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全球穿越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加速奥义——左脚踩右脚(四)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姜不苦拒绝了四位区城皇的陪同和其他安排,以一种悠然的心境穿梭于帝都的大街小巷、出没于一个个洞天小世界。

    虽然计划迫切,可那是对九州世界而言,以人的视角去看,其实还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供腾挪的,抽半天时间重游帝都,不会有任何影响,最大的影响只是让他能够更好地把握自己的节奏。

    不过,这种轻松悠然的心境也就只属于他了。

    与姜不苦辞别后,四位区城皇并没有各回各家,而是来到了中央行政区的城皇殿中。

    此刻,不仅帝都除她们之外的另五十七位区城皇皆聚集于此,另还有数十位人类聚于此处。

    这可就稀罕了,无论是神祇还是人类,都在尽量避免与另一方有过度深入的接触,特别是帝都,在这方面就更为敏感,尤其是现在正处在神道改制的关键节点,就更是如此,甚至到了有些刻意的地步。

    可此刻,他们却毫无避忌的聚于此处。

    待见到四位区城皇返回,纷纷扭过头来,投来问询的目光。

    一位男子更是直接,问道:“怎么样?姜爷这次回返蓝星,可有什么目的?还是只是一次单纯的出游?”

    九州世界,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九州之主”和“姜爷”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异常,虽然很隐晦,其他人也都只能间接的感受,并没有直接接触,但却足以让炎夏中枢感受到其中微妙的变化,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姜爷扔下九州那一摊事不管返回蓝星,当然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四位区城皇颔首道:

    “姜爷此番回来,确有目的,咱们也不用瞎猜,他很快就会主动来为我们解惑。”

    说到这里,海鼎区城皇环视了场中所有城皇与人类,道:“姜爷还特意叮嘱了一句,咱们这边也不要过分郑重其事,能安排几个可与各方联络沟通的代表就可以了。”

    其他城皇对此颇有些无所谓,倒是那些人类听后,大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姜爷这次回归,在很多自小就擅长做各种“阅读理解”的人看来,其意义之重大,再怎么夸张都不算夸大。

    从听闻姜爷在洪都现身之后,炎夏当局就隐隐有些风声传出,而在确认姜爷现身帝都之后,原本只是很隐晦的风声变得越来越响亮,有种想要大办特办,将与姜爷的接触往“与天道对话”的神圣性上靠的意味。

    若是如此,炎夏当局出面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地位越高越好,越隆重越郑重越好,反正排场怎么大怎么弄。

    不过,虽然炎夏当局内部有了这么一股风声,但同样有其他声音,甚至有种针锋相对大开嘲讽的:“那要不要再来个满城彩绸飘带挂着?怎么着,还想来个新式封禅自我标榜不成?”

    而姜爷人未至,只是借城皇之口,就已将这股歪风直接废了。

    对此,众人心情各异。

    等到姜不苦结束短短半日的悠闲之后,迎接他的就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小团队。

    总共就八位,四位区城皇,四位炎夏中枢的代表,能力自不用说,官面气息却很澹,这就很舒服了。

    当然,姜不苦也知道,自己面前虽只这八位,但自己与他们交流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呼吸顿挫,指不定都有一个庞大的专业团队在琢磨呢。

    对此,他有心理准备,却也不怎么在乎。

    与他们见面后,姜不苦没有寒暄,直接进入正题。

    “怎样才能做好一个合格的世界主宰,我也在不断地尝试学习之中,我想,你们也应该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众皆颔首,一位炎夏中枢代表还道:“都说您变得越来越威严,越来越有一界主宰的法度了。”

    姜不苦见他这般小心斟酌的用词,忍不住笑道:“其实,你们真想说的是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没有人味儿吧?”

    “呃”那位中枢代表被姜不苦这般直接的言语噎得不知如何接。

    姜不苦自己对此倒是坦然得很,颔首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作为一界主宰,本来就不该有太多人味儿,所以,我这才做了调整,你们也不要抱怨怎么‘九州之主’忽然变得这么不近人情,她以后还会一直这么不近人情下去……”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笑道:“人味儿现在都集中在我这了呢。”

    他没有更具体的阐述做这改变的心路历程,只是告知了他们一个大略的结果,这在他们看来,已经是非常意外的了,这样事涉根本的机密,能被当事人主动分享出来,还是各方面都占据绝对主动的一方。

    “人味儿”这样浓的姜爷,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现在倒是出了点小状况。”姜不苦道。

    他语气尽量轻描澹写的转折。

    可无论是四位区城皇还是四位炎夏当局选出的代表,哪一个不是精得跟猴似的,先一步主动把自己的心脏拽紧些,生怕清楚知道“小状况”后把他们吓出个好歹来。

    “‘九州之主’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枚决斗之主的神格给吞了……决斗之主你们都有印象吧,就是四十多年前那位单枪匹马,驾着神国来撞蓝星的家伙。

    当时调用了全蓝星一切可以调用的力量才勉强将她完完整整的留了下来,战利品也是异常丰厚,蓝星各方都因那一次吃了顿饱的,决斗之主最重要的神格则被我得了,这些年也从中悟出了不少好东西。”

    “不过,‘九州之主’显然是觉得这么做效率太低,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它给吞了,等我反应过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姜不苦具体介绍了一下“小状况”的因由,四城皇、四代表都听得异常认真,但一时间却也想不明白这个“小状况”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还是刚才那位中枢代表问道:“姜爷,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

    姜不苦道:

    “对你们其实没什么直接的影响,唯一的影响就是,自此之后,九州世界会非常适合走诸神世界那条路,特别是偏向决斗之主领域的……我举个例子,决斗切磋这种事情很常见,对吧,无论是正式的、非正式、公开的、私下的,修行者之间印证所学最主要的方式就是战斗切磋。

    那么,只要双方在战斗切磋的过程中契合了决斗之主神格内蕴神意,就能够直接进入某种神妙之境。

    这种状态和顿悟相似,不同的是,顿悟来自于自己某一刻的心念契合了天地大道,而这种妙境则如同一个接口,只要对准了决斗之主神格预留的那些‘孔洞’就成。

    再一个不同就是顿悟主要是心灵上的突破,境界上虽有提升,但也不会太过明显,后续的路还是要修行者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自己去走,去印证。

    而这种妙境你们可以理解为一种特殊的‘灌顶’之法,只要对准了决斗之主神格预留的接口,力量境界就会如同积蓄已久的水流一样主动喷涌过来。

    ……你们别考虑决斗之主神格内的蓄水什么时候会流干这个问题,以九州世界现在最高只到真仙境的体量。

    这么说吧,每个人的极限也就是能承受一方水量,而那枚神格所代表的蓄水量至少也是个上亿立方的超大型水库。”

    众人沉默,目露思索。

    玄武区城皇看看深思的众人,终还是忍不住直接问道:“听您这么说,我怎么感觉这是件好事呢?”

    “对九州世界来说,确实是好事,不然,‘九州之主’也不会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这个。”姜不苦点了点头,看向玄武区城皇的眼神彷佛在说“你小子有眼光”。

    “不过,对你们来说,这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姜不苦很快就话锋一转。

    “怎么说?”还是那位中枢代表直接问出了疑惑。

    “这种灌顶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代价?

    ……当然,你们也不用担心这会对那些接受灌顶的个人有什么坏处,若真有损伤根本的隐患,‘九州之主’都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在这方面,她可比我严明多了。

    真正的代价就是,他们的力量境界固然在提升,但道路却也会在持续的灌顶受益中偏离,从原有的练气观想修行体系逐渐偏到神格成神那个领域去。

    这个偏离本身也并不确定,这只是大方向,可能更倾向于诸神世界信仰成神的道路,也可能只是深度借鉴神火、神性、神格、神职中的某一个或者某几项。

    具体偏离到何种程度,既要看接受灌顶之人本身的悟性与倾向,也要看九州世界本身的调性受这神格的影响后与诸神世界道路的契合程度,甚至还要考虑到诸界赌战给整个九州世界带来的影响。

    ……影响因素很多,具体会如何我也不敢确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炎夏经过三百多年的摸索发展才勉强够着真仙境层次的练气观想修行体系将变得不再那么吃香。

    同样的天赋悟性,一条路只需要几十年就能够轻松凝成神格成为堪比真仙境的真神,而另一条路则要花费数倍的时间,更多的难度才能修成真仙,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你们觉得后来者会如何选?”

    四位炎夏中枢的代表此刻终于明白了这个“小状况”的严重性,纷纷色变。

    可那位玄武区城皇却一脸的疑惑,道:

    “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吧?能有更好更快的方法,怎就要固守现在这一套呢?

    这种事情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练气观想修行法出来前,炎夏不还是九品武道修行法的天下吗,可就因为它根本上形势发展,自然就被淘汰了。

    现在这种改变临到练气观想法头上,怎么就不能接受了呢?”

    总不能是以前的激进者变成了现在的保守派,成为新生代眼中跟不上时代大势的老顽固吧?

    玄武区城皇在成神之前是个农业研究的,无论是成神前还是成神后,对修行都没什么研究,所以,她对练气观想修行法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在她看来,炎夏走什么道路并不重要,只要脚下的路不坑人就好,若还能比以前的路更好走,那就自然是最好。

    从练气观想修行变成其他修行方式,就不能接受了?

    他没觉得炎夏会这般脆弱。

    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上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