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突飞猛进!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吃了一年的石头,杨狱当然知道,石头吞入腹中就会被暴食之鼎吸收,并不会停留在自己的胃里。

    只会留下一缕热流扩散全身,补充体力。

    但石头到底是石头,口感极差不说,还喇嗓子,能甘之如饴的,定然不是人。

    是以,往日里哪怕知道是为了开启暴食之鼎,杨狱心中也有很大的抗拒。

    但此时躺在床上,他木着脸,如吃炒豆子一样,很快就将一袋石头吃的见了底。

    直吃的浑身燥热,才闭上眼。

    嗡~

    光影变幻,杨狱再度来到了黑洞洞的鼎中。

    不同于第一次,看着鼎壁上的进度条,他心中一片安定,有着莫大的安全感在心中流淌。

    “外界练刀似乎也能影响进度条……”

    看着进度条后的小数点,杨狱若有所思。

    没有耽搁时间,他径直捡起鼎中唯一的物什,断刀,就开始照着脑海之中的记忆,挥刀。

    再挥刀。

    很快,他就沉浸了进去,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杨狱发现,有了基础之后,他的‘炼化’变得更快,一夜都不到,他已然醒来。

    这也意味着他对断刀的炼化达到了五分之一。

    “老爷子果然不是什么高手……”

    杨狱悠悠醒来,看了眼即将亮起的天色,心中想着:

    “魏老头说的不差,刀法的技巧本质上,真就只有‘稳、准、狠’或许,还要加个快字?”

    不紧不慢的又吃了小半袋石子,杨狱才起身,略微收拾了一下,就起身烧火、淘米,做饭。

    待得天色刚刚亮起,给婆婆知会了一声,就起身前往内城。

    衙门处,杨狱请了长假,起个大早,自然是要去魏老头处。

    一夜的炼化,他的精神仍旧极好,吃的石子够多,体力更是充沛的很,美中不足的是。

    他的嗓子哑了。

    石子就是石子,哪怕熬煮,还是伤了嗓子。

    “小兔崽子,来的这么早?”

    听到敲门声,魏河骂骂咧咧的喊了一声:“旺财,开门去!”

    “吱吱吱~”

    发色半白的老猴子跳下树来开了门,又对着杨狱好一阵张牙舞爪,才回了树上。

    杨狱苦笑一声,进了门。

    魏老头满嘴哈欠,骂骂咧咧的披着衣服出了门,见是杨狱,也不奇怪,指了指厨房:

    “去把厨房的豆腐推了,记得,要薄一点。”

    “是。”

    杨狱沙哑着嗓子应下,一年的学徒生涯,他虽然来的不多,可也推过豆腐。

    这是练习‘稳’的方法之一。

    之前的他并不乐意干这活,此时想来,才觉得自己大错特错。

    刀不稳,就算练了刀法,也没有什么用处。

    “不要用菜刀。”

    魏老头突然发声,指了指柴房外的一口大刀,道:“用那一口。”

    “啊?”

    杨狱有些傻眼。

    那口刀可不是劈柴用的,而是胡万用来练力气用的,怕不是得有三五十斤重。

    用这刀切豆腐?

    “怎么?怕了?”

    魏河淡淡的瞥了一眼杨狱:“你交的那些,也就够你学个一年,一年后,你可就不是我的弟子了……”

    来魏河处学武的人,并不是很多,相比于其他武馆的门庭若市,甚至可以说是冷清。

    之所以如此,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刽子手身份,也是因为他的收费很贵。

    学徒贵,弟子更贵。

    且还是一年一算。

    也正是因为他收费太贵,每日里又只让推豆腐、且冬瓜、劈柴,杨狱之前才会来的越来越少。

    交钱给别人打杂,这事放在前世,可是要被吊在路灯上的。

    “好。”

    杨狱深吸一口气,上前伸手去提大刀。

    “这么沉,怎么切豆腐?”

    杨狱脸色一变。

    他的体格比起同龄的少年强上不少,倒不至于提不起这五十斤的刀,可提起这刀走路都费劲。

    怎么推豆腐?

    “快着点。”

    魏河打了个哈欠,催促着。

    没奈何,杨狱只能咬着牙走进厨房。

    魏河这院子并不大,除却正院的小练武场地之外,最大的就是厨房了。

    而此时,门板也似的案板上,放了起码三五百斤重的豆腐。

    “都切完。”

    魏河嘱咐了一句,就径直回了屋。

    “呼!”

    将大刀放下,杨狱舒缓了一下手臂,深吸一口气,才将这大刀提起,一横,使其与小臂平行。

    开始切豆腐。

    有着两次炼化的刀法经验,杨狱推豆腐自然没有问题,但切了不到十块,他就已然顶不住了。

    放下刀,一阵大喘气。

    “不行,太重了……”

    杨狱拄着大刀,看四周没人,接连吞了几颗石子,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下,又开始推。

    如此,周而复始,待到将所有的豆腐都推成薄薄的片,杨狱已经几乎瘫软在地,汗出如浆。

    吞服石子虽然能少量的恢复体力,可这是石头,不是仙豆,肌肉的酸疼,还是会存在。

    休息了好一会,杨狱才拖着刀走出厨房,此时院子里已经零零散散的有了几个人。

    胡万也在其中,正推举石碾练力。

    见得杨狱拖着刀从厨房走出,顿时笑了:“杨师弟,俺这刀用的可还顺手?”

    不待杨狱回话,屋内已经传出了魏河的呵斥声:

    “怎么?这就放弃了?”

    当啷。

    杨狱丢下刀,揉了揉手腕:“已经都切完了。”

    “切完了?”

    魏河气急败坏的蹿了出来,骂骂咧咧道:“你这小子该不会毁了老夫的豆腐吧?”

    说话间,已经进了厨房。

    杨狱看着,眼神微微一亮,魏河年过花甲,又瘸了一腿,但这速度却是很快,流畅。

    “莫非是轻功之类?”

    杨狱忘了身上的酸疼,心中有些痒痒。

    如果说有哪一门武功是他最想学的,那一定是轻功,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轻功。

    “这都是你切的?!”

    再出门,魏河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看向胡万:“你可帮手了?”

    “没,没有,没有。”

    胡万一个趔趄,石碾差点砸脸。

    “真是你切的?”

    魏河面色好转,却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推豆腐虽然只是基本功,可这小子的基本功未免有些太过扎实了。

    “是的。”

    杨狱心中微紧,却还是点头。

    他并没有藏拙的念头,一来,他这点手段在一众人里也算不得什么,二来,他如今的境况,也不适合藏拙。

    适当的展现自己,才能得到他人的看重。

    “杨师弟,你推豆腐用的是我的刀?还推完了?”

    胡万回过神来,放下石碾子,也去厨房瞧了一眼。

    再回头看向杨狱的眼神就有了变化:“好小子,老胡我居然看走眼了……”

    自个打造的刀,胡万当然知道要用这刀推豆腐的难度。

    他有着十年杀猪的经验,可也用了三年才能用这刀推豆腐,这杨狱满打满算也就学了一年刀吧?

    “还不错。”

    眼见弟子都围了过来,魏河勉强点评了一句,就向着屋子回转:“明个早些来,不用切豆腐了。”

    杨狱忙点头。

    背过身,魏河手捋胡须,眼神却还有些疑惑。

    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还是个天才苗子……

    接下来的一天,杨狱都和胡万等人厮混在一起,或打熬力气,或练习刀法,待到傍晚回家。

    携带的一小袋石子已然吃了一干净。

    这一夜,杨狱仍旧在‘炼化’断刀。

    或许是因为有了基础,或许是入门难,之后更容易,杨狱的炼化进度突飞猛进。

    很快,就超过了一半。

    而因为这几天疯狂吃石头,暴食之鼎也没有继续褪色,让杨狱心中松了口气。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杨狱又是第一个到。

    虽然魏河说不用切豆腐,但他还是进了厨房,付出一袋石子的代价,将几百斤豆腐全都切好。

    魏河正抱着老猴晒太阳,见杨狱出来,随手一招,示意他过来。

    “手稳了,准头也就有了保障。”

    魏河摇晃着躺椅,半眯着眼道:“上次,我说学刀必备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来着?”

    杨狱心中一紧,回答:

    “狠。”

    吱~

    摇椅停住,魏老头目光幽幽,泛着让杨狱有些发毛的凉意:

    “今夜,狠一个让老夫瞧瞧?”

    “什么?”

    杨狱一愣。

    魏老头缓缓起身,背着手踱步:“老夫是个刽子手,你要学老夫的武功,当然是要……”

    “杀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