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界第一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吃人的世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晨辉破晓。

    一轮红日自东而起,光巡四方,照亮天地,扫去连日大雨带来的阴霾。

    “炼化会消耗我的体力,体力耗尽也不会停止,而是要达到某个目标。初步推测,是每次10进度。

    但也说不定,孤证不举,有待尝试验证。”

    “盲目的劈砍不会增长进度,是无用功。10进度或许相当于老爷子练刀三年?”

    “现实里练刀也会增加进度,但效果远不如暴食之鼎的‘炼化’……且断刀本体并未消失。”

    “暴食之鼎会褪色,或许进度满了就会变回原本的颜色,那么,怎么解决吃土的问题?”

    “暴食之鼎需要的是什么?是泥土石头,还是其中蕴含的金属物质?如果是后者……”

    “怎么寻找其他食材?”

    ……

    略有些刺眼的阳光下,杨狱伏案书写,梳理着自己的所得与猜测,总结收获与得失。

    这是他前世的习惯。

    “呼!”

    顺手填了一枚石子入腹,感受着熟悉的暖流散开,杨狱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一夜的梳理,他已经初步了解了那口暴食之鼎的作用与禁忌。

    问题很多,用处,也很大。

    胡乱的将涂鸦的纸张揉碎,丢在角落,杨狱起身,将墙上悬着的断刀握在手中。

    顿时,一种熟悉的触感涌上心头,一并涌来的,是深深烙印在脑海之中的用刀技巧。

    是的,仅仅是技巧,甚至算不上刀法。

    “失踪,等于死。老爷子只怕凶多吉少了……”

    阳光落在刀面,映出杨狱略带忧愁的面容。

    城外,很危险。

    不止是时有出没的野兽与逃荒的流民乞儿,还因为山贼响马。

    青州地处大明边陲,比起其他州,混乱不少。

    一个年岁很大了的老狱卒,就算不死,还有的好吗?

    砰!

    砰砰砰!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院内的平静:

    “二婶,开门啊,开门啊。是我,云花啊!”

    “哎,来了。”

    杨狱皱眉之时,杨婆婆已披着衣服上前打开了门。

    门一开,一个妇人已经进了门。

    她约莫三十来岁,擦着劣质腮红,声音尖锐的打着招呼,她身后,是几个憨厚的中年汉子。

    “这些人……”

    杨狱皱眉。

    这些人似乎都算是他家的亲戚,只是好些年似乎也没走动过了。

    这时候上门……

    “你们怎么都来了?”

    一夜辗转反侧,杨婆婆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婶子,二叔的事,族里也知道了。我们这次上门,为的就是要为他老人家操办后事。”

    那妇人叹了口气:“二叔他活着没享过什么福,死了,怎么也得风光一回,你说呢?”

    “后,后事。”

    杨婆婆脸色一白,身子晃了一晃:“你二叔他只是失踪,会,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二婶啊!”

    妇人上前拉过杨婆婆的手:“衙门的行事你还不清楚?那三尺刘哪里舍得给二叔抚恤?”

    “是啊,二婶。这都好些日子了,可再拖不得了。”

    那几个汉子也都附和着。

    “这……”

    杨婆婆手足无措,有着无助。

    “二婶,你还犹豫什么?你点个头,之后的事,侄媳妇一定办的妥妥当当,不要你操一点心!”

    眼见杨婆婆似乎被说动,妇人语气更多了几分温和,只是她嗓音尖利,听的人极为不舒服。

    “这事不但要办!还要大办特办!”

    这时,又有人附和着。

    “那是,那是!”

    中年妇人先是点头,后有警觉,扫了一眼,就见一脸色发白的少年依靠在门前,冷淡的盯着自己。

    冷眼看着院内的几个‘亲戚’,杨狱只觉心头有着一团火在跳。

    他两世为人,到底不止是个乡野少年,哪里不知道这几人的目的是什么?

    吃绝户!

    他曾听说过,但凡一家的男人若是死了,同家族的人就会上门,将家里值钱的都会被搜刮走,锅碗瓢盆也不拉下。

    甚至会假借出丧的借口,日日上门,逼着这家人摆流水席,要一直摆,请大家都来吃,把这户人家吃绝,吃光!

    直至把房产,土地全都交出去,逼得女人远走,甚至上吊自杀!

    相传,一代名妓柳如是就是被吃绝户所逼,硬生生吊死家中,可哪怕这样,她死后也仍然被夺走了家财!

    杨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这位就是小狱吧?”

    妇人面色一僵,忙又挤出一抹笑容来:“一年没见,都已经是个大人了。”

    “小狱。”

    杨婆婆松了口气,忙挣脱妇人的手掌,后退几步。

    “婆婆。”

    杨狱扫了院内几人一眼,才看向老婆婆,温声道:“挑个合适的日子,把老爷子的后事,给办了吧。”

    “可……”

    杨婆婆欲言又止,但见杨狱目光坚定,却也只能点头应下。

    “小狱说的可太对了!”

    妇人本以为这事又有波折,此时见似乎成了,顿时喜上眉梢:

    “哪还用挑什么日子?今个,可就是顶好的日子!”

    “今天不行!”

    杨狱摇头,见妇人面色不虞,才道:“至不济,也得等衙门的抚恤下来。”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

    “这事,王捕头可是应承了我的。”

    “王捕头?”

    妇人一愣,眼珠子一转,有些迟疑:“可衙门办事想来拖沓,若是拖个一年半载可怎么好?”

    ‘真就这么迫不及待。’

    杨狱眼神一冷,咬着牙才将火气压了下去:“三天后,抚恤就会下来,到时候哪怕没有,老爷子的后事,也是要办的。”

    “那……”

    妇人犹豫了一瞬,见几个汉子没啥意见,方才点头答应。

    “唉。”

    送走几人,杨婆婆就是长长一叹,越发的憔悴了:“小狱,这可如何是好……”

    到底活了大半辈子,她如何能不知这些人的目的?

    但知道又有什么法子?

    家里的田亩、乃至于房屋,可都在族里登记在册,就是告官,也赢不了。

    “婆婆,把田契、房契一并给我。”

    重重的合上门,杨狱气性未消。

    曾有一瞬,他恨不得抽刀杀了这几人。

    可杀了这几人,还有其他人,而自己要是被抓,婆婆就真没有一点指望了。

    “你想卖了这些田?行不通的,这些田契、房契都在族中挂着号,没有人会收的……”

    老妇人连连摇头。

    杨狱咬着牙,却是笑了:

    “卖给他们,他们当然不要。可,要是送给他们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