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七章 无声杀人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熟睡之中被人叫醒,睁开眼之后却看到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这一幕纵然是放在江湖高手的身上,也不免会被吓的手脚发软,更何况这中年男子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时之间,险些当场给活活吓死。

    可纵然如此,也是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两个白袍剑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

    又将目光放在了床上那女子的身上。

    女子其实已经醒了,只是眼前这一幕过于骇人,以为是遇到了妖鬼邪祟,所以不敢睁开双眼去看。

    以为只要自己闭上双眼,奇怪的东西就会从自己的面前消失。

    却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两个白袍剑手却从袖子里各自抽出了一把剑。

    剑刃光寒,星光笼罩之下,闪烁森冷杀机。

    抬手之间就要取走眼前二人的性命。

    一直在窗外静观的徐鹿,心中却不禁天人交战起来。

    这两个白袍剑手跑到这里,是为了杀人而来,却不是为了交差。

    苏陌让他盯着王鼎生,则是为了找出幕后之人。

    如此一来,自己最好的选择其实应该是冷眼旁观。

    等着他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然后回去复命,最终找到对方根底所在就是。

    可是……

    如果当真如此,那这两个人顷刻之间就要毙命当场。

    虽然徐鹿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这两个又是什么人。

    但纵观这白袍剑手行事,绝非正道中人所为。

    这一对中年夫妇则是全然没有武功的普通人。

    这等情景之下,岂能任由他们杀害?

    如果救人……苏陌的命令便无法完成。

    可若不救……

    于这生死转瞬之间,哪里容得他多做思量?

    身体已经比大脑更快行动。

    身无长物之下,他猛然一甩膀子,就听到呼啦一声响。

    手里王鼎生那一具无头尸体已经被他给扔了出去。

    尸体砸破窗户,呼啸而至。

    两个白袍剑手正要出剑杀人,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却都是脸色一呆。

    他们刚刚拿着人头吓唬完了别人,结果一回头,无头尸体追上来了?

    一时之间也给吓了个半死。

    口中发出咿咿呀呀之声,一个倏然之间就到了桌子上,手持短剑凝神以待。

    另外一个则嗖的一声跳到了横梁之上,躲在了柱子后面,偷眼旁观。

    结果就发现那尸体哗啦一声响,撞在了床柱上,紧跟着跌落在地,一动不动。

    两个白袍剑手一见如此,同时松了口气。

    紧跟着杀机沸腾!

    看这尸体没有跳起来,显然不是王鼎生恶鬼索命。

    那便是有人携着尸体,一路尾随至此。

    这念头转动之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飞身到了屋外。

    只是一抬头,就看到对面屋檐上正站着一个人。

    他没有穿夜行衣,脸上仓促之间只是随手系了一块破布,眼见他们飞身出来,却是转身就走。

    两个白袍剑手对视一眼,同时飞身就追。

    这人既然从王鼎生那会就跟在他们的身后,虽然因为蒙着脸,暂时不清楚此人的身份,却也绝不能任凭其走脱了。

    这三人一前两后,转眼不见踪迹。

    倒是床头上那中年夫妻中的男子,本来已经被吓昏了过去,被那撞在了床柱上的尸体声音惊扰,床身也晃动了两下,当即模模糊糊的又睁开了眼睛。

    感觉自己仿佛是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有个人头,在自己床前看着自己。

    仔细思索,又发现那人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

    不禁哑然一笑,翻身而起,再抬头,星夜之下,有星光从窗户照射进了房间之内。

    一颗人头正滚落在地上,双眸死而不闭,仿佛蒙受天大冤屈。

    而在床头一侧,一具无头尸体正跌落一旁,腔子里都不往外流血了。

    只是模糊一片,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中年人眼见于此,连连点头,一声不吭,只是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唯独他妻子双眼紧闭,浑身发抖: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子不语乱力乱神……子不语乱力乱神……”

    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

    ……

    城主府前。

    苏陌双手抱拳:

    “曾盟主还请留步。”

    曾有望长叹一声:“苏总镖头,如今天时尚早,不若再多留一会,我尚且还有得自海外的好茶,未曾请苏总镖头品评一二。”

    “曾盟主太客气了。”

    苏陌轻轻摇头:“今日得曾盟主设宴款待,已经是多有叨扰了。如今更有镖物在身,不便久留。还请曾盟主见谅。

    “待等来日,苏某无事在身,到时候必然前来叨扰,只盼着曾盟主莫要烦恼才好。”

    “哈哈哈。”

    曾有望哈哈大笑:“苏总镖头这样的贵客平日里是请都请不到的,如何会烦?嗯,苏总镖头既然有事在身,曾某也不敢留客了。来人啊……”

    他说话之间,身后就有人上前两步,将一个小箱子递了过来。

    “苏总镖头武功盖世,侠义无双,今日能来城主府,实在是给了曾某好大的颜面……奈何曾某身无长物,只能以此稍微略表心意,还请苏总镖头莫要见怪。”

    “不敢不敢。”

    苏陌推辞了两句,然而曾有望态度坚决,便也只好将这箱子收了下来。

    曾有望见此方才哈哈大笑:

    “既如此,那便来日再聚。”

    “好,曾盟主且回吧,我们两个正好看看这锦阳城的夜下风光。”

    “哈哈哈,好雅兴,那曾某确实不便打扰,请。”

    “请!”

    一番客气之后,各自抱拳,苏陌这才带着杨小云转身离去。

    曾有望一直在城主府门前目送了好久,方才回头进了城主府。

    而一路向前,走了半晌之后,杨小云方才低声说道:

    “可有耳目跟踪?”

    “没有。”

    苏陌轻轻摇头。

    今夜他们来城主府拜访曾有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撇清和魏如寒之间的关系’。

    这个点却得细细把握,做的太过,痕迹就太明显。

    做的太轻,又显得他们来这一趟,毫无必要。

    不轻不重,恰到好处,才能达到效果。

    余下的,就得让这曾有望自己去猜测,去琢磨了。

    不过料想此人也不会琢磨太久。

    魏如寒那边已经快要动手了,到时候自然不用多想。

    如今推波助澜一把,不过是从侧面帮着魏如寒稍微收拾一下这落网罢了。

    当然,现如今不是就此事多谈的时候。

    苏陌索性就拉着杨小云的手,放松了心情,来到了大街上。

    “这一趟没能带着小小一起来,给她买点吃喝带回去吧。”

    苏陌看这沿街之上,竟然有不少的吃食,顿时起了心思。

    杨小云笑了起来:“平日里就你吓唬她凶,如今看到好吃的,第一个念着她的人也是你。”

    苏陌轻轻摇头:

    “我出门东城这一趟,全赖她跟在你的身边,我这才能够勉强放心。

    “平日里吓唬吓唬她,说减她的伙食也就算了。

    “又怎么可能当真克扣。”

    “这倒是。”

    杨小云点了点头:“小小天真单纯,不谙世事。人生之中唯独一件大事,便是吃饭。除此之外,万般不被放在心上。

    “从方面来看,她其实才是过的最潇洒的一个了。不似你我,万般事由缠身……难得轻松时刻。”

    “如今倒是可以稍微偷闲,嗯,那个酱肘子看上去不错,给小小打包几个带回去,充当零食。”

    苏陌伸手一指,看那酱肘子做的汤色好看,纵然是杨小云也有些食指大动。

    “要不多买几个,我们两个也随她一起吃点?”

    “也好。”

    虽然说是拜访城主府,不过这个拜访里面藏了不少的心机,又有几个人会将心思用在吃饭上?

    不仅仅是苏陌和杨小云吃的不自在,估摸着那曾有望吃的也不是很痛快,现如今回去之后,说不得也在拼命干饭……

    胡思乱想之间,已经点了几个肘子,让店家包好。

    杨小云从袖子里取出银子,刚递过去,就见到苏陌骤然回头。

    当即也跟着抬头朝着他目光处探寻,然后就看到一前一后三个人正在夜色之中飞奔……

    杨小云眨了眨眼睛:

    “前面的那个……好像是徐鹿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那三个人影已经越过了灯火长街,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苏陌眉头轻轻一扬:“看来是有所收获了,只不过,这情况似乎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说话之间,他伸手拉了一把杨小云,纵身已经到了屋檐之上。

    几步的功夫,正要追上去,但是脚步却又微微一顿。

    杨小云此时方才来得及开口:

    “还没找钱呢……”

    “不急不急,叫上徐鹿一会一起吃点。”

    苏陌手搭凉棚:“而且,他这是干嘛呢?围着锦阳城绕圈呢?”

    徐鹿确实是在围绕着锦阳城绕圈。

    形势逆转!

    原本他跟在了白袍剑手的身后,悄然尾随。

    此时此刻,却是徐鹿在前,两个白袍剑手在身后追杀。

    不过徐鹿轻功非凡,这两个人想要抓到他,几乎不可能。

    而之所以演变成如今的局面,还是因为徐鹿心头不甘,否则的话,扔出去了尸体之后,他转身就能跑走,眨眼的功夫就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他是奉苏陌的命令,来探究根底。

    结果因为一时之仁,导致行踪被人发现。

    如果就此狼狈而返,又该如何跟苏陌交代?

    所以索性慢了一步,先让他们追着自己就是。

    至于如何处置,一时之间倒是还没想好。

    他倒是想过干脆就这样直接将这两个人带到苏陌的跟前……

    可问题是,该解决的问题没有解决。

    反而带着问题回来了,这让苏陌如何看待自己?

    无法可想之下,那就稍微花点时间琢磨琢磨。

    而他争取时间的方法,便是带着这两个人,先在这锦阳城内兜圈子。

    反正他们要追杀自己,总不能让自己跑了。

    凭借自己的轻功,吊着他们就跟玩一样……只要不被他们给堵住,以至于轻功施展不出来,那他能遛死他们。

    可这么一直遛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到底该如何破局呢?

    心中想着这个的时候,已经围绕着锦阳城又走了一圈。

    正没理会之处,忽然一转头,眼角余光就扫到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正坐在屋檐上,一人手上端着一个肘子,吃的津津有味。

    徐鹿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没从屋顶上掉下去。

    这两个人自然便是苏陌和杨小云。

    徐鹿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给气死。

    自己这边跑的脚底生风,鞋底都快要冒烟了,这两位可好,晚上闲来无事,竟然跑到屋顶上吃肘子,赏星星,顺带还能看看热闹……

    而自己就是那被看的热闹。

    有心想要说点什么,剑锋已经自身后而来。

    徐鹿脚下一顿,腾飞而起,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一把长剑已经自半天之处倒悬,锋芒直取自己头顶百会。

    此时此刻,人在半空之中,纵然是想要挪移,却也无处可以借力了。

    他的轻功虽然高妙,却也仍旧是轻功,不是飞,需要有所依凭才能够施展。

    现如今却只能闭眼等死。

    不过徐鹿并不慌乱……

    因为他看到苏陌已经到了,并且有破风之声响起。

    眼角余光甚至捕捉到了有一物横飞而至,油汪汪,颤微微,竟然是一个闪烁着诱人光泽的大肘子!

    苏陌竟然是将这肘子当成了暗器给扔了过来。

    头顶之上那白袍剑手也听到了这恶风不善,猛然回头,长剑一转,无声之间已经点出。

    只是剑刃穿透之物,却是让他表情错愕。

    怎么会是一个肘子?

    一呆之下,肘子已经被贯穿,整个直接怼到了他的剑锷上。

    哗啦一声,肘子肉和皮四散崩飞,每一片上都裹挟着强大的内力,宛如漫天花雨一样,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来。

    砰砰砰!

    周身一震之间,这白袍剑手一身的白袍,就已经油了麻花,更有一口鲜血喷出,为这白色的衣袍,增添了几分鲜艳。

    于徐鹿脚下那白袍剑手眼见于此,当即知道不妙。

    想都不想,就要转身离去。

    可就在此时,苏陌抬指一点,嗡的一声,力贯虚空。

    那白袍剑手一步刚刚奔出一半,人在半空之中,就被这一击打的口鼻流血。

    之所以未能做出吐血的姿态,只是因为他已经动弹不得。

    更要命的是,他此时已经奔出了这屋檐范围,却因为穴道被点中,后继无力,只好整个人保持着这一个姿势,直挺挺的从半空之中跌落。

    哪怕立足不稳,翻身倒地……这姿势也未曾有半点改变。

    这一切说来繁复,实则不过转瞬之间。

    徐鹿刚刚落地,苏陌和杨小云也已经到了跟前。

    先前被肘子打的口喷鲜血这位,此时正翻身而起,第一时间不是去考虑自己的伤势,也不是去顾及自己同伴的情况,更不是转身逃跑。

    而是看着自己这满身油污的白袍,满脸都是痛惜之色。

    抬头再看苏陌,竟然挺剑而上。

    “嗯?”

    苏陌眉头轻轻一扬,剑锋已经到了跟前。

    一时之间却是来了兴致,屈指轻轻一弹,嗡的一声,那白袍剑手脸色不变,但却觉得虎口一阵撕裂一般的剧痛,手中长剑险些脱手飞出。

    却顺势一转,剑锋撕裂虚空之声只在一刹,下一刻,整个人骤然一个转身,锋芒一点,剑尖似斜非斜的戳向了苏陌腰间。

    这两招一出现,苏陌便已经若有所思。

    故此这一剑他并未以弹指神通招架,只是脚步轻轻一退,顺势让开,下一刻,这白袍剑手的剑法,这才施展开来。

    徐鹿站在边上,还想过去帮忙干扰一下,结果迎面而来却是一个大肘子。

    “……”

    徐鹿看了看这肘子,又看了看杨小云:“不用帮忙?”

    “嗯?”

    杨小云一愣,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徐鹿一眼,轻轻摇头:

    “守着周围就好,他想看看这人的剑法而已。”

    守着周围,是不想让局面出现变故。

    后面一句则是说出了苏陌的想法……

    毕竟,弹指神通轻轻一点,那白袍剑手便险些招架不住。

    苏陌想要拿他,却是轻松自如。

    徐鹿听明白了杨小云的话,便当真接过了肘子,啃了两口之后,这才忍不住问道:

    “有水吗?跑了半个晚上了,有点渴……”

    “先忍一忍,回客栈再喝吧。”

    杨小云这会也差不多吃饱了,就静静的看着苏陌跟那白袍剑手交手。

    此时此刻,她也看出了门道。

    这白袍剑手的剑法,极其凶狠。

    每一招每一式,皆为取人性命的杀招。

    可最特殊之处却不是这个……而是此人每一剑,都无声无息。

    除了偶尔拿捏不住,导致剑鸣之声外泄外,其他的时候,无论如何施展,都没有丝毫动静。

    若是暗夜之下,未曾理会之处,如此剑锋袭来,怕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而就在此时,苏陌忽然探手一抓,捏住了剑刃,随手一拽之下:

    “拿来!”

    那白袍剑手哪里肯?

    可苏陌想要,他又如何守的住,哪怕是倾尽全力,最终虎口撕裂,长剑也还是被苏陌给夺走。

    还想前冲,又被苏陌一指点在了胸前,定在当场动弹不得。

    “无声杀人剑?”

    苏陌看了看手中这把短剑:“这玄机,莫不是出在剑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