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九牛二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食谱:九牛二虎】

    【等级:十都(上)】

    【品质:优(上)】

    【评价:人力有时穷,天地却无穷。效法万类以壮自身,身容九牛,再纳二虎,方可成就】

    【服用效果:食之可得‘神种’‘九牛二虎’】

    【所需食材(2/11)】

    食谱?

    九牛二虎?

    十都?

    望着鼎壁之上熠熠生辉的金色文字,杨狱一时心潮涌动,难以把持。

    九牛二虎倒是好理解,可这什么‘神种’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神通?

    “那老太婆是什么人?这食谱,又是哪里来的?那头猪?”

    杨狱怔怔的望着,思绪乱飞。

    好半晌,那金色文字黯淡下去,最下方,出现一行小字:

    【不可炼化】

    “还需要九件食材,寻找食材,需要加快了。”

    望着那食谱,杨狱缓缓吐气。

    这几个月里,他虽然也没有放弃过食材的寻找,可是因为他炼化进度并不快,也并不是很用心的去寻找。

    此时,却又莫大的渴望,想要集齐食材,炼化这食谱,看一看那所谓的神种到底是什么。

    九牛二虎啊……

    ……

    这一夜,杨狱都在暴食之鼎中渡过。

    或是研究那食谱,或是研习那‘老母想尔食气录’,侧重点,自然是后者。

    只是,虽然这‘服气录’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他却还是压下了心思。

    待到天一亮,换了件衣服,为婆婆打好水,做好饭,才收拾心情出门,来到了魏河的小院外。

    这时天色刚蒙蒙亮,老树上尽是白霜,名叫旺财的老猴蹲在树梢上,见得杨狱,吱吱叫着跳下来开门。

    魏老头的房门紧闭,杨狱也不打扰,走到院中,开始练力。

    换血之后他的力气有着长足的长进,甚至可以举起胡万练力的石碾子,只是,还是有些吃力。

    几次尝试,都无法达到胡万那种轻松随意的地步。

    “你只是换了血,不是脱胎换骨。”

    魏老头的声音传来。

    杨狱放下石碾问好。

    魏河倒背着手,绕着杨狱走了几圈,才点点头道:“这一关你算是过了。”

    “换血之后,感觉如何?”

    魏河询问。

    “感知敏锐了许多,力量比之之前提升约有三成,速度应该也差不多。”

    杨狱回答。

    他自然不是闲着没事摆弄石碾,而是在熟悉自己换血之后的力气。

    正如魏老头所说,换血不是脱胎换骨。

    力气增长是有,可也不如想象中那般。

    “还不错。”

    魏河似乎心情不错:

    “咱们都是肉体凡胎,受限于身体,哪怕再有什么灵丹妙药,力气也是要一步步增长的。”

    杨狱点点头。

    按照前世的说法,力量的大小取决于肌肉结构和机能,这都是潜移默化的东西。

    他自然能够接受。

    “换血之后,你也就能真正学武了。”

    魏老头做到大椅上,在扶手上轻敲烟袋:

    “世上武功不知多少,但本质都是一样,外炼筋骨,内存一气。打熬筋骨的法子不算什么,这一口气,才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魏老头侃侃而谈,说的东西与昨夜王佛宝基本相同。

    只是让杨狱心中好笑的是,这魏老头对‘气’极为推崇,对于外功却是一语带过。

    果然如王佛宝所说的一样,他并不会外炼筋骨的法子。

    “人的精力有限,面面俱到如何可能?外炼与内炼,终归是要择一而行。”

    话至此处,魏河微微一顿,从怀里掏出一本秘籍,递给杨狱:

    “这是老夫所学的‘一气诀’,你认识字,也就不用老夫多费口舌了,且先看看,若有不懂,再来问我。”

    “谢师傅。”

    杨狱双手接过一气诀。

    “这门一气诀虽然品阶不高,可最为平稳,等闲不必担忧走火入魔。比之城里那些武馆的,要安全许多了。”

    魏河仍在说着。

    杨狱应和着,心中却是摇头。

    平稳不就是慢吗?

    王佛宝所说,行气如奔跑,服气功法越好,内气积蓄运行就越快。

    越快越容易跌到,你要是在地上慢慢爬,怎么也不容易跌倒。

    “不要出门,就在院子里看,也可以尝试一下,一气诀最是平稳,不必有什么担心。”

    “也不要心急,胡万资质不差,也用了一个半月才炼出第一缕内气来……”

    随口交代了几句,魏老头似是困乏了,打了个哈欠,慢慢悠悠的回房去了。

    杨狱目视他回房,余光却是扫到了屋内案台上擦拭的颇为光亮的鬼头大刀。

    这口刀,据说魏老头家里用了三四代,他几乎肯定,这必然是一件上好的食材。

    心中想着,杨狱也没耽误时间,翻开了一气诀。

    “这啥玩意…”

    杨狱有些发懵。

    字迹潦草,画的图好像是被打骨折的火柴人,比起王佛宝的铁裆功,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看了好半天,杨狱才将这前后三五页,三百来字看完,难受的太阳穴突突乱跳。

    “这要换个人,能看懂?”

    放下书,杨狱揉了揉太阳穴,心中腹诽不已。

    魏老头的字迹潦草,画图不行也就罢了,这字里行间还夹杂着黑山城的土话。

    要不是个本地人,别说练了,看都看不懂。

    ‘难道铁裆功里那些术语也是方言,王佛宝的注释,是翻译?’

    泛起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杨狱席地而坐,坐了个五心向天。

    然后放开心思,感应着体内游走不定的热流。

    换血之后,血液似带着热力,耐寒性大大的增强,按照魏河、王佛宝的话来说。

    这就是‘气生出来了’。

    没有这个基础,就算再怎么天纵奇才,也别想在血液里提炼出哪怕一丁点内气来。

    “呼!”

    “吸!”

    杨狱闭目盘坐,调整呼吸,脑海中同时流过‘一气诀’与‘老母想尔服气录’。

    魏老头或许贬低了外炼筋骨的重要性,但对于‘内气’的重要性却没有说错。

    按照‘老母想尔服气录’中的说法,这一口‘内气’决定着一切武功的高度与威力。

    二人交战,若无外力介入,必是气长者生,气短者死。

    少有例外。

    呼!

    吸!

    想着想着,杨狱渐渐的没了杂念,恍恍惚惚,似睡非睡,只有脑海中的‘服气’之法流淌。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杨狱捕捉到了一道温热的气流。

    这气流飘飘忽忽,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身体各处,所过之处,血液流动都为之加快。

    不一会,全身的血液就都沸腾了起来。

    “这就生出了气感?”

    炙热感顿时将杨狱惊醒。

    他看了看天,此时日落西山,天色虽暗却还有光。

    不过半天时间,自己居然就生出了气感?!

    自己居然真是个天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