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新游戏的开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次日天还没亮的时候,徐童就已经早早上门了。

    宋老头把左边的小房子给他,也算是让他在这座城市有了一处安身之地。

    这两天时间,徐童白天收拾院子,晚上则是在宋老头的指点下开始学习扎纸的基本功。

    这些基本功别人往往需要日复一日的去练习才能找到要领,可自己因为有道具卡【纸匠书】的帮助,学起来简直是得心应手。

    往往宋老头只需要给徐童做一遍,徐童练习几下就能信手拈来,并且做得惟妙惟肖。

    这不禁令宋老头对徐童的天赋又有了新的一层看法。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扎纸的基础,除了手法和技巧,还要懂得去写画,这上面徐童就没有了道具卡的辅助,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学。

    好在宋老头也有耐心慢慢的教,虽然两人也没正式承认彼此的身份,但师徒的关系已然是彼此心照不宣。

    夜晚吃过晚饭后,宋老头从箱子里拿出两张黑白照片给徐童。

    他接过来一瞧,只见照片上,一行人穿着官服,留着小辫,整整齐齐的乘坐在马儿上。

    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等他仔细一瞧,不禁眉头一挑,歪着头看着坐在椅子上摆弄烟杆的宋老:“纸人?”

    见徐童看出来了,宋老笑着点点头,指了指照片左下角穿着破棉袄的男人:

    “这就是我师父!当年慈禧太后快不行了,我师父就去给慈禧做纸人,这些都是我师父做的,记住了,他老人家叫薛贵。”

    徐童闻言看着照片,不禁一阵出神,这手艺简直是碾压李老汉。

    这黑白照片没有色彩,如果不是自己见过李老汉的纸人,连蒙带猜,怕是根本看不出来,这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居然是纸人。

    “当年我师父,那是大名鼎鼎的纸匠,做出来的东西谁都挑不出毛病。”

    宋老拿起烟杆,往里面垫吧了一撮烟丝,就坐在椅子上抽起来。

    一边抽,一边说起当年他师父教导他折纸人的那些往事,满脸都是自豪。

    说着说着,宋老头就不说了,等徐童抬头一瞧,这老爷子已经眯着眼睡着了,仔细听还能听到阵阵鼻鼾声。

    他回头看了看钟表,已经夜里11点20了,于是悄悄拿下老爷子的烟杆,找个毯子给他盖上,熄了灯悄悄退出门外。

    刚把门关上,远处一晃一晃的灯光在黑夜中闪烁起来,抬头一瞧,就见不远的大楼上闪烁着巨大的灯光,正是剧本杀体验馆的招牌。

    “新一轮剧本世界即将开始,请本次扮演者即刻前往大厅集合。”

    “注意,请扮演者在剧本开始前尽快集合,超时者将以每分钟10点剧本分扣除,剧本分不够,抹杀!”

    随着耳边传来的提示声,徐童一撇嘴,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迟到是有惩罚的。

    不过这个惩罚机制似乎比自己想的要宽松一些,并非完全不给人活路,只要剧本分足够,还是有活命的机会。

    换上一身衣服,他悄悄关上门,朝着大楼的方向走过去。

    其实也不远,记得那边好像是一家酒楼来着,走过去大概五分钟就能到。

    11点的街道上,灯光也变得昏暗起来,马路上更是连一辆车辆的痕迹都没有。

    仿佛越是靠近大楼,周围的建筑越是开始破败。

    就连街道上的树,也不免给人一种狰狞压抑的感觉。

    马路上的红绿灯似乎永远都是红灯,像是一种无声的警告,看的人心里一阵发慌。

    “嗡~”

    轻轻推开那扇玻璃大门后,那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底。

    苍白的脸庞,依旧甜到让人发腻的程度。

    见到徐童后,女人若无其事的模样提醒道:“你有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在大厅里等着其他玩家到来。”

    说完她不忘指了指左边墙上悬挂的牌子。

    牌子上写着一行红色的小字:【大厅内禁止交流任何关于剧本的信息,违反者一次警告,扣除10点剧本分。】

    徐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慢悠悠吹着口哨从女人面前走过去。

    “德行!”

    女人白他一眼,重新坐下后片刻,又扬起头一瞧,确定徐童真的走了,一嘟嘴巴,满脸无趣的坐回椅子上,弯下身子从椅子下面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铁盒放在桌上。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目光一凝,只见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只千纸鹤。

    拿起千纸鹤,女人撇了一眼吧台外,嘟嘟嘴:“小气!”

    不过说完,还是从抽屉柜里翻找出来一个装满眼球的玻璃瓶,将里面的眼球丢进垃圾桶,将手上的千纸鹤丢进瓶子里欣赏起来。

    看了一会,可能是觉得还不错,这才把瓶子放在面前,随手把桌上的铁盒打开,看着盒子的美食,她细长的舌头沿着唇边舔舐起来。

    没多久就听到吧台下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啃食声……

    另一边大厅内,徐童发现自己居然不是最早来的一个。

    一名青年正坐在他的对面,两人目光相对,彼此审视过对方后,相互间察觉到了彼此熟悉的感觉。

    和周玉一样,不是新手。

    “丧狗!”青年眯着眼皮,笑盈盈的举起手上的茶杯。

    徐童就坐在青年对面,随手拿起之前那本没来及看完的杂志,不慌不忙道:“医生!”

    两人相互表明身份后,空旷的大厅里逐渐又恢复了死寂。

    不过没等多久,随着脚步声传来,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三个人。

    三个男人,年纪相差的很大,年龄小的看上去好像才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年龄最大的那位,看上去都像是能给另外两人当爹的年纪。

    可虽然年纪大,但却令徐童和丧狗不由自主的相视一眼,这个汉子穿着军绿色的背心,露出身上夸张的肌肉。

    坐在沙发上的感觉,都好像整个沙发都向着他那边倾斜了一样。

    至于中间那位,年纪倒是和他相差无几,抱着耳机,坐下沙发后,就闭上眼睛,一副养精蓄锐的模样。

    三人没有要自我介绍的意思,更没打算询问徐童和丧狗他们两名字的念头。

    举止间的那份高傲和自信,已经足以说明在他们心里徐童和丧狗完全是不入流的小角色,根本不值得一提。

    “嗡……咔咔咔……”

    红色的灯光,从大厅一侧照亮过来,众人侧目望去,还是那一身熟悉的旗袍。

    只是不同的是,今天的旗袍已然换成了深紫色。

    这让主持人本就曼妙的身材平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气质,就像是一颗熟透苹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欢迎参加本次剧本杀游戏,请跟我来吧!”

    纸扇遮掩着她的脸庞,那种充满诱惑的声音,让人从骨子里透着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一旁沙发上的丧狗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舌头。

    可惜不等丧狗起身,两个身影就已经先他一步,走进通往游戏区的走廊。

    更可气的是那个犹如山一般的壮汉,横身直接贴过来,将跟在后面的丧狗硬生生给挤开。

    山一般的身躯,将走廊给堵的死死的,连一点缝都没给他们两个留下。

    “妈的!”丧狗嘴上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已经开始问候起壮汉全家。

    徐童倒是无所谓,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偶尔还能欣赏一下走廊上的那些剧照。

    看着看着,他脚下步伐一顿,居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剧照。

    一口棺材上,坐着一男一女,不正是上次和他一起参加游戏的周玉和王少辉么?

    “认识么!”

    丧狗见他不走,回过头看了看照片:“在剧本中死亡的人,就会在这里留下一张照片,这是他们的结局,也是他们落幕后唯一留下的东西。”

    看着这一走廊的照片墙,丧狗不禁长长的吸上口气,每一张剧照都是一名玩家的结局。

    每次从这里走过,都会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总担心这次一去,下一次照片墙上的人,会不会再多出一张自己的照片。

    就在他心中泛起深深的忧虑时,耳边却是传来徐童的声音:“真丑!”

    丧狗一呆,回头看向徐童,只见他在照片上比划了几下,一脸嫌弃道:“就不能参考一下港片的风格?”

    “这个摄影师,一定是个单身狗,拍的这么丑,绝对没有女朋友。”

    徐童回头一本正经的向丧狗说道。

    丧狗嘴角抽搐了几下,这时主持人已经站在房间的门口道:“请扮演者尽快入场,游戏即将开始。”

    两人回头一瞧,只见原本走在前面的三人已经选好了房间,迈步走了进去。

    见状两人只能放下这个话题,快步走到房门前。

    其中三间已经被选择了,只剩下一左一右的两间房没有被选择。

    徐童看了下左边,正要走上去时,一旁丧狗突然道:“小心点,他们是一个团队,而且实力比我们都强,进入剧本世界后最好别跟在他们后面。”

    “为什么,难道抱大腿不舒服么?”

    徐童双手插在兜里,一脸大大咧咧的表情问道。

    丧狗皱了下眉头:“劝你最好熄了这个念头,团队的玩法和咱们不一样,他们可以比我们更激进,而且能相互交流信息剧本,甚至……”

    丧狗说到这里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冷眼看向他:“总之,好自为之吧。”

    说完丧狗就推开身旁的那扇门,迈步走了进去。

    看着消失在门中的丧狗,徐童不由眯起了眼皮。

    就在这时候,眼前的主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的身后,扇子轻遮着脸庞,低声在徐童耳边道:“帅哥,给你个友情提示,小心身后的鬼!”

    说完,女人就势一推,巨大的力量,完全不容他反抗,身体被直接推进了房门。

    “砰!”

    伴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眼前骤然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昏暗中、

    突然,黑暗的房间里,有一点光在一闪一闪,他仔细望去一盏明灯像是从极远的地方照射来。

    而且灯光正在一点点的朝着仔细这边越来越近。

    看着越来越近的灯光,他眯起眼睛仔细一瞧。

    “呜!!!”

    黑暗中一个模糊的轮廓逐渐在灯光下清晰起来,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徐童眯着眼,默默从怀里拿出一支根本不存在的香烟,对着空气深吸一口:“嘶~呼~完蛋!”

    话音落下刹那,一辆巨大的火车迅速从黑暗中洞穿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