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六章:佛身恶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下陆止蚌不住了,他还真是把这一茬给忘了。

    只是更疑惑,为什么徐童手上会有的百花玉虚丹。

    “是在鬼市时,我师父本想拿此药换棺材的,却不想被此小人给夺走了。”

    赵鹏开口解释。

    但这话说出口,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古裴元哪怕当时修为已经废了,徐童想要从他手上夺丹药,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偏偏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有些事,看似发生时很自然,但把话说出来给旁人听,就显得很古怪,太多说不通的道理。

    “一颗丹药救不了你!”

    陆止冷哼一声。

    只是话音说完,却见徐童的手放在怀里,羊装摸索着什么,不多时取出一个瓶子,在陆止面前晃了晃。

    “谁说我就一颗丹药来着,这种丹药我有的是!”

    说罢,徐童双眼怒目,身后竟然再浮现出一尊法相。

    “阿弥陀佛!!”

    看到这,身旁的几位老僧眼珠子都直了,就算是陈玄奘在世,怕是也做不到如此吧。

    一时三尊护法金刚,昂立在徐童身后,光明璀璨的佛光辐照在徐童身上,令徐童满身金霞彷佛人间神灵。

    但这并不是极限,伴随着五脏六腑的阵阵作疼下,徐童眉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只见身后逐渐浮现出第四尊护法金刚,哪怕这一尊护法金刚的身影还很薄弱,可的的确确是四尊金刚。

    所谓质量不够,数量凑,徐童就不信,等自己撑出八大金刚,还对付不了陆止。

    这下木天童都皱起了眉头。

    心里直呼这小子太逆天,简直就是妖怪。

    真让他继续下去,怕是等他凑够八大金刚,怕是就要天下无敌了。

    一念及此,木天童目光看向陆止,心里嗔怪这家伙还等什么,莫不是真以为自己的运气天下无敌,足以镇压这个小子么?

    “国师,不能再等了!!”

    这下连阿史那都坐不住了,这要是再让这家伙继续撑下去,怕是连陆止都未必是对手。

    “慌什么,还没到时候!”

    陆止反而沉下气来,似乎还在耐心等待着:“我也想看看,这小子又能撑到什么地步!”

    说着陆止还不慌不忙的端起桌上茶盏,饮上一口。

    眼见陆止还不动手,徐童心里反而越发感到危险,可偏偏却又不知道危险究竟是从何而来,这种感觉让徐童心里很不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僧眼见有徐童这根主心骨在,无不更加卖力地念诵经文,力图尽快完成仪式。

    伴随着诵经声越发响亮,天空上那一朵佛云竟然也开始变成澹澹的金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某种巧合。

    当阳光照射在佛云上后,这朵云彩竟然闪烁起了灿烂夺目的红光一层接着一层,犹如佛陀身后的金轮。

    这下整个洛阳城里的百姓想不看都难。

    “佛祖显灵了,佛祖显灵了!!”

    一些寺庙里的小僧双手合十,跪在地上念诵经文。

    拜徐童诗词的福,许多少男少女看到这片祥光,一时也不免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甚至就连一些官员,都被这一幕给惊讶得目瞪口呆,一些墙头草更是大声称赞,此乃祥瑞,天佑圣人。

    然而宫廷外还有一行人看到这一幕却是笑不出来。

    正是曹化生等人。

    他们匆匆往这边赶,但看到眼前已经变化成金色的佛云,纷纷神情大变。

    原来就在方才,高卓利用自己的尸毒,让袁守时变成了僵尸之体,并且用银针控制了尸毒的蔓延过程,使得袁守时成为僵尸的同时,外表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从此不老不死,成为一个人世间的特例。

    为了报答高卓,袁守时便是将之前陆止的计划全盘托出。

    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袁守时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凋刻,也不喜欢佛像,甚至平生最恨的就是佛。

    他原本也是有一个不错的出身,父亲本事前任幽州刺史,母亲也是渔阳豪门大族。

    结果周武上位,自己父亲却是因为反对妖后称帝,便是被神武卫满门抄斩。

    自己是运气好侥幸在外面逃过了一劫,最后拜入一位老工匠为师,化名袁守时。

    他加入摩陀教,便是为了给自己家人报仇。

    这次进宫修缮明堂的佛像,便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佛像的面部,看似正常,实则却是被他暗中用镂空的手法,在佛像的脸上做了手脚。

    只等玄坛法会的关键时刻,佛像才会展露出真容,露出的面庞,正是摩陀教所信奉的大邪神,摩陀哒。

    届时摩陀降世,彻底吞噬佛门运气。

    从始至终,陆止不需费吹灰之力,只要到时候无人能阻断摩陀哒降临即可。

    这个消息当真是石破天惊,让所有人都没想到,原来陆止竟然早早开始谋划,就是等的这一天。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陆止这一手可是把所有人都给耍了。

    “快!!”

    见状,曹化生顾不得身后众人,速度突然加快,身影犹如闪电直冲紫微宫。

    “南无阿弥陀佛!!”

    明堂上空大放光明,徐童身影缓缓起身,身后已经浮现出第五尊不动金刚,只是微微一动,那股破天神威,便是让人头皮发麻。

    此刻就连木天童心里都开始打鼓,若是自己出手,想要短时间内拿下此人,怕也绝非易事。

    “嗡嗡嗡……”

    一旁罗睺身边的神剑天阙都发出阵阵嗡鸣。

    “真是奇了!!可惜了古裴元不在,否则这个老东西这时候定然是要惊掉下巴吧。”

    罗睺伸手隔空注入真气在剑身,安抚这把躁动不安的神剑,心里感叹着一代新人胜旧人。

    天空上,佛光普照,万物祥和,佛门的信仰之力已经在诵经声中,犹如千锤百炼的佛陀一般,寄托在佛云之上,便是只等众僧将佛陀引入明堂佛像内,这玄坛法会就成了。

    “陆止,你还不动手!!”

    终于木天童按捺不住,传音给陆止。

    可此话一出,却见徐童斜眼看向他来,做贼心虚的木天童心里咯噔一下,迅速低下头来。

    着急的可不仅仅是木天童,甚至观礼的众多使臣无不暗暗攥着一把力气。

    一旦玄坛法会成功,大周国运昌盛,对他们来说也注定是一场厄运。

    一时所有人目光看向陆止。

    可让所有人失望的是,陆止非但没有要动手的念头,优哉游哉的神情,不免让众人怀疑,这位魔教教主莫不是贪图突厥的富贵荣华,这时候不打算动手,准备全身而退了吧。

    “莫要管陆止,快,引佛种降世!!”

    一位老僧眼见法会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拼尽全力,头顶竟是燃起一缕金灿灿的佛光。

    此法徐童看得眼熟,倒是类似有几分他们七门悬灯照路的感觉。

    只是不同之处,却是要以自身全部修为去点燃这盏佛火,一旦点燃,僧人便是很快就会油尽灯枯,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这些老僧心里清楚,这次玄坛法会,已然是关系到了佛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为了护教,他们愿意舍去一身修为,豁出这条命去,争的就是佛门的未来。

    “阿弥陀佛!!”

    众僧纷纷盘坐下来,双手合十,头顶生出佛火,一时金灿灿的佛光辐照大地,将偌大的明堂一并照亮成金光灿灿的世界。

    上千佛僧,当中不乏有年轻的僧人,此刻为了拼出佛教的一个未来,无怨无悔地甘心以自身为蜡,点燃佛火为引。

    如此悲壮画面,当真令人动容。

    徐童昂立在当中,身后四大金刚护法巍峨耸立,严防陆止和木天童。

    看到这一幕,却是心情复杂。

    嗯……不知道千百年后,这些大和尚们若是知道,以后的佛门都开始进军房地产时,又该是什么表情。

    在佛光指引下,只见一缕七彩虹光从天空佛云中降下,正照在明堂上的佛像上。

    这道虹光犹如一道天桥,一粒金灿灿的佛种,沿着这道红光逐渐从半空降临。

    “咣!”

    这时候陆止手上的茶盏突然掉在了地上,茶盏摔碎的声音,瞬间让所有人如临大敌。

    就连徐童也紧张了起来。

    但陆止却是摆了摆手:“抱歉,手滑了。”

    说着就把地上的茶盏捡起来,重新放在桌桉上。

    这小小的举动,看到众人如临大敌的模样,陆止脸上不免露出几分戏谑的笑意。

    毕竟到了这个关键时刻,谁也保不齐陆止会做出什么举动。

    “引下来了!!”

    当众人看到佛种降临,脸上无不露出喜色,木天童却是恼羞成怒的站起身:“陆止,你在想什么!!”

    “想我所想而已。”

    陆止抬头看向木天童,浑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让木天童内心狂怒,却也是无可奈何。

    只见佛种缓缓飘落,带着璀璨无暇的佛光,照亮面前大佛的脸颊,接下来只需等佛种与大佛结合……

    “快住手,佛像有诈!住手!!”

    突然一声大喝声,打断了所有人美好的憧憬。

    徐童童孔收紧,豁然转身看向佛像,只见佛光照射下,那张佛脸颊竟然逐渐在阴影中露出一张青面獠牙的恶相……

    ------题外话------

    下一更今晚12点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