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苍白徽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钢岩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五月的中旬,遮蔽天空的雨云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一年一度的冻雨季如期而至。

    暴雨如注,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冰冷刺骨的雨点抽打屋顶、房檐、墙壁、路面,汇聚出震耳欲聋的哗哗声,博朗镇的街道上再也看不见一个行人。镇民都躲回家中,冒险者们要么花钱留在旅馆,要么返回后街的驻地,而赫默族的女战士早就集体前往镇子东侧的地母神殿。

    冻雨季的一场暴雨少则下一、两天,长的总有四、五天。恶劣的气候迫使人们停止一切户外活动,开始慵懒闲散的冬季生活。

    维尔托克无论外面下多大的雨,他每天都会准时往返于药剂坊和旅馆之间。科尔医师和巴托姆老板都劝他搬到药剂坊住,不用每天冒着冻雨跑来跑去。但他们又哪里知道,维尔托克白天配合科尔研制药剂,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要利用“知识拼图”学习科尔的秘药学。

    相比锻造学知识,维尔托克其实更擅长药剂学,不过迪萨联盟的秘药学理论和他记忆中的药剂学存在差异。经过“知识拼图”的对比分析,维尔托克发觉秘药学比自己掌握的药剂学更高明,好在这两种专业学术基础相通,彼此可以印证兼容。

    科尔医师运用秘药学的方法,已经设计出一个源血药剂的替代方案。可是,维尔托克对于新配方表现出足够的谨慎。

    总不能科尔医师说什么,他都全盘接受,毕竟药剂是给自己服用的。

    为了确认新型药剂对自己有效无害,维尔托克边用“知识拼图”印证秘药学方法,边仔细检查替代方案的每一个细节,导致整个配药过程拖延了十多天。

    科尔医师没想到维尔托克如此莽撞,居然打算自己服用源血药剂。他还是严格按照新型药剂的制作流程,进行一系列必要的试验,并且产生了新的思路。

    药剂坊的试验室,半精灵女仆布兰妮小心翼翼用钳子夹住一只肚子鼓鼓的尖嘴虫,把它按在一只狗的脖子上面。尖嘴虫感受到狗的体温,立刻把锐利的口器扎入它的颈部血管,往里面注入秘药成分。尖嘴虫鼓起的肚子迅速变瘪,正当它准备吸取鲜血的时候,那只昏睡不醒的狗突然睁开眼睛,四肢抽搐着想要站起来。

    戴着面罩的科尔医师满意点头,对维尔托克说道:“唤醒试验总算成功了一半,至少能证明,我调配的秘药可以将昏睡的试验动物唤醒。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弄清楚,源血秘药的致幻成分对试验动物的脑部损害有多大。但这种事情,最好找个值得信任的职业驯兽士来做,他们使用能力可以马上知道动物的受损情况。”

    源血药剂又叫迷梦药剂,试验动物服用药剂,无一例外的昏睡不醒,药剂的负作用简直触目惊心。科尔医师就调配出一种注入型的秘药,能够把试验动物从昏睡中强行唤醒。他希望这种秘药能挽救那些服用源血药剂,无法苏醒的半精灵。

    短短十多天的时间,科尔就做出了有针对性的解药,难怪他会洋洋得意。

    维尔托克对此却兴趣缺缺,他记得自己练过源血秘法,也服用过源血药剂,现在只要再练一次秘法,服用一次药剂,就能唤醒身体的记忆,并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源血药剂还需要改良吗?”他问道。

    科尔摇头说道:“目前看来,源血药剂没什么大问题,但它值得继续改良。我还是认为,源血药剂采用口服的方式还是太落后了,我准备把它改成注入型的秘药,先进行动物实验,最后再开始半精灵受体实验。哦,对了,你提供的强壮药剂没必要改良,它只是帮助消化吸收的药物,效果也确实不错,但它真的能改变半精灵天生的体质?我对此持怀疑的态度。也许,强壮药剂的配方并不完整,缺少重要部分。如果你哪天回想起来,我们再看看它是否值得改良。”

    维尔托克知道日常服用的强壮药剂比源血药剂更宝贵,具体的原因他说不上来。他的药剂学记忆目前还缺失一块重要的理论部分。他原本没打算向科尔透露强壮药剂的配方,但是,在新型源血药剂没有做最终受体实验的情况下,维尔托克需要验证秘药学改造方法是否正确。

    配方简单,无毒无害的强壮药剂就是一个最好的试金石,能够对比两种不同的药剂学,找出它们的共同点。

    科尔医师运用秘药学方法确定强壮药剂配方的替代药物,成功制作出新型的强壮药剂。他又从训练营找来两个半精灵孩童,充当新型强壮药剂的试验受体。试验的结果显示,新型强壮药剂的效果正确无误,间接证明秘药学的改良方法有效。

    尽管科尔医师并不看重强壮药剂的价值,但维尔托克已经在短短十几天内,通过观察他的药剂试验,获得秘药学方法的宝贵资料,再利用“知识拼图”把它们和自己的药剂学知识逐一对应。

    现在,维尔托克已经确认新型源血药剂没什么问题,自己可以直接服用。

    他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点头道:“我先回去了。”

    科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旅馆?”

    “嗯,我想回去了。”维尔托克没有做更多的解释。

    “那好吧,反正我们暂时也不能进行受体实验,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科尔医师无所谓地点点头,还不忘叮嘱道:“维尔,源血药剂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啊。”

    提前回到旅馆客房,维尔托克关好房门,轻手轻脚地衣柜里取出一小包药粉。这些都是新型源血药剂的样品。科尔不允许维尔托克私自把源血药剂带出来,就是担心他会偷偷服用还没有完成受体实验的药剂,造成严重后果。

    于是,维尔托克每天都悄悄用手指甲带少量药粉样品回来。这些样品全都加起来,总剂量还不到一份源血药剂的十分之一。对于维尔托克而言,这一小份样品就足够唤醒他的身体记忆。

    把源血秘法完整的练习一遍,维尔托克没有犹豫,直接吞服新型源血药剂的样品,然后爬到床上,满怀期待地等着变化的发生。

    一股困意涌上脑部,但还没有强烈到能让他进入睡眠的程度。如果服用了药剂还是无法沉睡,就意味着修炼源血秘法失败。正当维尔托克懊悔样品剂量不足的时候,“知识拼图”向他反馈了一些重要信息。

    原来,源血秘法最早是他自己开创的,而金蟾秘形是其中的核心,但其他人没办法学会金蟾秘形。他不得已才在源血药剂里面加入致幻成分,帮助其他修炼者进入金蟾秘形的那种身体休眠,精神活跃的特殊状态。

    维尔托克本人却不需要源血药剂的致幻效果,他只要吸收源血药剂的有效成分,再进入金蟾秘形的休眠状态就可以了。

    然而,这次休眠又远远超出维尔托克的预想。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莎拉发现维尔托克没有下楼,便让店伙计皮鲁去叫他。皮鲁在门外敲了好半天,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他强行冲开房门,发现维尔托克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用手指探他的鼻子,没有呼吸;摸他的手腕也没有脉搏;皮肤还是冰冷的。

    皮鲁被吓得魂飞魄散,慌慌张张地跑去找巴托姆老板,报告说维尔托克死了。

    冒险者之家当时就炸了锅,科尔医师被约翰紧急叫到旅馆。他来到被巴托姆下令封锁客房,看见胖厨娘正抱着维尔托克在那抹眼泪,心里就是一阵发毛,赶紧问旁边的巴托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巴托姆老板表情严肃地说道:“皮鲁之前来叫维尔托克吃晚饭,见他没有动静,以为他死了……我们过来看,发现维尔托克有心跳,但微弱缓慢,呼吸几乎停止,体温还很低,怎么叫也叫不醒,真的像死了一样。你来告诉我,他到底是怎么了?”

    科尔的表情变得十分僵硬,这种状态其实就是濒死,但他还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看看吧。”

    他引燃秘血,发动职业医师的能力,仔细检查维尔托克的身体后,摇头说道:“情况不太好,维尔,他偷偷服用了源血药剂,其中的致幻成分导致他……”

    巴托姆一把揪住科尔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你做事怎么这么不小心?!”

    科尔医师无言以对,他不知道维尔托克怎么偷到的药剂样品,但这显然是自己的失职。

    莎拉把维尔托克放到床上,本来没有意识的维尔托克竟然慢慢地调整姿势,然后像蛤蟆一样的趴着。

    “科尔,我可怜的维尔托克不会死,对不对?”胖厨娘眼睛通红地盯着医师,追问道。

    “咦?”科尔都没听说过休克濒死的人还能自己摆姿势,他瞪大眼睛观察了一会,不确信地喃喃自语道:“维尔自己能动?这不可能啊,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

    胖厨娘向前踏出一步,无形的压迫感把医师从迷惘中惊醒,他赶紧说道:“这是个好现象,我可以试着把他唤醒……我最近做了一种针对源血药剂的解药,可以在维尔托克身上试试。”

    “拿维尔托克试药?”

    胖厨娘本来还抱有希望,听巴托姆这么一说,眼神又变得凌厉可怕。

    科尔医师冷汗直流,呐呐说道:“维尔托克这种情况,我也没见过……用秘药唤醒他,也许会好,也许更糟糕,我真的没把握。”

    巴托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既然你没把握,那就别急对维尔托克用你的解药……”他转头朝旁边的约翰吩咐道:“约翰,你现在跑一趟地母神殿,请钢岩大人过来救治维尔托克……你告诉他,他欠我的人情,现在可以还了。”

    约翰一言不发,转身迅速离开房间。

    巴托姆又对莎拉说道:“钢岩一会来旅馆救治维尔托克,你还是先避避他。”

    ****************

    没过多久,约翰领着几个人回到冒险者之家旅馆,跟在约翰的身后的正是博朗镇所有赫默女战士的精神领袖塔窟族首领钢岩。

    他容颜俊美,耳朵颀长尖俏,额头中心长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菱形水晶,身高足有2米,全身近乎赤裸,只披着一副未经裁剪加工的熊皮,裸露在熊皮外面的肌肉仿佛岩石雕琢而成,透着一种坚固沉重的力量感。

    钢岩的外形特征、容貌气质和迪萨半精灵截然不同。事实上,塔窟、赫默两族继承岩精灵的古老血脉,像钢岩这样身体长出晶簇的塔窟首领可以算是真正的岩精灵。

    感受到来自血脉的天然压迫,巴托姆等人都很自觉地向钢岩和他身边的两个赫默族女战士俯首致意。

    钢岩径直走到巴托姆老板面前,朝他伸出手掌。

    巴托姆将事先准备好的灰岩石块,轻轻地放在钢岩的手上。这块石头很普通,但它是钢岩送给巴托姆的信物,代表博朗镇塔窟族对冒险者之家的一个承诺。

    钢岩满意地点点头,纤长的手掌用力收紧,“噗”的一声,坚硬的灰岩石块就被他强横的力量挤压成一堆粉末,从松开的指缝中洒落到地板上。

    巴托姆的表情顿时纠结,想哭又想笑的样子。就凭钢岩展现的力量,他许诺的人情真不是一般的珍贵。塔窟首领要是能把维尔托克救回来,他用掉如此宝贵的人情也是值得的,但如果钢岩也束手无策,那巴托姆这次就亏惨了。

    钢岩收回自己交出的信物,终于开始打量趴在床上,没有呼吸,心跳微弱的维尔托克。隔了好一会,他语气缓慢地说道:“完美!”

    巴托姆咳嗽一声,接口说道:“钢岩大人,维尔托克确实拥有非凡的美貌……”

    “巴托姆,我常听见赫默战士谈论‘漂亮男孩’无与伦比的美貌。”钢岩转过身,嗓音低沉地说道:“但我说的不是他的容貌完美……你们看看他睡觉的姿势、状态像什么?”

    科尔医师之前就一直在观察思考,经过钢岩的提醒,立刻脱口而出,“像青蛙……是费米森不死蛙!”

    巴托姆困惑地问道:“费什么蛙?那是什么东西?”

    科尔神情狂热,语气急促地说道:“一种特殊的蛙类,可以埋在土里面几年不死。你把地下它挖出来,以为它死了,但它很快又能活蹦乱跳……我明白了,维尔托克不是没有呼吸,他是在用皮肤呼吸!匪夷所思,简直匪夷所思……半精灵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

    钢岩反问道:“医师,你见过岩石开口吗?听过树木说话吗?你对生命有多少真实的了解?虚假、错误的知识蒙蔽你的眼睛、堵住你的耳朵、封住你的嘴巴,让你永远也看不清生与死的真谛。等哪一天,你彻底抛弃错误虚假的知识,你才能见到大地母亲印刻在我们血脉中的真实。”

    巴托姆老板打断塔窟首领的说教,烦躁地问道:“我不管什么真实,什么虚假,你们谁有办法救醒维尔托克?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变成一只该死又没死的青蛙吧?”

    钢岩微笑说道:“我把他带回地母神殿,为他举行一次仪式,等他苏醒,你再派人接走他。”

    巴托姆稍稍沉默,转身一拳,打塌客房的门框,吩咐几个手下道:“你们尽量别翻动维尔托克,连床一块抬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