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5章 旧时代的沉疴!(求月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呼

    寒风呼啸,吹卷着城关内外不多的几分绿意

    龙渊城中,人声鼎沸,酒楼、茶肆、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议论声,不时有人于高处望向万象山。

    那喜意道宫自空而落,就落在了万象山中,

    “老匹夫,老匹夫!"

    清静的道宫中,回荡着其主的怒喝之声,所有宫女、侍卫皆噤若寒蝉,便是刘京,也踏伏于地。

    "陛下的气息,越发的恐怖了……

    刘京心头发颤

    作为两厂八虎之首,他于宫中的地位仅次于两厂督主,宠信甚至更高,早多年前就已然开得玄关。

    可此刻,在这森森寒意中,也不由毛骨悚然。

    “陛下息怒……”

    惊惧,但他仍是艰难开口:

    “聂大人虽暂时无有音讯,可他乃武圣之尊,更有神通道术在手,那林道人纵侥幸胜过几招,也绝无可能……"

    话音戛然而止,乾亨帝冷漠打断:

    "刘京,你是何时晋升的大宗师?"

    “回,回陛下。"

    刘京心头'咯噔’一声:“微臣三十二年前开得玄关……"

    “赐你'地元大丹’一枚,可有把握突破那道门槛?"

    “地,地元大丹?!"

    刘京惊喜莫名,却又不由性恐:“微臣修持不足,只怕,只怕会辜负陛下厚望…”

    地元大丹之珍贵,甚至还在法器、道果之上,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

    “废物!”

    乾亨帝面色一沉:

    “去,唤群臣觋见!"

    御驾亲征,自非他一人,百官虽未齐至,却也有不少随行,此刻,正在殿外等候

    听得召唤,一众人不敢怠慢匆匆入殿,山呼万岁。"免了!"

    乾亨帝不耐摆手,冷眼扫过群臣,唤道:“黎白虎!"

    "臣在!"

    黎白虎躬身垂眸。

    "西北道逆贼割据,关外天狼凶残,拦山危在旦夕,若此刻,真人命你攻伐西北,你敢是不敢?"

    乾亨帝审视着他。"臣……"

    黎白虎沉默一瞬,道:

    “拦山关四次上书,只怕危在旦夕,臣愿提兵驰援,为国戍边!"

    "嗯?!"

    乾亨帝眸光一寒,正欲说话,突听得殿外脚步匆匆而至,一小太监匆忙入殿。

    "陛,陛下,王,赵王爷,已,已至龙渊城!"

    “赵王爷?!"“什么?!"

    大殿中顿时哗然,群臣面色皆是大变,彼此对视,眼中皆是骇然,

    未得诏而近御驾……

    乾亨帝神色一紧,继而沉凝如水,一一扫过群臣,待得殿内喧哗消散,方才漠然起身。

    来龙渊道后,第一次走出道宫之门。

    道城之中,本是一片喧器热闹,可随着数百锦衣卫列队而行,顿时变得沉寂,

    初时,只是一条街道,很快,就要延到小半城池。

    行至城南,乾亨帝脚下一顿,眼前的长街上,已是一片死寂,只有一其貌不扬的老者,在逗弄孩童,

    "皇叔远来,是为何故?”

    等了许久,未曾等来行礼,乾亨帝终还是主动开口,

    而一众大臣,则齐齐躬身,山呼千岁,

    “罢了,因了。"

    将糖葫芦递给几个明显被吓坏了的幼童,张玄霸直起身来,淡淡的看向街头的乾亨帝:

    “犹记得六十余年前,在万龙道,老夫也曾如此抱过你………"

    “是吗?年岁久远,嘉人却没有皇叔这般好记性……"

    乾亨帝驻足街尾,面无表情

    “还记得那时,老夫也曾给你买过糖葫芦,只是,伱很懂事,不像这几个小家伙,老是怕老夫抢他们的糖葫芦……"

    张玄霸微微摇头。

    “因为当时寡人知道,糖葫芦,大街小巷,比比皆是。"

    乾亨帝淡淡道,

    “可你忘了,皇室规矩不允许你接触此物,是老夫亲手将糖葫芦递给你的……"

    “皇叔今日旧事重提,莫非是要问寡人讨回那糖葫芦吗?"

    袍袖无风而动,乾亨帝垂下眸子,袖袍鼓荡间,似有一抹白光若隐若现:

    “给了嘉人的,就是嘉人的,没有人能再拿走,包括皇叔你!"

    "皇叔老了,牙口不好,却是不爱吃这东西了,只是,吃也要讲究个吃相,不好好吃,被人抢走了,皇叔可也管不了了……”

    乾亨帝微微眯眼:

    "皇叔切莫忘了,这糖葫芦,是谁家的!"

    "呵呵~”

    看着角落处吃的香甜的幼童们,张玄霸笑了笑:"谁吃,不是吃呢?"

    叔侄二人,一言一语,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交谈,可长街内外,一众人却无不汗流泱背,心如擂鼓。

    强如黎白虎,也觉有些口干舌燥。

    到得最后,就连两侧的寻常锦衣卫也察觉到了不对,感受着不同寻常的气息,只觉两股战战,几乎要拔腿而逃。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乾亨帝阖上眸子:“皇叔此来,是要助寡人平叛吗?"“平叛?"

    张玄霸哑然,不答,转身离开:

    “老夫归来之前,任何人不准出城,违令者……""皆斩!"

    来世,仍要杀你!

    大斥声中,方征豪的最后一缕残魂消失在了人世问。

    "这一世,你都打不过我,来世……”

    杨狱心中哑然,却也不由生出几分感慨。

    龙渊三杰,以方征豪为末,其人武功或许差了几分,可意志,却不容小觑。

    他此生所见的大宗师级武者,如他这般纯粹的,也是不多,

    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眼神与心思,将方征豪的头颅放在他的尸体旁边,同时,取走了贪狼道果。

    他此来,一为除此瘟魔,二来,自然是为了这枚贪狼道果,

    自从命图之中窥见“北斗位阶”的踪迹之后,“七杀、破军、贪狼’这三枚道果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就大幅度攀升。

    身为极道位阶者,他如何不知此类位阶的恐怖,若让那老妖成就'北斗’…………

    “他………"

    风君子沉默,心中也是一叹。

    他心中何尝没有过相信,可那,毫无意义

    万军之中的毕宁惠,足可匹敌山河榜前列的大高手,甚至战而胜之,可这定然是不包括杨狱了。

    其他武功不谈,单单是这一手箭术,搭配其人凌充实渡的“神通”,威慑之强,比之毕宁都不差分毫了。

    一众人心思微妙,唯独第五桀,不住的打量着,心中喷喷称奇,却独独没有年得

    执掌一道,几乎与落王无异的反王,会万里迢迢,冒着大本营被人攻破的风险,跑来抢夺一個被即将被异族兵锋践踏的城关?

    呼~

    心念转动间,杨狱五指一探,自虚空之中抓来了一团赤红色的雾气。【万瘟丹】

    【核心神种:瘟魔】

    【取一族'老、幼、青、壮、男、女’心头血各九,合以'五毒、四气、六欲之一可初成。

    可积蓄、纯化、合并瘟毒,持之,可避百毒、百瘟……】

    【状态:雏形】“万瘟丹。"

    杨狱眸光一凝,同时,察觉到了暴食之鼎中,魁星三道果的震颤、悸动。

    这不止是示警与排斥,更像是,欲吃之而后快的躁动……

    "这算是除魔?

    心中讶然,却也没有在此刻尝试。

    以真气隔绝此物塞进了芥子空间,杨狱的眸光一转,看向了东北方向,目光所至,澹台正法心头一颤,几乎夺路而逃

    但很快,他已然察觉到了这目光,并不是看向自己,而是……

    沙沙沙~

    似如赤脚踩沙,年得细碎的声音,无比浑浊的在战场内外,所有人的心头同时响起。

    “这是?!"

    第五桀瞳孔一缩:

    “武圣意志!"

    继而,在场所有高手的心头皆是一颤,恍惚间,只觉天地猛然间陷入了深沉的光明。

    极尽感知之下,也只能隐隐看到一轮暗色弯月!

    而在一众异常兵卒的眼中,则只看到一斜披袈裟,半赤上身,老到极点的和尚,缓缓的从近处走来。

    这是一幕足以让任何人年得到吐血的画面,

    那老和尚看似脚步极缓,看似还在极远之处,可几乎所有人,全都看到了他的身形、五官。

    就好似,近在咫尺!"暗月法王!"

    一声惊呼,叫破了来人的身份,陆青亭心头一颤,大叫不好,

    天下,或有默默无闻的神通主,却绝无横空出世,没有根底的武圣。

    暗月法王,其名声或许不如其师兄'红日法王’、大离国师梵如一’的名头大

    可其人执掌永恒天轮寺护寺僧兵,是真正手染无数鲜血的,一代凶人!

    不是如聂龙天这般将将晋升的武圣,而是成名一甲子,曾与西府赵王黎白虎交锋过的强横之辈。

    “纵论天下,算上海外诸岛,只怕世上也无可与你比肩的神箭手了……小小年纪,就有此等造诣,真真是,令人敬畏、叹服。"

    洪亮如钟的声音回荡在战场内外,暗月法王缓缓止步,此刻关内关外不知几千人,他的目光中,却只有那按刀而立的青年:

    “十品神箭、擎天撼地、加之生死簿残页的兑命之术,也难怪黑山道兄,要老衲走这一遭……”

    果然是黑山老妖……

    望着来人,杨狱心中戒备,却并不意外。

    "暗月法王,听说,几十年前,西府赵王领兵出关天轮寺后,大离和尚再不敢踏足明境半步?是也不是?"

    身怀天眼,他的感知远非异常大宗师可比,早在踏出西北道的刹那,就已然察觉到了冥冥之中的安全。

    只是不知是谁罢了。

    此刻见得暗月法王,惊讶自然是有的,却也不足以让他自乱阵脚,

    "说的不错。"

    陆青亭等人捏了一把冷汗,却不料暗月法王并不在意,甚至还露出一抹难看的微笑:

    “老衲很好奇,你这一路上变换方位数十次,明显是惧怕老衲,却又为何执意要来?"

    说话问,他警了一眼不近处高空盘旋的苍鹰,后者受惊般尖叫一声,几乎将背上的秦姒、白犬抖了下来。

    "你说错了。"

    杨狱缓步向前,其余人则多是后退,只有第五桀将风君子护在身后,持剑而立,缓缓蓄势。

    "冥写青光剑,三杀天地人?千年世家的确不同凡响,三杀散人的绝学,第五家竟也有着?"

    暗月法王似是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第五桀,但转瞬就不在意,仍是看着杨狱:

    "哪里错了?"

    第五桀心头一凛,却仍是不发一言,积蓄剑气,如临大敌。

    "这一路上,我数十次变换方位,却不是怕你,只是,不将那背后传播癌疫的猪狗揪出来,实在是……”

    衣发无风而动,杨狱的眸光缓缓亮起,无形的气机扩散之下,气劳层层攀升:

    "无法放手与你一战!"

    与你一战!

    他的声音不高,身后一众人却不由心头发毛,这是要邀战毕宁?!

    长空之中,苍感惊魂未定,秦娘心中担忧,白犬却不住低吼,催促苍愿拔升高度

    “放手一战?与老衲?"

    暗月法王先是一怔,旋即放声大笑,洪钟也似的声音,直将一众人的耳膜刺痛:

    “你以为老衲是聂龙天、澹台灭之流吗?!"

    大笑之后,就是冷笑,轰隆!

    似如晴天打了个霹雳,狂风骤起,直吹的战场上飞沙走石,残旗猎猎。

    "不知死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