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活埋大清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2章 元明清周,四国大战!(求月票,求订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尚之信、耿精忠名义上还是王爷,但实际上就是富贵囚徒。而负责看守他们的也不是外人,尚之信由他的兄弟尚之隆看着,耿精忠则由他的兄弟耿聚忠看守。

    所以尚之信和耿精忠瞅见耿聚忠喘着粗气就来了,心下都是一沉什么来了?肯定是拉他们去菜市口杀头的囚车来了!

    他们俩虽然是富贵囚徒,但还是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知道康熙皇帝正在河南和吴三桂大战!

    而这一战的胜负或是平手,就决定了他们两人的生死!

    如果这一战康熙胜了,那么“后三国”格局就定了。那就意味着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他们俩就该杀头了!

    如果这一战康熙败了,那么康熙就要当清顺帝了那就意味着他们俩没什么用了,康熙不需要他们去稳住各地带兵的汉奸们的人心,那自然也该杀头!

    如果是平手那就意味着周清两家要和谈,吴三桂、吴应熊估计也不会想着捞他们。等和谈结束,他们还是该杀头!

    所以尚之信和耿精忠现在对望一眼,心里都有数了,杀头的时候到了!

    耿精忠当即苦笑道:“二弟,皇上要杀我和尚二哥的头了?能容我俩把这一桌酒菜吃了吗?”

    吃了再杀,当个饱死鬼

    耿聚忠只是摇头,神色又是紧张,又是纠结,似乎遇到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了,半晌才一咬牙道:“大哥,吴三桂好像打进来了!”

    “谁打进来了?”耿精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吴三桂!不,是吴大总统好像打进北京城了外面已经乱了套,到处都在嚷嚷吴大总统进城的事儿!”

    耿精忠还是不敢相信,还回头想问尚之信,却看见一个张着大嘴,目瞪口呆的平南王爷。

    “尚二哥,你,你听清楚我二弟说什么了吗?”

    尚之信哆哆嗦嗦地说:“他,他,他好像说吴三桂来了!我这是疯了,还是在做梦?”

    说着话,他抬手就在自己大腿上用力掐了一下真的疼啊!

    那边耿聚忠也嚷嚷起来了:“平南王,您不是做梦,也没发疯你们都出来,出来听听!”

    说着他就快步上前,一手一个,拉起尚之信和耿精忠,一起出来两人喝酒的小院子。

    院子外面,风雪依旧,但是三人还是可以听见一阵响似一阵的呼喊声,穿透风雪而来。

    “不好啦,吴三桂来了!吴三桂杀进北京城了”

    和这呼喊声一起传来的,还有隆隆的轰鸣。

    吴三桂真的来了!

    尚之信和耿精忠都有喜极而泣,就差要抱头痛哭了!

    看见两人要哭了,耿聚忠也有点急了,“大哥,平南王,你们俩慢点哭你们得拿主意啊!”

    “主意?什么主意?”

    “我们还拿什么主意?”

    尚之信、耿精忠两人大概是等死等太久了,都习惯了!

    耿聚忠看着这两人也真有点无语,不该反的时候这两人瞎反,现在到了要挺身而出的时候,他们又是一脸迷茫。但是这出头的傻鸟,还得他们俩来当!

    想到这里,耿聚忠只好压低声音道:“当然是起兵响应吴大总统了!”

    “那,那可是造反啊!”

    “造反是要灭门的!”

    耿聚忠都快给两个傻冒气哭了,他们现在想到要灭门了?早干什么去了?就他们俩干的那些事儿,等康麻子皇帝腾出手,这门不灭也得给整惨了。

    “灭什么门?”耿聚忠一瞪眼珠子,“吴大总统都打来了!要灭门也是爱新觉罗灭门了咱们现在如果不举兵响应,等吴大总统平了北京,咱们两家怎么算?”

    对啊!

    尚之信、耿精忠一听都回过味儿了。

    虽然他们和吴应熊吴大哥有八拜之交,但是大周新朝定鼎之后,也是要论功行赏的。他们俩要是一点功劳没有,吴应熊想帮也找不到借口啊!

    “尚二哥,”耿精忠看着尚之信,“得干啊!”

    尚之信重重点头:“干!干他N的,不干一下,回头连个侯都没有了!”

    耿精忠问:“那该怎么干?咱俩的王府里面可没多少人打紫禁城怕是不够啊!”

    尚之信眼珠子转了转,问:“吴大总统的兵是哪里打进来的?”

    “东城”耿聚忠道,“是从东城打进来的,主力好像还没到,应该是出奇兵偷袭了北京!”

    尚之信想了想,“主力应该也不远了现在北京城内也没多少清兵,康熙也不在城内,老太后和恭王很有会逃之夭夭。咱们不如去袭取德胜门和安定门,老太后和恭王如果想跑,一定会走这两门,到时候咱们打个埋伏,没准就把他们抓了!”

    “好主意!”耿精忠夸了一句,接着又问,“可咱们要怎么拿下德胜门和安定门?王玉玺的绿营兵守在哪里呢!”

    “不就是绿营兵嘛!”尚之信哼哼道,“咱们还是八旗兵呢!咱们府里别的没有,八旗兵的棉甲还是有不少的,虽然铁片都给收走了,但还是可以糊弄人的。咱们俩穿上王爷的朝服,让府里的侍卫、仆役和亲族,凡是能穿棉甲的都穿上然后兵分两路去取德胜门、安定门,到地儿之后就说奉恭王令旨和老太后懿旨接掌二门防务!”

    “好!”耿精忠一脸兴奋,拍了拍巴掌,“就这么干只要有两座瓮城在手,咱们怎么都能熬到大总统兵到的!”

    同一时刻,在北京城内的察哈尔王府里面,一对慈父孝子,正在抱头痛哭。

    察哈尔亲王布尔尼终于见着了他的亲爹阿布鼐了!

    阿布鼐被康熙皇帝软禁在北京好几年,整天提着心肝,以泪洗面,四十多岁的人,看着都跟个老爷爷差不多了,胡子都花白了,那点雄心壮志早就给消磨干净了。今儿和儿子哭了一场后,想到的居然是改正错误,好好的给大清朝当奴才。

    所以父子俩哭完后,他还抹着眼泪对儿子道:“孩子,这次我父子能再见着,都是大皇帝恩典,你可得牢牢记着,千万不能走为父的老路。一定要好好的给大皇帝当奴才”

    “父汗,您说什么呢?”布尔尼一听就不乐意了,“都什么时候了,我们怎么还当奴才?”

    “不当奴才当什么”说到这里,阿布鼐才想起哪儿不对,愣愣地看着儿子,“你叫我什么?”

    “父汗!”

    “可,可我不是汗啊!”阿布鼐说。

    布尔尼笑了笑:“我是汗我很快就是大元皇帝兼蒙古大汗了!”

    阿布鼎都给儿子的话吓懵了,“你,你,你疯了?”

    布尔尼哈哈大笑,“父汗您听外面是什么声音?”

    阿布鼐这才发现外头挺闹腾的,似乎不少人在呼喊吵闹,但也不知道在喊什么?偶尔还能听见几声轰鸣,也不知道是火炮发出的声音,还是天雷给点炸了。

    他扭过头一脸惊诧地看着儿子,布尔尼则一脸的得意:“父汗,您听见了没有?这是我的五万蒙古铁骑趁着满洲人不注意,突袭攻入北京城了!现在康熙正领着大军在河南和吴三桂大战,这个时候他的老巢被袭,他就输定了他一输,大清也就完了!

    而吴三桂和朱和墭同天下英雄约定,先入北京者君天下!现在是我先入北京所以我就可以当大元皇帝!我只要恢复了大元,草原上的蒙古人一定会聚集到我的旗帜之下,到时候我就是大元皇帝兼蒙古大汗了!

    我们的大元、大蒙古,又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