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嘘~别说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凭空出现的棺材正对着自己,顿时间一种诡谲难明的感觉如同潮水般涌来四肢,压抑的气息让人甚至有一种窒息感。

    然而不等他去研究这口棺材究竟是怎么凭空出现的时候。

    “啊!!!”

    凄厉的尖叫打断了他的思索。

    黑暗中一个影子扑了过来,徐童侧身一躲,对方顿时狠狠摔在地上,泥泞的地面下泥土飞溅向四周。

    看着落在自己鞋面上的泥点,徐童一脸嫌弃地伸出手想去擦拭几下,可手刚伸到一半时,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脚上的皮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粗布缝制的布鞋。

    不仅仅是鞋子,裤子、衣服全都变了模样。

    见状,徐童左右一瞧,悄悄拉开裤袋低头看上一眼:“嘿,真凉快!”

    “他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给老子出来,服务员,主持……”

    一旁愤怒的咆哮声,不用看也知道是胖子李波,他好不容易从泥潭里爬起来,目光看向周围,满脸的诧异和惊恐。

    眼前的房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森林。

    这树林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树高叶大,阳光照射下来,却只有几缕微弱的光束从缝隙中穿透下来。

    而在自己面前,一口满是窟窿的破棺材,半截插在土里正立在自己面前。

    “我的表呢??我的金链子呢??”

    短暂的惊骇下,胖子突然意识自己身上的衣服没了,连自己的手表,金链子、手机全都没了。

    这不禁更是令他愤怒到了极点,开口跺脚大骂起来。

    “强盗?小偷?知道老子是谁嘛?等老子回去,马上拆了你家的店!”

    “是李哥吗?”

    这时树丛里一个身影爬了出来,小声的询问道。

    “咦??”

    李波回头看去,不过当看到是王少辉的时候,脸上顿时大失所望,甚至满脸不耐烦的骂道:“呸,这些人丧心病狂到家了,连你这样的穷学生都抢?”

    这话听起来像是为王少辉鸣不平,可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和你一起被抢,简直是拉低了老子的身份。

    “你们在这里啊!”

    很快张浩和周玉也从一旁角落里走出来,两人其实距离他们还有七八米远,但李波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只要不是聋子,怕是隔着十几米都能听得到。

    见到了张浩和周玉,李波情绪这才安静了许多。

    “你们也被抢了?”

    李波凑上前,看了一眼周玉身上的衣服,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难以觉察的猥琐。

    “被抢?”

    周玉愣了一下,这才皱眉道:“如果是仅仅只是被抢了也就算了,可你真觉得我们是被抢了么?”

    张浩和王少辉摇摇头,一切变化得太快,他们看到棺材的瞬间,眼前便是斗转星移一般,下一刻就出现在这里。

    不仅如此,连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全部被换掉。

    就如周玉说的那样,如果仅仅只是被抢劫,他们还能够接受。

    “我们是不是……见鬼了?”

    王少辉看着四周阴森森的树林,能看到树林里有不少坟头和破裂的棺材,不禁心里开始有些发毛了。

    “别自己吓自己!”

    张浩胆子大一些,开口宽慰王少辉两句:“这世界上哪有鬼啊。”

    “大家检查一下身上,看看是否有什么线索。”周玉开口提醒道。

    经她这一番提醒,众人赶忙在身上摸索起来。

    “有东西!”

    张浩在怀里摸索了一通后,居然真摸索到了一些东西,是一把短刀和一张信封。

    “我也有!”

    王少辉在自己袖子里拿出了同样的信封,只是没有短刀,却是有一面八卦状的玉牌。

    周玉也不例外,只是她却是一面青铜镜。

    眼见众人都拿出了东西,胖子李波也开始摸索起来:“这TM的是什么啊?”

    胖子看着手上厚厚一叠冥钞,顿时间整个人都不好。

    别人是匕首,玉牌,最差也是个青铜镜,自己怎么是这么厚厚一叠的冥钞??

    “妈的,这特娘的玩人呢??主持人滚出来,明年清明老子把这钱烧给你!!”

    周玉没理会胖子在一旁的牢骚,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徐童,只是她一抬头却发现徐童居然正盯着自己看,不禁皱起眉头来:“你呢?”

    “小玩意!”

    徐童晃了晃手腕上的朱砂手串。

    周玉皱起眉头,对这个不着调的家伙并没有一点好感,但还是耐下性子道:“大家先把信封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吧。”

    说着周玉将信封打开,却见信封里仅仅只有一张黑白色的剧照。

    当看到眼前的剧照瞬间,周玉神色一呆,目光直勾勾盯着剧照中,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张浩余光撇了一眼,只见剧照上,一口棺材悬在半空,而周玉正穿着一身红色的新娘装坐在棺材下面,更诡异的是,周玉的脖子上正被一双腐烂的双手紧紧攥着喉咙。

    如此诡异的剧照,张浩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更不要说上面的主人公居然还是周玉自己。

    其他人见状,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信封打开一瞧。

    他们的信封和周玉一样,里面同样是一张剧照。

    只是当他们目光看向剧照的刹那,脑海中顿时涌出许多凌乱的画面。

    黑色的棺材。

    两个手持唢呐的纸人,正咧嘴朝着他们发笑。

    混乱的记忆中,张浩看到自己被绑在一张大木桌上,一旁一个长着猪脑袋的屠夫,双手握着两把明晃晃的菜刀。

    眼瞅着落下的菜刀迎着自己的头颅劈下来时。

    突然喉咙一紧,一股凉意袭来,令张浩猛地从幻象中惊醒来,又蹦又跳的挥动着双手。

    他这一声惨叫,令其他人也从幻象中醒了过来,看着张浩惊恐不定的模样,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怪异非常。

    只有徐童坐在一旁石头上,双眼微闭,神情自若,和其他人所恐惧的神态不同,他更像是沉浸在幻象之中,去享受当中的乐趣。

    在幻象中,他像是从第三人角度在审视着方才自己看到的幻象。

    当看到幻象中自己居然被两根铁钩高高勾起在半空时,徐童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

    这个画面显然不是他所喜欢的,如果换做自己来的话。

    他更希望是这样的。

    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闪过,竟然让眼前的幻象也一并扭曲起来…

    两根生锈的铁钩,一左一右从他的皮肉下穿过,当铁钩缓缓拉起,自己的皮肉居然也随之展开,活生生的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在半空中高高挂起,犹如剪纸般,在半空中展现出一个大大的囍字。

    “嘶~”

    看着脑海中的画面,他像是染烟瘾瘾君子,深深对着空气深吸一口。

    再次睁开双眼时候,眼底对眼前这个所谓的剧本空间更加期待起来。

    没错,是剧本空间。

    除了所看到的幻想之外,他们每个人脑海中都被贯入了一些零碎的信息。

    从这些信息中可以断定,他们被卷入了名为剧本世界的古怪空间中,只有按照剧本所设定下的规则,扮演着剧本里的角色,完成任务才能活着离开。

    否则就只会永远留在剧本世界中亦或者是命丧黄泉。

    “哈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笑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只见胖子指着周玉他们笑道:“不会吧,不会吧,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套把戏。”

    “你小声点儿,波哥!”

    张浩上前拉住胖子的胳膊,示意他小声一点。

    哪知胖子非但不以为然,反而声音更大起来,他指着四周:“假的,都是假的,整蛊真人秀节目你们看过没有,咱们一定是被他们用迷药或者致幻药给迷晕了,把咱们带到这里来,故意搞我们,我敢说这四周一定有摄像头!”

    “喂,你们出来,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我是要报警告你们的,赶紧滚出来,快点!老子不玩了!”

    胖子骂咧咧的走到一口从土中漏出半截的棺材前,一只脚狠狠踩在棺材上:“出来,不然等着老子报警抓你们吧。”

    “李波!”

    周玉冷着脸,厉声呵道:“别闹了!”

    张浩和王少辉也走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阻止他继续闹下去。

    可两人的力气那是胖子的对手,三两下就被胖子给推开,就在胖子要继续胡闹下去时候。

    一旁徐童忽然一把手捂住他的嘴:“嘘别说话!”

    其余人也是一愣,不知道徐童是什么意思。

    但看到徐童则着头,竖着耳朵像是在听什么的时候,大家也都安静下来。

    四周一下子陷入了沉寂,但是很快地,一阵“唦砂砂”的声响传来。

    “嘎吱……嘎吱……嘎吱……”

    声音越来越响,当众人循着声音,低头望去,只见胖子脚下的棺材洞上面,一只毛茸茸的手,正顺着棺材上拳头大小的洞口探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