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美综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2章 国家宝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是你要的资料。”卡罗莱娜把带来的东西交给罗南,说道:“帕克镇事件发生后,特事局做过针对性的调查,过去几十年间,陆续有人搬离帕克镇。”

    罗南打开资料详细看起来,大部分都是特事局对搬离帕克镇的原居民的询问。

    卡罗莱娜继续说道:“我们干掉了巫毒教的女巫和巫毒僵尸,没有再管后续,但特事局经过调查发现,临近帕克镇的山上,就我们去过的那个瀑布水潭,下面可能存在某种怪异。”

    这点不用怀疑,罗南从巫毒教马芮及其下属残存的记忆里得到过明确答案,水潭下面有一个巫毒之神力格巴的属下,掌管死亡与绝望的魔鬼!

    当时得到的记忆信息,牠躲在水潭下面休息,暂时无法离开,有时候会渗透出一些力量,以惊吓帕克镇上的人为乐!

    毫无疑问,这个魔鬼如同世界上很多奇特的古老存在一样,因为魔力消退陷入衰弱,又在随着魔力复苏开始渐渐恢复。

    罗南晋升毁灭者的物品只剩余一样深渊魔鬼的角!

    卡罗莱娜问道:“下面的东西不一般,需要我陪你去一趟吗?”

    罗南摇头:“你安心待在特事局,争取早日成为特事局主管。”

    卡罗莱娜说道:“我前些天晋升到了二阶,很快就会成为主管特工。”她颇为自得:“法师在特事局是稀缺人才。”

    罗南问道:“纽约的那两个高阶法师实力如何?”

    “巴尔萨泽和维罗妮卡?”卡罗莱娜不是特别清楚:“我没跟他们打过交道,但能驱逐一个邪神去异空间,哪怕短暂驱逐,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起码我老师就做不到,他们应该不会低于四阶。”

    她特意叮嘱:“你遇到他们一定要小心。”

    “我会的。”罗南在纽约有一定凭仗,比如说暗影猎人。

    霍奇的实力比乔瑟琳和马格努斯强很多。

    卡罗莱娜又说了不少消息,比如以斯拉夫特为首的特事局驻伊行动队成员的遗物,昨天运回了安德鲁训练基地,明天会举行葬礼。

    巴尔萨泽和维罗妮卡两位特事局法师顾问,在杰伊的带领下,前往伊拉克探查巴古拜和塔基基地袭击事件的超凡侧线索。

    罗南让有最新消息及时通知他。

    卡罗莱娜提到一个新情况:“前阵子我刚调过来时,见过杰伊小姐,听杰伊说,巴尔萨泽和维罗妮卡之所以跟特事局合作,关键点是毁灭者罗南。”

    她问罗南:“你听说过毁灭者罗南吧?”

    罗南能说什么?只能说道:“听说过。”

    卡罗莱娜说道:“巴尔萨泽有个学生,叫格雷诺耶,他曾经跟随人学过一些炼金术,能利用处女提炼香水,后来他被毁灭者罗南杀死。”

    罗南当然知道这些,因为本就是他做的。

    卡罗莱娜继续说道:“格雷诺耶是巴尔萨泽最喜欢的学生,为巴尔萨泽夫妇在纽约的生活提供了所有物质支持,巴尔萨泽肯与特事局合作,就是想利用特事局的力量,找出失踪的毁灭者罗南。”

    罗南点点头:“我明白了。”

    毁灭者罗南,钉子怪客墨菲,艺术大师杜克,这些身份总有一天会被人联系在一起,真正串联起来。

    罗南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马甲总有一天会崩。

    崩了再造就是了。

    当初作出选择的时候,罗南就知道走上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反正都是西方自由与民主世界的敌人。

    随后,两人又说起伊拉克的事,卡罗莱娜将会作为顾问,参与追击钉子怪客墨菲的特别行动队。

    罗南瞬间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要不是卡罗莱娜钉在特事局用处更大,完全可以再设个陷阱,把所谓的特别行动队坑掉。

    卡罗莱娜手机突然响,安德鲁训练基地打过来的,她向罗南示意了一下。

    罗南微微点头,附近的渡鸦并没有示警,以防万一,他发动心灵之眼,切换到了渡鸦的视野。

    外面没有异常情况。

    卡罗莱娜快速说了两句,挂断电话说道:“明天要在阿灵顿举行葬礼,特事局需要一些女性人员陪同女性家属,要我回去提前做准备。”

    罗南没有废话:“你回去,万事小心。”

    卡罗莱娜知道正事要紧,起身准备走,又想起一件事:“斯嘉丽,就是我的那个朋友红发女郎,在乌克兰出任务时失踪了,你欧洲有没有关系网?帮我打听打听。”

    罗南当然知道斯嘉丽落在辛迪加手里。

    卡罗莱娜那边比较着急:“我先走了。”

    她急匆匆的离开,穿过小广场,驾车返回商场,换过车回基地。

    特事局女性成员相对较少,行动人员就更少了,弗林让卡罗莱娜和金克丝两人负责照顾斯拉夫特的妻子与母亲。

    “反恐英雄”牺牲的背后,有伤心欲绝的家人。

    至于被反恐的人背后会不会也是这样,文明世界的人向来不用考虑。

    罗南没有在华盛顿多待,订了机票直奔内华达的拉斯维加斯。

    之前就与托马斯和疯牛比尔约好,在拉斯维加斯见面,然后一起前往帕克镇。

    …………

    阿富汗,巴米扬。

    夜幕笼罩下,美军建在山顶的哨所探照灯全开,监视着山区方向。

    自从巴格达袭击案发生,中东的美军得到从装备到人员再到物资的全面支援,针对恐怖分子展开猛烈打击!

    恐怖分子的气焰不但没有被压下,反而化整为零,以精英小队的方式,对美军各处巡逻队、哨所和军用设施展开袭击。

    阿萨辛从罗南一系列操作上得到灵感,组织精锐的超凡小队,在小范围内打不对称战争!

    哨所灯光照亮了黑暗。

    负责人米勒中尉忽然发现,灯光隐晦的地方,似乎有雾气在飘荡!

    联想到近日频发的袭击事件,米勒中尉立即拿起红外热成像望远镜,看到几条人影朝哨所摸来!

    “敌袭!”

    米勒中尉按下警报,以红外瞄准作为引导:“开火!开火!”

    附近的两挺249班用机枪开始怒吼,弹雨向着红外目标泼洒!

    另外几个士兵纷纷戴上夜视仪,支援的人员迅速从房屋内跑出,进入围墙射击位,以交叉火力绞杀来袭的敌人。

    四五个黑衣人身上窜起血花,其中几个甚至被子弹撕碎。

    米勒中尉喊道:“停止射击!停止射击!”

    他的副手,旁边的少尉喊道:“其他方向加强戒……”

    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阴影中,突然有一柄短剑刺出,穿透了他的肾部!

    米勒中尉是个列兵,感应到了危险,立即从墙后往下跳去!

    就在他跳下去的瞬间,一柄匕首刺空!

    阿萨辛的刺客!

    他们以诱饵吸引火力,从其他方向摸了上来!

    米勒中尉是个老兵,开枪射击的同时,喊道:“敌袭!敌人进来了!背靠墙攻击!背靠墙……”

    背后的阴影最容易被阿萨辛的刺客利用!

    米勒中尉指挥手下御敌,一时间忘记自身无依无靠!

    十几米外,一名刺客在阴影中现身,盯上米勒中尉,一步踏出,人已出现在米勒中尉身后阴影之中!

    二阶刺客擅长的刺杀术之一:暗影步!

    危急时刻,米勒中尉陡然转身,手里的4架住一把短剑,却对另一把短剑无能为力!

    短剑刺入他胸口,刺客手腕一搅,米勒中尉心脏粉碎!

    在这狭小的区域内被超凡侧的刺客近身,美国大兵们失去了最大的凭仗火力优势!

    突然,有个手持木杖,赤裸上身纹满楔形文字的男人现身。

    他在刺客们的掩护下冲入哨所,木杖重重砸在地上,杖首骷髅头爆裂,无数鲜血飘起,在空中组成一个个血红色的骷髅头!

    这些怪异的骷髅头仿佛有生命一般,追逐着尚在抵抗的美军士兵,啃咬他们的骨肉,吸噬他们的鲜血!

    美军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哨所一处房间,重伤的美军通信兵自知无法活命,咬牙吐出满嘴的血,对着无线电喊道:“十五号哨所遇袭,仅剩余我一人,请求火力覆盖!请求火力覆……”

    噗的一声,一柄匕首从窗户中穿出,刺入士兵胸口,士兵一命呜呼!

    临死前的惨叫却通过无线电传了出去。

    投掷匕首的黑衣刺客立即喊道:“撤退!撤退!立即撤退!”

    这些精锐的阿萨辛刺客,不像散兵游勇般的普通恐怖分子,更像行令划一的军队。

    几十名刺客立即分头撤退。

    刚从基地撤出来不远,天空中的火光像闪电般划过,落在哨所上。

    轰隆!轰隆

    更多的火光袭来,山头被爆炸和火焰所笼罩!

    撤退慢的刺客,被爆炸波及,直接炸成碎尸!

    这些近身搏杀时,仿佛宰鸡一样屠杀美军大兵的刺客,面对现代化的火力覆盖,跟小鸡一样脆弱!

    刺客们不再镇定自若,赶紧加速逃亡。

    很快,两架F16和两架10攻击机来袭,对着山头又是一阵狂轰滥炸,山头都被削掉一截。

    最后赶过来的,是由装甲运兵车,搭配黑鹰和阿帕奇的支援队伍!

    这支队伍,天上有机炮、火箭巢和地空导弹,地上有重机枪、无后坐力炮和105火炮!

    多次遇袭之后,美军也总结出了经验,他们要顾及的地方太大,人员太多,不可能在每一个哨所或者驻扎地集中太多好手。

    那就进一步发挥固有的优势!

    但面对打了就跑的刺客们,美军也相当头疼!

    小范围内的破袭战和遭遇战,超凡侧天然就有优势。

    这场反恐战争越发混乱起来。

    白头巾和美国大兵,一如罗南期待般的在中东这个血肉磨坊中,小范围而高频率的互相绞杀!

    …………

    芬兰北部,厚实的冰雪覆盖着陆地与海洋,早已分辨不出水路的界限。

    由多辆雪地车和补给车组成的车队,歪七扭八躺在冰雪里,穿着雪地迷彩,佩戴眼镜蛇标志的雪地蛇魔战士们,流血的伤口早已被冻结。

    包裹在厚实雪地作战服中的海伦大妈下令道:“立即打扫战场,审讯俘虏!”

    极度严寒的天气,让人不想在雪地里多待。

    查尔顿和达夫两人,扛着狙击步枪,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是一次成功的伏击战,全歼了眼镜蛇前往北极的一支特种分队。

    多辆雪地车从远处开过来,其中一辆车门打开,穿着白色作战服的伊尔莎,抬起遮眼的雪地镜,问道:“怎么样了?”

    海伦走过来,说道:“抓了两个活口,正在审问。”

    达夫这时前来汇报:“从他们手上搜集到部分黄金和现金。”

    伊尔莎说道:“普通战利品归个人。”

    没过多长时间,汉森踩着积雪过来,将一个皮包扔给伊尔莎,说道:“头,基本确定了,他们在寻找一艘沉没于芬兰外海的三桅帆船。”

    海伦好奇:“什么样的船,能开到这里来?”

    达夫是北欧人出身,了解一些:“好像芬兰外海出现过不止一次气温反常导致的冰雪解封,总有些喜欢冒险的船长作死。”

    皮包里面有地图和GP定位仪,伊尔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距离这里不算远。

    就在芬兰外海边缘。

    伊尔莎说道:“继续往北,距离目标还有三十公里!”

    “是!”汉森立即去催促队伍,打扫战场出发。

    十几分钟后,雪地车组成的车队继续往北行进,虽然极夜已到了尾段,但天色仍然晦暗。

    这地方气候寒冷,自然环境恶劣,人迹罕至。

    过了段时间,车队终于抵达GP显示的位置。

    这里的海面早已结成厚冰,上面又铺了茫茫的白雪。

    因为有风,雪层并不平整。

    伊尔莎从雪地车上下来,来到雪丘样的东西跟前,用力拍了一下。

    积雪哗哗落下,露出里面的黄色雪地车。

    车上有个死人,冻成了冰雕,但能看出中过枪弹。

    海伦掏出手机,喊道:“警戒!”

    周围辛迪加的人纷纷掏出枪来,汉森喊道:“搜索队形!”

    辛迪加特工们立即组成三人小队,向着四周搜索前进。

    伊尔莎爬上雪地车,大致搜索一遍,从死者身上找到一本证件,上面的名字叫莱利-普尔,美国旧金山人,一个擅长极限运动的计算机专家。

    汉森喊道:“头,这边有发现!”

    伊尔莎把证件丢给海伦,大步走过去,就见冰面上突起一大堆冰雪,附近有人高的洞,汉森拿强光手电往里照,能看到里面木制的结构。

    达夫说道:“船!一艘大木船!”

    海伦勒紧腰带,大妈腰立即细了一圈,主动请缨:“我进去看看。”

    达夫说道:“我也去。”

    两人系上保险绳,走入冰洞之中,很快就有所发现,破损船舱里洒很多黑火药,有个长相清奇中年男人应该是中枪受伤后,被活生生冻死在这里。

    这人手里拿着一支老式的左轮手枪,子弹已经射空。

    对面,有四个人中弹身亡。

    类似的情况,特工出身的人见得不要太多,明显是起了内讧,互相残杀。

    海伦让达夫出去汇报,伊尔莎很快带人进来,这些专业的前特工们立即搜遍全船,将找到的东西搬了出去。

    伊尔莎让海伦和汉森等人搜了几个死者身上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伊尔莎总感觉死掉的清奇中年男人,长的有一点像罗南推荐的那个军火商。

    简单看过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伊尔莎把海伦和汉森叫到一辆雪地车上。

    “拿左轮的男人叫本-盖茨,美国人。”伊尔莎把护照和笔记交给两人:“大学教授,考古专家,看样子应该还是个冒险家。”

    汉森看了眼,说道:“这样的美国人和英国人很多,满世界挖坟墓找其他国家的宝藏。”

    伊尔莎却听过这人名字,听罗南说起过。

    好像是很久之前,罗南让她打听过叫本-盖茨的历史学家和探险家具体在哪里,有问题想要跟这人请教。

    罗南最后一次与他通信,本-盖茨说是要去北极探险,结果就失联了,再也联系不上。

    没想到,死在了北极圈附近。

    这地方没有信号,卫星电话都很难打通,本-盖茨当时受了伤,估计无法求援,很快就被冻死了。

    但这艘船上,除了一些老旧的生活器具和武器装备外,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伊尔莎继续翻看其余的遗留物,其中有个录音机,还能够使用。

    通过录音机中盖茨临死前的遗言录音,大致发现了原因,本-盖茨受内讧另一批人的赞助委托,前来寻找宝藏,找到线索之后,宝藏的影子还没看到,就对宝藏的归属有了分歧。

    宝藏的线索最初是本-盖茨确认的。

    当年独立战争胜利,美利坚得以建国,本来有一批抢自圣殿骑士团的宝藏做为战备储蓄金,由美国的开国元勋华盛顿、杰斐逊和富兰克林三人埋藏在了某一个地方。

    没有人知道这笔遗失了的国家宝藏在什么地方,甚至听过传闻的人认为是无稽之谈。

    本-盖茨在追查圣殿骑士团是否参与刺杀林肯时,发现了其中的线索。

    这批宝藏本就是圣殿骑士团转运到新大陆,想要给过来开辟新天地的犹太人作为资本,用于日后犹太复国的。

    但宝藏运过来的时候,却被劫掠成性的盎撒盯上。

    那时的犹太人不说是西方公敌,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尚未正式与盎撒勾结在一块。

    于是,盎撒很符合自身本性的打劫了已被犹太人控制的圣殿骑士团宝藏,转变成了美利坚的战备金。

    美利坚的国父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这就么给国家不甘心,想要私吞另外两家又虎视眈眈,三方制衡之下,选了个折中的方案,把宝藏藏起来。

    然后,把藏宝信息传给后代。

    事情总会出现意外,信息渐渐遗失,后代们当成无稽之谈。

    直到本-盖茨发现线索,一路欧洲美国的追查,终于找到线索,传闻中的藏宝图被某个喜好探险的船长随身带去北极探险,结果一去不回。

    又找船的线索,本-盖茨身上的钱花光,想要到北极需要一大笔资金,然后拉到了一个叫肖恩的富豪赞助。

    最后找到了船和线索,肖恩想要跟本-盖茨找到后分了宝藏,本-盖茨想要把宝藏交还给美利坚。

    巨大的分歧无法调和,终于演变成冲突,双方在船上同归于尽。

    录音的最后,本-盖茨希望得到他遗物的人,能够找到宝藏,上交给美利坚当局……

    伊尔莎收起这些东西,对海伦和汉森说道:“暂时保密,暗中发动人手寻找,眼镜蛇找过来,估计就是为了这笔宝藏,现在线索和地图落在我们手里,不能便宜美国佬。”

    汉森连连点头:“我们找到的,绝不能给美国佬!如果宝藏数目够大,我们组织就可以进一步扩大!到时我们炮轰美国佬,给兰利扔几颗炸弹!”

    不用多说,汉森也是被兰利追杀过的人。

    海伦却笑了:“汉森,你格局太小,就给兰利扔几颗炸弹?兰利不痛不痒,要我说就把兰利的总部全都炸了!”

    这两个被I迫害过的恐怖分子,谈起兰利来,连宝藏都扔到了一边:“哪天你要去炸兰利I总部,一定要叫上我,.我抱着炸弹往前冲,绝对不回头。”

    伊尔莎手扶额头,这些手下就没个省心的,没罗南的本事,偏偏想要做罗南做的事。

    她连忙说道:“你们先别吵了,等我们资金充足,去买弹道导弹!”

    “这个我喜欢。”汉森先是笑,接着又说道:“上次我们得到情报,美国人在开发基于卫星的天基武器,如果能弄到手,从天空发动攻击……”

    伊尔莎说道:“这个机会合适再说。”

    汉森又说道:“到时先给伦敦来一发!”

    这话一出,伊尔莎陷入短暂的沉默,最近在东欧、在北欧、在中东一系列恐怖袭击活动做的非常欢快,进行的特别顺利,感觉精神都有种升华,让她几乎忘了一件事。

    “我是卧底啊!”伊尔莎这个念头一出,就感觉荒谬到了极点:“我是圆桌骑士和I6打入辛迪加的卧底?是这样吗?”

    距离上次前往伦敦述职,已经过去了很久,伊尔莎遵从本心,下意识不去与伦敦联系,不去想与伦敦有关的事。

    仿佛她就是辛迪加真真正正的首领!

    伊尔莎没有纠结不休,这不是她的性格,为人中的当机立断,让她加强了心理建设:“我就是辛迪加的首领!”

    辛迪加的行动队整理完物品,倒入汽油等燃料,一把人将残留的木帆船烧掉,迅速折返。

    路上,伊尔莎召集辛迪加几位头领开会,下一阶段的重点是寻找宝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