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4章 我要杀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诸界第一因

    !

    气流翻涌,回荡如需,吹起血肉如雨,

    三箭之威,震撼全场。快!

    太快了!

    杨狱三箭贯空,五大大宗师级高手,竟然一死两重伤,其余两人气息黯淡,似也没了生机。

    其中一人,赫然是金帐王庭左汗王,位比大明落王的实权大人物!

    恐怖!

    这一刹那,灰尘弥漫,白州精骑与天狼军的所杀正自激烈,可战场内外的一众高手,却不由的骇然失声。

    那可是大宗师!

    陆青亭、风君子、第五桀……

    一个个宗师,大宗师级高手,于此时手脚冰凉,他们自问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却哪里见过如此强横的箭法

    武圣级神箭手!

    “我……”

    于道人的脑海一片空白,震惊到了极点,甚至于差点被乱军砍伤,回过神来,登时怒喝,剑若游龙,掀起大片血浪。

    却哪有半分畏战惜身,分明悍勇无匹,直让角落处的苦尼呆若木鸡。

    咔擦!

    劲气扩散,吹断了天狼大雨,本就乱做一团的天狼大军,更加溃散。

    塞外苦寒,天狼人自不乏骁勇善战之辈,可此处汇聚的多是小部落,其中精锐不多。

    三箭横空,贯穿军阵,本已惊慌骇然,此刻那由都一死,大贾断折,没有了旗语指挥,更是溃不成军。

    数以十万计的天狼溃军,硬是被不足两千的白州精骑带来的,不足三万的白州军,疯狂追杀出去。

    “怎么会……

    澹台正法呆若木鸡,眼中箭光未散,似是失去了对于其他任何景象的捕捉。

    直至血雨扑面,方才猛然惊醒。

    “汗王!

    废墟中,两尊披甲高手身躯震颜,目眦欲裂,磅礴的真气在他们身上涌动,进发出狂暴的波动。

    两人暴怒冲杀,拖着伤重之躯,倒提兵戈跨步,冲向了箭光散去之时,陡然出现在旗台之下,那如神魔般可怖的身影。

    决死冲杀!

    身为汗王护卫,主子身死,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因为逃走的下场,绝不会比死战于今日来的好。

    踏步,提兵,血气如瀑,罡风如潮。

    怀抱必死之心的两人,在此刻展现出惊人的力量,犹如巨象践踏,带起重重飓风掀起如林枪影。

    一左一右,爆杀而去。

    但下一瞬间,一众人的眼前,就似被金光弥漫,汪洋也似的血气,照亮了天幕,霸占了众人视角中的一切色彩。

    “杀!

    两尊甲士的怒吼之声兀自回荡间,眼前,却是猛然一亮,又是一黑。

    一只赤金缭绕,犹如金刚铸就的手掌,突兀的扬起,继而猛然一捏,伴随着狂暴雷音,似将所有的光线都抓在了手中。

    继而,以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点的速度,横压而下。

    “死!

    五官狰狞,七窍血流,两尊甲士全部惧死,竟不避不闪,双枪震荡如流星,欲要玉石俱焚。

    砰!

    两声碰撞响作一声。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那两口百锻长枪,就猛然弯曲如弓,雄浑到了极点的霸道拳印。

    不分先后的砸在了两人的胸口之上。

    咚!

    似如重锤击鼓。

    两人的双眼瞬间血红一片,粘稠的鲜血箭一般自七窍挤了出去,旋即,才在轰鸣声中离地而起。

    伴随着阵阵令人牙酸的筋骨爆裂声,稻草一般被抛飞了十数丈之远,撞碎了一架驾投石车。

    见得此幕,刚踏出一步的澹台正法,就似是被钉在了原地,汗流浃背,却动也不敢动一下了。

    那由都手下的四尊甲士,皆是以“虎狼丹’堆出来的,比他自然要逊色一筹,可也是真正一人成军的强人。

    这样一尊,远战神箭无匹,近战拳印霸绝的凶人,却又哪里是他敢上前拼杀的…

    呼”

    金光起灭只一瞬问,杨狱拳印收回。

    擎天撼地之合,于他而言,远远不止是脱胎换骨,横练层级暴涨那般简单,

    整天之体,撼地之力,两相合一,才是真正的“杀伐神通’。

    破碎的旗台下,第五白眉、那由都皆怒目圆睁,怨毒不甘溢于表面,却都没有了

    气息。

    大宗师,神通主的体魄生命力自然是要远远超过寻常武者,却也不可能承受的住如此严重的伤势。

    元磁震荡,电流推动之下的神箭,连擎天之体都可打破,遑论这两人

    一眼扫过,两人脖颈之下几乎全部气化,什么筋骨、内脏统统消失不见,死相凄惨。

    无论是惨叫、痛骂、还是威逼利诱,统统都没有了说出口的机会。呼!

    杨狱手掌抬起,抓住了被劲风吹卷而来,乱发遮面的头颅。

    “方征豪……”唰!

    利尖之点闭会的歌晚创受制激部陆然晚开没右地原神流数但他乱友之后,合的双许似受制减服,陡然呼开,没有神米,眠神决散,但,他呼

    开了眼。

    杨……

    犹如自深沉梦中醒来,无边黑暗从眼前退去的刹那,方征豪的精神,似有刹那的凝固。

    是你……”

    他的情绪波动剧烈,却又很快平复了下来

    “你的意志,比之那两人强上不少,可惜,血肉沙场,铁血阳刚,魂晚难存……

    肉眼难见鬼魂,在陆青亭等人的眼中,杨狱提着人头在自言自语,他自己,自然看得到方征豪风中残烛般的魂灵。

    战场如火炉,魂灵如纸张,身处其间,犹如烈火烧身,几不能存。

    可他的意志太过浓烈与纯粹,以至于,哪怕最早身故,却是包括那由都、第五自眉在内,唯一留存下魂灵之人。

    但,也仅此而已。

    千万人厮杀的铁血煞气,已然撞碎了他存身的本源,魂灵之消散,缓慢却不可阻挡。

    人死为鬼。

    方征豪却没有理他,浓烈的铁血煞气,在他的感应中如同岩浆,但他也没有在

    只是极目环顾。

    战场上,厮杀已进入尾声,一股股的天狼乱军被绞杀者,而更远处,密密麻麻不知几万十几万的天狼溃军,被追杀的无比狼狈。

    城头上,一众兵卒脱力般倒在地上,有大叫,有嚎哭,更多的,则是跌坐在地,行尸走肉一般。

    但所有人的眼神,都在注视着自己,或者说,杨狱。

    “呵”

    他的情绪波动,怅然又简单: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这,就是气运吗……大将军!“叔父,权父!”

    嚎啕大哭声由远而近,数个浑身染血的将校跌跌撞撞而来,扑倒在方征豪的无头尸体之前,涕泪横流。

    方轮山漠然看着。

    这,是方家的校尉,其中一人,还是他的子侄,因其父母早夭,被自己送去拦山书院。

    但其人天赋差,脑子也不灵光,自己从来不喜,鲜少见面。

    却没想到……

    “你,你为什么,不早些来!不!你定然是早就来了,早就来了!坐视我家叔父战死,好吞并我白州!”

    是了!是了!只有如此,你才能名利双收,没有了大将军,伱才能吞井白州!

    “你打退了天狼乱军,你又力挽狂澜,施恩于我白州军民,哈哈,哈哈哈!

    突然,那校尉红着眼看向杨狱,状若瘾狂,吓的身旁几人疯狂扯搜,却仍是没来得及捂住他的嘴。

    什么新自刀,什么山河榜弟二,什么些北物大土“什么新首刀什么小可接第一什么西业大王!

    他嚎哭大叫,似已疯狂;

    “你就是個卑鄙无耻的小人,无耻小人……”

    话至此处,他的声音突然消失,额头冷汗涔涔,强忍剧痛的风君子来到近前,封了他的嘴。

    “他只是受不住刺激……”

    风君子声音已然健康,无了主家,万瘟丸并未夺走他的命,可仍是让他深受重

    “此战,功不在在我,杨某人,不在意,也不需要这功劳为我心与什么……”

    心与的声音回荡在战场内外,足可让所有人心与听到。

    四面八方,不知多少人都在注视着,或是惊诧,或是相信,也有从感激化作怨恨。

    杨狱的感知何其之敏锐,但他却又不甚在意,感激也好,怨恨也罢,他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太多。

    “我此来,一为杀此传播瘟痘之魔,二,也要取贪狼道果入手,或许要杀你,或许不杀你,但却也不屑于去借刀杀人……”

    杨狱从来懒得与人解释那么多,他也从不是爱惜羽毛名声之人。

    只是看着眼前未曾闭目的头颅,他还是解释了一句;

    “我要杀你,反掌而已,你信或不信,皆是如此。”

    眼见他提着人头自说自话,与其说是向着众人解释,倒不如是要说给方征豪。

    这一幕,太过诡异,让远处的一众人,都有些悚然。

    “……此关,以我父之名命名,城关内,原有军民四十余万,如今,或还有十余万人….…”

    方征豪缓缘开口,如阴风吹过,有人察觉到凉意,却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声音。

    杨狱静静听着。

    “你与我仇深似海,他们必不会从你,但他们世代戍边,无过有功……”

    这句话说出,方征豪的气息已然跌落谷底,魂灵飘忽欲灭,声音也模糊不清:

    “你……

    杨狱微微侧耳,耳畔的声音骤然变得刺耳,大声,却是他留在人世间最后的声音

    杨狱!

    下辈子,老子还要杀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