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六九八 大神通者的算计(万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气息……”

    “是人王!”

    “时隔多年,人族又有新的王者诞生了吗?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察觉到人王道果的气息,万族高手震惊的同时,也不仅皱起眉来。

    人族有人王诞生,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事,影响了他们的布局,以及接下来对人族的态度。

    人族不是不强,只是力量太过分散,这才显得比较孱弱,沦落至被万族欺凌的地步。

    而如今,人王诞生,人族一扫先前孱弱之势,已成必然之事,若万族对人族的态度还一如往昔,那新的人王也不介意拿万族开刀,以重振人族的威严。

    “传令下去,让族人老实一点,不许再对人族出手,若有违令者,定斩不饶!”

    有万族老祖开口,让族人老实下来,不要再去招惹人族了。人王的出现,代表人族已经变了,不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了。

    新官上任都有三把火,更何况是人王了。现在,万族要做的,就是低调行事,不给人王借题发挥的机会,以免人王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

    “人王!”

    “这竟然是人王的气息?”

    “该死,都到了这个时代,为何人族还会有王者诞生?”

    如果说万族老祖只是皱眉,那异人族的族长,就是恐惧了。相比较于万族,他们更不希望人族诞生人王。

    因为,于他们而言,内部纷争不断的人族,才是最好的人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左右逢源,从人族各方势力手中获得大量的好处。

    可一旦人族出现统一的政权,那就代表着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甚至会直接迎来自己的末日。

    于人王而言,异人一脉,就是刷功绩的最好工具啊。因为他们是人族的叛徒,所以,无论是收服他们,还是打杀他们,对人王而言,都是偌大的功绩。

    收服异人一脉,有壮大人族势力之功。覆灭异人一脉,有诛杀叛徒之功。

    收服也好,斩杀也罢,对人王都是大功一件。因此,可以预见,只要人王不傻,势必会向异人一脉出手,区别只是他的态度罢了,是收,还是杀!

    异人一脉的众多首领想到此事,自然恐惧不已。人王若是想收服他们,那倒也没什么。可人王若要行杀伐之事,将他们当成叛徒斩杀。

    那……

    众异人可不认为,自己小胳膊小腿的,能够挡住人王的攻打。

    “我的天啊!”

    “要成为人王的,竟然是姜家的姜尘!”

    “姜尘啊,神族就是毁在他的手里,他对我异人一脉极为的仇视,视我等为叛徒,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祸事了!”

    “他若成为人王,我等危矣。”

    “哎,早知如此,当日雷氏等人前来劝我等重回人族的时候,我们就顺势答应下来了。”

    “真是悔不当初啊!”

    有异人首领在哀叹,后悔不已。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麻烦大了。

    人族新晋人王竟然是姜尘,他可是有着覆灭神族的战绩,对异人一脉的态度可想而知。若他成为人王,那异人一脉的末日就不远了。

    异人首领在后悔,不敢贪图便宜的,当年若是同意回归人族,也不至于有今日之危。

    至于抵御姜尘,异人一脉倒是想,可是,连这么强大的妖族都被姜尘给灭了,更别说远不如妖族的他们了。真要打起来,他们的下场可以预见。

    “不对,他的人王道果有缺,就算真的成形,也只是一半,算不得真正的人王,只能说是准王。”

    “我们还有机会,快快联系法殿殿主,商讨我等重归人族之事。只要在姜尘完善人王道果前,我们成功回归人族,那此事就成了定局,就是他再想朝我们动手,那也是晚了。”

    有异人一脉的老祖盯着姜尘的人王道果看了半天,似乎看出了某些端倪,突然惊喜的叫道,要去联系法殿殿主,商讨加入人族的事。

    ……

    …………

    “人王道果啊,自大禹陨落之后,我真的是很久没有见过了。”

    “只待帝君成王,我人族重塑辉煌的日子,便不远了。”

    北俱芦洲之上,那些人族强者看着命运长河中的人王道果,不由感慨起来,语气中满是怀念。

    他们之中,最为年轻的都生于上古时代,更有不少人生于远古时代,甚至有的,来头比三皇还要古老,生活在远古初期,那最为混乱的时代。

    而人族诸王,大都活跃在那个时代。他们是真正的见识过诸王的风采的,虽不如三皇五帝那般威震天地,但也曾带人族崛起,与万族争霸。

    可以说,若无人族诸王的付出,生生带领人族,在洪荒天地中杀出一片天来,使得万族胆寒,诸圣心惊,不得不许下人族天地主角之位,又何来后面的三皇治世、五帝定伦的人族盛况?

    人族诸王或许不是人族最为强大之人,但绝对是最为惊才绝艳的,每一个,都惊艳了时代,为人族大兴的奠基人。

    看到人王道果再现,这些老人,不由怀念起那个时代。

    或许那不是人族最强的时代可,却是人族最为团结的时代,所有的人族,都有一个相同的信念,那就是变强!变强!并为之不断的努力着,不顾生死!

    “呵呵,韬光养晦!”

    “亏他们想的出来,真以为他们的计划没人看穿吗?”

    “想要成为人王,就该行王道,堂堂正正的扫平一切,如此,方能成为人王。”

    “以阴谋诡计行事,使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分裂人族,再整合人族,就算以此法成为人王,那又如何?没有赢得人心,终究是那镜中月、水中花,不能长久。”

    有人族强者在冷笑,言语间,对法殿殿主那些行韬光养晦之策的人颇为不屑。

    而且,他的话中,更是透露出了一些较为深层次的秘密,好似法殿殿主等人的谋划,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涉及到了人王之位。

    “等等,好似有些不对。”

    “我怎么看着,帝君的人王道果有些过于虚浮了,好似有根基不稳的迹象,这是怎么一回事?”

    “人王道果还能有缺?”

    突然,有尊人族强者轻咦一声,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初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王道果怎么可能会虚浮,出现根基不稳的迹象呢?可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情况越来越明显,让他意识到,这可能是真的。

    命运长河之中,人王道果的状态确实不对,虽然已经成形,但显得很是不稳定,好似随时都会破碎一般,任凭人族气运如此加持,都不能使其彻底定型。

    这正是根基不稳的标志。

    “确实是根基不稳,我想,我知道原因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后羿皱眉看了一会,若有所思的说道。

    与别人不同,后羿当年,可是差点就成为人王的人物,若是他不将王位还给大禹后裔,那他此刻就是上古人王了。

    “人王,只有功德是不够的,还要获得人心。姜尘现在,缺少的是人心,所以,他的人王道果虽然勉强成型,但却根基不稳,稍微遇到一点大的问题,就是解体、溃散。”

    另一边,姜玄也是开口说道。

    他就更有发言权了,能与大禹相争,一决人皇之位,毫无疑问,姜玄乃是一尊人王,真正的、活着的、还行走在世间的上古人王。

    “人心,帝君都灭了妖族,如此壮举,收获的人心还不够吗?”

    一尊姜家的道尊疑惑出声,忍不住朝姜玄问道。

    “你理解错了,此人心非彼人心,你见过哪个人王是光棍一个,手底下一无地盘,二无人口的?”

    “即为人王,自然要统御无垠疆域,掌握亿万苍生之生死,拥有至高无上之权柄。”

    “如此,方能称为王!”

    “姜尘呢,他虽有千万天兵,掌握无上权势,但哪一个与人族有关?人族疆域辽阔,他掌握哪一地了?人族族人无数,他又统治了多少人?”

    后羿开口,说出了姜尘根基不稳的主要原因。他的功劳虽然够了,可他在人族没有强大的基业,根本没有地盘承担人王道果,这才使得他根基不稳。

    “原来如此!”

    人族众道尊点头,知晓了原因。他们一想也是,纵观历代人王,不是一方部落的首领,就是多方势力的共主,掌握着浩瀚的疆土与人口。

    而姜尘呢,他虽然掌握了太阳星与姜家,但是,二者离人族还是太远了。姜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姜家了,浩瀚无垠的疆土早就没了。在人间除了祖地,基本也没什么家业了,都转移到了天界。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个原因,那太简单了,不就是疆土与人口吗?南瞻部洲够不够大,人口够不够多?足够成为帝君的人王之基,以承接人王道果了。”

    “以帝君之能,想要打下南瞻部洲,那真是太简单了。”

    得知了事情的原因后,众强者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事真的太简单了,不就是地盘与人口吗?南瞻部洲为人族的自留地,也是大本营,只要将其打下来,那姜尘根基不稳的问题,自可迎刃而解。

    “简单,怕是没那么简单!”

    后羿与姜玄彼此对视一眼,心中皆是生出不好的预感。

    若是姜尘一举成为人王,那自然什么事都没有,可如今,他既然根基不稳,那他的敌人,就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肯定会暗中施展手段,好破坏他的人族之路。

    人族不比当年了,其内部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如今的人族,内部派系林立,对付外敌的本事没有,可扯后腿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

    先前姜尘攻打妖族乃是大势,他们无力阻止。可如今,姜尘要想统领南瞻部洲,以稳定自己的人王根基,那这些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法殿殿主等人,不会坐视姜尘成为人王的,因为这样的话,非但会让他们无数年的努力付诸于流水,更有可能会让他们面临姜尘的清算。

    就是为求自保,他们也要拼死阻止姜尘成为人王。

    ……

    …………

    刷

    人王道果在命运长河中徘徊许久,这才从上面坠下,落入姜尘的眉心。

    轰隆隆!

    在这个瞬间,姜尘的境界突然快速的拔高起来,转瞬之间,就从大罗中境的层次,提示道后期,然后继续提高,轰然迈入了准圣的层次。

    这就是成为人王的好处,哪怕是凡人,在成为人王的瞬间,也会在人族气运的加持下,快速的变强起来,拥有匹敌准圣的力量。

    同样的,这也是气运强大带来的好处。气运强大到一定程度,便能凝聚出种种玄妙的道果,使得修士发生蜕变,一跃成为天地间的顶级强者。

    若是气运足够强,甚至能够凭空凝聚出一尊圣位,成为天地间最强的圣人。这不是传言,三族之所以爆发大战,帝俊之所以建立天庭,就是为了收集气运,好以此成为圣人。

    将所有的天地气运凝为一身,即可成为最强圣人,这是已知的唯一一个不靠鸿蒙紫气,也能成圣的方法。

    可惜,这个方法出现的虽早,但至今没人能做到这一点。帝俊曾无限接近过,只要他打败巫族,一统洪荒大地,便能做到这一点,可最后,他还是失败了。

    姜尘的境界在暴涨,直到准圣后期的地步,方才停下。

    不过,他本身就有越级而战的能力,如今境界虽然是准圣后期,可却有匹敌准圣大圆满级别强者的力量。至于大神通者,则是仍有一段距离。

    “力量,好强大的力量,这就是成为人王之后掌握的力量吗?”

    姜尘挥拳,只感自己心念一动,即可调动人族气运的力量,汇聚成无上大势,碾压所有的敌人。

    成为人王后,他的力量,不止是体内的力量,还有整个人族的力量,如此,方才造就了姜尘的强大。

    “我还没有到极限,还能更强!只要再给我一段时间,那就是比肩大神通者,也不是没有可能。”

    姜尘知道,自己还远没有到达极限。人王与人王之间,也是有所差距的。弱的人王,就如他,只能拥有准圣后期的境界,可强大的人王,却是能够拥有比肩大神通者的境界。

    人王,集人族之力于一身,对人族的功绩越大,所能调动的力量也就越多,自然也就更强。

    姜尘初成人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需要不断的累积功劳,朝着人皇之位进发。

    要知道,在位的人皇,与不在位的人皇,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人皇在位期间,能得到整个人族的加持,战力堪比混元大罗金仙,可一旦退位,战力立即就会滑落至大神通者的地步,差距不可谓不大。

    “参见王上!”

    待姜尘与人王道果完全相融,从天上落下,众人立即上前,朝他拜道,高呼王上。

    至此,姜尘的地位再不相同,为真正的人族之王,掌握一族之兴衰,人皇不出,人族便以他为尊。

    “姜尘,你的问题,你应该察觉到了吧。”

    姜玄上前,皱眉朝姜尘说道。

    “根基不稳,主要是没有足够浩瀚的疆域去承接人王道果,这才使得人王道果根基不稳,不过,这没什么,南瞻部洲浩瀚无垠,足够承接我的人王之道了。”

    姜尘点头,人王道果融入身体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正如人族道尊所言的那般,问题不大,轻易的就能解决。

    “问题很大!”

    “姜尘,你怕是没有明白法殿殿主等人的真正谋划,他们的目的,绝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

    见姜尘不重视,姜玄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老祖放心,法殿殿主所谋,无法是人王之位罢了,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无需管他。”

    境界拔高到准圣后期后,姜尘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主要是站的更高了,看的事情自然也就更多与更为清晰了,以前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如今他都看清楚了。

    就比如,法殿殿主为何一心要施行韬光养晦之策,为此,甚至是不惜折损人族的气运与利益。

    还有,为何屡屡有异人一脉叛出人族,另立门户。

    这一切,都与法殿殿主有关,都是他在暗中谋划的,为了达成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想要成为人王!

    法殿殿主一直都想成为人王,然后好借助人族气运修炼,迈入更高的境界。可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虽有远超无数人的资质,却无成为人王的气魄。

    所以,哪怕他如今都修成了准圣境界,可依旧还是没能成为人王。

    他不甘心啊,没有人王的名义在,他就算修成了准圣又能如何?借助的人族气运有限,不足以让他快速提升修为。

    法殿殿主的实力有限,正常的情况下,人王之位怕是与他无缘了。可他不甘于此,苦思冥想许久,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歪点子。

    没有功劳?

    那不要紧,自己制造就是了。

    不得不说,法殿殿主真是个天才,他想的办法,真是损到了极点,那就是,既然我没有办法直接增强人族的实力,那我就先想办法削弱人族,然后再去增强人族的实力。

    正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法殿殿主暗中谋划许久,利用种种算计,使得异人一脉的首领们,野心愈发的膨胀,继而纷纷叛出人族,另立门户。

    随着异人一脉的背叛,人族的气运顿时受到折损,实力也开始衰败。但这还不够,所以,法殿殿主开始在人族推行韬光养晦之策,进一步的来削弱人族的实力。

    待人族的势力削弱到一定程度,法殿殿主就会动手,试图收服异人一脉,使得他们重回人族。如此一来,异人一脉的气运回流,就会使得人族的气运暴涨,那时,法殿殿主就能借此功劳,一举成就人王之位。

    你道那异人一脉,为何能不断的从人族这里得到好处?还不是出于法殿殿主的授意,他就是故意损耗人族的实力,以增强异人一脉的实力。

    此举,即可以削弱人族实力,又能壮大异人一脉的实力,对法殿殿主而言,可谓是两全其美之事。

    人族越弱,异人越强,法殿殿主收割的时候,得到的好处才会越大,保证他坐稳人王之位。

    异人一脉自以为从人族这里得了好处,占了便宜,可他们却是不知,他们本身,不过是法殿殿主的棋子罢了,他们从人族获得的一切,都不是没有代价的。

    他们就是法殿殿主养的肥羊,现在吃的越多,以后收获的时候,获得的好处才会越大。

    若真让法殿殿主的计划成功了,那异人一脉的下场一定会很惨。收服他们,只是小概率事件罢了。大概率的,他们会被法殿殿主斩杀,来个毁尸灭迹。

    顺便的,法殿殿主也能以此宣扬自己的勇武,自古以来,斩杀叛徒,都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威望。

    以前,姜尘看不懂法殿殿主的谋划,可如今,随着他境界的提高,他全看懂了。

    此人,当诛啊!

    为达目的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他的眼里,没有种族,只有自己的利益,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他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人族的利益。

    这样的人,于族群而言,就是祸害,留不得。

    “三皇五帝面临的压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不然的话,法殿殿主这样的人,早就被他们捏死了,也不至于留到现在了。”

    看穿了法殿殿主的谋划后,姜尘对如今人族的局势,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人族不自由啊,看似为天地主角,可实际上处处受制。

    法殿殿主的谋划,看似复杂,足以瞒的过一些准圣,可却瞒不过大神通者,更是瞒不过三皇。连姜尘都能看穿,更别说三皇了。

    然而,三皇就是看穿了,也没有向法殿殿主出手,其余的人族高手,也没有向他出手,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非是不想,而是不能。有超乎想象的人物施压,使得人族顶级高手无法对法殿殿主出手,只能坐视他祸乱人族。

    透过现象看本质,此事已经很说明人族现在的处境了。很无力啊,明知有鬼,却无法出手,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哎,你既然看穿了法殿殿主的谋划,那想来心中已经有了解决之法,既如此,我便不多说了,你心里有数就好。”

    “我只有一句话叮嘱你,放手去干,无需在意他身后的势力。”

    见姜尘已经看透了一切,姜玄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朝他说道。

    “法殿殿主的后台是谁,为何让老祖如此忌惮,不敢对他出手?”姜尘有些好奇的问道。

    能逼迫人族的,肯定是圣人,然而,圣人也有很多个,具体是谁出手还真不好说。

    “是玄门!”

    “法殿殿主的后台是玄门!”

    “包括他那一派系的所有族人,其后台都是玄门。”

    姜玄沉声说道。

    只说玄门,却没说哪位大神通者,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也难怪人族处处受制了,实在是敌人太过强大。

    那可是玄门啊,洪荒最为强大的势力,没有之一,别说是人族了,就是巫妖二族最为巅峰的时候,也不是玄门的对手。

    “没道理啊,玄门是怎么把钉子安插进来的?”姜尘觉得奇怪,人族能人无数,怎么就让玄门把钉子插进来了。

    “哎,非是我人族无能,实在是玄门的大神通者太过狡诈,简直就是无耻之极。”

    说起此事,就是以姜玄的脾气,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诅咒的玄门大神通者,从未见过如此毒辣之人。

    “姜尘,你可知晓,太古时代,妖族屠杀人族的时候,曾有不少大神通者出手,庇护我人族吗?”

    骂了一会,待姜玄气消,却没有告知姜尘当年玄门大神通者究竟干了什么,而是说起了另一件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事。

    虽然疑惑姜玄为何会突然问起此事,可姜尘还是如实说道:“当然知晓,我人族知恩图报,在当年那种情况下,凡是顶住妖族的压力,出面庇护我人族的强者,都被我族一一铭记了下来,并立下神庙,世代供奉……”

    说到这里,姜尘心中一突,不由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他是聪明人,自然知晓姜玄不会突然说起此事,这上下一联系,他好似明白了什么。

    可是,他仍有些不太敢确定。实在是这个猜测太过恐怖了,影响也太大了,一个弄不好,当年的最大的恩人,如今估计会变成最大的仇人。

    “该不会是这批人族,出了问题吧?”姜尘犹豫片刻,有些迟疑的问道。

    “对,就是这批人族出了问题,经过我人族高手多年的调察,基本上可以确定,所谓的韬光养晦一派,其骨干,都是出身于这批人族。”

    “换而言之就是,他们在被大神通者庇护的期间,已经被洗脑了,成为那些大神通者最为忠心的弟子,一切都以他们的命令为主,至于我人族的利益,呵呵,与与他们何干?”

    “他们可都是大神通者的传人,正统的玄门弟子,出身高贵,与我们人族这些泥腿子有着本质的不同。”

    说起这些的时候,姜玄的脸色有些难看,人族确实是大意了,可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些大神通者出手相救人族的时候,竟然没安好心。

    名为救人,实际上却是为了在人族安插钉子。那时候,人族已经处于灭族的边缘了,谁又能想到,玄门的大神通者会在这个时候算计人族,根本就没人防备。

    这些玄门的大神通者,在出手救下人族之后,选出其中的优异者收为弟子,传下玄门大道。待其修炼有成,更是将他们放回人族,让他们助力人族发展。

    彼时,这些人毫无异常,大家都是同族,且都是劫后余生,抱团取暖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防备他们呢?

    这下子,就坏事了。

    远古时代,人族势大,他们没有表现出异常,上古时代,随着三皇五帝的退隐,大禹的陨落,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没了,他们开始悄悄行动起来。

    而上古之后,主战派彻底失势,他们一跃成为人族的主流,多方谋划之下,终于使得人族散成一股粥,威严彻底沦丧。

    这个时候,人族高手方才意识到不对,知晓自己被玄门大神通者给算计了。

    只是,此时才发现,已经晚了,他们已经成势,想要拔除,岂是那么简单的?

    更别说,外部还有玄门大神通者在施压,你人族动了他们的弟子,是不是要与玄门决裂?

    一时不察,人族完全陷入了被动之中,再想挽回局势,已是不能。而人族唯一能想到的破局之法,就是诞生出一名混元大罗金仙,如此,就有了掀桌子的底气,让玄门大神通者心生忌惮,不敢做的太过。

    可人族如今的情况,让天皇修成混元大罗金仙的事,从十拿九稳,突然变得遥遥无期起来。

    “欺人太甚!”

    听完姜玄的叙述,姜尘真的是被气到了,他本来认为自己已经够卑鄙的了,可如今看来,他与玄门大神通者之间,仍有一段差距。我一卑鄙无耻之徒都觉得你们很卑鄙!

    玄门大神通者之卑劣,超乎姜尘的想象。

    “我人族还是太天真了,误信贼子啊,果然,那些玄门的大神通者们,没一个简单的货色,都是满肚子坏水,最是精于算计。”

    姜尘真的是被惊到了,想不到玄门的大神通,从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算计人族了,这叫人怎么防备?简直是防不胜防。

    这没法怀疑啊,那个时候,人族可是上妖族必杀名单,洪荒鲜少有人敢出手相助人族,这个时候,你怀疑出手救你人别有用心,那你还是不是人啊,还有没有良心,这都能怀疑?

    现在看来,果然大神通者出手,到处都是算计,人族还是太天真了,高估了某些人的下线。

    “此事,真的是给我人族上了一课,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无缘无故的馈赠,都是有代价的。”

    姜玄的表情很晦气,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世代供奉了无数年的大恩人,到头来,却是算计你算计最狠的人。

    当姜玄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不亚于信仰崩塌,整个人愣神了很久,方才回过神来。然后,就是无休止的愤怒与耻辱齐齐涌上心头,化为惊天的杀意爆发。

    那个时候,姜玄是真的恨不得拔剑杀向那些大神通者的。

    太耻辱了,被人当猴耍了无数年不说,还对人感恩戴德,说不定,那些玄门的大神通者,还在暗地里嘲笑人族呢。

    这种耻辱,谁能忍受?

    每每念及至此,都恨不得让人仰天长啸,然后一头撞死在地上。

    可是,就是再愤怒又能如何?人族不是玄门的对手,除了忍,就只能是忍。然后化羞愤为力量,去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拥有复仇的力量。

    “哎,外族亡我之心不死,只恨我无能,无法手刃他们!他日若是修炼有成,必然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姜尘暗暗攥紧拳头,将此事牢牢记在心里,待得日后成道,必然要与幕后之人清算。

    不过,此事也给姜尘提了个醒,玄门大神通者并非他想的那般简单。他们算计人族,若是随手为之,那倒也罢了。可要是故意的,那就很可怕了。

    在太古末期就能看出人族的不凡,提前布子,算计人族,这等本事,真是叫人震撼。

    “防不胜防啊!”

    后羿在旁摇头,心中很是无奈,玄门大神通者算计人族的手法,堪称无解。

    人家在你最弱小的时候算计你,且还是以救人的方式下手,以至于被人算计还不自知,更是要对其感恩戴德,简直是把人族吃的死死的。

    按玄门大神通的算计,人族要不是不强,那是一点事也没有,一旦崛起,那基本上到处都是破绽,于他们毫无秘密可言,要受其反制。

    要说唯一令人欣慰的一点,那就是这部分人族实在不争气,哪怕是在玄门大神通者的倾力扶持下,也才不过诞生了一尊准圣,对人族的影响实在有限。

    不然的话,若是这批人族涌现出了大量的高手,牢牢把持人族着人族的权力,那人族才是真正的完了,彻底沦为玄门的傀儡。

    “老祖放心,如今我既为人王,断然是容不得法殿殿主那群人的,待我出手,将他们斩杀个干净,好还我人族一个清静。”

    “心已不在我人族,那即是身为人族,也不算是人族了,皆是我族叛徒,不可饶恕。”

    知道的越多,姜尘的心中对法殿殿主等人的杀意也就越盛。这些人已经彻底成了玄门走狗,所行所为,已经与叛族无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而且,姜尘心里也清楚,人族之中,估计也只有他才能斩杀法殿殿主等人了。因为,他也是玄门弟子,杀了法殿殿主等人,也不怕他们背后的玄门大神通者问责。

    这个时候,姜尘突然心有所悟,怪不得人族高层纵容族人加入玄门,其目的怕不是为了培养出一个顶级高手,好寻个机会,把法殿殿主等人给斩了。

    “杀?”

    “怕是晚了,法殿殿主见你成为人王,肯定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

    姜玄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若姜尘的人王根基圆满,现在就能跑去法殿斩杀众人,可惜,他人王道果有缺,冒然对人族高手动手,气运反噬之下,怕是能当场将他刚刚凝聚的人王道果震碎。

    更别说,法殿殿主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见姜尘成王,他肯定已经行动起来了,以种种手段保护自己,使得姜尘不敢轻易对他下手。

    “哈哈,老祖,你高看法殿殿主了。他能有什么办法?无非是提前收割果实罢了,让异人一脉回归人族,以此增加自身气运。”

    “若是操作得当,他说不定能与我一样,证就准王之位。”

    “岂不知,这正是我所期望看到的。”

    姜尘很是自信的说道,实力达到准圣后期后,他那强大的灵觉发生蜕变,有种掌握一切的感觉,心念一动,就看清了法殿殿主所有的谋划。

    就比如,法殿殿主此刻,正一边往异人一脉所在的方向赶去,一边偷偷摸摸的打量此地的情况。

    这些,全都被姜尘感知到了,还有异人一脉的打算,他也都清楚。但他并没有在意,因为法殿殿主所为,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法殿殿主这一派系,在人族潜伏的太久了,经过多年的发展,势力可谓是盘根结错,极为的复杂,想要全部清理掉,根本就不现实,也没这个精力。

    所以,姜尘故意放任法殿殿主,让他去谋划,不断的串联,主动把自己这一派系的力量全部暴露出来,如此,姜尘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还人族一个清静。

    “也是,等他们主动暴露出来,总比我们一个个去寻找要好。而且,异人一脉的回归,对我人族来说,暂时也是好事,可以让我人族的气运,于短时间内暴涨。”看出了姜尘的打算,姜玄想了想,觉得颇为有道理。

    只要给法殿殿主营造出一个大势可成的局面,那无需姜尘出手,他自己就会把己方的关系网,一一暴露出来。

    至于异人一脉,若是按照法殿殿主的打算,自然是全部打杀,毁尸灭迹的好。可如今情况有变,有姜尘这座大山横在眼前,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计划,尽量收服异人一脉,而非是将他们打杀。

    异人一脉虽然不堪,可这些年在法殿殿主的暗中扶持下,凑出几十尊先天道尊,却也不难。

    几十尊先天道尊,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了,可以为法殿殿主的助力,帮他对付姜尘。

    至于其余的异人,实在不行,也可以当炮灰啊,多少有点作用。总之,留着异人一脉,总比杀了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