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魔降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2,猛鬼来袭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倪昆食中二指夹着谢十三剑尖,轻轻一拗,剑尖铛地折断。

    再一弹指,寸许长的一截剑尖,电光般飙射出去,钉入谢十三眉心,又透颅而出。

    谢十三落石般跌落在地,喉中呵呵低吼着,挣扎着试图站起,却始终再起不能,只能虫豸似的在地上蠕动。

    而倪昆早在弹出剑尖后,就反手一爪,攥住背刺而来的丈二缨枪,一把拧断枪头,随手一掷,将枪头贯入钟离蝶面门。

    当枪头带着一蓬污血透颅而过时,钟离蝶亦往后一仰,倒跌在地,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干脆利落停下了一切动静。

    同一时间,苏荔也杀入迎面冲来的七派尸鬼群中。

    意识到这些普通尸鬼不过如此,也就是身体稍显坚韧,生命力格外顽强,除头颅之外,别无要害之后,苏荔立马展现出了天命圣女应有水准。

    她匕交左手,施展燃木刀法,右手袖口滑出一口短剑,施展小天星剑法。

    一时间,刀鸣剑啸响彻庙中,雪亮刀芒纵横交错,凌厉剑光密如星落。

    这些普通尸鬼虽悍不畏死,可也因此不懂得招架躲闪。

    又不会施展生前武功,只会如蛮牛般猛冲猛扑,随便会几手把式的普通人,若能克服恐惧,鼓起勇气,也有机会一对一干掉一头尸鬼。

    全力发挥的苏荔,更是几如砍瓜切菜一般。

    就见得苏荔若行云流水般穿梭在尸鬼群中,刀光席卷削落几颗头颅,剑芒一闪又刺破几只眼珠。

    偶尔杀得兴起,清叱声中一刀直劈,就把一头尸鬼从头到胯斩为两片。

    一分钟不到,冲入庙内的上百头尸鬼,便被苏荔狂风卷叶般斩杀一空,没有一头尸鬼能够冲到倪昆面前。

    苏荔转身面对倪昆,潇洒利落地挽了个剑花,甩落剑身沾染的尸血,正要向教主汇报战果,忽地全身一僵,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呆住。

    旋即便见一只苍白透明的手掌,自她颈后倏地绕出,扼在了她修长雪白的玉颈上。

    这只手掌出现得极为突兀,宛若平空浮现,就连倪昆,都没有发现这只苍白透明的手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更没有察觉,何时有人潜行到了苏荔背后。

    不,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人。

    咯咯咯……

    苏荔浑身僵直,不断颤抖,牙关都在咯咯作响。

    可她这还真不是被吓的。

    而是一股无比阴冷森寒的气息,自扼住她脖颈的那只苍白手掌溢出,渗入她皮肤肌里,令她通体冰凉,如坠冰窖,心跳越来越慢,血流越来越缓,像是要被活活冻成冰块。

    苏荔猝然遇险,倪昆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可正当他想要有所动作时,陡觉背后一凉,一股冰寒阴风,呼地吹到他脖子上,像是有人在他身后,朝他后颈呵了一口凉气似的。

    倪昆二话不说反手一掌,铁掌轰爆空气,发出嘭一声爆响,炸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涟漪,汹涌四散开去,撞击在地板、墙壁上,发出噗噗闷响。

    这一掌之威,若落在人身上,怕是水平一般的武圣,都要被轰得四分五裂。

    可倪昆这一掌,却并没有打中任何目标。

    掌落之处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实质存在。

    而就在他出掌的同时。

    他只觉颈上一冰,低头一看,就见自己脖子上,赫然也多出一只苍白透明的手掌,轻轻扼住了自己脖颈。

    一股森冷阴寒的气息,自那苍白手掌漫溢而出,欲侵入他的皮肤肌里,使他也如苏荔一般,浑身僵直、动弹不得。

    嘻嘻……

    一记不辨雌雄的诡异笑声,自倪昆耳畔响起,像是有人贴着他耳朵,发出戏谑嬉笑。

    哼!

    倪昆冷哼一声,催动心火劫力,胸腔之中,爆出一记闷雷般的心跳声,通体皮肤变得一片赤红,散发出灼灼热力,整个像是变成了一块烙铁。

    心火勃发之下,那扼住他脖子的苍白手掌,顿时吱地一声,冒出滚滚青烟,像是冷不丁碰到烙铁的普通人手一样,猛地一抖,松开了他的脖子。

    倪昆也不回头,迈开大步,走向苏荔。

    但这时,又有数只苍白透明的手掌,自他背后绕出,或扼颈,或扳肩,或捂眼,或掩鼻……

    每一只苍白手掌,都透着阴寒气息,欲侵蚀他的身体,又有极强劲力,死死拖曳束缚着他,要将他固定在原地。

    轰轰轰!

    倪昆胸腔不住爆出声声雷音,皮肤越发通红灼热,脚下大步不停,根本不为所动,继续行向苏荔。

    那扼颈、扳肩、捂眼、掩鼻的数只手掌,吱吱灼烧着冒出滚滚青烟,耳畔戏谑的嬉笑,也变成了饱含痛恨之意的尖啸。

    诡异音波轰入耳膜,直贯入脑,试图撼动他的精神,撕裂他的灵魂。

    然而倪昆脑海之中,“不朽金身”的金色字符大放光明,将诡异音波拒之门外,任它叫破喉咙,倪昆都不为所动。

    转眼之间,倪昆便挟灼灼热浪,步至苏荔面前,右手抬起,“心火劫爪”一把抓出,按在扼着她脖颈的苍白手掌上。

    倪昆手掌赤红,有如烙铁,劲爪甫一触及那苍白手掌,那手掌便吱地冒起青烟,触电般松开苏荔脖颈。

    苏荔浑身一抖,额头冒出晶莹汗珠,大口呼吸着,亦催动“心火劫力”,胸腔发出擂鼓般的咚咚轰鸣,晶莹肌肤化作粉红,有如粉钻,以武道宗师阳刚气血,排斥对抗已侵入她体内的阴冷气息。

    这时更多苍白透明手掌,自倪昆背后绕出,密密麻麻覆在倪昆身前体表,看上去触目惊心。

    尽管倪昆不断催动心火劫力,身上热浪滚滚,将那密密麻麻的苍白手掌灼出浓浓青烟,可它们依然前仆后继,不断冒出,看上去简直像是要将倪昆淹没一般。

    倪昆则不停出爪,撕扯身上那苍白透明的手掌。

    只是他虽能灼伤苍白手掌,可真要去抓取撕扯这些苍白手掌时,这些手掌却好似并不存在的幻影,手爪总是一穿而过,只能在穿过之时,将之灼伤而已。

    虽直到现在,密密麻麻覆在他身上的苍白手掌,仍然未能阻止他行动,更无法将阴冷气息渗入他体内,可这样下去的话,倪昆也只能与之僵持,或许得拖到天亮,才会出现转机。

    现在他是自保有余,反击不足。

    甚至如果形势进一步恶化,他都未必能保得住苏荔。

    苏荔显然也察觉到情形不对,疾声道:

    “教主,你的血……”

    话刚说到这里,苏荔背后,竟也同时冒出数只苍白手掌,扼颈、捂嘴、掩鼻,顿时又令她浑身僵直、动弹不得。

    连话也说不出口,肤色亦向着死白转化,眼白也渐渐染上丝丝漆黑阴翳。

    看到她这样子,倪昆终于明白,七大派的人,是怎么变成尸鬼的了。

    显然也是被这些苍白手掌制住,遭阴冷气息渗体,最终化为尸鬼。

    而以这些苍白手掌的威力,不要说武道宗师,怕是普通武圣,若也像倪昆一般,被无数密密麻麻的苍白手掌覆体,片刻之间,也要化为尸鬼。

    好在苏荔话虽只说半截,倪昆却也明了她的意思,当下毫不犹豫抬起左手,右手并指为刀,自左手掌心一划而过。

    倪昆体魄坚不可摧,百斤重的钢杖都打不破他天灵盖,能破重甲的破甲劲弩,也穿不透他油皮,可他自己的指甲,还是能破开自家防御的。

    噗!

    裂帛声中,倪昆左手掌心绽裂,鲜血涌出,遍染五指,随后他五指捏爪,朝着自己身上狠狠一抓。

    当他染血的手爪,触碰到那些苍白手掌时,覆在他身上的苍白手掌,顿时轰地爆燃起来,像是被点着的塑料一般,熊熊燃烧。

    倪昆耳畔,亦响起一声极痛苦痛恨的尖啸,所有覆在他手上的苍白手掌,忙不迭地撤离,向他身后缩去。

    但还是有半数苍白手掌,被倪昆鲜血点燃,转瞬烧成一团团灰白粉末,飘落在地。

    倪昆解决掉自己身上的麻烦,更不犹豫,染血的手掌又抓向苏荔身上的苍白手掌。

    一爪下去,苏荔身上的苍白手掌,也纷纷爆燃起来,化为灰白粉末,扬扬洒落。

    哈!哈!哈……

    苏荔甫得自由,噗嗵跪倒在地,双手撑着地面,大口喘息着,额头汗出如浆,如雨洒落。

    倪昆则两眼微眯,扫视四周,只见地面仍是尸体堆积、污血横流,庙外仍是风疾雨骤,一片晦暗,偶尔闪过一道电光,炸起一声雷鸣,却根本找不到“苍白手掌”存在的痕迹。

    若不是地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灰白粉末,苏荔也正自脸色苍白,跪地喘息,几乎会让人怀疑,方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

    “那些鬼东西,究竟是什么?”倪昆喃喃低语。

    “鬼!那些苍白手掌,神出鬼没,来去无影,我在它们面前,几无还手之力……一定就是真正的鬼!”

    苏荔艰难地说着,话音刚落,地上那层薄薄的灰白粉尘,忽闪烁起苍白诡异的光芒,旋即蓦地飘起,像是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一般,向着苏荔飘去。

    【求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