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深秋将至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红日东跃,晨辉破晓。

    并不温热的阳光到底为大地带来一丝暖意。

    青州地处西北,夏日极热,冬日极冷,但此时不过初秋刚过,天气却骤然转寒。

    黑山城的街道上,行人已然少了许多,倒是道旁的摊贩不见少,反而更多了些。

    这时节,生日最好的,却是推着木车沿街叫卖的卖炭翁。

    这是附近村落的乡人,准备了几个月的木炭,来城里换取一些必要的物资。

    “咳,咳咳~”

    只穿一件单薄破衣的佝偻老者正自翻着木炭,突然感觉安静了不少,咳嗽着抬头。

    就见几个骨瘦如柴的汉子相互搀扶着走了过来,领头之人胡子拉碴,双眼凹陷,活像是痨病鬼。

    “你,你…”

    卖炭老者身子一颤,满是褶皱的脸上闪过苦涩,呐呐着将沾着灰黑的铜板递了过去:

    “几位,几位爷,小老儿就只有这么些了……”

    “谁,谁要你的钱?”

    那满脸胡茬的汉子看见那几枚铜板,触电也似后退几步。

    他太虚弱了,这一下动作过猛,好一阵大喘气才恢复了过来。

    在一众行人惊诧的目光中,他咬着牙,递上碎银:

    “买,买炭!这一车,我要了……”

    老者怔怔发懵,其余买炭卖炭的人也都震惊不已。

    直到老者推着木车跟着离去,才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不是毒蛇会的那几个泼皮吗?怎的改了性了?”

    有人诧异不已。

    也有了解的在幸灾乐祸:“据说这几个直娘贼惹了不该惹的人,这三月里,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暴打。”

    “啊?他们可是毒蛇会的人,谁敢打他们?毒蛇会,不管?”

    那人更为诧异。

    毒蛇会最早是外城的一个小帮会,搭上了内城王家,才迅速崛起,成为北大街一霸。

    行事极为贪婪凶残,谁敢惹他们?

    “管?怎么管?”

    有人嗤之以鼻:“不过几个巡街的小泼皮,毒蛇帮的人还能日日守着他们不成?”

    “再者说,被人打成这幅模样,毒蛇会怎么还会要他们?”

    一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只觉痛快至极。

    这伙人横行北大街,不知祸害了多少人,衙门几次抓了又放,不少人恨不得他们立刻去死。

    眼见他们这般模样,自然觉得大快人心。

    “这几人,似乎有些眼熟,好似之前来茶馆收过月钱?”

    酒楼三楼,李二一收回目光,看向对面自顾自吃喝的杨狱,眼皮禁不住一跳。

    相比起两个多月前,杨狱至少高了小半个头,虽仍然有些瘦,却极为精炼。

    体态匀称,精气神很足。

    若不是眼看着他变化,李二一怎么也不信面前这人会是之前那瘦弱小子。

    心中闪过念头,见桌上要被一扫而空,李二一忙伸手去抢:

    “你这饭量,怎么越来越大?一顿饭怕不是能吃我三五天的量了!”

    “呼!”

    将剩下的馒头沾着汤汁吃下去,杨狱轻拍肚子,一脸满足:

    “也就和你吃饭,最是舒服。”

    “我呸!”

    一提这话,李二一登时跳脚,肝火大旺:

    “你这小子脸皮好似城墙般厚,这俩月的钱只怕分的比我还多,还时不时来我这里蹭吃蹭喝!”

    李二一吹胡子瞪眼。

    两个月前两人立字据时这小子提出,若是每日扣除必要成本之外收入不超一两,那他分文不取。

    那时,他当然是满口同意。

    现在想想,简直血亏。

    但也不得不佩服这小子,要知道他之前一日走三家,上六场,最多也就赚个八九钱银子而已。

    他怎么就敢这么赌?

    “怎么分钱,可是你同意了的。”

    杨狱慢吞吞的饮了一口茶水,道:

    “我花钱可比你利索多了,这次来,是想预支一年的银子。”

    “什么下半年?”

    李二一先是一怔,一反应过来,顿时将手都摆出了残影来:

    “你以为我的钱都归自己?你可知道,我要打点多少人?花多少银子?!你都已经预支了半年了,

    还想再预支一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要急着拒绝。”

    相处了两个月,他的反应杨狱自然心里清楚,也不多说,直接甩下一张字据来:

    “签了这份字据,之后的收益,都归你了!”

    “嗯?!”

    李二一心头一震,细细的看完字据,严肃且震惊:

    “你要‘换血’了?!”

    打趣杨狱吃得多,只是他的习惯而已。

    他自然知道杨狱花钱如流水,也知道这些日子里,他都在药浴,进步肉眼可见。

    可仍是有些不可思议。

    他虽然只有些浅薄的功夫,行走江湖靠的是袖箭、暗器,可对于‘换血’当然知之甚详。

    寻常人换血,哪怕一次成功,诸事顺利,也要少则半载,多的一年。

    这小子,居然特么是个习武天才?!

    “不错。”

    杨狱点头,眼神里有着希冀与渴望。

    两个月里,他凌晨与李二一商讨话本故事,白日里打熬身体、练刀,傍晚浸泡药浴,

    同时也在练刀。

    除了偶尔出门捶打毒蛇帮的那几个小泼皮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消遣。

    他的一番苦修也没有白费。

    在他药浴的第九十九天,也就是昨天,他终于感受到了换血的契机。

    只差一次,他就可以‘换血’了。

    “我,我……”

    李二一来回踱步,想拒绝,又舍不得那字据,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十步,才喘着粗气坐下。

    一脸肉痛的掏出最后的银票、碎银,签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虚脱一般倒在了椅子上。

    来黑山城之前他怎么都没想到,本来只是想赚点盘缠的他,居然连棺材本都掏了出去。

    “多谢了,老李!”

    杨狱诚恳道谢,伸手去拿银票。

    李二一紧紧的压住:“你,你也给我留点?”

    啪嗒!

    杨狱手指轻轻一压桌面,李二一触电也似跳了起来。

    “我的钱”

    李二一呻吟一声,不忍再看。

    “走了,走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李二一才叹了口气,望向他的背影:

    “希望你能成功吧……”

    “咦?”

    好半晌,李二一才从失去银子的痛苦中舒缓过来,正欲离开,就瞥见桌上有着一沓乱糟糟的黄纸。

    “水浒传还有没讲完的故事?”

    李二一诧异,到底经不住好奇拿过来,嘴里念出了声:

    “西门庆热结十弟兄,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