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脱胎换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佛宝来去匆匆,杨狱却是久久无法平复心境。

    杨婆婆擦着手走进屋子里,有些嗔怪道:“你这孩子,怎么不留住王捕头?”

    “哪里留得住?”

    杨狱笑的勉强。

    一日里几次大起大落,他只觉身体有些发虚,趁着婆婆不注意,连吃了好几粒石子才好了一些。

    “老头子生死未卜,也不知能不能回来,你一个小娃娃没了依靠,在衙门可怎么呆得下去……”

    老妇人絮絮叨叨,满脸担忧。

    “婆婆。”

    杨狱心中一暖,握住老妇人的手,道:“王捕头送来了抚恤……”

    “抚恤……”

    老妇人呆了呆,握着钱袋的手有些颤抖。

    见婆婆又难过起来,杨狱忙开口转移话题:“婆婆,王捕头说外城不太平,要我们搬去内城……”

    “搬家?”

    老妇人有些茫然的点头:“是要搬家了,巷尾那家兄弟两个一起染了重病,怕是过不去夏天了……”

    杨狱默然。

    今年过了才一半,外城染病而死的人都要比以前几年都要多的多了。

    回想起那日胡万的话,他心中也有些紧迫。

    “这年景,是越发的难过了。”

    老妇人黯然叹息。

    “那,雨停了我去找个牙行租个房子?”

    杨狱小心翼翼,生怕让婆婆伤心。

    老妇人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再受刺激,只怕会有病。

    “听你的。”

    老妇人兴致不高。

    这雨一下就是一早上,临近中午天才放晴,杨狱草草的扒拉了几口饭,揣起银子来到老院子里。

    “随手一甩,就插的如此之深?这王捕头只怕也是换了血的高手……”

    杨狱累得一头大汗,才挖开了坚硬的黄泥土,看到了刀柄在下的断刀。

    心中有些咂舌。

    又好一阵忙活,将断刀挖了出来,洗了洗,这才出门向内城走去。

    牙行所在,正是内城乃至于黑山城最为繁华的‘南大街’。

    这条街颇为繁华,诸如酒楼、茶馆、医馆之类的设施一应俱全,道旁的小摊贩更是一个接一个。

    人潮涌动,是外城绝看不到的景象。

    “真好似两个世界啊……”

    看着穿着光鲜的行人,杨狱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在街上游荡起来。

    连日来的努力,他距离彻底炼化断刀也已经不远,来这,就是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其他‘食材’。

    多日里的摸索,他已然知道,暴食之鼎所‘炼化’的只是物体之上留下的精神。

    这么大的黑山城,类似的东西不应该没有吧?

    可惜,杨狱逛了两个来回,也还是没有找到哪怕一件可能存在精神的‘食材’。

    无他,南大街压根没有古物……

    “来错地方了,我该去北大街……”

    杨狱无奈的摇摇头,不经意的一回头,却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

    一个穿着白衣的瘦高个,正在街尾冷冷的注视他,见他回头,又隐入了人群之中。

    “他,他是在跟踪我?白衣,这人是怜生教的人?”

    杨狱心中一紧,又有些疑惑。

    他可从没招惹过怜生教的人,他们怎么会跟踪自己?

    图财的话,自己身无余财,老爷子的抚恤对于其他人算是不小的数目,可怜生教哪里瞧得上?

    古怪,古怪……

    杨狱心中转着念头,脚步一拐,离了牙行,也没去北大街,不缓不慢的走着,却是径直来到了魏老头的小巷。

    敲响了门。

    “吱吱吱~”

    老猴旺财叫嚷着开了门。

    杨狱进了院子,今天分外冷清,练武场上连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魏老头躺在摇椅上,半睡半醒。

    “你可知,老夫为何要你去杀人?”

    还没踏入练武场,魏老头的声音就飘飘荡荡的传了过来。

    “不知。”

    杨狱摇头。

    “看来,你还没有发现。”

    魏老头半眯着眼,摇晃躺椅:“任何一门武功被创造出来,都是开创者为了克敌制胜,甚至是为了杀人!”

    杨狱走进两步,捡了个小马扎坐下,知道自己算是真正过关了。

    “任何一门武功,都蕴含着开创者的精神、气质,后人学习,无形之中就会改变性格。”

    魏老头声音不急不缓,娓娓道来:

    “一年前的你,唯唯诺诺,便是道旁的野狗,你也是绝不敢靠近一步,而一年后的现在,你却敢夜杀人。”

    “这其中的改变,难道只是因为你喝了几口马尿不成?”

    “改变性格……”

    杨狱心头一震,有些恍然。

    前世他就听说过,本来内向胆小的孩子学了健身、散打、拳击之类的手段,就会变得胆大。

    此时琢磨琢磨,不外乎是‘身怀利刃、杀心自起’。

    “老夫这辈子杀人不少,会的这点手段自然不会怎么良善,你算是个苗子,老夫不想毁了你,故而试探一二罢了。”

    魏河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

    杨狱沉默一瞬,才道:“可若是我被人反杀,或是被捕快拿了下大狱呢?”

    “呵呵~”

    魏河直起身子,目视杨狱,淡淡道:“自然与老夫无关。”

    杨狱苦笑。

    心中却是越发笃定,这魏老头绝不是个善茬。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魏河打了个哈欠。

    杨狱定了定心,问出心中最想知道的事情:“弟子想知道如何能够‘换血’。”

    “既然过了这关,你也算是老夫的弟子了。也罢,就为你多讲上两句……”

    魏老头略微沉吟,一招手唤了声‘旺财’。

    那老猴在树上发出‘吱吱’叫声,一溜烟窜进了屋子里。

    “学武不外乎练招式,打熬身体,增长气力,可这到底有着极限,就算是胡万那样勉强算天赋异禀的,力气也不过一头水牛。”

    魏河接过老猴爪子里的黄纸,随手一抖:

    “换血却不同,那是真正的脱胎换骨!过了这关,你才算个武者,内外城也大可厮混了。”

    “脱胎换骨。”

    杨狱听得眼神发亮,猜测道:“这血该怎么换?难不成,是药浴?!”

    “不错。”

    魏河略有些惊讶,点点头:“寻常的手段根本无法触及骨髓,要换血,自然要药材辅助了。”

    哗~

    说罢,他甩了甩手中的黄纸:

    “这是‘换血’的方子,老夫倒是可以给你一份,可你,又哪来的钱财去买药材?”

    “吃土,可是换不成血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