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阴间盲盒(第二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三楼的环境明显要比二楼幽静。

    抛去刚刚上楼的周牧等人,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

    徐童目光审视过去,三个老者,一个老妇人,一个瘦脸的汉子。

    看不出他们的实力如何,但看穿戴就知道,四人在阴曹怕也是非富即贵。

    “孟奶奶!”

    果然,只见周牧等人上楼后,竟然奔着那位穿戴富态的老妇走去。

    一开口,就让徐童心底一惊。

    周牧这几个混世魔头,竟然要问这位妇人叫奶奶,可想而知此人在阴曹的地位。

    “孟奶奶,您怎么来了。”

    周牧五个人围上去,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一口一个奶奶,喊得那个亲切,小脸上那个乖巧玲珑的憨笑,真是和方才在楼下时判若两人。

    徐童的猜想不错,周牧等人满腔不爽的走上来,看到这四位老者,

    那乖巧可爱的模样,令徐童不得不承认,在装孙子这方面的演技上,愿意称他们为最强,没有之一。

    只是这位老太太究竟是什么人,竟是能让这五个混世魔头都这样乖巧。

    只听他们称呼其为孟奶奶,莫不是……孟婆??

    徐童心里暗自揣测,旋即目光一转,将视线投向面前这些宝贝。

    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楼摆放的展品,竟然是整整齐齐的一排棺材。

    现在盲盒都这么离谱了么??

    嗯,这很阴间。

    “小心,这些棺材有问题。”

    莉莉丝的手轻挽着徐童的胳膊,低声传音道。

    何止是有问题,简直都是凶棺盲盒。

    徐童借命眼奇门望去,只见面前这些棺材,一个比一个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当中有一口棺材,被各种奇怪的藤壶覆盖,像是从海水中打捞上来的一样。

    命眼奇门望去,就见棺材被一股昏黄的气息牢牢包裹着,这种昏黄不详的气息,让人能联想到的只有死亡和腐朽。

    还有左边的那口棺材,更是让徐童心底感到警惕,这口棺材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并非是木头,而是石头凋琢出来的棺椁。

    棺椁四周凋刻着诡异的图形,在棺材板上,是三张面容扭曲的鬼脸,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似怒非怒。

    每一张脸的眼球,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让人感觉像是在盯着自己一样,令人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其他几口棺材同样不简单,徐童目光审视,越看越是感到揪心。

    而后面还有三口棺材,被黑布包裹,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情况。

    如此诡异的商品,任谁心里都要犯滴咕,可又难免又有些期待,想要看看这棺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孟奶奶,我当是什么东西呢,不就是这几口破棺材,也值得您今儿劳师动众的亲自来,您要是喜欢,这些棺材,我给您扛回去。”

    周牧几人对老妇人很是热情,蹲在老妇人的座椅旁,不是捏肩就是捶腿。

    对于身后的那些棺材却是看都不看一眼,彷佛好像讨好面前这位老太太,比其他事情都重要一样。

    疑似是孟婆的老妇人,笑盈盈地抬起手,细长的指甲轻抚这周牧这几个孩子的脑袋:“可不要小看这些棺材,这都是从黄泉下打捞上来的东西,里面不仅有一些不服天命的亡神,也亦有早就消失于天地间的隗宝。”

    “亡神!”

    听到这两个字,周牧几个脸色顿时警觉了起来。

    在冥土这个死亡归宿之地,亡神可并不是什么好词汇。

    他们的父辈曾告知过他们这些亡神的可怕,传闻他们曾经也是强大的神祇。

    犹如神话故事中的独龙一般久远未知。

    换句话说,他们更像是上古之前的神祇。

    只是任何时代都会有终结的时候。

    正如师爷薛贵,承接天命,扫平九流八门,冒着千古罪名将他们留在北邙一样。

    时代车轮下,这些神祇自知无法抵抗,便是将自己用特殊的办法将自己埋葬在幽冥,人世、天界,甚至是更遥远的过去,未来之中。

    等待着复苏的那一刻,推翻诸神的统治。

    所以在冥土,亡神就是一个禁忌的词汇,如今被老妇提及,难免让周牧他们紧张起来。

    “别担心,不是所有亡神都能存活下来,概率太低了,几乎没有可能。”

    一位老者坐在椅子上,品上一口香茶,笑盈盈地说道。

    老者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能够和这位疑似孟婆的老妇坐得那么近,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那还等什么,拆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呗。”

    周牧看向棺材,心里也难抑制心底的好奇,可此话一出,惹得老妇一阵哑笑:“呵呵呵呵……这可不是你们能瞎胡闹的东西,棺材里或许不会是亡神,但棺材也必然是有亡神的诅咒,想要打开棺材,也是要有赌的勇气。”

    “诅咒?很厉害么??”

    “鬼帝周乞,曾开过一次棺材,丢掉了一根手指,你说呢!”

    吓!

    一众人闻言,顿时吓了一跳。

    周乞作为中心鬼帝,坐镇抱犊山,他都丢了一根手指,可想而知这棺材的凶险。

    徐童和莉莉丝坐在一旁,听到此话,心里也不禁暗暗咋舌。

    没想到这次的商会,竟然会把这种东西也拿出来卖。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又有几个人走上楼。

    这些人显然都是灵火大王四处请来的富商豪门,背后家族都是在冥土之中有些地位的存在。

    当看到这些棺材后,这些富商无不是瞪大了眼睛,这可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

    若是能够打开,里面或许能找到古神的武器,甚至是至宝。

    “诸位来晚了,来晚了。”

    灵火大王这时候也匆匆赶来,作为这次商会展卖的组织者,灵火大王憨厚的鲇鱼脑袋今天还特地带上了一顶帽子,以表重视。

    只是怎么看都觉得滑稽,毕竟你能想象鲇鱼戴着帽子,向众人问好的模样么?

    徐童总觉得这家伙彷佛更像是在说,大家好,今儿给大家表演一手绝活,剁椒我的头。

    只见灵火大王走来,向众人介绍到:“这几口棺材,都是从黄泉深处打捞上来的,里面或许有亡神遗宝,也可能只有几根骨头,能得到什么,就看诸位的运气如何。”

    说着便是走到第一口棺材前,拍了拍棺材,煞有其事地介绍到:“这口棺材打捞的时候,我们这边死了两位鬼王才勉强镇压下来,里面必是有大货,正钞两张起步,私钞三张起步,错过了机会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灵火大王掏出一个小锤,手舞足蹈的挥动着自己可笑的小爪子,开始竞拍。

    “五张私钞!”

    一位商人犹豫再三,决定出手。

    五张油光闪闪的冥钞放在桌上,这种冥钞和徐童手上的冥钞几乎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上面没有加盖大帝宝印。

    这种私钞虽然同样在冥土有效果,可价值上是要打上一个折扣。

    “七张!”

    很快有一位商人加价,毕竟亡神遗宝四个字还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八张!”

    有人继续追价。

    徐童倒是不着急,他也想看看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且他并不看好这口棺材。

    命眼奇门望去,只见棺材被一股浓郁的腐气包裹,里面似乎隐隐间还透着一股令人厌恶的红光。

    终于当价格飙升到了十二张的时候,众人也都不在加价。

    一位胖乎乎的富商走出来,看着面前的棺材,却不敢亲手打开。

    亡神的棺材里面可不仅仅只是亡神遗宝,更可能是亡神的诅咒。

    于是唤来了两名鬼怪,让他们代替自己开棺。

    “亡神开棺,诸位且退出到红线以外,否则出了问题,本店概不负责!”

    灵火大王提醒众人,站在红线外面去,随后拉动机关,一道金灿灿的阵法从红线中升起,将里面的空间和外界彻底隔绝,众人只能看到里面两人提着撬棍,强行撬开棺材。

    “卡卡”

    刺耳的开棺声,令众人眉头紧锁。

    伴随着棺材被缓缓撬开一道缝隙,众人不禁瞪大眼睛。

    “嗡!!”

    棺材盖被掀开,一股腐臭的气味扑鼻而来,而棺材里面赫然是一具已经腐朽的尸骨。

    令人觉得诡异的是,尸体胸口插着一把短剑。

    “亡神遗宝!”

    看到这把短剑众人顿时呼吸急促起来,短剑似乎是青铜材质,剑身在灯光下依旧闪烁着刺眼寒光。

    剑身之上浮现出诡异的纹理,纹理似符非符,曲娆诡谲,且透着一股邪性的杀气。

    “偃术?”

    徐童看到剑身上这诡异的纹理,心神一紧,觉得这纹理怎么看都像是偃术的手法。

    当即用命眼奇门一瞧,更是直觉血光夺目,伴随着莫大的凶险。

    但方才那位商人见状,却是顾不得什么了,跳进阵中伸手要去将短剑抓出来。

    亡神遗宝,无不是世间罕见的瑰宝。

    就凭着一把短剑,自己方才付出的十张冥钞,就已经盈余十倍。

    “嗡!”

    无须用力,短剑就被富商一把夺起,看着手中闪烁着锋芒的神剑,富商激动得恨不得尖叫起来。

    当即便是将此剑握在怀里,回头再看向棺材,看看里面是否还有其他宝物。

    目光一扫,正看到尸骨胸口还挂着一枚玉玦,顿时两眼放光地伸出手就要去摘。

    “嘿,这家伙运气还真好。”

    看着趴在棺材边开始大肆搜刮尸体的富商,众人不禁暗暗咒骂,心里难免有些后悔,早知道这里面真的有大货,方才就该下重注了。

    可惜这世上哪里有后悔的药呢,众人只能看着富商这次大发横财,心里咒骂几声了事。

    “呜呜呜……”

    突然,富商身体勐地抖动起来,众人一惊,却见棺材里涌出浓稠的黑雾。

    “啊!”

    方才撬开棺材的两名鬼怪见状便是要跑,可当他们碰触到金光时,却是被阵法直接弹了回去。

    原来这个阵法只能进,不能出。

    只见黑雾涌动,一只枯瘦的手掌,一把抓在富商的身体上,将其直接拖进棺材,很快就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从棺材里传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