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魔降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0,夜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嘭!

    沉重劲爆的打击声中,最后一尊巨人头颅粉碎,幽冥玄铁铸就的颅骨碎片,弹片般散射在洞窟穹顶上,打出一片深深孔洞。

    巨人那重达两千多斤的庞大尸身,斜斜抛飞而起,又重重坠落在地,将地面砸得轰然一震。拳劲余波,照例贯穿洞窟顶上百多丈厚的泥石层,又接引下一道阳光光束。

    至此。

    十八尊巨人已悉数毙命。

    倪昆拳上皮肤微微一震,震落拳峰沾染的几点血污,看一眼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巨人尸身,对天子、公主说道:

    “烧掉它们的皮肉,留下骨架带回去研究。”

    天子、公主点点头,抬手一指,各自释出一道火线,精准控制神凰火,焚去巨人尸骸血肉,留下刻满奇诡符文的灵铁骨架。

    这十八尊巨人,乃是一种类似终结者的半血肉、半法器傀儡。

    虽然在倪昆手下显得不堪一击,可实际上威力不差。

    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就能发挥出法力境的肉搏水准,灵机复苏之后,当能变得更强,颇有几分研究价值。

    因此,倪昆轰杀这十八尊巨人时,有的只打碎了头颅,有的只粉碎了躯干。剩下的尸骸,拼拼凑凑还能拼出三五具完好的骨架,可以带回去作研究标本。

    很快,天子和公主就已完成任务,倪昆大手一挥,将所有的骨架收进极乐洞天。

    十八尊巨人显然就是石棺的最后一道防线。

    击溃十八巨人之后,倪昆等人前方再无阻碍,轻松来到那悬吊半空的石棺前方。

    倪昆抬手一点,指尖迸出一线湛青剑光,铛铛几声,斩断悬吊石棺的铁链,那沉重石棺顿时向着地面坠落下来。

    苏荔怕摔坏石棺,还想上前接住,被倪昆一把按停,同时挥袖一拂,催动真龙之力,于石棺下方化出一团浓郁云气。

    石棺落在云气上,就像掉在了气垫上一样,疾坠之势骤然一缓,在云气缓冲之下,毫无震动地慢慢落到地面。

    “都小心点。”

    倪昆叮嘱一声,顶着喷泉一般自棺盖缝隙源源涌出的阴气,走到石棺之前,手按棺盖,发力一推。

    轰……

    低沉的轰鸣中,重量超过万斤的棺盖缓缓开启,现出一具常人大小的骸骨。

    骸骨之上浑无半丝血肉,只余纯净骨骼。

    每一根骨头都如同墨玉般晶莹漆黑,上面刻满金色符文。一团墨汁般漆黑浓郁的古怪云气,盘踞或者说被封印在骸骨胸膛之中,被肋骨形成的囚笼封禁在内。

    有一根肋骨上的金色符文,已然黯淡无光。那源源不绝的阴气,便正是透过这根已失却封禁之力的肋骨,自那团黑云中源源涌出。

    看到骸骨胸膛内的那团黑云,苏荔顿时精神一振:

    “果然是多目雾鬼!”

    话音未落,那团黑云忽地微微一震,云气蠕动之际,其表面猛地浮出密密麻麻的眼珠,微微转动着,盯住围在石棺前的倪昆等人。

    与此同时,一股股阴冷诡异的气息,自那数以百计或暗红,或漆黑,或死白的眼珠中漫溢而出,试图循着气机感应,侵蚀倪昆等人的身体、元神。

    然而倪昆四人完全无于衷,甚至还在评头论足。

    “咦!这么多大眼珠子,看着好恶心。”

    天子双手抱着胳膊猛搓,一副恶心地直起鸡皮疙瘩的模样。

    公主也是满脸嫌弃,连连摇头:

    “确实,太瘆人了。”

    “我觉得挺可爱啊!”苏荔笑嘻嘻道:“多目雾鬼的眼珠也能吃,可以增加修为呢。”

    天子讶然道:“不会吧?这么恶心的东西也能吃?”

    苏荔连连点头:

    “当然能吃啦。不过可能只有我能吃吧?多目雾妖每十年才能长出一只新的眼珠,乃是其本源精髓凝聚,对我来说,就是极品的天材地宝了。”

    说着,她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里面,满是看到极品佳肴的垂涎。

    看着苏荔那贪婪垂涎的眼神,感受到她不经意泄露的一丝天鬼气息,多目雾鬼数百颗眼珠顿时齐齐瞪大,黑云形态的躯体如遇天敌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可还没等它求饶,倪昆已轰地一声,闭死棺盖。

    “你倒是好运。”将石棺收进极乐洞天,倪昆又对苏荔说道:“这头雾鬼本质不弱,至少有炼神境的修为。若换个环境,我们这趟来的所有人加一块儿,都未必是它的对手。可惜它既被封印,又经历灵机断绝消磨,实力百不存一,这才被我们捡了便宜。”

    苏荔眉开眼笑:

    “都是托了教主的福。要不是有教主在,我们也打不过那十八尊巨人。”

    其实还不单是托了倪昆的福,这古墓主人也作出了巨大贡献。

    正常情况下,炼神境修为的妖鬼,在并非秘境的普通环境之中,是不可能扛过七百年灵机断绝消磨的。

    不过多目雾鬼情况特殊,具备一定的邪神属性,能借用信众信力,对抗灵机断绝的消磨。

    从墓道中的壁画看来,这头多目雾鬼,正是古墓主人血祭侍奉的对象,其被封印之前,应该已经收集了大量信力,以及信众灵魂。

    古墓主人死后下葬时,甚至还用自己的身躯为容器,为多目雾鬼打造了一座“庇护所”。

    没错,石棺里的那副黑色骸骨,应该就是古墓主人。其骸骨形成的封印,能隔绝内外,表面看是为了镇压这多目雾鬼,可实际上,是在保护它不受灵机断绝消磨。

    不过七百年时光太长。

    尽管有着重重保护,这头多目雾鬼还是变得极其虚弱。

    面对倪昆等人,在被摧毁所有的防御措施之后,尚在封禁之中的雾鬼,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只能任凭他处置。

    取走石棺,阴气源头顿时断绝。

    漫溢洞窟的浓郁阴气,正顺着墓道以及被倪昆轰出的洞顶窟窿向外散逸,洞中阴气的浓度、压力迅速下降,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之后倪昆四人又在洞窟之中四下搜索一番,确定此地再无异样,四人便循原路返回。

    临走时,天子还往洞窟里放了把火,焚尽残余阴气,

    回到地面。

    师琪也已带领道兵,将山中残余的阴魂尸鬼清剿一空,正自施展龙涎甘霖,降下覆盖将军山主峰的小雨,洗净残余阴气。

    至此,将军山鬼灾也算是彻底根除,就算灵机复苏,也不会再闹鬼害人了。

    ……

    夜晚,冷月如钩。

    飞天巨舰沐浴着星月光华,静静行驶在夜空之中。

    鬼灾根除,幽州巡毕,倪昆又带着队伍,前往它处巡视。

    许是接近灵机复苏,妖鬼出没地愈发频繁。

    一些原本还只是在深山大泽中活动的妖鬼,近期频频侵入人类村落。虽大多都只些实力一般的低等妖鬼,但普通人还是深受其害。

    于是巡视队伍每至一地,首先要做的,便是清除那些害人性命的妖鬼,有时还要与此次清除将军山鬼灾一般,深入深山大泽,铲除妖鬼源头。

    此刻,巨舰之上,天子寝居,倪昆端坐大椅之上,手握卷宗,翻阅着各地镇魔卫收集起来的妖鬼情报。

    “北疆也有蛇妖出没,吞噬活人、牛羊,好在已经被北疆陷阵营出兵解决,省了我们不少功夫……蟾州玉带岭,有虎妖啸聚山林,吞噬生人,驱使伥鬼,镇魔卫讨伐失败,损兵折将……看来得我们前去解决。还有固州……”

    他阅卷时。

    身上只披着一件单薄外裳的天子,背对他坐在他腿上,偎依在他怀中。

    忽然,她挺直腰背,仰起玉颈,抬手抚上倪昆脸颊,回头索吻。

    倪昆放下卷宗,环抱她纤腰雪腹,与她亲吻在一起。

    许久。

    天子俏脸晕红,星眸迷离,两只晶莹玉足踏在他膝头,蜷身缩在他怀中,微微蠕动着。

    倪昆一手抱着她玲珑娇躯,一手持着卷宗,继续翻阅着各地情报。

    “听起来,妖鬼似乎越来越多了。天下各州,都有妖鬼出没。边疆诸州尤其严重。”天子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

    “嗯。”倪昆道:“但凡境内多山岭湖泽的州郡,都有妖鬼之患。倒是青州,明明地处边疆,三面环海,却至今未有妖鬼为祸的报告呈上来……感觉有些不对。”

    “所以下一站就去青州么?”

    “是要去青州看看。路上顺便解决蟾州、固州的妖鬼。”

    “唉,这番忙碌,终究治标不治本。就算现在暂时根除了妖鬼,可随着灵机复苏愈发临近,妖鬼始终都会不断跳出来。”

    “话虽如此,但事情总是要做的。”

    “……”

    天子忽然屏住呼吸,良久,方才长呼一口气,带着些鼻音泣声喃喃说道:

    “要是天下太平该多好啊……灵机复苏,带来的麻烦太多了。”

    倪昆轻笑一声:

    “灵机复苏是麻烦,是危机,但也是大机遇。若无灵机复苏,我们如何能炼气长生?”

    “倒也是……”

    又看了一阵卷宗,倪昆道:

    “累了吗?”

    “有一点点。”

    “那换个地方?”

    “你不用去陪姑姑、苏荔她们修炼么?”

    “苏荔今天得了美食,正在研究该怎么吃雾鬼眼睛,才能将功效最大化。长乐今晚研习法术,要修炼火行雷法,这我可帮不上忙。所以,今晚就陪你了。”

    “嘻,那先抱我去沐浴。”

    “好。”

    倪昆放下卷宗,将天子打横抱起,步入浴室。

    沐浴一番,互相搓了搓背,天子轻轻吹出一股热风,蒸干二人身上水渍,又树熊似地挂在倪昆身上,让他将自己抱进卧室,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

    午夜。

    晴好无云的夜空,忽然雷雨大作。

    悬挂舰首的沙漠之王首级,催动神力,一道巨大的土黄光晕,包裹住整艘巨舰,将风雨雷电阻挡在巨舰之外,令巨舰无视狂风惊雷,顶着暴雨,继续在天空稳稳航行。

    刚刚结束了一轮修炼的天子,香汗淋漓浑身无力地伏在倪昆身上,都顾不上去吹干湿透的褥子。倪昆则是气定神闲,犹有余力地抱着天子绵柔娇躯,轻抚着她纤腰雪背。

    忽然,一阵夹杂着雨气的寒风,蓦地卷入卧室。风中弥漫的寒意,令天子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感觉到有异常气息侵入寝居,天子心中一凛,刚要开口喝问,忽然一阵浓浓睡意袭上心头,不由自主地伏在倪昆怀中沉沉睡去。

    倪昆倒是不慌不忙,看向榻边。

    就见榻边正站着一道婀娜俏影,正是呈现龙化状态,额生一对雪白如玉的鹿茸小角,长发化为亮丽银白的师琪。

    师琪当然不会擅闯天子寝居。

    会在这雷雨之夜,不惊动外边把门的秘卫,无声侵入天子寝居,令天子毫无抵挡地睡去的,只会是天河龙神。

    “好久不见。”倪昆笑着对附身师琪的小龙女颔首招呼。

    小龙女毫不动容地看一眼伏在倪昆身上的天子,问道:

    “你看起来并未尽兴。她太弱了吗?”

    “她还小,体质是稍微弱了一点。”

    “需要我帮忙吗?”

    “呃……你今晚是来找我玩耍的?”

    “是啊。这段时间,我收拢了那些逃离神祇遗留的权限,按照你的建议,在神墓建起了一座城市。过一阵子,就可以向神墓行者们开放。不过现在其它碎片世界的连接已经断开,暂时只能接引主界的神墓行者们进入。”

    “哦?”倪昆眉头一扬,好奇道:“主界有多少神墓行者?”

    “不多,算上你们,整个主界,也就一百多人。”

    “怎么才一百多人?”

    “大部分出身主界的神墓行者,都迁居到其它碎片世界了。毕竟,此前主界对炼气士可不太友好。”

    “倒是与我从前推测的一样。”倪昆笑了笑,问道:“能告诉我,主界其他神墓行者的身份么?”

    “不能。”小龙女认真道:“就算是我,现在也不能对抗神墓的规则,无法像向你透露其它神墓行者的真实身份。”

    “好吧。”倪昆理解地点了点头,又问:“最近神墓可曾被那三个家伙侵蚀?”

    “暂时没有。不过主界很快又将有一波牵引力大爆发,届时神墓又会遭受一次冲击,那三个家伙,恐怕又将趁虚侵蚀一次。届时我也难免被殃及池鱼,恐怕又得请你出手了。”

    “没问题,有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

    “嗯,有需要我当然不会客气。”小龙女轻声说着,问道:“要不要去看看我建造的神墓新城?”

    “现在?”倪昆看看怀里的天子。

    小龙女眨眨眼:“放心,她会一觉睡到天亮。我们有大半个晚上的时间。”

    “那好吧。”倪昆将天子轻轻放到一旁,挥手释出热风吹干褥子,又为她盖好薄毯,正要起身穿衣,小龙女忽然一把握住他的手,轻轻一拽,他便直接跌入传送通道之中。

    “等等,我还没穿衣裳……”

    “怕什么,我龙身也不穿衣裳的。”

    “可我是人身……”

    “那有什么?反正又没有别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