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说书先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又要吃土了……”

    杨狱心中喃喃,有些头疼。

    他都哑了好些天了,石头真的喇嗓子啊……

    啪!

    清脆响亮的响声惊醒杨狱。

    他扭头看去,茶馆正中搭起的高台上,一个穿着单薄衣衫的老者正拍下醒木。

    说书人?

    杨狱微微一怔,这茶馆掌柜倒是舍得。

    人,是需要消遣的。

    哪怕是普通人,也是需要一些娱乐来排遣生活中的苦闷的。

    只是,戏馆也罢,妓院也好,消费到底太高,偶尔去一次还行,去的多了,人受得了,钱袋也受不了。

    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听书,算是最为划算的消遣了。

    十几文钱,就能听上一天。

    啪!

    醒目一拍,本来还有些热闹的茶馆顿时静了下去,便是有几个想要说话的人,也在一众看客的瞪眼下闭上了嘴。

    “上次说到‘冀龙山’愤而杀官吏四百余震惊青州,州主‘聂文洞’大为震怒,亲率‘青州卫’万里追杀!”

    “青州州主聂文洞,大世家出身,幼时就展露惊人天赋,十六已高中三甲,名动天下。

    后弃笔从戎,三十年鏖战边疆,炼就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

    那青州卫更是赫赫有名,自随我大明太祖‘张元烛’争雄天下至今已有四百载,伐山破庙向来无往不利。

    此次出动,就是要以雷霆之势,将那冀龙山镇杀于青州之内。”

    那说书先生技巧颇高,娓娓道来,绘声绘色,直将一众看客唬的大气都不敢出。

    更有人将自己代入那冀龙山,只觉天地无光,再无生路,不由的冷汗涔涔。

    哗~

    折扇摇动。

    那说书先生轻轻一笑,自有小厮上前,手捧竹箩,点头哈腰的走过每一桌客人。

    “贼撮鸟!就知道要钱!”

    “快说,快说!大爷听得爽利了,还能没有打赏?”

    “吁~”

    一众看客登时哄笑起来,更有人慷慨解囊,扔出一枚枚铜板,碎银。

    “说书,似乎也挺赚钱。”

    看着递到面前,已然收获不小的竹箩,杨狱摸着下巴想着。

    “咳咳~”

    小厮又递了递竹箩,让两袖空空,清洁溜溜的杨狱好生尴尬。

    只能端着茶水,目光游离,当没听见。

    小厮悻悻而去。

    好在如杨狱这般的还是少,大多数看客也还是奉上一二同伴,一圈走过,也算是满满当当。

    见此,那说书先生才再度一拍醒木。

    ‘啪’的一声。

    满堂皆静。

    “……聂文洞威逼而至,杀机崩山覆海,换做诸如‘齐云十三盗’这样的早就落荒而逃。

    可那‘冀龙山’何许人也?其一身武功早已惊天动地,一怒风云变,二怒山海移,三怒群星移位!”

    几次交手不胜不败后,最终以聂文洞轻伤,冀龙山重伤遁走长留山,而告一段落。”

    “只可笑那定军府主‘聂文洞’哪里想的到。自己这一逼,竟逼出一位傲笑四州十八府的绿林大豪杰!”

    “却正是。

    碌碌无为三十载,一朝起势天地覆!文洞不识真豪杰,坟头长草在他朝!”

    啪!

    伴随着一声清脆声响,说书先生一撩长袍,抱拳躬身:

    “说的好,各位捧场,说的不好,各位多多担待。”

    说罢,就要退场。

    “好!”

    满堂喝彩,杨狱也不由的点头。

    这故事平平无奇,不少人都知道,可由此人说来,却又听得津津有味,这就是技巧娴熟了。

    不过这说书先生的口音像是外地的,难道是刚从外面来的?

    “慢着,慢着!”

    眼见说书先生要退场,二楼雅间突有声音传出:

    “老一套翻来覆去又有什么意思?今个,给本公子说说后面,那冀龙山在长留山得了什么好处,能傲笑四州十八府?”

    “朝廷,又真个不管吗?”

    “嗯?”

    那声音带着一股高高在上,让一众看客都不由皱眉。

    有人想说话,却被相熟的人一把拉住。

    能坐二楼的不见得有钱,但那位,却是真正的有钱有势。

    有人已经认出这位是谁。

    “刘清卿!”

    杨狱也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

    他在衙门当差这些日子,县令刘文鹏就只见过一两次,可这位刘清卿,刘公子,他可见过不少回。

    更没少听过这位大公子的事迹。

    据说这位大公子不好读书,偏喜任侠,整日里舞刀弄枪,与其父闹的很不愉快。

    “年纪大了说不太动,一日两场,公子要听,下午早来就是。”

    说书人微微皱眉,就要婉拒。

    “刘大公子!”

    听到这声音,茶馆掌柜也坐不住了,忙起来拱手作揖,一脸紧张的示意说书人赶紧回话。

    “回刘公子,我……”

    那说书人脸色不是很好看,正要拒绝,就见得一道黄影坠在面前,发出‘啪嗒’声响。

    “金子…”

    有人喉头滚动,眼神发热:“少说也有五两!”

    大明物价波动并不大。

    一枚铜钱,在盛年可以买两张烧饼,寻常年景,也就两枚铜钱买一张。

    五两金子,换做铜钱就是五万枚!

    但这也只是理论上而已,金子可比铜钱珍贵的多了,在场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见过金子长啥样。

    不少人伸长了脖子去看。

    “……不敢当公子赏。”

    说书人愣了好一会,才咬牙捡起了金子,却没揣到兜里,而是放在长桌上,不敢收下。

    他虽然是外来的,可也听说过‘三尺刘’的名号。

    哪里敢收他儿子的钱?

    “既然公子喜欢,那就再说一段。”

    说书先生认栽,醒木一拍,先念了一段开场诗,才缓缓说道。

    “长留山大败传遍天下,皇帝老子脸上怎么挂得住?老皇帝大怒,责令聂文洞必须将其擒拿,送往京城。”

    “……那长留山绵延不知多少里,其间山高林密更有瘴气,凶人,聂文洞几次围剿,不但无功,反而损失不小……

    直到老皇帝龙御归天,方才又告一段落。”

    ……

    “可谁知,当今继位数年后,不知从哪里也听到此事,听闻聂文洞居然还没将冀龙山擒拿归案,登时大怒,险些将其斩首。

    好在群臣劝解,这位聂大州主,才保住了小命。但也知道,自己若不能杀得冀龙山,只怕前途无望不说,小命迟早要完……”

    “……又一次无功而返,聂文洞再也无计可施,只得上书朝廷,本想请辞,却请来了另一位名动天下的大人物!

    据说,这位还是他当年读书之时的一位同窗!”

    ……

    说到此处,说书先生话音一停。

    按照往常的习惯就想下场讨赏钱,但没等小厮反应,楼上声音又响了起来:

    “名动天下?是个人,就能名动天下?果然是个说书的……”

    “呃…”

    说书人硬生生将讨赏钱的话吞了回去。

    杨狱看的摇头,被人逼迫果然水平下降,后面这段,说书先生明显没有之前上心。

    有种尽快结束的急迫。

    “公子却是说的差了,这位大人物,想必各位也都听过名头才对。”

    说书先生明显不悦,却也不敢发作,只能软软的顶了一句:

    “这位就是人称一叶青天,又号刚峰的徐文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