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深山古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波嘴角不自觉抽搐起来,回想起这家伙毫不犹豫的一刀斩断自己的手腕的过程,哪里像是什么医生,更像是一名屠夫。

    但他也不敢去质疑,因为自己的断臂,全靠着徐童才迅速止住了血,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没走多远就要嗝屁了。

    他已经怂了,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怂,更是从灵魂深处对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疯子感到恐惧。

    接下来的两人下山的路上,李波只能老老实实闭上了嘴,摔倒了也不敢再朝着徐童有一句抱怨。

    期间徐童偶尔会检查一下他的伤口,总算是让李波感受到这家伙身上那点人情味。

    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地想法。

    只是天色越来越黑,山里的冷风吹在脸上像是刀子刮在脸上一样,这一路李波又困又饿。

    说起来,上次吃饭的时候还是在晚上八点左右,自己本想着玩完了游戏,再吃个宵夜,泡个澡,然后再66号技师的按摩下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又该是多么完美的一天啊。

    可现在……

    看着自己的断手,李波简直欲哭无泪,摸摸自己咕咕叫的肚皮,心想要是有烤串多好。

    想着想着,一股烤肉的香味已经涌入他的鼻腔。

    “嘶这味道,绝对是炭烤五花,香啊,再来烤青椒,配上两瓶啤酒……”想着想着的李波的口水都止不住地要流出来了,忍不住多吸上几口。

    李波正想的入神呢,猛不丁的身子一歪,被一把推倒在地上。

    “哎呦……”

    猝不及防的一摔,顿时让李波疼的龇牙咧嘴,羞恼的抬起头一瞧,当看到徐童正冷着脸瞪着他时,李波脸色一缓,赶忙赔笑道:“徐哥,你推我干啥呢?”

    徐童没说话,拿手指了指前面示意李波自己看。

    带着困惑李波抬起头一瞧,先是没看仔细,拿手揉了揉眼睛后,定睛一瞧,顿时整张脸一下变成了猪肝色。

    “我……呕……呕……”

    一想到方才自己居然还想着烤五花,胖子整个胃都像是要翻过来一样,身子一歪扑倒在树林里就开始吐起来。

    只见眼前一片空旷的土地上,一些零星的火苗还在地上燃烧着,只是并没有李波所想的炭烤五花,反而焦糊的尸体倒是有不少。

    这些尸体大多已经碳化,四肢关节呈屈曲状,摆出类似拳击手比赛中的防守状态蜷缩成一团。

    从身上还冒着焦烟的样子看,似乎距离他们遇害的时间并不久。

    等待了一会,确定四下无人后,徐童从草丛里走出来,来到一具尸体旁,掰开尸体的眼皮,嘴巴,仔细观瞧后,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些人是被活生生的给烧死在这里。

    “徐哥……呕……”

    李波吐的也差不多了,从草丛里走出来,看着徐童居然蹲在尸体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里直呼这家伙变态,不过他到现在还真的有点相信,他是一个医生了。

    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他捏着鼻子,屏住呼吸走到徐童身后,小声道:“徐哥,这荒山野岭的,怎么这么多人被烧死在这里??”

    “或许……答案就在这里!”

    徐童指了指自己脚下。

    李波凑上前仔细一瞧,是凌乱的蹄印,和两条深深的轨迹。

    显然这些人是被运到这里集中给焚烧掉的。

    看着眼前轨迹所延伸的方向,李波不禁咽了口吐沫,正想要说咱们还是别管这闲事,尽早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的时候。

    耳边冰冷的提示声,不得不让他闭上了嘴。

    【主线任务:寻找真凶】

    【任务目标:找到杀人凶手】

    【任务提示:沿着车轮的轨迹,你们会找到凶手的老巢,但要小心,这个过程必然充满了危险。】

    耳边的提示声,令李波的嘴变得苦涩起来,他目光看向徐童,却发现这家伙目光看着轨迹的尽头,眸光不时闪烁着冷光,不知道是在思索着什么。

    “走吧!”

    他说着沿着车轨的方向往前走,至于李波,心里即便是一万个不乐意,也只能默默低着头跟着。

    其实接下来的路比他们想的更好走一些,毕竟能够行车的路面,再差也比山里坑洼不平的草丛好走。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一点点莹莹的火光出现在两人面前。

    “村子??”

    李波虽然胖,但眼神还不错,仔细一瞧,居然发现前方是一座小村,心里顿时琢磨起来:“不是凶手老窝么?怎么就变成村子了??”

    想到这,他不禁小声嘀咕道:“别不会是个土匪窝吧?”

    “不会!”

    李波一愣看向徐童,不明白他怎么说得这样斩钉截铁,只是他也不敢说更不敢去问。

    “这边!!”

    他拉着李波的胳膊,两人没有直接走进村子,而是先围着村子绕了一圈后才从侧面不起眼的地方摸过去。

    一靠近村子,就听到村子里热闹非常,两人躲在角落放眼望去,只见村里到处贴着囍字,十多张四四方方的大木桌上坐满了男女老少,喝酒猜拳,聊天逗乐,开得的不得了。

    村口还有一支响器队,六个老人正轮班地吹着葫芦、唢呐、敲着皮鼓,喜庆的气氛,就像是过大年一样。

    “咕咚!”

    李波看着桌上的好酒好菜,颤的口水都止不住了,肚子里更是不听使唤的咕噜噜作响。

    能不馋么?本就一夜没吃东西,方才又恨不得把黄疸水吐出来,此刻李波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摸了摸不争气的肚子,李波砸吧砸吧嘴:“徐哥,我看这也不像是土匪窝,好像就是个村子?”

    可惜他的话,徐童却没有响应,只是反问道:“你是不是饿了?”

    “嗯嗯嗯!!”李波疯狂地点头。

    “走,去厨房看看。”

    他说着拉着李波往厨房方向,悄悄摸索过去。

    其实也不是厨房,只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是一个草棚,两口铁锅架在砌好的灶台上,咕噜咕噜地正冒着热气。

    两人站在篱笆外一瞧,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几个大碗,里面正是做好的饭菜。

    这下李波就更馋了,心想着要不要趁着没人进去偷吃上几口时候,一阵凄厉的嚎叫声从屋里传了出来。

    嗷嗷~

    这时屋里走出来两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抓着一头白净净的小猪,不理会小猪的嚎叫声,将其五花大绑放在桌板上。

    “走!”

    徐童突然站起身子,拉着李波直接走进院子里。

    “两位大师傅啊,辛苦啦,辛苦啦!”

    一进院门,徐童满脸憨笑的迎上去,不等两人开口询问便说道:“我叔说今儿让两位师父辛苦了,喊我俩来给师父打打下手。”

    “你叔?”

    两位厨子愣了一下,但旋即好像是明白了过来,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用,就剩这头猪一杀,一锅杀猪菜,这席就完了。”

    光头的汉子朝着徐童两人摆摆手示意两人不用帮忙。

    嗷嗷~

    桌案上的小猪又开始折腾起来,比方才折腾的更凶,整个桌子都开始晃荡着。

    见状光头抬手一拳头砸过去骂道:“叫什么叫,今儿天王老子来了,你也是下锅的命!”

    一旁年纪稍大的厨子想了想,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正好剩下点零碎活刚好也能帮把手。

    “这样吧,你俩别忙活了,坐下来吃点喝点,待会我们杀好了猪,帮忙灌血肠子吧。”

    “好好好!”

    这话真是说到了李波的心坎里了,自打进院来,他那对眼珠子就没从一旁桌子上移开过,若不是一旁徐童还站在那儿,他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他一顿再说。

    说完李波就坐在桌上,抓起一个大馒头就往嘴里塞。

    徐童则慢悠悠的站在两人身后,一脸好奇的表情看着桌案上那只小猪仔,好奇道:“师父,这么小的猪能做几道菜啊。”

    光头把一旁明晃晃的菜刀拿起来在手上,看了一眼徐童咧着嘴笑道:“放心,不是还有下水的么,你看着猪头,猪心、猪肝、猪肺、猪肠都是好东西。”

    “哦,是是是!”

    徐童连连点头,一只手不动声色的背在身后去。

    “来!”

    老师傅端起盆子,只见光头随手拿起碗来喝上一口酒,对着手上的刀“噗!”的一声喷上去。

    这时候小猪已经叫不动了,但双腿还在倔强的不断往后蹬。

    “嘿嘿,不疼,一刀的事,闭上眼就过去了。”

    光头拍拍小猪的肚皮,准备下手。

    徐童眯着眼睛盯着桌案上的小猪,缓缓把手从后腰抽出来。

    坐在后面的李波正吃的香呢,冷不丁看到徐童握着短刀的手缓缓从后腰举起来,不由一呆,下意识的一收胳膊碰掉了桌子上的碗碟。

    “砰!”的一声作响声,让李波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的把摔碎的碗碟捡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我……嘶!!”

    话说到一半,李波就说不下去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光头,握着碗碟的手止不住打颤起来。

    只见光头身子没动,脑袋却是180度的转了过来,两眼瞪圆了,怒视着徐童手上的短刀:“你干嘛!!”

    “嘿嘿!”看着转过来的脑袋,徐童先是一笑,旋即朝着光头脑袋砍了下去。

    “噗通!!”

    顿时那颗圆滚滚的脑袋,在桌案上打了个滚,不偏不倚落在老师傅的盆里,这才听他不急不慢道:“除了砍你还能干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