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巧立名目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走在清晨的外城街道,听着若有若无的呻吟,杨狱心中仍是有着压抑。

    直至穿过内城城门洞,他的心情都不是很好,甚至更差。

    内外一堵墙,却好似两重天地,再看这本来很正常的繁华,就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如芒在背。

    有些东西,听说与看到,真真是截然不同。

    杨狱前世从未觉得自己的道德高于大众水平,充其量是遵纪守法而已。

    可来到此世之后,他发现,相比于某些人。

    自己几乎是道德楷模了。

    匆匆回家,将一些不方便处理的东西放好,告诉婆婆一声,就向着监狱而去。

    换血之后,他的精力一只大好,一夜未睡仍是精神抖擞。

    心中却琢磨着,该怎么找出大狱中藏着的东西。

    “县令要见我?”

    前脚刚踏入大狱,还未等杨狱上工,就有一衙役来寻他。

    “走吧,莫叫大人等的久了。”

    那衙役趾高气昂,更嫌恶大狱气味难闻,捂着鼻子退出去。

    “他为什么要找我?”

    杨狱心中疑惑,草草收拾了一下,跟了出去。

    两人一路无话,一前一后,穿过南大街,行至地段最为繁华之处,再左转走上数十步,眼前豁然开朗。

    若非亲眼所见,实难相信,距离这么一处繁华大道不远处,竟有着这样一处大宅。

    “到了。”

    杨狱止步,抬目,神色顿时复杂至极。

    由此前望,不过数十步处,坐落着一间红墙白瓦的大宅院,打眼一扫,只看其规格,至少也得七进七出。

    门外两尊石狮子活灵活现,威势逼人,来往行人远远看到,就避到一边。

    大明律法严苛而细化,不止是各行各业都有规范,便是衣衫住宅也是有着规定的。

    莫说王五这般积年皂吏,就是再寻常一人,也能看出这宅子越制了。

    相比之下,衙门真好似狗窝一般了。

    “刘文鹏……”

    杨狱深吸一口气,才踏入了这座大宅院内。

    宅院里,多有景观,铺彻的地板都有花纹刻着,此时正是深秋,草枯叶落,这宅子里大树不少,地上却没有一片落叶。

    走在院内,杨狱只觉浑身刺挠,好似千百只虫子再爬,恨不能转身就走。

    但他还是忍住,任由那下人领着,在这院子里转来转去,小半盏茶的时间,才来到一处内院外。

    到了此处,杨狱才稍稍宽心,因为这内院外,着实有着不少人。

    打眼一扫,狱卒、捕快都有,甚至还有着内城几家武馆的教员。

    一众人有老有少,唯一的共同处,就是血气旺盛,皆是换血境武者。

    “老爷正与友人饮酒对弈,你们就在此等候老爷的召唤吧。”

    那下人随意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将一干人全都晾在了院门外,有人心中不满,但也不好发作。

    “这么多的换血境武者,三尺刘想做什么?”

    杨狱心中疑惑,猜测着那位县令大人的目的。

    难不成是要对怜生教动手?

    可也不对啊,哪有这么堂而皇之的,不怕打草惊蛇?

    此时已是深秋,天气渐寒,清晨寒气更重,一众人就这么被晾了一个多时辰。

    才有下人从院子里出来,向着他们招招手。

    杨狱看的清楚,不少人脸色都有些涨红,似被这召之即来的态度所激怒,都憋着气。

    一踏入这间院子,杨狱就察觉到了温度的变化。

    这处院子,比起外界温暖了许多。

    打眼一扫,他居然在这个时节看到了诸多绿植、蔬菜、瓜果,不少的下人正在采摘。

    远处一株梧桐下,有两人对坐弈棋,一人含笑,一人冷面无表情。

    “王五?”

    杨狱心头‘咯噔’一声,认出与刘文鹏对弈的赫然是王五。

    王五也瞧见了杨狱,嘴角颤动一下,没有说话。

    那位仪容颇佳的中年人手捋美髯,含笑招手:

    “来,各位不必拘束,尝尝咱自家院子里的瓜果。”

    “谢大人!”

    一众人,不管心思如何,却都是拱手谢过,硬着头皮拿起品尝,不管滋味到底如何,反正都说好。

    心中则是叫苦。

    这刘文鹏从来只进不出,吃了他的东西,只怕就很有些麻烦事了。

    杨狱不动声色的落后一步,只看着一众人大快朵颐。

    好半晌后,才有人开口“敢问刘大人,此次召见我等,有何差遣?”

    刘文鹏微微一笑,道:“差遣自然不敢当,不过是些许小事要请各位帮忙。”

    一众人忙道不敢。

    刘文鹏满意一笑,才满脸忧愁的说出事来。

    “犬子顽劣,前些日子进山猎虎,却不想数日未归,老夫爱子心切,特请诸位前来……”

    “刘大公子?”

    杨狱一怔。

    有人已是忍不住开口了:“前些日子还见公子在客来楼听人说书,怎么会进山?”

    “进山的不是清卿,而是二子清贵。”

    刘文鹏长长一叹,似乎很是忧愁:

    “若是诸位能将犬子平安带回,自有重谢!”

    重谢?

    一众人面面相觑,却都不怎么相信。

    刘文鹏微微皱眉,继而轻轻拍手,自有下人捧着一个个托盘前来,行至众人面前,掀起上面的红绸。

    露出一锭锭白银。

    “嘶!”

    杨狱听到有人倒吸凉气,心中也是惊诧。

    刘文鹏这么舍得?

    不是他非要如此想,而是刘文鹏此人,想来抠唆,只说这大宅院里。

    寻常的大户人家,多是请家丁、护卫、丫鬟,可他倒好,直接让衙役伺候,可说是抠门的令人发指。

    “诸位不会不给刘某人面子吧。”

    刘文鹏面色微沉。

    震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答应。

    可看着刘文鹏渐黑的脸色,还是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

    “好!”

    刘文鹏这才满意,让一众人收下银子:

    “这是纹银五十两,谁能带回小儿,还有纹银二百两奉上。”

    ……

    捧着银子退出刘家,其余人皆是满面愁容,怏怏回归。

    杨狱则是寻了个干净的角落盘膝坐下,梳理着这两日的所得,同时也在等王五出来。

    这一等,就等到日头偏西,天色暗沉。

    铁青着脸的王五才从刘家出来,杨狱靠近前去,还未说话,就听得这位捕头‘咔咔’磨牙声:

    “剿匪都要巧立名目,老子可真是开了眼了,开了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