏、神农氏、伏羲氏、轩辕氏的继任者,他们不仅是五大人皇传承的第一强者,也是初代五大人皇的传承人,他们继承的,不只有五大人皇的血脉与尊号,还有历代人皇最炽烈的战意。

    就像是历代战皇,就算某个纪元未能成皇,手握刑天斧,也拥有近乎至高的伟力,而这一切,也是当初得到当世战皇认可之后,五大刑天告知苏乞年的,关于诸人皇传承的一些隐秘,亦是人族屹立在诸天下,抗击百族的根本底蕴。

    而在最初,苏乞年的认知中,五大人皇传承,历代皆有皇者出世,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五大人皇传承不同于一般的人皇世家,但对于至高的皇道领域,也没有达到世代相传,永盛不衰的境地。

    此刻,五大人皇齐现,在非是纪元之末的时间点,这一幕哪怕对于人间诸帝而言,都是极为罕见的。

    “拜见人皇!”

    包括苏乞年、五大刑天在内,殿内诸帝皆微微躬身见礼,不只是因为五大人皇至高的皇道伟力,更因为五大人皇的功绩,以及他们所传承的意志与荣光,放眼整个人族星空,也只有五位人皇,能够令诸帝同时放下身段,主动行礼。

    这个纪元,五大人皇传承,五位人皇继位者尽皆登临至高领域,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除了五位人皇之外,在浩瀚星空第二纪元末到这第三纪元之初的时光里,再无第六位人皇出世。

    对于成皇路,这二十年里,苏乞年也隐约有一些参悟,恐怕不只是五大人皇传承的特殊,这其中还有一些未知的因缘,但有所参悟不是已经洞悉虚实,更何况,就算是洞悉虚实,也未必能够有所把握,加诸于身,这是成皇,是至高的领域,无尽岁月以来,多少惊才绝艳,风华绝代的强者,苏乞年虽然自信不弱于人,却也并不认为,自己的智慧已经超越先贤。

    “诸位免礼。”

    五大人皇同时开口,与此同时,大殿内,一股柔和的伟力托起诸帝。

    苏乞年同样感受到了这股伟力,虽然看似柔和,但那股至高至纯的气息,却是他望尘莫及的,还有那其中内敛的皇道气机,即便他倾尽全力,或许可以以休命刀斩断,但这显然没有什么意义,五位人皇的强盛,由此已经可见一斑。

    “两界壁垒,贯通了。”

    当世战皇言简意赅,这也是诸帝最想要知道的,而后话锋一转:“远古旧神尚未彻底复苏,但有一位大人物已经苏醒,当年那映照诸天的神座,就是其出世之兆,最后出手的,也是这一位。”

    有神祗已经复苏了!

    虽然在黄昏禁地之行后,苏乞年对于昔年的星空异象已经有所猜测,但从当世战皇口中得到证实,还是令他心神一震,神祗不同于那些至高神主,那是凌驾于至高领域的生命层次,真正的长生久视,俯瞰岁月长河。

    但他随即心念一动,似乎无论是当世战皇,还是其他四位人皇,都没有半分诧异,他心中摇头,显然五大人皇早有洞悉,无需他多虑,而此刻,明轮大帝沉吟道:“那自两界壁垒坠落的雪白指骨,到底是什么来历?”

    “那是一截神王指骨。”这一代的人皇伏羲氏墨色蚕衣微漾,手中竹杖轻轻点地,语气有些悠远,“出手的那位,就算不是一位神王,也相差仿佛,但似乎状态不太对,否则也不会遭创……”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间诸帝已经少有平静如水,实在是今日得闻的隐秘太过震撼,永恒道心也不禁摇曳起来。

    因为据五位人皇的讲述,诸神国度早在无尽岁月之前,多半已经推演了昨日的一切,这是不止一个纪元的谋划,天界亦有新神出手,但不知何故,并未神临星空,但两界壁垒的确贯通了。

    至于那一截神王指骨的来历,五大人皇也不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一截指骨不是来自天界,但到底是留存在两界壁垒中,还是自混乱扭曲的时空中而来,现在还无法定论。

    但在过去的一天里,星空诸皇与诸神国度几位至高神主,勉强达成了几个共识,也有还存在争议的地方。

    共识,或者说暂且搁置纷争的条件有三个,其一,星空诸族有权利通过贯通的两界壁垒进入天界净土,但是每一年不能超过百人,且进入天界净土后,诸神血脉不得再造杀戮,其二,诸神血脉不得进入诸族星空传道,其三,诸神国度愿意再次拿出十段纯阳原始残篇,与星空诸族交换,互通有无。

    而争议就是,诸神国度将出手庇护参与贯通两界壁垒的三十六族,不允许诸族清算,这在苏乞年看来,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就算是远古年间,诸神虽然视下界为凡俗之地,却也没有想要覆灭凡间,生灵绝灭。

    相反,诸神都在传道,收割信仰,这三十六族,若是日后远古旧神回归天界,毫无疑问,将成为新的信仰根基。

    但诸皇的拒绝,并未能令几位至高神主改变主意,在当下这个时间点,这已经是诸皇能够争取到的最大的利益。

    终究还是缺乏足够的底蕴。

    人间诸帝都很清楚,如非是天界有新神,加上出手的那位疑似神王的恐怖存在遭创,古神们多半还有其他的谋划,此前的三点共识,恐怕都难以达成。即便如此,这三点共识也只是无根浮萍,说不得哪一天,就要被撕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