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万物皆可进度条?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一墙之隔,内外城的某些东西那真是天差地别,比如房子。

    同样一套带院的小四合,外城只需纹银十八两,内城却足足需要六十三两,磨了半天,也还是要六十一两!

    以他在衙门打杂的工钱,不吃不喝,也要四十二年才买得起!

    哪怕是如杨老爷子那样有编制的狱卒,不吃不喝也得六年才买得起这么一间小四合。

    “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老爷子的抚恤,可就花的差不多了。”

    咬着牙从牙行出来,杨狱心痛的无法呼吸。

    王捕头送来的钱袋里有纹银二十两,且有一张五十两面额的银票。

    这大大超出了衙门往年的抚恤,杨狱估摸着,要不是‘三尺刘’良心发现,那就是王捕头说了话。

    这笔钱很是不少了,可还是不经花,买了房,就去了一大半。

    “客官慢走,明个会有人将房契送去您那。”

    牙行的人笑呵呵。

    “得想个办法搞点钱……”

    收起票据,杨狱心中盘算着。

    ‘老爷子的抚恤金,只有十两不到,我从王六那搜刮来的银子差不多也就十两出头……’

    ‘别说老爷子的抚恤我一分不会动,就算用,加起来的这二十两,也就够二十次药浴的药材而已……’

    ‘听魏老头说,胡万算是顺利的,前后也至少买了三百多份药材,真真要命……’

    ‘‘换血’到底如何强横还不知道,可多有钱,我已经知道了……’

    ……

    心中默默盘算着,杨狱还是转身走向了药铺,准备先准备一批药材试一试。

    按照魏老头所说,换血可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是个水磨功夫,没有捷径可走。

    快则一两年,慢则三五年,只能一点点积累,且有着换血失败的可能。

    而且一次不成,百日功废,三次不成,不但再也无望换血,而且会损伤身体经络……

    “怎么全都涨价了?”

    杨狱一脸肉痛。

    柜台后戴着小毡帽的药铺掌柜脸上闪过一丝不耐,还是压着性子道:

    “还不是外城的事,也不知哪来的邪风,就这一个月,已死了二十来个了,用药的人多了,可不得涨价吗?”

    “已经死了二十来个了?怎么会这么多?”

    有买药的客人惊呼一声:“这,这该不会是瘟疫吧?”

    在这个风寒都会要人命的时代,死几个人再正常不过,只是一个月就病死二十多人,未免有些太过惊悚了。

    “那谁又知道?”

    药铺掌柜一边称量着药材,一边随口说道:“嫌贵就等上几日,再过几天,送药材的商队也该从顺德府赶回来了……”

    “病还能等?”

    那客人一瞪眼,利索的掏出钱买了自己需要的药材。

    ‘得尽快搬家了……’

    杨狱的心头也是一沉。

    他可记得婆婆中午说起你,他所居的那条小巷,可也有两兄弟染了重病。

    这要真是瘟疫……

    心中一紧,杨狱也不想讨价还价了,掏出从王六哪里搜刮来的十两碎银,直接买了够七八天使用的药材。

    匆匆出了药铺大门,向家里赶去。

    日头渐落,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杨狱脚步不慢,堪堪赶在了内城关闭之时回到外城。

    “小狱?怎么买这许多药材?家里谁染了病吗?”

    转过几个街头,杨狱正要回家,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回身一看,几个衙役正抬着一草席从旁边小巷出来,后头抱着一张小草席的,却正是朱十三。

    “你们先去吧,我和小狱说两句。”

    对着同伴说了一声,朱十三小步挪了过来,同时恶臭铺面而来,让杨狱忍不住后退一步。

    “这是?”

    看着那草席露出的一角襁褓,杨狱脸色有些难看。

    “唉。这家人也不知死了几天,等邻居发现,尸身都臭了……”

    朱十三脸色有些黯然:

    “这孩子,饿死也有好些天了……”

    话到一半,朱十三已经说不下去了,杨狱也沉默了。

    “对了。”

    好一会,朱十三似是想起了什么,道:“昨日我听人说,有人听见‘三尺刘’训斥王捕头,好似是因为你家老爷子抚恤的事……”

    “……今早王捕头给送来了……”

    杨狱顿了一顿,才回答。

    “那就好。”

    朱十三左顾右盼,见四周没什么人,才靠近压低声音道:“小狱,听我的,拿了抚恤去内城买个空闲的宅子,贵一些也不打紧……”

    杨狱心中一动:“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和朱十三虽然都是衙役,但干的活计可不一样,他因为有着一手算术,进了库房。

    朱十三却是每日巡守街道,诸如‘收拾尸体’‘清扫县衙’‘搬运物资’的脏活累活。

    消息,也比他要灵通太多了。

    “多的,也不好说。”

    朱十三犹豫了一瞬,看四周无人,才道:“我只给你说,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也不等杨狱点头,就又道:

    “外城这病来的诡异,只怕是瘟疫,你,你快些走就是……”

    “朱十三!”

    远处传来的大叫打断了朱十三的话。

    他慌忙应了一声,告别了杨狱,抱着草席就跟了过去。

    “瘟疫。”

    杨狱叹了口气。

    以外城这种卫生,瘟疫也不是没可能,究竟是不是,他也摸不准,但外城待不得,却是真的。

    想着,杨狱没回家,反而折返了回去,来到内城大门出,掏出二钱银子,让值守内门的门头稍等。

    之后快步赶回家,也没收拾什么,就背着杨婆婆匆匆赶回了内城,来到他刚买下还没拿到房契的小院。

    内城四个城区,东西南北,以南最繁华,以北较为萧条,他买的,自然是北城区。

    虽不如南城区,可相比外城,却是要好的太多太多了。

    眼见杨狱拿着断刀撬开门,杨婆婆有些担忧起来:“小狱,这,这被旁人看见不好吧?”

    “早来早心安,左右这房子咱也买下来了,自己家的门,旁人哪里管得着?”

    杨狱却是无所谓。

    小院不大。两间南房,两间北房,一间厢房,带着一小院,小院不大,只水缸两口,老树一棵。

    草草收拾了一下,将婆婆安顿了下来。

    杨狱也没歇着,起锅烧水,开始熬煮药材,两个时辰后,他将熬好的药液直接倒进大缸里。

    又将准备好的热水倒进去,试了试水温,然后脱了个赤条条,只穿着底裤跳了进去。

    “换血……”

    杨狱沉下心来,按照魏河传授的法子开始调整呼吸。

    “按照魏老头的说法,换血最大的难点,就是放空精神,不思不想。胡万换血,就这一关,就浪费了起码几十锅药液……”

    ……

    人的心思杂乱,哪怕是梦中都没有片刻消停,非要长久训练,否则根本控制不住。

    温热甚至有些滚烫的药液中,杨狱心中想着,却是默默的念了一句。

    “炼化!”

    嗡~

    下一瞬,他再度来到了暴食之鼎中。

    “不知道是不是可行……”

    杨狱心中刚泛起念头,就看到黑黝黝的鼎壁之上,除却‘炼化断刀’的进度条之外。

    又多了一抹微光。

    【换血进度:(0/100)】

    “这也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