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鬼头大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黑山城,有内外二城。

    内城,就是黑山城原本的城区,外城,则是附近乡村多年来迁徙而来的混居之地。

    不但脏,而且乱。

    白天还好,一到夜晚,外城可没有几个人敢独自出门。

    杨狱在衙门上工,虽然只是个临时工都算不上的衙役,可也没少听了杀人越货的事情。

    是以,一到了傍晚,盯梢的人离开,杨狱就揣着房契、田契,提着断刀就出了门。

    前几日大雨的痕迹仍在,路面仍有些泥泞。

    杨狱小心的穿过巷子,避开游荡在街巷中的泼皮,向着内城走去。

    “外城的势力有不少,还有着怜生教这样人数众多的大教派。但不能和他们交易……”

    杨狱沉着心,仔细思量着。

    一年的时间,足够他对黑山城有个大致的了解了,相比于混乱的外城,内城好上不少。

    至少吃相不会那么难看。

    “呜呜~”

    路上,杨狱隐隐能听到有人抽噎的声音,不少人家挂着白布。

    “又死人了。”

    杨狱心中叹息,加快了脚步。

    腐尸之地必有秃鹫盘旋,吃绝户,不独独是他家会碰上。

    赶在内城关门之前,杨狱进了内城,熟门熟路的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一处小巷。

    穿越的这一年里,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做,一有空闲时间,不是去蒙学旁听学字。

    就是来这里学武。

    当然,这并不是一家武馆,以他家的底子,可付不起高昂的学费。

    人人都知道穷文富武,可事实上,无论文武和普通人都没有什么关系。

    咚咚咚~

    门没关,杨狱还是敲了敲门,才轻手轻脚的走进院子。

    ……

    “人背有骨二十四,或因男女老幼而有差异,却也大差不差!”

    “操刀斩头,需认骨,这是手艺,也是慈悲!”

    “……人死万事消,人犯有罪自有王法律条,咱们奉命行事,不损阴德,无伤天理,只是要记得……”

    “一刀,只能也必须一刀!一刀是行法,两刀,那就是虐杀,真个要损阴德,伤天理!”

    “这,就是咱们这行最大的规矩!”

    ……

    灰白色的院墙内,一群少年蹲在墙角,双手持木刀平举,手腕刀身各有石块坠着。

    秋日已寒,傍晚更凉,几人却都汗水滴答。

    一老者坐于木椅上,定睛看着一众少年,不时训斥着。

    这老者年岁不小,兜帽下的发丝都已灰白一片,满脸风霜皱纹,他的怀里,蹲着一毛发灰白无光的老猴。

    干枯的老手,不住的抚摸着老猴的后颈。

    “呼!”

    杨狱站在院外没有上前,静静的听着魏老头训斥弟子。

    这跛脚的魏老头在黑山城可是大大有名。

    据说他年轻时就与乡人一起去参军,重伤回来后,又做了刽子手,如今黑山城的一些刽子手都是他徒弟。

    不算他参军,单单是这些年,被他亲手斩首的,就将近百人。

    是真正的狠角色。

    杨狱没说话,安静的看着这些少年练刀。

    这些青年可比他来得早,练的久的都有七八年了,少的也有三四年。

    三年打杂,才能提木刀,这是魏老头的规矩。

    杨狱满打满算都不到一年,自然是训斥的话听了一肚子,刀可还没摸过一下。

    “好生练吧,咱这点东西你们要是学会了,多的不说,至少三餐温饱,有瓦遮头,至不济,也不至于流落街头吃土。”

    魏老头不缓不慢的训斥着弟子,末了,也扫了一眼杨狱。

    “流落街头吃土……”

    杨狱苦笑,这说的不就是他吗?

    一年多前,他从此世醒来,成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小乞儿,若不是被老杨头夫妇收养,他几乎真的饿死城外。

    人快饿死了,真是什么都会吃。

    他,是真的吃过土……

    “很多人瞧不上咱们这个行当,可咱们听命行事,靠本事吃饭,哪有什么见不得人?”

    老魏头起了身,抱猴踱步,一脚深,一脚浅的想屋里走:

    “吃饭,不寒碜,让老父母饿死街头,那才叫个寒碜!”

    杨狱脸色木然,默默跟上。

    “有话就说。”

    魏老头一甩手,老猴‘吱吱’叫了几声,窜上了院里的老槐树上。

    “就知道瞒不过老师……”

    屋内的光线更为黯淡,杨狱微微低头苦笑,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余光扫过屋内摆饰,落在了屋内正中的案子上。

    案子上,横放着一把无鞘大刀。

    那刀袤方,背厚面阔,刀柄处雕有鬼头,雪白清亮,却难掩血腥气味,望之令人心寒。

    杨狱认得,这口刀就是魏老头持之斩首近百的斩首刀。

    平日里魏老头视若珍宝,绝不肯让旁人碰上哪怕一下。

    往日里,杨狱虽然羡慕但也没有什么心思,但此时扫过,心中不由的就跳了跳。

    ‘这口鬼头大刀,会不会也是食材?’

    “呵呵~”

    魏老头端起茶杯,正襟危坐,闻言,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杨家算不得什么,但老夫凭什么要买下这些田亩房产,徒惹麻烦呢?”

    “不是买,是送!”

    杨狱放弃侥幸,一咬牙。

    直接将房契、地契一并拿出,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魏老头,就是他早就想好的交易对象。

    一来,这魏老头根本不会怕杨家那些亲戚,二来,自己到底在他门下学艺。

    虽算不上师徒,到底有着几分香火情在。

    比起别人,终归好上不少。

    “哦?”

    魏老头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杨狱,旋即冷笑:“到底是崽卖爷田心不疼!老杨头积攒这些东西,可用了大半辈子。”

    “东西再多,守不住也没有任何用处。”

    杨狱倒是很清醒。

    与其被那几个所谓的亲戚吃干抹净,他宁愿将这些田亩送人,做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交易。

    魏河弟子一大堆,他可不信这老头子真就不顾脸面,白拿了这些东西。

    “老夫倒是小瞧了你这小子。”

    魏老头放下茶杯,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狱。

    对于这个拜入自己门下的小子,魏河印象并不深,记得最清楚的,还是这小子曾经吃过土。

    此时,倒是真有些惊讶了。

    杨狱低着头,一言不发。

    “嗯…”

    魏河拈起田契,略一沉吟后,开口了:

    “你到底叫我一声老师,老夫自然不会白要你这些东西。这样,你那两年学徒直接免了,从明天开始,和他们一起练刀吧!”

    “呼!”

    心中巨石落地,杨狱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师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