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底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铛簧呢??”

    钟南看着空荡荡的铃铛,像是明白了什么,冷着脸看向坐在那剥花生的徐童。

    “原来你早就在算计我!”

    “你的表演,我给零分。”

    面对钟南的质问,他摇摇头,丢掉手上的花生壳,比划着:“要自然,要找到情绪,你刚才表现的就很好,我喜欢,下次再演受害者的时候,要把情绪调动起来,对,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再狰狞点。”

    看着已经处在暴走边缘的钟南,李波不禁咽了口吐沫,再听到徐童的话后,差点就要忍不住吐槽:“都什么时候了,你跑着当评委的么??”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叫他说出来却是没这个胆量。

    “抓住他!”

    钟南已经没有了耐心,天快亮了,今天不动手,明夜自己再想要瞒天过海就麻烦了。

    虽然七月十五鬼门关开,理论上反而是最佳的进入阴曹的时机,但若是被鬼大王发现自己偷走了属于他的贡品,自己反而插翅难逃。

    眼下只有放手一搏,才能给自己拼出一条生路。

    钟南话音落下,周玉的身体都开始的沙的作响起来,僵硬的关节扭动下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叮铃铃……两根铁钩出现在她的手上。

    一抬头,那张灰白的脸上两道血痕从脸颊上滑下来。

    “娘们,看你爷爷的厉害!”

    看着走出来的周玉,李波抬起手上的纸棍砸上去,想要趁着机会先下手为强。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用上全力的纸棍,却是在周玉头顶上不足三公分的距离硬生生的给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心中一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眼前一股劲风下来,只见周玉一脚狠狠踹在这家伙的肚皮上。

    巨大的力量,令李波倒飞着摔出七八米远。

    一脚踹飞了李波,周玉目光一转,将两把铁钩握在手上直奔着徐童冲过去。

    明明只是一具纸人,可速度却是快的出奇。

    徐童眉头一挑,看着劈下来的铁钩,勉强举起手上的断刀格挡上去,只听“咣!”的一声断刀直接被砸飞出手。

    巨大的力量更是震的他手臂发麻,眼见周玉将铁钩砸向自己,他也顾不得脱手的断刀,赶忙纵身一跳,可速度依旧慢了许多,依旧被铁钩砸在下肋上。

    下肋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不用看也知道是肋骨断了。

    “砰!!”

    身子狠狠摔在地上,但徐童第一时间不是去查看自己的伤,而是爬起来,起身就跑。

    看着徐童狼狈逃命的模样,钟南不由自主的学着活人的样子去深吸口气。

    他早就受够了这家伙自以为是的模样。

    能看到他被纸人追杀的狼狈逃命,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目光一扫,正看到想要爬起来李波,钟南脸色一冷,缓缓朝着李波抬起手来。

    李波本来就受了伤,又吃了这一记窝心脚,整个人都不好了,站起来就觉得喉咙里卡着东西,更是连气都喘不上来。

    偏偏就在这时候,李波的左手忽然就不受控制起来,一把抓住自己的喉咙。

    这只从‘靠山妇’上拆下来的手掌,完全背离了他所熟知的科学道理,竟然将他从地上生生举起在半空。

    一时间李波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本就喘不上气的他,现在更是连一丁点气都喘不上来。

    “别挣扎了,把铛簧给我,我可以让你们走的舒服一些。”

    钟南走到胖子面前,目光看向徐童,只见他在周玉的追杀下,围着院子上蹿下跳,脸上更是说不出来的快意。

    “咣!!”

    眼见飞来铁钩,徐童侧身躲开,铁钩就擦着他的脸皮将身后的用来栓骡子的木桩砸得粉碎。

    徐童脚下一顿,回头反问道:“例如呢!”

    “例如??”

    这话问得钟南都楞了,自己客气下,你还当真了??

    不过他很快意会过来,徐童这是耍自己,冷厉的脸上顿时又阴鸷了许多。

    “你不把铛簧交出来,不妨就先看看你朋友是怎么死的!”

    说着伸出手掌,朝着胖子的肚皮上一巴掌抓上去。

    看似轻飘飘的一抓,居然穿过了李波的肚皮,顿时胖子只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搅在了一起,疼的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可徐童却是根本连看一眼都没有,在地上打了个滚后,身子已经被逼到了墙角,眼见周玉提着铁钩冲过来

    他目光扫了眼身旁的柴堆,一咬牙,快速跳起来踩着柴堆跳到厨房的屋顶上,这才险之又险的躲开周玉的铁钩。

    只是还不等他喘口气的工夫,就见周玉居然轻飘飘地一点脚,身影就跳在了房顶上。

    “哈哈哈,跑啊,这次看你往哪跑!”

    见他已经无路可跑,钟南不禁肆意大笑起来,欢笑之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李老汉。

    “怎么样,我的控纸术是不是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李老汉苦着脸,张张嘴终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身后村子里的火越烧越大,他知道木已成舟,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就在钟南笑的更加得意时,耳边却是突然听到李波沙哑的声音:“垃……圾……”

    钟南一怔,斜着头看向李波:“你说什么??”

    这家伙的脸都从涨红变得发紫了,居然还能说出话来,李波双腿悬在半空,挣扎的更加激烈,但却依旧不忘给钟南默默伸出一根中指。

    小小的举动,钟南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胖子鄙视的眼神,却让他生起一股无名火。

    抬手对准这家伙的肚皮又是一拳砸下去。

    重重的一拳,瞬间令李波两眼瞪圆,但让钟南万万没想到的时候,这时候李波猛地一张嘴。

    “呕!!”

    鲜血混合着口水,以及一粒粒碎裂的石渣,直接喷在他的身上。

    “滋!!”

    一瞬间钟南全身像是被泼上了一盆滚烫的沸水,冒气白色的烟雾。

    “啊!!”随着惨叫声跌倒在地上,他做梦都没想到,李波的这一口,居然让他痛不欲生。

    挥手令李波狠狠丢出去后,双手捂着脸在地上来回打滚。

    “朱砂!!”

    李老汉一眼就看出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看着儿子倒在地上他挣扎这爬起来,又因为体力不支重新摔在地上,双手强撑着往钟南身边爬过去,想要让儿子坚持住。

    但钟南却是用上全部的力气,指着徐童:“杀了他!!”说完就支撑不住身体,晕迷在地上。

    得到命令的周玉,再次出手时,比之前更加犀利,脚下轻轻一点,就绕在徐童身后。

    一丁点机会都不再给徐童,手一勾,尖锐的铁钩,笔直地插进他的肩膀,直接将他提起来。

    痛彻骨髓的巨疼下,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骨头的碎裂声。

    “这就是我的死法么??”

    刹那间徐童脑海中闪烁过自己从剧照中看到的画面,被两根铁索高高吊起来,鲜血顺着自己的双脚不断一滴滴的往下流。

    “low爆了。”

    他浑然不顾自己肩膀被撕开的口子,一把抱住周玉的腰,狠狠朝着脚下一跺脚。

    原本就已经裂开的瓦片,顿时再也承受不住徐童的踩踏。

    “噗通!!”

    随着脚下泥瓦碎裂的声音,两人眼前瞬间被冰冷清水覆盖,原来他们脚下正是平日烧火做饭用的大水缸。

    这个水缸本应该是在角落里才对,但现在却是出现在厨房的正中心,这自然是徐童的杰作。

    之前他看过了李波的剧照后,心里就断定,这些剧照一定是有着某种预知的能力,提前告诉了他们的结局。

    只不过这种预知,并非是必然的,就如胖子的手被僵尸抓到,如果自己不救他,他的下场或许真的会如剧照中一般。

    但这货到现在都活着,就说明他们具备改变这种结局的可能。

    所以他想了很多种可能,虽然和预想的有所偏差,但有一点不会有错,无论是李老汉,还是钟南,他们本身的实力并不强,真正可怕的是这些纸人。

    很难想象,这些用纸浆和一层层白纸糊起来的纸人,竟然是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人间凶器。

    但偏偏它们再强也改变不了自己是纸糊的特性。

    这个水缸就是他留下的最大一张底牌。

    果然,被浸泡在水中的周玉,身体瞬间垮了下来,原本堪比磐石般的手臂,居然已经无法承受铁钩的重量,直接被撕裂开。

    周玉还在挣扎,可越是挣扎,身体散架的越快,沾染了水的身体又沉又软,转眼水缸里便浮上一层白花花的碎纸。

    水花溅起,原本细长有形的脖子一歪,令周玉半边脑袋也跟着泡在水里,只是这样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莞尔而笑的神情。

    就如之前钟南说的那样,这些纸人被做成什么模样,无论内心再痛苦,也只能保持这个模样。

    “得了,你就在这里泡着吧。”

    徐童可没心思再和她一洗鸳鸯浴,忍着肩膀上伤口的巨疼从水缸里爬出来。

    推开厨房的大门,只见钟南倒在地上,身上被朱砂烫出一个又一个窟窿,口中痛苦地哀嚎着,身上不断有淡淡的蓝光溢散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