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人命如草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杀!”

    细雨之中的刑场顿成一片修罗场,鲜血飞溅,喊杀四起。

    杨狱后撤几步,眼见刑场乱成一片,王佛宝与那铁龙所在之处,却人人避让。

    似乎所有人,都在为两人让路。

    “小畜生,还我兄弟命来!”

    暴喝声中,红着眼的山贼劈刀而来。

    杨狱抖动两膀,脚下变换,刀法挥舞的密不透风,且战且退。

    这些山贼个个都是换血境武者,且进度似乎都比他来得高,打斗起来更是凶狠异常,招招搏命。

    但杨狱刀法纯熟老练,任由那山贼狂吼怒啸着,也只是后退,根本不曾伤到分毫。

    甚至于,他犹有余力扫视全场。

    细雨之中,一片喊杀之声。

    王佛宝与那铁龙遥遥对峙,突的,两人齐齐一动。

    砰!

    雨水飞溅,刀光与人影交错,所到之处只听得阵阵金铁交鸣之声,身边的人纷纷躲避。

    王佛宝手持长刀,脚步变换,人如鬼魅,刀光挥舞之间,似连雨水都被逼的不能落地。

    那铁龙凶悍异常,丝毫不顾身上的重创,一出手,就直接催起了内气,招招搏命,一时逼得王佛宝都不能建功。

    而两人之外,整个刑场一片厮杀哭喊。

    王佛宝手下的捕快换血境不过三五个,但各个手持弓弩,又以逸待劳,不一会,就将一众匪徒逼到了角落。

    “王佛宝!”

    突然,一声低吼响起。

    那被王佛宝逼到了极处的铁龙,展现出其狠辣的一面,不闪不避,硬生生接了王佛宝一刀。

    鲜血飞溅中,他乱发狂舞,破衣烂衫下,似有蟒蛇游走,以极快的速度,从胸腹游至其脖颈。

    “狮吼功?你真的练成了?”

    王佛宝眼皮一跳,后退一步,以手捂耳,发出警告:

    “捂住耳朵!”

    但哪里还来得及?

    除了杨狱见势不好有样学样之外,其余的捕快厮杀正酣,哪里想到这一招?

    王佛宝的声音刚刚响起,

    一声巨响已然在刑场之中炸开了。

    杨狱瞠目望着,只见那铁龙的口中,似有一团压缩到了极点的气团被吐了出来。

    然后,

    砰!

    好似霹雳炸响。

    以铁龙为中心,周遭丈许之地的泥水被一下震的四散飞溅,那气团炸开形成的狂风吹卷过小半刑场。

    猝不及防的一众捕快如遭雷殛般,被震的耳膜流血,一个个刀剑脱手,若非一众山贼也都避了开来。

    只这一下,就要被杀个人仰马翻。

    可饶是如此,一众捕快也都被震的双眼发懵。

    相隔二三十米尚且如此,首当其冲的王佛宝更是身躯一颤,被震的耳鼻冒血!

    但他不退反进,在骤起的狂风之中狂飙突进,长刀横掠,闪烁出森寒杀意。

    这一下暴起,他周身裸露在外的皮膜都一片血红。

    口鼻间涌出的鲜血都被吹到半空。

    但他双眸发红,全力一刀,将那横练有成的悍匪,自颅顶到胯下,生生砍成两截!

    “二哥!”

    凄厉大叫中,一众山贼发了狂也似就要冲上来拼命。

    与杨狱捉对厮杀的那悍匪也被这一幕染红了双眼,不要命一般向着杨狱狂劈乱砍。

    “结束了……”

    杨狱连连后退,几步之后突然一个窜起,以逐风步饶至其身侧,臂与刀平,一刀将其割喉。

    “二哥,二哥!”

    一众悍匪狰狞怒吼。

    唯有那疤脸悍匪脸色扭曲着,低吼着,一把拉住离得最近的两个兄弟,转身狂奔而走:

    “王佛宝,我黑山与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啊!”

    “你们走不了!”

    王佛宝满脸鲜血,雨水都冲刷不掉,他持刀转身,踏步要追。

    却不想其余的几个悍匪,全都拼了命也似冲上来,哪怕没人挡得住王佛宝的第二刀,却也死战不退。

    待得王佛宝将几个悍匪杀死,那三人,也都逃的没了踪影。

    连绵细雨冲去了一切,脚印都看不到了。

    “追!”

    王佛宝冷眼扫过满脸痛苦的捕快,低喝一声,率先追去。

    其余捕快面色苍白,也都咬着牙追了出去。

    此时刑场之中已是处处血泊,伏尸数十,到处倒是断肢残臂,腥臭之气扑鼻而来,雨水都冲刷不去。

    到处都是一片惨淡,死寂。

    “惨啊…”

    脸色惨白的王魁从角落里爬了出来,看着满地的血泊残肢,忍不住一阵阵干呕。

    其他几个侥幸没死的衙役兵丁也是一脸惨然。

    “吴柳?他也死了…”

    望着倒在血泊中被割开了喉管的吴柳,杨狱沉默,感受到了什么是人命如草。

    之前还交谈的人,转头就变成尸体,谁又能不心生触动?

    “惨,惨啊。”

    王魁已经站不起来了,软骨头也似趴着墙,苦胆都差点吐了出来。

    可怜他虽然是个刽子手,又哪里见过这般恐怖的刑场。

    “也不知王捕头能不能将其余几个山贼抓住?”

    杨狱心中有些隐忧,忍不住握紧了刀。

    这时,他才懂得魏老头所说的‘安身立命’的真正涵义。

    天下虽大,可没有保全自己的力量,随时都可能横死街头,乱世的刀,比命贵。

    雨停了,天气放晴。

    那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监斩官站了出来,呼唤几个衙役去打扫刑场。

    杨狱则搀着王魁出了刑场。

    人犯早在劫狱的第一时间就被砍杀射死了,自然不需要他们行刑了。

    当然,一并死的还有其他几个刽子手。

    这年头,不能太敬业啊…

    将没骨头似的王魁送回了家,顺便也洗去了身上的血迹,换了身衣服,杨狱才折返回来。

    这时,城中已经戒严,诸多衙役与捕快匆匆来去,拿着画像挨家挨户的搜查着。

    杨狱扫了一眼抽象的画像,眼角一抽。

    刑场外,王佛宝脸色阴沉,面有悲痛,一具具胡乱拼凑的尸体被人抬了出来。

    “过后,自去衙门领赏钱。”

    王佛宝不忍再看,沙哑着对杨狱说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狱卒,还做吗?”

    杨狱追问了一句。

    王佛宝脚步一顿:

    “准你休息十天。”

    “黑山大狱究竟有什么?这伙山贼居然肯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劫狱…”

    揉了揉眉心,杨狱有些头疼想着,一边向着刑场走去。

    衙门有着悬赏,杀贼可以领赏,换血境贼匪,一颗头颅少说也得值二十两银子。

    不过嘛,

    赏钱是赏钱,战利品是战利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