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世上最好的小女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为一界最强剑修,身为天界玄仙,身为真武继承人,下一任真武大帝的名号钦定者。

    秋无际都没有想过写本破逼书,可以一个月收入四百万这种事情。

    是的,一个月,延迟结算半年,不代表半年一次结算,而是一月的六月收,二月的七月收……也就是说下个月可能还有这么多。

    看着楚戈展示出来的真实后台,秋无际至今脑子宕机中。

    怎么看都以为是PS的,随口说个女仆装,想不到居然是真的。

    而且之前截图的是第三方渠道,实际加上主站和集团自有渠道,林林总总有五百万了……

    更离谱的是,楚戈的卡里不止五百万。

    各项奇怪的款项到账,都不知道哪来的。

    有实体书的版税分成,有动画和影视的分成。

    加起来千万级。

    月入。

    这还没算上漫画工作室的收入呢,那块收入是在公司公账里的。这么算起来漫画也不止电子,应该还有漫画单行本的分成,那边秋无际还得问问萌萌到底收入多少,否则她自己都不知道。

    然后好像还有音乐收入,这是在秋无际自己的账户里的……

    这么算是不是不止千万?

    时代的变化过于离谱,别说老农脑补皇帝的金扁担了,就连仙人的想象力都没法子理解一个凡人的收入模式……

    前半个月还在喊吃土,这忽然就千万富豪了,随随便便同城买个女仆装都不需要试穿,不同款式各买几套,穿一套扔一套……

    看着楚戈笑嘻嘻地开箱掏出一套又一套的女仆装,看上去还有猫耳兔耳兔尾巴的样子……秋无际眼珠子滴熘熘地转着,赔笑后退。

    继而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了自己屋里,“哐”地关上了门。

    “砰砰。”楚戈慢条斯理地敲门:“开门啊,有新衣服穿啦~”

    “不开!谁要穿那破衣服!”

    “秋宗主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从来算数的!”

    “我已经不是秋宗主了!”秋无际恨恨道:“再说了,什么叫一口唾沫一个钉,我的唾沫那么有力,怎么还没钉得你满嘴血啊!”

    楚戈:“?”

    秋无际:“哼。”

    “要赖账了是吧?”

    “不穿不穿,就不穿!”秋无际道:“你跟读者承诺的什么女装啊,什么直播吃饭啊,啥时候兑现过?我这就是跟天道学的!要不你女装,我就女仆装,怎么样?”

    楚戈磨牙:“你现在还跟天道学个屁,不是挣脱了吗?”

    “没有没有,还被握着脚呢。”

    车轱辘话绕不完了,楚戈哭笑不得,悄悄探出一缕真气,“卡察”开了门。

    秋无际用力推着门不让他进:“我教你修行是让你做这种事的吗?”

    “我觉得是的,当时你不就是说等我打得过你了再咋咋咋地嘛。”楚戈手心里金光绽放,秋无际发现自己真的扛不住他的力量。

    嘤嘤嘤,这个臭分身真的打不过他了,在书里被真身欺负,在书外被老公欺负,食物链的最底端。

    房门被硬生生推开一条缝,楚戈大脸探了进来,秋无际一把摁住他的脸往外推,楚戈脸被推得跟猪头一样,手上却无声无息地塞进了几套衣服:“乖,说话算话。”

    “滚啦!”秋无际从门缝里飞出一脚,把楚戈踹飞出去,“砰”地再度关上了门。

    楚戈一声惨叫,被踹得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抬头一看,电视画面上正是一个神暂停,上面秦菲儿冷眼斜视的表情彷佛在说“妈的智障”。

    楚戈乐呵呵地拍了一张,拿来做表情包。

    然后悠悠然回了房,水群十分钟,码字。

    也不在乎秋秋穿不穿了,反正只是小俩口玩闹,今天不穿,早晚有机会磨着她穿的,哼哼。

    里面秋无际背靠着房门,看着一地乱七八糟的猫耳兔耳,脸红似血。

    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东西啊!这年头的男人们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啦……反正答应过的……

    愿赌服输,秋宗主一口唾沫一个钉……

    钉不死他丫的!

    秋无际愤愤然地捡起了衣服。

    现在打不过他了,寄人篱下没办法嘛,委屈屈。秋无际美目流转,等到了书里,不让你控制的话你打不过我真身,到时候看真身怎么给你穿猫耳装!哼哼。

    秋无际想着想着又高兴起来,自顾自脑补着他去书里被虐的那一天,笑了。

    夜色渐深。

    楚戈安安静静在房中码字,楚天歌的行程在指尖一步一步安置,彷佛可以看见,天界的风云似在脚下慢慢的牵引,旋转,绽放,千丝万缕正在汇聚,渐渐收束为佛国之中的某一个点。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响着,安详的韵律里是光阴长河的流淌。

    楚戈觉得没轻松两天的神魂又开始有点小疲惫。

    对手变了。

    从天帝变成了佛祖。

    彷佛可以看见宇宙深处的眼眸,静谧之中带着少许的讥嘲,在眼眸深处映射的是自己金光灿灿的身躯,好像在说,你也是佛门子弟。

    是么?

    楚戈忽然自顾笑了一下。

    如果说大悲是佛,我可不是,我这还不如说是水浒的佛呢,一个字曰僧,两个字和尚……四个字是啥……

    正这么想着,那静谧深邃的眼眸就闪起了怒意,宇宙忽然崩塌,消散不见。

    楚戈神魂微痛,汗水隐隐渗出。

    这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虽然前期不显山不露水……但能得以和天帝三分,显然不是省油的灯。

    身边香风传来,一杯灵茶放在桌上,腾腾冒着氤氲白雾。

    楚戈神魂潮水般从书中宇宙退出,抹了把汗。

    转头看去,一身女仆装的秋无际脸红红地站在身边,双手搭着小腹,盈盈行了一礼:“少爷该喝茶啦。”

    楚戈眨巴眨巴眼睛。

    这女仆无缝衔接,居然一点都不违和,好像她本来就会这么做似的。

    不是大郎该喝药了就好,为什么这句能让人往歪了想呢……秋秋一定是故意的吧。

    那点小腹黑,不够啊……

    至少不够遮掩此时她一身女仆装的萌样儿,短裙之下雪白修长的腿,黑丝变成了白袜,头上的女仆发夹两端可爱的小猫耳,脸蛋红红的,眼睛扑闪扑闪,说话轻声细语。

    那一刹那所有的疲惫所有的辛苦,一扫而空,眼里只有她柔柔的眼波,和那放下一切骄傲只为了情郎一笑的心意。

    只是因为他喜欢。

    “秋秋……”楚戈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这一刻的心情。

    秋无际做了个扇耳朵的动作:“可爱吗?”

    “可爱。”

    “别想色色的事情,穿给你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秋无际说是这么说,脸还是红得发烫,强行瞥开目光不去看他闪闪发亮的眼睛。

    楚戈忙保证:“嗯嗯,不想,不想。”

    秋无际噘了噘嘴,伸手按着他的太阳穴轻揉:“怎么又遇上难题了?之前不是刚告一段落么?”

    “佛祖那边,体系不一样,也是我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需要设定那么复杂就好了……”楚戈靠在身后的柔软里,舒服地叹了口气:“但我却觉得,他是我最易攻克的第一关。”

    秋无际奇道:“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我有全世界最好的小女仆,和尚们光吃狗粮就能活活噎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