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魔降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天鬼血脉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并不需要捉整个皇帝下锅熬制,只需提取其神凰血脉,就可入药炼丹。”

    苏荔解释道。

    倪昆思索一阵,问道:

    “近年可有皇帝驾崩的消息?”

    苏荔道:“去年年末,大周前代皇帝驾崩。”

    倪昆皱起眉头:

    “会不会前代皇帝之死,就是被人抽取了神凰血脉?”

    倘若去年年末驾崩的大周前代皇帝,乃是被人抽取神凰血脉而死,那疑似前代圣女的幕后主使,说不定已经炼出了冥凰破界丹。

    而这样的神丹,怕是谁也不会存着,炼出之后第一时间就会服食。

    如此倪昆也不必忙活了。

    就算查出了前代圣女下落,也得不到冥凰丹,甚至能否打得过对方都是个问题。

    苏荔迟疑一阵,说道:

    “神凰血脉乃至阳之力,可驾驭神火,有融金铄铁、焚烧万物之能,非常强大。

    “但自从天地异变,灵机消泯之后,大周皇帝想要发挥神凰血脉的威能,必需以自身元气精神为薪柴,每催动一次神凰之火,都会大量燃烧精气神。

    “是以历代大周皇帝,一旦频繁动用神凰之火,都会非常短命。

    “前代大周皇帝,曾经三次御驾亲征。其中两次是抵御北地蛮族入侵,一次是平定西域节度叛乱。这三场战役都非常凶险,大周军队一度濒临崩溃,全靠前代皇帝力挽狂澜……

    “而这三次力挽狂澜,大周皇帝都曾大规模催动神凰之火,焚烧万军……正因此,大周皇帝驾崩之时,年仅三十九岁。”

    天命教乃古炼气士传承,其历史远比立国八百年的大周皇朝悠久,甚至还曾参与过八百年前,大周皇朝的开国之战。

    当然是作为支持前朝的反对派参战,并在那场有诸多神仙妖魔参与的战争中,遭受了惨痛打击,一度濒临覆灭,传承险些断绝。

    苏荔身为当代圣女,有权查阅教中典藉掌故,自然知道许多机密。

    倪昆也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你的意思是……前代大周皇帝,三次大规模催动神凰之火,精气神燃烧过度,他的神凰血因此成色不足,不足以入药?”

    苏荔点点头:

    “不错。大周前代皇帝第三次御驾亲征,平定西域节度叛乱,乃是八年之前。那时候前代教主、圣女还未曾得到冥凰丹方。

    “而三次亲征之后,大周皇帝元气精神已然不足,其神凰血怕是达不到作为冥凰丹主药的需求。”

    倪昆眉头一扬:

    “所以,刚刚继位,还未有大规模催动神凰火纪录的新帝,才是合适的目标?”

    苏荔一脸笃定:

    “不错。冥凰破界丹何其宝贵?若我是前代圣女,在玄冥真水只有一份的前提下,为确保神丹药效充足,绝不会选择精气神损耗过度的前代皇帝。

    “所以冥凰丹一定还没有炼出来,我们还有机会。”

    倪昆笑道:

    “那这样的话,我们既没必要去找前代圣女,也无需去查此次围攻天命宫的幕后主使,只需前往大周京城,盯紧大周皇帝不就行了?”

    “呃……”苏荔微微一呆:“可若不夺回四部魔经,就算取得了冥凰丹,也没有炼气士级别的功法可以修炼啊……”

    然而我对四部魔经那种血腥恐怖的魔道功法,丝毫不感兴趣!

    倪昆不以为然地一摆手:

    “明天一早,启程前往大周京师。途中若是顺路,倒是可以找七大派问一问幕后主使相关,虽然我并不认为,七大派能知道幕后主使的真实身份。

    “若查不出幕后主使相关,便无需费功夫深究,径直前往大周京师,盯着大周新帝便是。”

    苏荔想了想,觉得盯紧大周皇帝,也有机会找到幕后主使。

    毕竟幕后主使若真得了冥凰丹方,也要取得神凰血炼丹不是?

    便没有再坚持,从善如流地点点头:

    “那好吧,明天一早,便前往大周京师。”

    定下行止,两人去到圣子院,寻了些吃食饱餐一顿,正要休息时,倪昆忽然想起一事,问苏荔:

    “对了,你那诈死之术倒也有趣,能否教我?”

    苏荔摇头:

    “倒不是不愿教你,实是我这诈死之术,乃是我家祖传的血脉秘术。你没有我这样的血脉,是练不成的。”

    “血脉秘术?”倪昆饶有兴趣地问:“你觉醒了异种血脉?”

    “嗯,我苏氏的血脉源头,乃是一尊来自魔渊的‘天鬼’。”

    “天鬼?可是与四部魔经的‘天鬼戮神法’相关?”

    “圣教的‘天鬼戮神法’,便正是古炼气士,仿天鬼而创。”

    “那这天鬼戮神法,岂不是为你量身打造?”

    “若能修炼,正是如此。可是……”苏荔一脸怅然:“如今这天地,就算我觉醒了天鬼血脉,也修炼不了天鬼戮神法。”

    倪昆笑问:“这倒也是。话说回来,你这天鬼血脉,都有哪些能力?”

    “目前就只是扮尸体惟妙惟肖。”

    反正诈死之术已在倪昆面前施展过一次,现下又多有仰仗倪昆之处,苏荔也不瞒他,坦诚相告:

    “我可以令自己心跳、呼吸彻底停止,持续一个时辰。可以控制体温、肤色、瞳孔,令自己扮得跟真正的尸体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也就只是比同境界武者力量更大些、筋骨更坚韧些而已。”

    倪昆问道:“血脉若得以成长,应该会有更多的能力吧?”

    苏荔道:“嗯,若是天鬼血脉能继续成长,我将来可以令自身脏腑要害,变得更能承受伤害。届时诈死之时,就可以用真剑把自己心口捅个对穿,死得破绽更少,更加真实。”

    “你这血脉能力还真是……”

    能力变强,脏腑要害可承受更重的伤害之后,苏荔想的居然不是可以以伤换命,战力更强,而是能更加真实地装死……

    倪昆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的求生欲了。

    “其实以当今的环境,血脉能力弊端挺大的。”

    苏荔倒是不觉得自己的理念有什么问题,一脸认真地说道:

    “在炼气士时代,血脉能力对修行助益颇大,若能修炼与自身血脉契合的功法,则修为进境更快,更加神通广大。

    “即便找不到契合血脉的功法,亦可用真气无损耗地提升、发挥血脉威能。

    “而当今,使用血脉能力,都会有所损耗。威能越大,损耗越多。

    “像神凰血脉,需以元气精神为薪柴,自损精气神。我的天鬼血脉,自然也有弊端。

    “若太过频繁施展诈死之术,不仅会折寿,还会令我的身体,渐渐变得越来越像真的尸体。

    “皮肤苍白、身体变冷、血液粘稠,丧失生育能力,乃至失去活人应有的种种欲望……

    “若后遗症积累过多,可能某次施展诈死之术后,就真的死掉,再也醒不过来了。

    “不过生死关头,纵有种种弊端,也顾不得那许多。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听了她这番讲解,倪昆仔细打量,见她肤肌白皙如雪,光洁似玉,透着健康光泽,显然还没到频繁动用血脉异术,后遗症爆发的时候。

    倘若能炼出真气,修行“天鬼戮神法”,那就更不会有血脉异术后遗症了。

    “难怪你这么想要夺回四部魔经。若能炼出真气,天鬼戮神法对于你,确实比任何功法都重要。

    “你且放心,此次你将冥凰丹机密告知予我,若能得手,我自会助你踏上炼气道途。

    “毕竟,玄冥真水虽只一份,只能炼成一枚神丹,但我若成炼气士,自可帮你夺回天鬼戮神法,并为你再提炼一份玄冥真水。”

    【求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