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苍白徽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猜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博朗镇的居民普遍认为塔窟族冷漠固执,赫默族凶悍无礼。维尔托克却觉得塔窟族安静,赫默族热情。他暂住地母神殿的这段时间简直如鱼得水,无论是沉默寡言的塔窟男性,还是率真豪爽的赫默女性都欢迎这位年轻俊美的亚精灵少年。

    短短几天的时间,维尔托克对塔窟、赫默两族的好奇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塔窟族一旦定居,轻易就不会离开居住地。他们是出色的工匠、裁缝、厨师、医生、保姆,守卫者,悉心照料每一位赫默女性,为她们制作武器、修补装备,提供食物和医疗救护,抚养她们的子女。

    赫默族称塔窟男性为母神侍者,塔窟族又称赫默女性为母神的女儿。任何一个赫默女战士只要找到母神侍者,都会获得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哪怕双方之前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事实上,博朗镇的近两百名成年赫默女战士并不是一个部族,而是来自四面八方。因为赫默族和塔窟族的家庭关系比较混乱,但在混乱中又遵循一种简单的逻辑方式,即他们的天性本能。

    赫默女战士有一种特殊的本领,无论身在何处都知道距离自己最近的母神侍者在什么方向。当她需要休息的时候,就会去找母神侍者,寻求安全的聚居地。在聚居地住腻了之后,她又会和其他赫默女战士结伴外出,满足自己的猎杀与流浪天性。在这个过程中,她们愿意接受冒险团的雇佣,成为冒险者们的临时伙伴,

    半精灵冒险者千万不要认为,同伴情谊能够牵绊武力强大的赫默女战士。她们如果想休息,并找到另一个有母神侍者的边境据点,她们肯定会和冒险团分道扬镳,带上属于自己的财富,前往聚居地落脚。

    赫默族对待爱情、家庭和财产的态度同样随心所欲,伴侣关系只能维持十几天,母子关系最多一、两年。这期间,她们就待在聚居地雷,和母神侍者,以及其他赫默族同胞共同照顾未成年的子女。

    绝大多数的塔窟、赫默族都不认识自己的血亲。塔窟族成年之后一般会留下来,而年轻的赫默女战士会和年长者结伴,彼此以姐妹相称,一同去野外冒险历练。

    塔窟、赫默不追求物质享受,他们遵循血脉中的天性,生活方式近乎原始,财产是共有的,子女也是共有的,配偶是用来生孩子的,但他们认为繁衍新生命是大地母神赋予他们的神圣使命,也是母神对塔窟赫默的眷爱。

    赫默女性的孕期长达两年,胎儿平时蛰伏在母亲的体内,从开始发育到降生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在这个过程中,母亲也跟着胎儿经历一次新生,她们的伤势复原,青春重现,身心都会得到一次升华。

    传说,只有战死的赫默女战士,没有老死的赫默女战士。这固然表达了赫默族嗜杀好斗的天性,但与她们独特的繁衍方式也不无关系。

    某种意义上,赫默族的确是受大地母神眷顾的种族。换作普通的半精灵女性,生育后代往往会导致身体和精神变得虚弱。

    一年一度的生命祭是塔窟、赫默族用来取悦大地母神的重要仪式。维尔托克对博朗镇今年的生命祭充满期待。

    然而,当天空中飘下第一片雪,他就被钢岩无情地赶出地母神殿。

    钢岩真的像岩石一样固执,维尔托克拿他没什么好办法,只能闷闷不乐地离开塔窟族与赫默族的聚居地。

    维尔托克刚走出地母神殿的入口,约翰就请他去一趟药剂坊,说是科尔医师一直在等他,要给他检查身体。

    没过多久,维尔托克舒舒服服地躺在药剂坊前厅一间客房的床上,科尔医师和他的几个半精灵女仆在旁边忙碌不停。

    科尔医师往维克多的手背上倒下一滴药剂,困惑地说道:“智力向的测试药剂没反应……体质向的测试没反应,力量向的测试没反应,敏捷向的测试没反应,连最后的智力向测试也没反应?这怎么可能?维尔托克的强壮程度明明已经达到了体质向三级职业者的水准,为什么测试药剂对他没反应?”

    他想了想,弯下腰,小心翼翼地问道:“维尔,你住在地母神殿时候,钢岩除了给你吃一块秘制的月刃豹肉,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维尔托克眨了眨眼睛,说道:“钢岩还教我冥想,就是把自己想象成一块有灵魂的石头,再让灵魂飘在身体的周围我没学会。”

    “没学会是正常的。塔窟族的冥想其实是升华秘仪的一部分,半精灵靠致幻熏香才能模拟这种冥想状态。”科尔随口解释了一句,又自言自语道:“如果觉醒测试药剂没有出错,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维尔托克根本没有觉醒专长,当然也没有升华专长晋升职业者,但他的肌肉强度明明已经是三级职业者……难道”

    科尔表情狂热地惊呼道:“难道,你的源血秘法和源血药剂是直接提升生命生命等阶,而不是觉醒专长、升华专长?这,这太奇怪了!不对,不对,没这么简单,不可能这么简单……钢岩的祝福仪式肯定对你产生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作用……”

    医师一惊一乍的发癫,维尔托克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皱眉问道:“我还要在这躺多久,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科尔打了个激灵,从癫狂中清醒过来,拉下自己的面罩,眉飞色舞地说道:“没有问题,你很健康,而且特别强壮,还是那种能够保持身材比例的强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不是职业者,也不是觉醒者。维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提升了自己的生命等阶,然后,你还可以觉醒专长,升华专长……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神迹!”

    维克多从床上坐起身,冷冷说道:“你要检查,我让你检查了,现在轮到你回答我的几个问题。”

    “钢岩说你的职业应该受到尊重,但你不是个好人,你和布兰妮她们的关系不洁,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科尔和几个半精灵女仆面面相觑,过了一会,他吞吞吐吐,略显尴尬地解释道:“塔窟、赫默族认为不孕育后代的配偶关系都是不洁的。”

    维克多好奇地追问道:“你们为什么不生孩子?”

    科尔医师恼羞成怒地说道:“你还小,不该关心这些问题。”

    维克多猛地站起来,剑眉一扬,语气恚怒地喝道:“回答我!”

    科尔和三名女仆心里一惊,都情不自禁地后退半步。科尔旋即闪过一个念头,挥手让自己的女仆们先离开。

    待半精灵女仆关上房门,科尔眼神捉摸不定地问道:“维尔,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

    维尔托克烦躁地说道:“我说不清楚,但我感觉这个问题很重要。”

    “繁衍关系到种族的延续,对于任何生命都至关重要。”科尔医师点点头,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传闻,古代岩精灵能够凝聚猎物的生命精华。现在的塔窟族继承了古代岩精灵的这种能力,但需要借助祝福仪式才能实现,而且他们还会冥想,让灵魂超脱肉体。你可能会猜到,迪萨半精灵的秘药、秘仪、传法其实都源自塔窟族的这些能力。”

    “大地母神执掌的权柄中,生命与繁衍最重要,一个是汲取,另一个是孕育新生命。岩精灵号称大地母神的宠儿,他们天生具有汲取生命精华,壮大自身的特殊能力。我们半精灵也是岩精灵的后代,但我们的血脉退化了,没有汲取生命精华的天赋能力。”

    “塔窟族的钢岩族首凝聚月刃豹的生命精华,而我们的活体秘药学也是在效仿他的这种能力,只不过效果要差一点,时间会长一点,负作用强一点,但秘药学能够让更多的半精灵受益。”

    “至于繁衍新生。”科尔医师顿了顿,说道:“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生命萌发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神力的体现。塔窟族首认为孕育生命是神圣的,我完全赞同。但是,没有哪个种族会像赫默女性那样,在孕育新生命的同时,自身也重新经历一次生命的萌发。她们还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天生知道,谁可以让她们孕育出健康强壮的新生命。赫默族的成年女性凭直觉挑选最合适自己的配偶,能够避开近亲,也不会选择未成年的伴侣。维尔托克,你虽然个子很高,受到赫默女战士的欢迎,但她们不选你作自己的配偶,把你赶出地母神殿,说明你还没成年啊……哈哈。”

    维尔托克摇头说道:“这没什么好笑的……我知道赫默女战士生孩子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我想知道塔窟族生孩子会有什么好处?钢岩说,塔窟男性与赫默女性结合,灵魂会得到滋养。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不解释,就说现在和我解释没有用……真是气死我了。”

    科尔医师无奈地说道:“和你这个未成年的半精灵谈论生孩子的话题,我都觉得很奇怪,究竟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塔窟族天生强大,他们号称母神侍者,体内蕴含大地神力。如果塔窟族拒绝大地母神赋予他们的职责,不繁衍后代,大地神力会逐渐侵蚀他们的灵魂,把他们变成石头,那他们就死定了。”

    维尔托克怔住了,喃喃自语道:“不生孩子会变成石头……我总觉得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说法……”

    科尔医师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接着说道:“钢岩说得没错,赫默族孕育后代,获得生命萌发的力量,而塔窟族的灵魂会得到滋养。这也是大地母神对岩精灵一族的恩赐。那我们这些半精灵应该也有相同的天赋能力,只是我们的血脉退化了。”

    “一千多年前的大贤者马尔夫是秘药学的奠基人,他模仿岩精灵一族的汲取天赋,开创了半精灵觉醒、升华的职业途径。他还研究了岩精灵独有的繁衍天赋。可惜,马尔夫贤者的研究还没有成功,他本人就过世了。”

    科尔的话锋一转,又说道:“迪萨联盟的大地神殿继承了马尔夫贤者的研究,历时数百年,终于取得重大突破。他们还是通过秘仪、秘药的方法,帮助半精灵职业者与配偶进行特质的交换与升华。”

    医师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今年多大吗?”

    维尔托克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对方,然后抬手比划他的身高。

    科尔医师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比巴托姆那个老家伙还要年长十岁,但我看起来比他年轻多了……布兰妮她们本来没有升华专长,晋升职业者的潜力。她们与我这个四级职业者结为伴侣,我相当于她们的传法者,令她们晋升职业者,只是不能点燃秘血,也不能晋级,算是伪职业者。而我从她们身上获得滋养体质的活力,这正是她们作为体质系觉醒者的特质专长。布兰妮她们付出的代价就是不能生育后代。”

    “当然,这不仅违背了地母教派的教义,与女神教派公开宣扬的教义也不相符。但在高地名门,伴侣秘仪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

    “塔窟族首指责我和布兰妮她们的伴侣关系不纯洁,那我们该怎么办?塔窟、赫默是大地母神的宠儿,天生强大的岩精灵。我们是血脉退化的半精灵,我们能怎么办?”

    科尔医师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愤愤地说道:“难道我就应该笑呵呵地接受衰老、智力退步的命运?布兰妮她们就应该甘于贫困,然后早早嫁给另一个穷人,生一堆穷孩子,在劳碌的生活中失去美丽的容颜,早早死去?”

    “钢岩根本不知道,联盟的那些贫民是怎么生存的。他从不关心这些!我也不关心,但我认为就算是住在贫民窟里的半精灵,也应该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科尔长长舒了口气,苦笑道:“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

    “以后别这么激动,我以为你想打人。”维克多在科尔面前握起一只拳头,认真地说道:“我现在很强。”

    科尔医师失笑摇头,又正色说道:“这件事情,我本来不该告诉你。但你今天非要追问,你是不是在地母神殿想到了什么?”

    维尔托克露出思索的神色,说道:“我发现塔窟族和赫默族的伴侣关系,同镇子上的半精灵家庭不一样。钢岩他们还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具体的我又想不起来。钢岩特别强调你是个坏人,我就来找找你问问。”

    “熟悉……熟悉就对了。”科尔点点头,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半精灵的伴侣秘法,知道的人不少,真正了解其中奥秘的人却不多,对它印象深刻的人就更少了。维尔托克,坦白讲,我大概知道的你出身来历,但我现在不能直接告诉你。”医师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继续说道:“你的精神状态还不稳定,不能受到强烈刺激,否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以后,你想起了什么,就来询问我。我们像今天这样谈话,慢慢引导你恢复记忆。”

    维尔托克狐疑地打量了科尔医师,问道:“你真知道我的来历?”

    科尔摇头道:“我只是有个大概的猜测,但我现在不能对你说。万一我猜错了,还把错误的猜测告诉你,我们都会有大麻烦……所以,你别再问我。等你回想起一些似曾相识的事情,再来问我。”

    维克多眸光一转,说道:“那我想知道伴侣秘法的具体内容。”

    科尔医师顿时感到头疼欲裂,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连续咳嗽了好几声,怒道:“这种事情轮不到你来打听,就算你成年了,我都不会告诉你。你现在给我滚回冒险者之家……”

    正说着,布兰妮敲门走进来,对科尔医师说道:“主人,巴托姆大人让约翰来传话,说镇子外面出事了,让你赶紧去一趟旅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