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2章 天惊地动,谁人无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将军!"

    看着那高大身躯倒下的刹那,城关内外,一众江湖人士,白州精骑全都沸腾了。

    长达一年多,十数次血海摩战,方征豪的声望在这拦山关,已然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纵然是助拳而来的一众江湖武人,心中也不乏敬畏、叹服者

    此刻,见得方征豪倒下,有人惊骇,有人心生退意,也有人怒吼着冲杀而出,

    “唉……"

    这一幕,冲击过于巨大。

    哪怕是惜命如金,大战之中从来只在暗中划水放箭,从不出城与敌军厮杀的于道人,心头都不由闪过一丝悲凉。

    “将军难免阵上亡,什么,能比命珍贵……"

    看了一眼冷汗涔涔的苦尼,于道人叹了口气,后者连连点头,只觉手脚冰凉,

    她下山,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究其根本,是为了活着,而不是为人卖命送死……

    “方……”

    刚自踏出城楼的风君子身躯一颤,神色顿时黯然下来。

    拦山关中三十余年,两人相交并不多,最初,他只是借着白家之劳为自己治学传经。

    天狼异动之时,他主动出山,也是有试探方征豪是否会据守城关的。

    可这一年多里,生死鏖战下,他对其人也不得不生出几分敬佩来,

    可惜……

    “方兄……"

    一声长叹间,风君子的周身涌现出浓烈的意志,无形的气机如怒潮般在城关上空翻涌。

    一面面旗帜被吹的'哗哗”作响。

    昂!

    刹那而已,数之不尽的气流就为之暴动,伴随着阵阵飞沙走石,一条若隐若现的风龙即将出现。

    轰!

    城关内外就有狂风骤起,刺骨的寒意陡然间就要为之爆发,这是一道足可笼罩战场的巨大道术。

    也是风君子持之以成名的上乘道术'呼风”!

    “道术,呼风……”

    淡淡的笑声,于风暴将起未起之时,突兀而至,随之同至的,是无声无息问突破风瘴而至的,彻骨寒意。

    "嗯?!"

    风君子眉头一挑,猛然回头,就见得猎猎风中,有灰袍狂舞,一老者立于城楼最高处。

    ""道术呼风’名列"天下道术榜’中前十,相传有改易天象之能,只是,身旁连个护法之人都无,未免也太过大意了……"

    于此处,他俯瞰着风君子、持剑杀来的第五桀,甚至于整座战场:

    “龙渊三杰,徐氏六君子、拦山重关、白州精骑……以此为祭,老夫终于感知到了'命图’……"

    命图!

    双臂大张,感受着冥冥之中的波动,第五白眉心中激荡不已

    早三十余年,他就已然以'瘟传一州”为代价完成了自己的仪式,可寻觅命图却足足用了三十年。

    这一步,太难太难了。

    若非黑山老妖点破其中奥妙,或许再有一百年,也未必能从浩瀚无垠的法则之海中寻觅到'瘟魔’的命图。

    是故,此刻他心中之激荡,实难以与外人道,

    命图之难,在于寻,此刻,清晰察觉到了命图之所在,那么,他只差那么一步,就可跨入传说之中的仙佛之门了!

    "第五白周!"

    第五桀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之中,其以身御剑,刹那问洞穿风暴,横跨战场而来,

    "这是,毒?!"

    风君子却是按住的胸口,莫可形容的刺痛在他的心口炸开,并迅速扩散全身,几乎将他定在原地。

    什么时候?!

    他此生修持的第一门道术,就是避毒咒,早三十年就万毒不侵了,怎么可能会中毒?!

    “老夫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出身大家族的高手,因为,咒杀你们,着实太过容易了些………”

    淡淡的看了一眼仗剑而来,形若飞仙的第五桀,他轻笑一声,捏碎了那枚'万癌丹”。

    万瘟丹,非丹,实宝也!

    顾名思义,这是万种瘟疫才可炼成的宝丹,为咒杀方征豪,他做了数月之久的准备。

    也顺路,去风家取了'老、幼、青、壮、男、女’各九人。

    砰!

    赤红如血的雾气消融了漫天狂风,将身中瘟毒的风君子笼罩在内。

    "可惜,没能钓来那人……

    念头闪过,背负双手,第五白眉的眸光冷淡,声音却自回荡在战场之上:

    "大局已定!阿史那兄,该你了!"

    砰!

    话音落处,第五桀的心头就是一寒,猛然闪身,一口长矛已然贯穿虚空,拖拽着长长气焰,钉在了城墙之上,土石飞眼。

    "好!"

    话音落处,一道道身影已然自战场之中暴起,刀剑如林,随着那掷矛的甲士,围杀第五白眉。”诸位,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高举兀自染血,怒目未闭的头颅,那由都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战场之上:

    "踏破拦山关,本王以长生天之名,许诺诸位勇士,死不封刀之权!"

    呼~

    骤起的强光,打断了山呼海啸般的回应,好似一轮骄阳自南而北,以极速降临于战场之上

    刹那之间,拦山关内外,所有人的眼前都为之空白一片,更不知有多少人被刺的泪流大叫。

    "谁?!"

    那由都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强横如他,竟也有刹那问失去了对外界景象的捕捉.

    只感受到一股凶戾、锋锐到了极点的气息,自极遥远之处呼啸而来,刺痛了他的感知。

    三元归一,感悟天人合一的大宗师武者,能够自冥冥之中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这,正是武圣级强者'秋风未动蝉先觉’的雏形。

    可他,仅仅是雏形而已,成就大宗师的这数十年里,他只若有若无的察觉过几次而已

    然而此刻,那冥冥之中的天意示警,是从未有过的强烈。

    不,这根本不是示警

    是咆哮!

    恍惚间,那由都只觉耳畔有需声炸响,似有人对着他的耳膜,声嘶力竭。

    危险,

    快逃!

    何止是他?

    这光芒骤起之刹那,战场内外的宗师,大宗师,无分敌我,也不论身在何处,甚至是暗中躲藏放冷箭的于道人,心头皆是一寒。

    在这光芒骤起之刹那,统统感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危机。

    “什么?!"

    遥遥旁观已是如此,首当其冲,立于战场最高处的第五白眉,已然是惊悚、骇然已极!

    强光骤现之刹那,他的眼前就是一黑,似于一瞬间,失去了对于外界的所有捕捉与感应。

    可与此同时,强烈到了极点的危机,已然如一只无形大手,死死摆住了他的五胜六腑。

    危机!

    实质的刺痛,极尽的生死一线下,第五白肩嗅到了无可形容的恐怖。

    没有任何高家与不舍,他悍然抛飞了自己的护身法器'月精轮”,更毫不吝惜的捏碎了剩余的替身木偶。

    然而,他心中的危机却无有半分消减。

    只是凭借这一刹那的爆发,从强光之中回过神,然后,就看到了一支犹如彗星北至,雷落九天般的璀理的雷箭之光。

    这道箭光是如此之璀理,电光与赤金之色交织生辉,其过之处,风雪皆碎,甚至于,盖过了大日之光芒。

    "这是,天意四象箭?!"

    莫名有些陌生的气息,让陆青亭的心头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

    可旋即就被他打散,这样恐怖的一箭,已然超乎了天意四象箭的极限。

    轰!

    终于,所有人的耳畔,听到了声音。

    被第五白眉视为护身之宝,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的月精轮,犹似纸张般,连同他眼前的世界,被一下切开,

    黑暗与光明,在他的眼中,一下分割开来,那是死亡的浓烈到极点的死亡气息。

    我要死了……

    当这个念头实质的浮现在心头,这一箭下,自己的替死木俚,没有用!当这個老大头感的冷地仕心天,这一前下,自己时省就不偶,没有用

    他不知这个念头从何而来,更不知真假,可却在一线问有了决断。

    呼!

    第五于融瞬问白头,通体裙皱,再没了半分生机,所有的生命力于一瞬问燃烧殆尽。

    万瘟丹的光芒,从他自己的体内爆发出来。

    要抢先一步,杀了自己.

    轰隆隆!

    九天雷落,地裂山崩。

    恐怖到极点的气爆声,与那城楼爆碎之声同时响起,并迅速传遍了整座战场,咻

    尖锐到足以刺破耳膜的音爆于耳畔炸响,风君子猛然回神

    偌大的城楼瞬间气化,恐怖的高温下,包括他在内,长达百丈的城头上,绝大多数的人,瞬间毛发都被烧的卷起。

    真气与电光碰撞,箭矢高速运作与空气摩擦的高温火花,同时在城头炸开。

    而那一箭,余力未消,更沿着去势,拉扯出一道长达数百丈的真空通道!

    狂风,更与同时荡起,直吹得城关内外,一片飞沙走石,

    恐怖!

    这一瞬间,除却狂风嘶嚎、气爆回荡,偌大的战场都是一片死寂。

    望着那好似要把宫天分割两半的箭痛,所有人的目光,都有到那的失售,失神,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箭术……"

    被诸多兵卒高手护在正中的那由都,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一箭,已然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是……"

    风君子僵硬抬头,与城关内外无数目光一同,看向箭光来处。

    却见得,狂风呼啸的百丈高空,玄服猎猎而舞,一人踏空而行,掌按腰刀,也随之垂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