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3章 三箭定风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呼!

    虚虚的目光,在此刻似乎有了实质的份量,杨狱垂眸扫过,拦山关内外,几乎所有触及者,都不禁偏移了目光。

    惊骇、震怖……

    先有神箭贯空推城楼,后有踏虚百丈按刀行!

    这一幕幕带来的冲击,实在难以形容,偌大的战场之上,一时之问,竟是死寂一片。

    轻功强横者,可跨空百丈又十丈,辗转挪移,但有借力,或可短暂不落。

    可这,与踏空而行,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自古而今,强横武者不计其数,可凌空虚渡,却只在传说之中才有。

    强如大宗师、武圣,甚至于古往今来人所共尊的三大无上大宗师,也从未有过凌空而行的记载!

    “他,更强了……”

    战场某处,陆青亭心中震动实是无以复加。

    曾参与编篡“锦绣山河榜’的他,见过了太多高手的履历,更见识了诸多天才人杰的生平。

    然而,此刻仍然心中骇然。

    仙道不论,单单武道,出身大宗门世家的,比之散人优势大了太多太多,

    成体系的传承,让他们自小到大几乎无有弯路,天资聪颖者,宗师之前甚至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瓶颈。

    是故,古往今来,从来不缺乏什么少年天才。

    可至宗师境界,再如何天赋异禀,都已然不可能快速精进,大宗师一关,足可困死无数武者。

    而大宗师距离武圣的距离,只会更远!

    天资强横如启道光,献龙、宋天刀,关七这样的武圣真种,宗师之后,也是需要十数年,甚至数十年沉淀。

    可刚才那一箭,比起自己送信前曾见的,威能大了何止数倍?

    这种进步速度,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何止是他?

    城关内外,所有认出来人身份者,无不心中骇然,只有于道人身躯一颜,忙提剑走出躲藏处,闪进了战场中,做拼杀状。

    “杨,杨狱?!"

    城楼前,灰尘弥漫,望着来人,风君子也终于认出了来人,一时间,心中复杂至极。

    他如何都没有想到,来人竟然会是杨狱……

    “他,就是杨狱?”

    被人所阻,又被箭光所惊,第五桀早已摆脱几人,此刻距离城关极近,一眼就看到了高空而立的刀客。

    这小子……

    呼

    一众人的心思,杨狱自不会在意

    他缓于空,眸光扫过偌大的战场,现世之中,他从未见过如此残酷的血肉场,那浓烈到极点的铁血味道,却让他不由回想起了当年的流积山幻境。

    目光扫过城头处,再一转,已然看到了战场中的无头身躯,以及那染血的长枪。

    眼底泛起波动,目光却是再一转,落在了严阵以待的一众天狼族高手身后。

    "啊!"

    众人身后的阴影之中,第五白眉踉跄跌到,冷汗满身,手脚冰凉,胸膛不住的起伏,惊怒骇然到了极点。

    惊惧之后,就是压抑不住的暴怒杀意。

    望向杨狱,他的眼珠泛红,一口钢牙咬的“咔咔’作响,心中不住发狠,又阵阵悸动。

    那一瞬间,若非他自杀以做动替死木偶,他此刻,只怕已然身死道消了………

    “天意四象箭?原来是西北杨大王亲至……”

    那由都此时,也认出了杨狱的身份,他心中戒备深深,这一箭,让他都脊背发凉,毛骨悚然。

    天狼王朝,最尊善射之人,国内神箭手比比皆是,哪里看不出眼前人的恐怖?

    这样一尊能够凌空虚渡的神箭手,其威慑之恐怖,只怕足可与武圣比肩了!

    只是,他到底非是等闲之辈,一惊之后,就自拱手,高声道

    “早听闻西北道出了个少年英豪,本王早已心向往之,只叹一见无门,却不想今日有幸……”

    砰!

    气浪排空,杨狱身若陨星,落于城楼废墟之上,

    听得那头的废话,也不答话,松开两刃刀的刹那,乾龙神弓已然再度拉开,

    不是之前的半开,而是满圆也似。轰隆!

    无一字的废言,电光如瀑涌动,刹那间,乾龙弓发出一声震动城郭的巨大咆哮

    可这凶良的声音,却迫不上那爆射而出的箭矢!

    “不好!"

    杨狱持弓在手的刹那,一众天狼高手的神色就为之狂变,或是大吼着燃烧气血或是真罡撑起,横刀身前。

    能够跟随那由都而来的,无不是他的心腹大将,族中死士,故而,纵然看到了之前那一箭的神威,此刻竟然也无一人逃跑。

    只有众人身后的第五白眉已然被吓破了胆子,第一时间夺路而逃,狠狈已极。

    然而,所有人的动作,在这一箭喷薄而出的刹那,就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

    轰隆!

    肉眼可见,箭光破空之刹那,一团团气爆云就不住炸开,连珠炮一般贯穿了整座战场。

    气浪所至,竟在异族军阵之中拉出一条长达数里的血肉长廊。

    而那箭光本身,更散发出惊人的光与热,所过之处,不知多少人连惨嚎一声都来不及,就消失在光芒之中。

    "啊!”

    一声惨叫终于发出,那是曾围杀方征豪侥幸未死的甲士,他燃命伴罡,震戈,

    首先冲上去,自也是第一个被箭光淹没。

    紧随其后,另外两尊甲士也倒提兵戈,挥舞抡圆,劲气激荡如狂风暴雨,两人联手,三人先后欲要合力拦下。

    可这一箭太快太快,快到了哪怕他们开了玄关,居然也无法后发先至,一人被箭矢洞穿,两人也皆咳血倒飞。

    而三人的身后,一种或挡、或冲、或逃,却皆毫无用处,在这雷光交织的万象一箭中,如烈日暴晒下的雪花一片片,消泯无踪!

    “逃!”

    凄厉的惨叫声中,那由都汗毛竖起,可他不退、不闪、不逃,而是不知从何处抽出一口长刀,横在身前。

    同时,体表绽放出灿灿金光,犹如金刚加持,硬撼神箭。

    大片金光涌动,弥天的气浪于烟尘以刀箭相交处进发开来,涟漪扩散下,无论是甲青、人体还是其他什么,纷纷被撕裂开来。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也随之扩散,强光之下,战场一片大乱,没有了指挥,天狼军一片大乱。

    身陷重围的白州精骑,则趁机怒吼,反杀,欲要突围。

    “怎么会如此之强?!”

    刹那的接触,重金收购的数百张金刚符已然消失无影,光罩破空、真罡破空、千锻神刀,在一声呻吟后,竟有着裂痕浮现。

    彻骨的寒意涌上心头,那由都再不复之前的从容,猛然暴气,趁着金光炸裂问,横移一尺。

    刺啦!

    千分之一刹那都不到,暴戾的电光已然与之擦肩而过,在一声惊天动地的任吼声中,将他半个身躯撕扯了下来。

    并余势不减的,慢射千丈,在第五白眉惊怒骇然到眼角进裂的目光中,一箭穿胸,将之生生钉于地面之上。

    "不"轰隆!

    箭矢没入大地,巨大的震动声,才与次第而来的气爆声一齐炸开

    气浪,灰尘冲天而起,狂飙扩散。

    一箭之威,竟至如斯。

    这样的恐怖,几乎再度浇灭了烽火正烈的战场,眼见得旗台没,天狼族军队终于忍受不住惊恐,溃散而逃。

    哪怕远处的督战队不住射杀,也无济于事

    砰!

    陆青亭重重摔落在地,以神行之速,在不被针对的情况下,他自然可以避开,之所以被波及。

    是他护住了方征豪的尸身。

    可等他被震的一侗踉跄后才惊愕发现,其人的身躯,根本没有被波及的迹象……

    "这样凶民的箭势,他居然还能掌控入微?!"

    陆青亭倒吸一口凉气,附近战场混度却是拔升,这一箭所带来的光与热,直将附近积雪消融了个干净。

    “怎么会……"

    昏沉伴随着血污拍了澹台正法一头一脸,看着被风吹散的手臂,他呆若木鸡。

    天狼王朝,以强者为尊,诚然,如黑山老妖,他家叔父根本不会理会俗事,可那由都能登临左汗王之位,其人的武功,也是强绝。

    纵然是大明朝廷编篡的山河榜,也是赫赫有名的。

    此刻,在三尊大宗师的护卫之下,非但护卫者一死两重伤,他自己,竟然还丢了一膀!

    !"

    自至此时,痛怒至极的吼声,才在战场响起,弥漫的烟尘之中,却已然找不到了

    那由都的影子。

    这是极为高明的藏形医气之法,可也足可见其人被这一箭伤到了根本。

    只有他的声音,在不住回荡;

    “杨狱!"呼呼”

    劲风呼啸之中,剧烈厮杀的战场上,都有不计其数的目光在注视着杨狱,也同时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说的不错……"

    淡淡的声音之后,城关之上,乾龙神弓再度发出咆哮之音。

    轰隆!

    弓开,则箭到!

    杨狱的声音似刚刚响起,战场某处,就又自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又一尊甲士揉身而上,气焰燃烧,拼命以身挡。

    却仍是被一箭贯穿了兵刃、真罡、横练、身躯,余势不减的,撞向了单管扬刀,惊怒已极的那由都。

    “你……"

    他震怒至极,却又哪里来得及说话?

    只吐出一个字,那不知是威胁还是求饶的声音,就被狂暴的气浪压回了气管。

    继而,被箭矢贯穿,倒飞十数丈,重重落地,荡起烟尘大片。

    "今日见我,你的确有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