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苍白徽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贤者的头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琴与哨声冒险团在野外遭遇半兽人的消息传到冒险者之家。巴托姆老板亲眼看到证据,又听取查理团长和种植园警卫的情报。他不敢大意,立刻召集手下的骨干,共同商讨对策。

    旅馆五楼,走廊尽头的房间,红狮巴托姆站在一副大地图面前,用烟斗的柄指着图上一道弯弯曲曲的线条说道:“这是磷虾河,这里是博朗湖,种植园紧靠博朗湖西岸,从种植园再往西,步行到博朗镇只要半天。哨声冒险团是在种植园南侧大约90公里处的黑森林里剿灭三个半兽人斥候。半兽人部落死了三个斥候,种植园的位置肯定暴露,我们博朗镇当然也暴露了……”

    “头,你多少年没打仗,是不是想再过一把当指挥官的瘾?”一个体型精瘦,皮肤棕黑的半精灵出声调侃道。

    打断巴托姆讲话的半精灵叫麦克斯,四级的暗行猎手,也是冒险者之家最出色的斥候。

    巴托姆怒瞪麦克斯,他却还是嬉皮笑脸,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巴托姆气极反笑,指着麦克斯问道:“来,你说说看,我哪里讲错了?”

    “头,哨声冒险团外出野营,撞见三个半兽人,双方打了一场。冒险团死了两个年轻人,还是从我们训练营出去的。三个半兽人被查理他们全歼。事情就这么简单,咱们以前也不是没遇见过半兽人,我觉得你太敏感……唉,红狮子到底是老了。”麦克斯摇头叹气,还朝其他人挤眉弄眼。

    房间中央的长条桌边上坐了一圈人,他们要么是追随巴托姆的老部下,老朋友;要么是冒险者之家培养起来的第二代精英,平时和巴托姆就玩笑惯了,并不会一本正经的听他训话。即便巴托姆召集所有人,谈半兽人入侵者的事情,大家也都是心不在焉。

    斥候队长麦克斯喜欢跟人逗趣;副队长哈克在旁边傻笑;农庄管事诺里斯一直在惦记自己新换的左腿假肢;医师科尔面无表情,其实是在发呆;训练营副教官老乔治和约翰说悄悄话;胖厨娘莎拉则用手支着脑袋在打盹。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专心致志地听巴托姆分析情报,他就是坐在莎拉旁边的维尔托克。

    维尔托克为什么会出现在冒险者之家核心层的会议上?

    反正,他就是跟着进来了,也没有人赶他走。巴托姆甚至还笑呵呵地给他加了一个座位,并特意为他重新介绍这里的每一个人。

    这些人,维尔托克都认识。但他今天才知道平时神出鬼没的麦克斯是四级暗行猎手;农庄的残疾管事诺里斯是四级盾卫士;再加上四级剑士巴托姆老板和四级医师科尔,四类专长的传法者这里都全了。

    难怪冒险者之家的第二代骨干有二十几个职业者,其中三级职业者3人,二级职业者11人,一级职业者14人。

    除此之外,冒险者之家的麾下还有146名觉醒者,只是他们还不够资格参加这场会议。

    最让维尔托克感到意外的是,对他最好的胖厨娘莎拉居然是冒险者之家的最强者。

    巴托姆没有介绍莎拉的职业,但他点明莎拉和塔窟族的钢岩一样,没有尊者的头衔,却有尊者的实力,甚至比一般的五级职业者更强大。

    这些都只是冒险者之家的嫡系势力,博朗镇还有400多名冒险者。其中,觉醒者占大半,正式职业者也有几十人。

    种植园那边驻扎一支百人规模的警卫队,觉醒者有20多人,职业者3人。

    而博朗镇最核心的武力是地母神殿的塔窟族与赫默族,成年的赫默女战士接近两百人,她们每个人的战斗力至少在三级职业者的平均线以上;18个塔窟族,成年男性9人,相当于9个顶尖的四级职业者,而族首钢岩具有尊者的实力。

    大家本来对半兽人入侵者的消息感到惊讶,巴托姆老板盘点完博朗镇的武装力量,就再没有人把半兽人入侵者当回事了。

    巴托姆的想法其实和大伙都差不多,博朗镇的冒险者以前也遭遇过黑火部落的半兽人。它们可能来搜刮蛮族物资的时候迷路,误闯联盟领地;也可能是黑火部落的逃跑苦力。琴与哨声冒险团干掉三个半兽人还不足以说明博朗镇据点受到严重威胁。

    不过,巴托姆老板懂得尊重贤者的智慧。本着小心无大错的态度,他还是觉得应该采取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冒险者之家的核心高层却都是散漫的态度,这更让他的心里产生一丝忧虑和危机感。

    “迈恩镇长说了,要小心这伙外域半兽人没东西吃,强攻粮食最丰富的博朗镇和种植园。迈恩镇长准备派人把种植园多余的粮食和牲口送到博朗镇,种植园那边只留够过冬的口粮。”

    麦克斯摇头道:“头,查理他们遇到三个半兽人,迈恩就断定有半兽人部落迁徙到博朗湖附近?我看这事说不准而且,就算有大股半兽人入侵者,我们这里兵强马壮,防御工事齐备,它们要抢过冬物资,那也是抢蛮族部落的。”

    哈克也附和道:“对啊,半兽人先抢蛮族,蛮族没油水,再去抢迈恩的种植园。迈恩要是真害怕,他应该把种植园的半精灵和蛮女奴都移过来。他送粮食过来是什么意思?我看他没安好心。”

    巴托姆瞪了哈克一眼,嘿嘿笑道:“你果然是笨蛋……迈恩派人跟我说,真要是和半兽人打仗,博朗镇的冒险团都可以走。我们这些人的家产财富都在博朗镇,我们愿意走吗?几百个冒险者跑光了,城墙谁来守,箭塔谁来用?半兽人本来还要掂量掂量,可如果博朗镇这块硬骨头没那么硬了,你敢说它们不会来啃?”

    “我们不能放冒险团离开,更要防止他们哗变。我们封锁城门,迈恩又送粮食过来,才可以让冒险团安心坚守。如果迈恩镇长现在放弃种植园,把那边的人都带过来,冒险团看到了,心里慌不慌?”

    “种植园的警卫队是什么货色,谁还不知道?冒险团要是撤了,他们有个屁的士气!咱们总不能指望警卫队来守城墙吧?镇长的意思,他那边封锁消息,我们这边封锁城门,不封锁消息,免得事到临头,冒险团还是一盘散沙,顶不了大用。如果半兽人真打过来,镇长就带警卫队和蛮女奴撤回据点,反正种植园到博朗镇很近。”

    巴托姆老板摇头叹道:“哎呀,你们说大家都只长一颗脑袋,脑袋和脑袋怎么就不一样呢?”他指着哈克,又指着麦克斯,笑骂道:“镇长的脑袋里全是想法,你们的脑袋里全是草包。”

    房间里响起一阵哄堂大笑,把胖厨娘莎拉给吵醒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嘟囔道:“我去厨房做饭。维尔,你今天想吃点什么?”

    维尔托克摇头道:“我现在还没想好,我就想听巴托姆老板说和半兽人打仗的事情。”

    “那你留在这,我先去厨房。”莎拉和蔼地点点头,又对其他人威胁道:“你们都不许欺负我的维尔,否则都等着饿肚子吧。”

    半兽人入侵者的问题还没讨论完,胖厨娘第一个离开房间。医师科尔一直在琢磨药剂配方的事情,他似乎有了新想法,急着回去做实验,也站起身说道:“老团长,我有急事要处理。半兽人的问题,你看着办就行了,我支持你的决定。”

    “我也要回农庄……巴托姆,你自己做决定吧。”

    “就是啊,头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想那么多干什么?”

    大家吵吵嚷嚷,都要回去做自己的事情,纷纷离开房间。巴托姆气得吹胡子瞪眼,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后面大喊道:“我要用仓库里的东西!”

    没人有回头搭理旅馆老板,意思就是让他自己做主。

    巴托姆回想起当初在岩石巨人军团召集部下,通报军情。他不说解散,就没人敢擅自离开。军团格外强调纪律,只是大家提前退役,都跑去当冒险者,军团里生活习惯渐渐就淡了。等到连冒险者也不干了,仅存的几个老伙计各有各的生活喜好,都变得自由散漫。

    不过,大家有一点始终没有变,那就是对巴托姆的信赖,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信赖变得越发坚固。

    冒险者之家这么多年积累了一笔非常可观的共有财富,全都放在秘密仓库。巴托姆这次就是想调用仓库里的东西,向冒险团发布悬赏任务,才把大伙都叫过来商量一下,但这些家伙连问都不问,让他自己看着办。

    巴托姆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这些年他都是独自承受压力,而这次的情况又有点棘手。他从内心里希望半兽人入侵事件是虚惊一场,可如果真的没事发生,冒险者之家花出去大把大把的金子,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住的。

    这时候,巴托姆倒是希望有人能跳出来和他唱对台戏,然后大家投票表决,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省心的。

    旅馆老板回头准备关门,发现维尔托克还在房间里面,独自欣赏那副地图。

    “维尔,你不走吗?”

    维尔托克转过身,琥珀色的眼眸闪耀清亮的光泽,突然对巴托姆老板点头道:“真好。”

    巴托姆一头雾水地问道:“什么真好?”

    “你们的关系真好。”维尔托克解释道。

    巴托姆纠结的心情顿时像被熨过了一样舒坦,哈哈笑道:“他们都是一群懒骨头,就连约翰也被他们带坏了,你可不要学他们。”

    维尔托克未置可否,只说道:“这两天,我想跟着你……我对半兽人和打仗有兴趣。”

    巴托姆眼睛一亮,分外惊喜地点头道:“当然可以,没问题。”

    维尔托克俊美非凡,心思又纯净的让人喜欢。阅历丰富,身经百战的红狮巴托姆却知道,他具有一种独特的魅惑特质,能够感染身边的半精灵。和维尔托克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这中潜移默化的影响就越深刻。即便像巴托姆这样的四级职业者也不愿意对抗维尔托克的魅力。因为,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如同温暖的阳光,轻柔的微风,香甜的味道,清凉干净的溪水,都是半精灵天生喜欢的东西,又怎么能抗拒呢?

    维尔托克就是天生的领袖。即便他现在还不成熟,也能够凝聚人心,只要有得力的手下在旁边辅佐,完全可以撑起一股势力。

    问题是,维尔托克的来历神秘莫测,不知道牵扯多少阴谋诡计。巴托姆目前还不敢把冒险者之家的未来全都托付给他,但这并不影响巴托姆对他的好感,以至于有好好培养他的冲动。

    一天后,半兽人入侵者的消息在冒者之家传播开来,这固然引起各个冒险者团的骚动,但巴托姆老板采取一系列有力措施。

    他命人把三具半兽人尸体挂在博朗镇的城门边上,大大方方地供冒险者们观看。可他并没有限制冒险团离开博朗镇,只是镇子上的农庄开始严格限制粮食的售卖。冒险团一次只能购买两天的口粮,等到第三天才能再次购买。

    现在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鹅毛大雪一下就是好几天,道路被厚厚的积雪的掩盖,在野外获取食物更是艰难。博朗镇最小的冒险团也有二十多人,两天的时间,他们根本走不远。而博朗镇后方最近的补给点是600多公里以外的金沙村。冒险团平时都要走十天才能抵达金沙村。现在又是大雪天气,冒险团不顾惜体力的急行军,至少也要走八、九天。如果途中遇到猛兽和怪物,体力消耗严重的冒险者真的要完蛋了。

    走,肯定走不了。

    冒险者们还没来得及串联,塔窟族的首领钢岩大人公开露面,他看了半兽人的尸体之后,淡淡表示,地母神殿今年的生命祭不会取消。一群母狼一样的赫默女战士来到旅馆,在冒险者中挑选看上眼的伴侣,并向他们发出参加生命祭的邀请。

    紧接着,冒险者之家麾下一百多名觉醒者换上精良的武器装备,开始上城墙巡逻。暗行猎手麦克斯则带领他的斥候前往博朗湖沿岸,侦查外域半兽人的情报。

    第三天,麦克斯的斥候首次回报,没有发现半兽人活动的迹象。但种植园的粮食物资整车整车的运到博朗镇。

    冒险者们看到博朗镇守备森严,物资充沛,都感到安心。巴托姆老板又使用冒险工会分会长的权力,向冒险团发布大量冒险任务。

    这些任务主要分成两类。接受城外警戒任务的冒险团,两人负责一个岗哨,两天换防一次,警戒期两个月。每个警戒岗哨的冒险酬劳除了金币和功勋,还能获得一套武器装备,外加一支觉醒药剂。而且巴托姆老板这次是先付款。冒险者只要接下警戒任务,马上可以去找科尔医师,使用觉醒药剂,再领一套武器装备。

    第二类任务是城墙守卫任务,它的风险比较小,酬劳也少得多。正常的金钱、功勋之外,巴托姆还奖励冒险团两把战弓,十支投矛。

    冒险者之家秀肌肉、秀财富,恩威并施,再加上旅馆伙计在里面推波助澜,迅速稳定了人心。

    外域半兽人反而成了旅馆的热门话题,冒险者们经过各种讨论和分析,现在普遍认为,半兽人攻击博朗镇据点的可能性很小,博朗湖附近有没有大股半兽人都还不一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