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六章 杀人又放火(感谢盟主蛋总的左右蛋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你?”

    杨宝田一脸惊怒。

    万没想到这个小崽子居然没有回城,半夜闯入他家。

    同时心中‘咯噔’一声,只怕这小子已然听到刚才的那些话了。

    “真想不到,老族长这把年纪了,居然还想着造反。”

    杨狱以刀鞘拍着这老家伙的脸,‘啪啪’作响:

    “造反,可是要诛九族的!”

    杨狱心中一阵后怕。

    要不是他心中存疑,猜测这老家伙与怜生教有关系,潜回来看看,真要被这老家伙坑了。

    这老家伙造反,成了,不会放过自己,不成,诛的九族里,可也有自己这么一号人。

    “我,我……”

    杨宝田老脸涨红,眼中尽是愤怒憋屈,却还是低声讨好着:“小,小狱……”

    “行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杨狱却懒得多说什么,抓起着重都不到八十斤的老家伙,一转身,没入了夜色之中。

    杨家庄园一片混乱,杨狱动作又快,很轻易的就出了庄园。

    待得悻悻而归的杨逑发现老家伙不见,好一阵发狂,那却又是后话了。

    ……

    哗啦啦~

    临近小溪的灌木丛边,杨宝田悠悠醒转,刚想爬起来,就听到阵阵‘沙沙’声。

    他压住呼吸,悄悄看去。

    只见夜色下,杨狱在河畔细细的磨刀,月光洒在刀面上,折射出一阵让他心慌意乱的寒芒。

    “小畜生……”

    杨宝田心中哆嗦,咬牙切齿。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年不过十六的小乞儿,居然有这样的胆子。

    更没想到,这小畜生如此的毒辣,前脚拿了自己的钱,后脚就敢绑票自己。

    “诸般死刑,以凌迟为最,次之为剥皮,再次为俱五刑、最次者,腰斩与斩首……”

    听着夜风吹来的声音,杨宝田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这才想起,这小子是跟那老刽子手学的刀法……

    沙沙~

    杨宝田肝胆俱裂,只觉这磨刀声犹如催命的鬼,想逃走,却动也动不得了。

    “谋反者,十恶不赦,诸刑皆可!”

    杨狱突然转头:

    “老族长,你选哪个?!”

    “啊!”

    杨宝田只觉杨狱眼神犹如恶鬼,大叫一声,胯下黄汤流出,竟已失禁。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眼见杨狱持刀而来,杨宝田嘶吼起来:

    “我,我还有金子,我,我还有田亩,田亩,都给你,都给你!”

    “我问,你答!”

    杨狱脚下一顿,敛去刀锋,居高临下的冷视杨宝田:

    “迟疑一瞬,割你十指,迟疑十瞬,斩你五肢!”

    “我,我,我答,我答!”

    杨宝田险死还生,周身汗出如浆,只觉一生从未如此的狼狈、恐惧过。

    杨狱走进几步,面无表情。

    如杨宝田这样的小乡绅,骨头莫说与山贼比,就是比起普通人都大大不如。

    平日里颐气指使,实则,遇到危险,最先跪的就是他们。

    只是,这也太不经吓了。

    “你何时投靠的怜生教?”

    “啊~”

    杨宝田刚要迟疑,就见刀锋扑面,登时胆寒大叫:“一年,一年前!”

    这小子,真的敢杀我!

    感受着脸上的温热与刺痛,杨宝田垂下头,好似认了命。

    “怜生教主事者是谁?”

    “副舵主,我,我真的只知道他是个副舵主!”

    “大狱里有什么?”

    “那副舵主要,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只说,只说那物并不难寻找……”

    “除了你,还有那几家?”

    “内城几大家,都与怜生教有过联系,但他们还在犹豫……”

    “外城的病,是否与怜生教有关?”

    “不,不知道。我只知道,怜生教的人,没有染病的……”

    “怜生教要造反?”

    “不,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或许,或许是?”

    “数月之前,有人跟踪我,那人是你派去的,是也不是?”

    “这……啊!”

    一声惨叫,杨宝田抱着右手满地打滚,嘶吼着回答:“是,是我,是我派的!”

    从未感受过的剧痛让杨宝田几乎崩溃,他哪里受过这样的罪?

    见刀光又起,顿时崩溃:

    “是,是我!”

    “是我,是我指使王六!可我没有办法,若是找不到那东西,我儿子就要死,我没有办法。”

    “求,求你饶了我一条老命吧!”

    杨宝田涕泪横流,一切全都招了。

    “你儿子的命是命……”

    杨狱望着掌中腰刀,眸光冷凝,语气低沉:“我与婆婆的命,就不是命吗?!”

    “不,不,不要!”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杨宝田连连后退,挣扎着要逃走。

    却哪里及得上杨狱的刀更快?

    嗤~

    刀光乍现又自消失。

    杨宝田仰面跌到,捂着喉管,‘嗬嗬’低吼:

    “杀了我,怜生教不会放过你,不会!”

    “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杨狱低声自语。

    他只是没有经验,可并不傻。

    这种情况之下,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老东西?

    杀了他或许有麻烦,可不杀他,难道就没有?

    嗤嗤~

    杨狱再拔出腰刀,挑起地上的枯枝碎叶将那杨宝田盖了上去。

    旋即,一缕火光炸成一团,将整个尸体笼罩了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

    杨狱立于溪畔,望着熊熊燃起的火光,眸光闪烁。

    他也想遵纪守法,可这世道,哪里允许?

    一时之间,杨狱有些恍惚。

    只觉这把火烧的不止是杨宝田,也是他自己,是那个寒窗十二年,立志要维法的自己。

    啪啪啪~

    突然,自林中传出声声响亮的掌声。

    杨狱猛然回头,持刀在手。

    就见阴影之中,之前被人追杀着逃走的白衣大汉,一步步走了出来,走了过来。

    只是相比之前,他显得狼狈,破烂的白衣下,兀自滴血的护胸毛几乎盖住了脖子与大腿。

    乍一看,活像是只脸褪了毛的黑熊。

    “王五?”

    杨狱如临大敌,这大汉的血气强的令人发指,两人相距好几丈,居然都感受到了热气扑面。

    “呸!”

    王五张口吐出一口血沫:

    “叫五爷!”

    杨狱微微皱眉,琢磨着这大汉的身份。

    “哈哈,哈哈哈!”

    王五扫了一眼熊熊燃烧的火光,不由大笑:

    “杀人又放火!你这衙役做的,硬是要的!”

    不怎么敢刷后台,才看到,谢谢蛋总的打赏,两本书都给了盟主,谢谢了。也谢谢其他兄弟们的打赏,感谢。不敢说什么大话了,反正,狗子尽力。大家晚安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