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3章 点燃命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沙哑的嗓子,吼出破音似的尖锐。

    认出杨狱的刹那,高瘦老者几乎心跳都停了那么一瞬间。

    如果问,杨狱,是否是过去数十年里,声名最为响亮者,这个答案,或许有争议。

    因为过去数十年里,天下间尚有启道光、铁横流、宋天刀、迷天教关七这些武圣之下的绝顶高手在搅动风云。

    可如果将时间,拉近到过去十数年,那这个问题的答案,则毫无争议!

    而比起那些位,眼前之人的名头,在七杀神宫外的一众人眼中,更是如雷贯耳一般。

    因为他,令黑山老妖都折戟而回!

    那可是黑山老妖,盖世无敌,被一国供奉为神明的存在。

    “杨狱?!”

    矮胖老者悚然一惊。

    一惊的同时,震荡之真气,已然将后墙震成漫天的齑粉,而他自己,则利箭也似,于灰尘之中暴退!

    退!

    两人无比之果决,正如当年听闻玄甲精骑北来之时,弃宗门家人于不顾,头都不回。

    轰!

    两人的动作太快太快,余灵仙还未从杨狱现身的惊讶中回过神,耳畔,就自传来了一声轰鸣。

    只一瞬,两人已然撞翻了房屋,暴退出了百丈之外。

    而杨狱,似还立在原地。

    “杨……”

    余灵仙正要说话,突然间瞳孔一缩,就见得,疯狂摇曳的烛火中,杨狱的身影渐渐消失。

    一点点褪色,消失!

    轰!

    音波的炸裂,被两人远远抛飞在后,这一下暴退,展现出了两人惊人的轻功、横练造诣。

    然而狂风之中的两人,心中却皆是一沉。

    就见得,夜幕狂风之中,一袭黑袍猎猎如旗般狂舞于两人必经之路的房檐之上。

    “怎么会如此之快?!”

    高瘦老者心如擂鼓,只觉那人立于屋檐之上,气息混洞浩大,似与其身后的无垠夜空合而为一。

    一双眸子,亮如星辰,灿如日月,遥隔百多丈,就刺的他双眼发酸,脊背发凉。

    “怕是逃不掉……”

    “与他拼了!”

    这一瞬间,两人展现出了惊人的默契,不分先后的止步、跺足、燃血、气震百窍……

    两人绰号风火二魔,其意非指实物,而是两人联手,如火借风势,刹那燎天之意。

    甲子之前,两人就曾有过合击镇杀大宗师的战绩!

    此时此刻,危机临头,逃无可逃之下,两人彻底爆发,惊人的气血如狼烟般照亮了半边夜幕。

    二人合修百年也多的真气,彻底沸腾。

    “风火……”

    刹那间,两人已然找回了甲子前与人死战之心,而同时,似如寒冰般彻骨凉的声音,也在两人的耳畔响起:

    “两条老猪狗……”

    啪!

    似乎连惊骇的念头都还未在心头升起,两人就觉脸皮一热,一双如烧红烙铁般的手掌,不分先后的盖在他们的脸上。

    轰!

    余灵仙心头一颤,只觉大地震抖,整座庄园都发出不堪忍受的呻吟声。

    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只见星光下,灰尘、泥沙、土石如浪般高高拉升如帷幕。

    那暴退而去的二人,又以极速倒退,撞碎了一座座假山、景观、墙壁……

    如两口老犁留下百丈长,一人深的沟壑,重重的砸在自己面前。

    “你……”

    余灵仙骇然后退。

    在她的脚下,烟尘四起,泥沙四溅,那风火二魔,如死狗般深陷泥地,只有血肉模糊,似被人把脸皮拔下来,五官按进去的恐怖头颅,无力的耷拉在废墟中。

    轰!

    而直至此时,被远远拉在身后的气爆、破碎、惨叫声,方才一股脑的传了过来,闻之令人心惊胆战。

    余灵仙只是骇然,而被她收拢过来的怜生教徒,已被吓的两股战战,有人踉跄后退,有人跌倒在地,更有甚者几乎屎尿失禁……

    “三百人还嫌不够,你们倒是说说,准备要多少人?”

    夜风吹过,杨狱仍在门口站着,除却寥寥几人之外,甚至没有人看到他身形动作。

    “杨,杨……”

    废墟中,风火二魔的惨叫声都变得沙哑:

    “待宫主真身下山,你定不得好死!”

    劲风如重锤,将两人色厉内荏的声音打将回去,顺便卷回两枚灰扑扑的药丸:

    “指使你们散播瘟疫的,是黑山老妖?”

    随口问了一句,杨狱的眼神,就落在这两枚药丸之上,在其中,他感受到了浓烈的‘瘟气’。

    只是,在这两人身上,他并未察觉到神通的气息,很显然,这两人的背后,还有人。

    “风火双魔,定安风火门门主,八十多年前加入怜生教,曾是外门护法使者……”

    余灵仙轻声道出两人的来历:

    “这两人几十年里不曾现身人前,如今看来,是拜入了七杀神宫门下……”

    “七杀神宫,一脉相传,这些败类,与其说拜入七杀神宫,不如说是庇护于老妖门下的狗。”

    通幽扫过,杨狱已知晓两人来历,只是,生死簿未曾笼罩到关外,其中仍有模糊处。

    看不到指使两人的是谁。

    见杨狱知晓,余灵仙没再说什么,心头有些疑惑,却也没问,只是轻叹了口气,走向外院汇聚的教众们。

    不多时,外院传来了惨叫、厮杀声,夹杂着怒骂、哀求、哭喊……

    她此来,本就是为了肃清教中为非作歹之辈,两年多里,兴离二州已被肃清,只剩兖州了。

    此处分舵,原有四千余人,其中被蒙蔽的大半良家信众,为祸不深的,早已被她遣散,或送去大牢。

    “杀了我!”

    听着杨狱的脚步声临近,高瘦老者终是忍不住一颤。

    他突然想起了关于眼前人,手辣狠辣的传言……

    “两月里,兖州染疫者,六万余人,其中大半老弱皆死,小半精壮,也多形销骨立,不死,也半残……”

    “等,等等!”

    听得这平静到淡漠的声音,矮胖老者终也是心中大乱:

    “什么瘟疫,我们,我们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不必跟我说……”

    一手一个,将两人从废墟里拔出来:

    “这里只有三百人,但兖州城外,却有四万新坟,六万人,在等你们……”

    ……

    ……

    怜生教的分舵修建是很有讲究的,多是人迹罕至,寻常人不乐意去的地方。

    提着二魔走出山谷未多久,杨狱已然看到了那有点点绿火闪烁的荒郊野岭。

    那是相距兖州城四十余里的一处荒郊,或者说,曾是一片乱葬岗,之所以说是曾经。

    是因为,两月里,方阿大带人,在此修了新坟三万余。

    呼呼~

    阴风吹拂,老鸦鸣叫。

    不时有凄厉风声似鬼嚎叫。

    风中,杨狱驻足,眼前,是一片绵延多里的坟地,于常人眼中,只有一座座的坟墓、被风吹动的纸钱。

    而在他的眼中,此处阴煞汇聚,绿光闪烁处,分明有着数以千百计的,鬼!

    极魁星,上应天星,下应幽冥,即是星神之属,也是阴司鬼神。

    但这,是杨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鬼。

    魂、鬼,常人多放在一起,但其实并不相同。

    依着鬼婴的说法,魂是阳,魄是阴,人死之时,魂魄皆在,此刻,称魂灵。

    只有阳归于天,精神与魄脱离,剩下的,才是鬼。

    事实上,精气神三元归一的大宗师,死后,一存皆存,一散皆散,并不是鬼。

    而是不被阴司承认的‘鬼神’。

    事实上,远古之前,身死魂不灭,三元合一,阳气不散的,又称之为阳神,是有资格称为鬼神,甚至地祇的。

    断启龙、风豪、马龙图、陈玄英、鬼婴,就属于此类,而眼前的大片坟茔内外的,才是真正的‘鬼’。

    换而言之,有灵者为魂,无觉者为鬼。

    “天变越发近了……”

    看着此幕,杨狱心中自语。

    人之寿,分阴阳,阳寿尽而阴寿未尽者,会有魂灵留下。

    远古之前有大神通者开辟阴司幽冥,容纳魂灵,并以无上神通开辟‘轮回’,使得阴寿化阳寿,转世三生,阴寿尽,方才真正湮灭于天地间。

    只是,人之阳寿,依托于肉体,阴寿之存,在于灵炁,潮汐落时诸神灭,鬼自然更难幸免。

    因而,在三笑散人的潮汐论中,‘百鬼夜行’‘百鬼日行’皆是潮起的征兆。

    这,比他预想的要快许多许多……

    “老爷,您要进食吗?这些新鬼,除了满腹怨气,什么也无,味道只怕不好……”

    突然,鬼婴自袖口探出头来,他好奇打量了一眼,旋即不屑摇头,正想说什么,瞧见自家老爷冰冷的眼神,顿时缩了回去。

    呼~

    虽收敛了血气,杨狱的到来,仍是惊动了这片墓群,诸多仅有三分人形,似连五官也无的鬼影,顿时惊惧的缩了起来。

    鬼魅无灵智,却也有着恐惧,而恐惧之外,也有对于活人血肉阳气的贪婪。

    “百鬼夜行……”

    目光扫过墓群中的鬼魅,杨狱心头微叹。

    这都是兖州城中死于瘟疫的百姓,他们多不懂得修持精神,死后‘阳气’消散,没有任何灵智留存。

    但偏生,本能的渴求‘阳气’,此时虚弱,不敢靠近活人,但随着天变渐近,必然会扑食活人,吞阳气,复灵智。

    可他们的本源阳气溃散,吸纳他人阳气,治标不治本,欲要维持灵智,就要不停的吞食活人的阳气……

    “尘归尘,土归土。诸位的仇恨,杨狱担了,你们,安息吧……”

    长叹一声,杨狱唤起了紫金吞煞宝葫芦。

    三万多新坟,万余鬼魅,此时灵炁不显,自然无事,可一旦天变至‘百鬼日行’,近在咫尺的兖州城,只怕又要招灾。

    鬼无灵,只有怨煞本能,可不会记得什么同乡之情……

    “啊!”

    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畏缩不前的群鬼先是惊惧,旋即扑杀而来,鬼影扭曲,掀起大片的绿火。

    “什么,什么东西?”

    “不对,不对,有鬼?有鬼!”

    被丢在地上封禁了气血的风火二魔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安的扭动着身躯。

    他们看不到飘荡的鬼魂,却感受到了阴风呼啸,脊背发凉,隐隐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咦?”

    杨狱心中一动,后退一步,却见得群鬼嘶鸣着扑杀上来,借助这处乱葬岗的浓郁阴煞,开始撕扯风火二魔。

    “呀!”

    声声惨叫响起。

    大宗师级武者,气血何其之阳刚,哪怕杨狱封禁了他们的气血,群鬼噬咬的刹那,也被烫的消散了一大片。

    但他们似乎冥冥之中认定了什么,前赴后继的扑杀上去。

    一时间,大片青烟弥漫,若有若无的鬼哭声,好似伴随着风声在现世之中回荡开来。

    “什么东西?”

    风火二魔察觉不对,疯狂扭动身躯,却哪里挣脱的开杨狱的手段。

    “乖乖……”

    鬼婴不知何时探出了头,见得这一幕,也是惊了。

    武者血气阳刚,对于鬼魂而言,简直比岩浆还要滚烫,大宗师武者的血肉了,别说这些小鬼,他咬一口,都要被烫掉半条命。

    这些小鬼,根本是在自杀!

    他看的心惊肉跳,不由的看向杨狱:

    “老爷?”

    “冤有头,债有主。”

    杨狱不知何时转过身去。

    呼呼~

    阴风之中,群鬼前赴后继,近处的消散了,远处又有飘荡而来的。

    终于,伴随着两声凄厉的惨叫,本就被打成垂死的两人,先后咽气。

    继而,

    “痛煞我也!原来,原来是这群孤魂野鬼!该死,该杀!”

    暴怒的声音回荡,风火二魔的魂灵汇聚,大怒咆哮,伴随着阴风阵阵,就要扑杀残存的鬼魂。

    却突然一个激灵,两人僵硬回头,就见得身后阴雾翻滚,有鬼神立于其中,背对着自己。

    “你?!”

    突然,两人察觉不对。

    那鬼神适时转身,眸光中似有雷霆闪过,继而,狂风大作,犹如鬼神张口,将所有的鬼与魂,尽数吞没。

    嗡!

    几乎是同时,杨狱察觉到了来自于魂灵深处的一动,陡然闭眼凝神,就见得那片源自法则之海的幽沉星空中。

    星辰渐亮……

    那是,他的命图……

    “极道位阶无命图,世无极魁星命图,但只需要上应天星魁,下合鬼神魁,

    命图自然可以点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