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父汉高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4章 失败主义巫师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位耿直的巫,对他阿父所教给他的那一套,深信不疑。

    他相信自己确实是能预测到吉凶的,只是大单于不愿意相信自己而已,在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下,他遇到了前来索要补给的唐王长,看着自己的士卒几下杀死,巫很很快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占卜,嗯,结果显示,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然后他就降了。"

    再往后被带回了唐国,他发现,自己在唐国,其实也有不少同行,在友好的跟唐国的同行交流了心得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占卜能力又有了新的突破,他被送到了新的矿场,官吏看他为人聪明,其余役人又对他颇为敬重,便让他占卜,预测一下哪里能开采出最多的资源,这位占卜了一下,然后自信满满的告诉众人,这矿场要出事啊!

    那些役人都吓坏了,说什么都不敢去挖矿,官吏脸色铁青,这巫险些就被打死。

    当然,矿场到现在也没出过什么事

    此刻,听到面前这位贵人说要重用自己,想起这些年里的不得志,他人对自己的怀疑,殴打,辱骂,巫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陈平有些狐疑,这厮怎么还哭了呢?

    巫急急忙忙的从怀里拿出了几颗石子,这举动让陈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想要做什么?”

    “贵人,你就说吧,你要占卜什么?我保证很灵验!”1

    看着面前异常激动的巫,陈平很是平静,“冒顿有几个儿子?”

    “我这就占卜”

    “你占卜什么?!你不是说常年跟随在冒顿身边吗?你连他有几个儿子都不知道吗?!”

    陈平训斥,巫这才想起来,这件事好像不需要占卜,他急忙回答道:“冒顿有六个儿子,死了两个,现在还有四个”

    “这四个人的情况,你与我说说”

    巫放下了小石子,开始认真的说起了冒顿的几个儿子,最先就是稽粥,按着巫的说法,稽粥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完全不像是冒顿的儿子,部落里的大人都很喜欢他,而跟随在冒顿身边的将领们却很厌恶他,他每次作战之后,都会将斩获的物资分发给自己的部下,只是这个人从来不搞占卜这一套,即使如此,他对巫者也很客气。2

    曾经,自己就曾得到过他赏赐的一块肉。

    然后就是护涂,按着巫的说法,这人做事就是一根筋,心直口快,常常因为言语而得罪人,巫说起了一件事情,当初他们去工零那边,冒顿忽然感慨这边的风越来越寒冷,结果护涂激动的告诉冒顿,“不是天气变了,是您老了,所以觉得冷!”,气的冒顿险些用鞭子来抽他。”

    第三个儿子叫闼固,这人完美继承了冒顿凶残的性格,为人桀骜,好杀,跟稽粥的关系最是恶劣,在冒顿面前是乖乖儿,在别人面前就是吃人的野兽,匈奴人都很害怕他,有些时候,他甚至会因为别人跟他对视就要杀人,弄得人心惶惶,部族离心。

    第四个儿子能车,他因为生母的缘故最受冒顿的宠爱,但是因为年纪小,势力也不大,常常遭受到两个兄长的欺辱,但是他跟稽粥的关系最好,稽粥非常的疼爱他,还常常带着他去各地游玩,每次回去也一定会给他带回礼物。

    听着巫的言语,陈平眯着眼,心里很快就有了想法。

    冒顿这四个儿子里,显然稽粥是最完美的继承者,手段很强,若是他上位,或许能比他阿父更快的收拢各部族,凝聚在一起,成为大汉的心腹大患,其余几个儿子,倒是可以好好利用,尤其是与稽粥关系最僵硬的闼固,让这样的疯子来继承冒顿的事业,那匈奴是不攻自破。

    “我打算让你去联系闼固大汉可以帮助他来登上匈奴单于的位置”

    陈平的话还没有说完,巫已经丢出了手里的石子,开始了占卜。

    巫的脸色大变,“贵人!不能如此啊!大凶啊,如此定然失败!”

    陈平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问道:“你不愿意去?”

    巫欲哭无泪,急忙说道:“这是占卜结果…”

    看到陈平的脸色愈发不对劲,巫又急忙解释道:“何况,这个闼固是出了名的厌恶汉朝,他常常虐杀俘虏,连冒顿都因此而鞭打他,先前冒顿想要与大汉议和,他是最反对的那一个,说宁死也不会这样做您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其他匈奴人,我没有说假话”

    陈平听到这些话,再次开始沉思。冒顿是个暴君,可他这个儿子,别说君,就是跟人也不太沾边,若巫所说的都是实话,那这厮可以利用,但是不能接触陈平的目标又换成了老二,心直口快的那位。

    “你且先在长安住几天我会去查你的话是否是真的,若是你敢骗我”

    陈平做事还是很谨慎,同样的事情,他也是要从各个方面来确认,绝不会轻信一家之言。在这段时日里,巫便住在了长安的一处宅院里,这里原本是审食其的宅院,后来他被抄家,这里也就空了下来,不知怎么落在了陈平的手里。

    在这段时日里,巫一直都在占卜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凶凶啊这下要出事了…”

    就在巫喃喃自语的时候,忽有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里。

    巫抬起头来,看清了面前的人,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起身拜见,浑身都吓得哆嗦。

    来人当然就是刘长,在陈平将自己收集到的消息告知刘长之后,刘长就决定来见一见他。

    对这巫,刘长还是蛮好奇,据说他在唐国的这些年里,无论算什么最后都能算出失败,大凶,不妥。他倒是听说过失败主义谋士,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失败主义的巫师。

    刘长打量着他,“你被寡人抓住之后,可曾饿着?”

    “不曾。”

    “既然没有让你挨饿,你也该做出点事来,报答寡人的恩情!”

    “是!”

    “寡人其实也无意与匈奴作战,都是因为那个叫稽粥的从中作梗,竟然阻拦我在朔方获取物资,跟他开展,我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已经投降了大汉,况且匈奴人也不重视你若是你能相助寡人,寡人给你升爵,让你在唐国能富贵一生,荫护子嗣!”

    巫急忙点着头,“大王,我愿意为您效力!!嗯,其他的事情,陈平会告诉你该怎么做匈奴迟早是要灭亡在我的手里的,你若是想要谋取富贵,想要活着就安心的为寡人做事,寡人绝不会亏待了你!”

    巫再次点着头,问道:“大王是要派我回匈奴吗?”

    “呵,你倒也不傻我是想让你去联系那个二王子想要跟他成为朋友帮助他成就大事。”

    巫沉思了片刻,说道:“大王,请允许我为这件事占卜!”

    刘长摇了摇头“你不要算这件事能不能成功,你就算一算,匈奴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

    巫点点头,急忙占卜,果然,不出意外,巫急忙叫了起来,“凶!要出大事啊!”

    刘长感觉自己逐渐明白了这个巫师的使用方法,接下来,刘长又让他算了几次,其中就包括不安心为刘长做事会怎么样啊,不去匆奴会怎么样啊,他芒是逃跑会怎么样啊之类的问题,巫师几次都算出了大凶,整个人都是无比的惊惧。

    刘长算是明白了,这厮当初学巫的时候,大概就没有学到怎么算吉,只懂得怎么算凶。

    以后外出打仗,就把这厮带过去,询问这次作战时匈奴的情况会怎么样,这一定能极大的振奋军心。

    刘长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却又停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王,我叫格大巫格。”

    “就你还大巫你那部族,简直是寡人平生见过的最寒酸的部族了拿去这点钱买个新衣裳这都什么人啊…”

    刘长嘀咕着,转身离开了这里。

    面对刘长这位反王,虚假的群贤们的态度是非常复杂的。

    当刘长因浮丘伯的邀请来到太学的时候,在这里的群贤们,神色各异,有的欢喜,有的惊惧,有的愤怒刘长却并不在乎,只要这些人能为大汉培养更多的人才就好,至于对自己的态度,那根本就不重要,反正又不敢当面说自己。

    可刘长的想法很快就破灭了。

    “我听闻,陛下对大王十分的恩宠,吃饭在同一个席子上,外出在同一个马车上,可大王如今却霸占了皇宫,令自己的士卒驻守在长安,将天子驱赶到了后宫,自己把持朝政,肆意下达命令,这是什么道理呢?!”

    一位儒生挡在刘长的面前,愤怒的质问道。

    他身边的那些同僚顿时都被这番言论给吓坏了,惶恐不安,甚至不敢再待在他的身边。正跟在刘长身边的浮丘伯,此刻脸色大变,很是愤怒,叫道:“白生!你可以回去了!”

    这位白姓的儒者,是浮丘伯的弟子,但是,儒家们的弟子,向来都是不太听话的,看看荀子的那几个弟子就能发现这一点。

    这位白生,性格火爆,为人刚烈,当着众人的面,便如此质问刘长。

    这并非是第一次,在先前,他就曾表现出了对太后不满,也因此与高官厚禄决绝,只能在太学里协助浮丘伯,负责跑腿这样小事。面对老师训斥,白生却更加生气了,“老师曾告诉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您如今却为什么要屈服在权势之下呢?!”

    “唐王擅权,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敢反对他呢?!”

    白生很是激动,手放在剑柄上,似乎有对唐王不轨的想法。

    跟着唐王前来的几个甲士正要上前,刘长却示意他们退下,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儒生,见多了叔孙通那样的大儒,忽然遇到一个敢当面训斥自己的儒生,刘长很是惊讶。L

    “大王请您宽恕他的罪行,他是我的弟子,我只教会他书里的道理,却没有能教会他为人处世的道理”,浮丘伯的眼里满是担忧,急忙为自己的弟子求情。

    “不必求情!我宁死也不会向反贼低头!”

    白生还准备辱骂,浮丘伯却大声呵斥道:“住口!!”包

    刘长却忽然大笑了起来,也不顾在场那些愕然的众人,“你这个人虽然愚蠢,但也算有些骨气寡人不杀你来人啊,将这厮抓起来,让他在廷尉反省几天!”

    甲士这才上前抓人,白生很快就被拉走了。

    太学内的氛围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同,众人都沉默着,浮丘伯也只是在叹息,刘长不在意这些,拉着浮丘伯,便与群贤坐在一起,开始商谈学问,刘长能跟这些群贤所商讨的学问,也就只有在数算方面了。

    数算在这个时代也是一个大学问,例如张苍,他闻名天下的才能,就是数算,儒家和法家都非常的看重数算,黄老则是一般,但也不是不懂,做官吏的基本才能还是有的。

    而在交谈之中,众人也逐渐不像原先那么拘束,渐渐就聊开了,跟刘长谈论各种数学难题。

    这场讲学,或者说是辩论,持续了一天的时间。

    众人受益匪浅,而刘长也成功在众人面前漏了个大脸,在从前,一直都有人觉得刘长的数书是找人帮着写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张苍。浮丘伯也是笑着说道:“常常听到他人说大王的书是他人所写,被大王所夺取,今日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这么说大王了。”

    1

    “他人代写?!”

    刘长很是生气,叫道:“寡人向来都是实事求是,从不抢夺他人之功劳!”

    原来都已经相信了刘长的群贤,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忽然又有些动摇了。

    群贤各自忙碌,刘长便带着浮丘伯,两人一同走在路上,刘长看到周围没有他人,这才笑着说道:“浮丘公啊这些时日里,您做的可是不太好啊害苦了寡人啊!”

    浮丘伯一愣,“大王何出此言呢?”

    “寡人本就是反贼,他们那些人在私下里骂寡人,这也是应该的您却非要为寡人出面,四处跟人辩论,说寡人是迫不得已这如何能行呢?”

    浮丘伯听闻,顿时摇着头,再次长叹。

    “何至于此啊。”

    “无碍,谋反者该骂要是没人骂,那就要出大事了。”

    “大王用自己的名望来换取太平老夫自愧不如啊。”

    “这些都是小事,寡人来找你,其实还有一件大事。”

    “请大王吩咐!”

    刘长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您也知道先前阿母在各地设立国学,培养人才如今,一郡一国学、已经成为了标配老师的问题不难解决难得是书籍的问题先前我的兄长废除了藏书之罪允许百姓家里有藏书。”

    “兄长这个仁政,我也很敬佩。”

    “可是,在各地所流传的书籍还是很少,那些家有藏书的人家,除非是亲近,否则就绝不肯给外人看上一眼…”

    “寡人想要将皇宫里的藏书取出来,分发到各地,不过,地方的藏书,也有很多有用的我知道您家里的藏书很多,若是您能将书籍拿出来抄写,用来传播到各地,发掘培养更多的人才那真的是帮了寡人大忙。”

    “我一个人的藏书,起不到什么作用大王是想要老夫号召家有藏书的贤人,进行抄写,献给大王?”

    浮丘伯不亏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刘长的想法。

    刘长点着头,傲然的说道:“您可能不相信,但是寡人确实有办法可以大看量的抄写书籍,可以做到分文不差!”

    “寡人虽然不喜欢读书,可是书这个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寡人不读,可以让天下人去读!”

    “如今天下能识文断字的人实在是太少,主要还是书籍太少寡人准备设立书肆,就跟酒肆食肆那样,让书籍尽快的在各地流传大汉在寡人的手里,定然会越来越大,而所需要的人才,也只会越来越多,寡人想让全天下的人都能读上书!”

    “大王真乃尧舜那般的贤君!”

    “大王有这样志向,老夫怎么敢不全力相助大王呢?”

    “老夫这就写信给所有的好友,劝说他们抄书献王!”

    “不过,大王有什么办法可以大量的抄录书籍呢?”

    刘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这要解释起来,其实也不难您玩过泥巴吗?”

    浮丘伯一头雾水,只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大汉的尚方机构在此刻也是忙碌着,不过,尚方在刘长的手里从为皇室打造物件的机构已经变成了发明机构,因此做事也很是隐秘,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最近的成果是什么。

    只有守在周围的甲士,才能看到这些尚方的人抱着木板走来走去的样子,他们浑身都沾染了不少的墨,还不断的抱着书走进去,甲士面面相觑,开始制作之后才开始翻书学习?这是不是晚了点?

    刘长擅权之后,庙堂的事情顿时变得忙碌了起来,刘长连着下达了数个政令。

    刘长下达的倒是很随意,脑子一热,就直接决定了,可群臣却要认真的商讨,进行改进,逐步推行。可以说,刘长张张嘴,群臣跑断腿,陈平因为有属吏的原因还好一些,周昌和张苍这两位,就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百十个美妇人都没能压垮的张苍,此刻却险些被刘长那频繁的政令给累垮。

    他们也只能希望,这些政令能如期的发挥出作用来,让他们不要白忙活。

    至于下命令的刘长,此刻却是在厚德殿内,大碗吃肉,大口喝酒,生活那叫一个惬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