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活埋大清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阿爸,大明需要您当朱三太子啊!(第一更!)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怎么还不退兵呢?那邓光明在搞什么?都死那么多人了,怎么还不走呢?”

    贵屿都城北门城关之上,朱琚杉正焦急的等待邓光明退兵在他看来,今儿这一仗邓光明算是大败了,他的旗兵被砍死、炸死、枪毙了总有一百多,还有一二十负伤而回的。

    别看绝对数量不多,但是邓光明的旗军拢共就五个佐领一千人,死伤一百几十可不少了!

    可邓光明不仅不退兵回去休整,而且还派出骑兵在贵屿都城周围转悠这还不让朱琚杉和于老爷子的人走了。

    这可真是不够意思啊!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听见身后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大波玲来了。

    “阿妹,是不是庆功宴要开席了?”朱琚杉忙受起忧色,露出了笑脸。

    他对大波玲一向很客气,因为人家是“带资上山”的,苏利苏大肚败亡的时候,有几十个亲兵护着她这个“大肚嫂”(不是怀孕了,而是跟着苏大肚叫)一起上山。这伙人后来大多跟着大波玲一起加入了天王朱的队伍,天王朱手下的那些火枪手,基本都是大波玲带来的。

    “快了,快了。”大波玲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左看看又看看,“大佬,你的那把关刀呢?”

    朱琚杉叹口气道:“不要了重得要死,砍人也不好用,刚刚换了把满洲人的长刀。”

    说着话,他就拎起一把已经入鞘的“关东大扫子刀”丢给了大波玲,还笑道:“就是这把,你瞧瞧,多好的刀!”

    “我看看”接过大刀,大波玲就嗯咳了一声,然后就看见朱启炮、诸葛道人一前一后溜达上来了。

    朱琚杉看见一脸奸笑的儿子,就想起自己被人指认朱三太子的事儿了。

    这事儿好像是因为朱启炮这个“衰仔”弄出来的!

    “衰仔!”朱琚杉那张关公脸马上就放沉,抬手指着儿子就问,“你老实说,我怎么就成了朱慈炯?邓光明那个狗官说是你招认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爸,你老实说,我们是不是太祖皇帝的子孙啊?”朱和盛根本不回答老豆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是啊!”朱琚杉瞪着眼珠子,“我们是唐王府一系的子孙,你老豆我是琚字辈木字边,你是启字辈火字边。你老豆当年跟着唐王殿下从南阳一路跑到广东,后来又保着唐王去了文安城。你就是在文安城出生的,你的‘炮’字就唐王赐下的。他老人家做梦都想要红夷大炮啊,可惜”

    说起这些伤心事,朱琚杉眼泪都快下来了。

    “阿爸,”朱和盛看见火候差不多了,又趁热打铁道,“老唐王最想要的不是红夷大炮,而是恢复大明江山啊!”

    朱琚杉一想也对,点点头道:“如果那时候有诸葛神雷就好了”

    “现在也不迟啊!”朱和盛正色道,“阿爸,您难道没有发现,旗军的武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有吗?

    朱琚杉心说:“你站在城墙上扔夜壶当然不知道他们厉害,你老豆我刚刚遇到一个很能打的满洲人,都喊救命了!”

    朱和盛看到“老豆”沉默无言,就知道对方一定认同自己的观点,于是就接着对“老豆”说:“您看今日一役,他们死伤了一百好几十人,而我们这边才死了十八个,伤了十一个,总数都没到三十。

    虽然我们是接着几枚炸雷把他们给炸懵了,然后才大获全胜的。可是他们是什么兵?我们是什么人?他们是续顺公府的旗军啊!我们不过是大南山上的草寇和贵屿都的乡民。除了那三十几支斑鸠脚火枪和几个炸雷,连像样的兵器都没有,盔甲更是少得可怜,而且大家伙都没练过战阵之术。就这样,还能打个大获全胜,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即便在面对面的肉搏战中,我们也没吃太大的亏啊!这事儿放在尚可喜才进广东的时候可能吗?”

    被朱和盛这么一说,朱琚杉也觉得续顺公府的旗兵比他想象中要弱了!

    诸葛军师这个时候接过话题,笑眯眯道:“主公啊,我们有的是炸雷,我们自己能做,要多少都有。另外,贫道刚刚还想起了孔明机关砲机的制作之法,这是可以用来投雷的宝贝啊!”

    什么?又是孔明机关砲?朱和盛听见这个“孔明子孙”的话语,也真有点哭笑不得。这个明明是自己刚刚和诸葛军师说的配重式投石机,怎么转眼就被诸葛亮注册了发明专利呢?

    而且还起了个“机关砲”的名,听着就吓人啊!

    但朱和盛转念又一想:“这个反清复明的革命队伍当中有个‘妖化’的诸葛军师也挺好。至少可以帮着忽悠人,还可以在我离开贵屿都的时候充当大家的主心骨。”

    想到这里,朱和盛也就不计较“专利”问题了,而是和老豆说起了革命队伍领导权的问题这才是关键啊!

    “阿爸,”朱和盛道,“如今我们有了神雷,满洲人的武力又大不如前,而且鞑子小皇帝还刻薄寡恩,对吴三桂等三藩王磨刀霍霍,这几年已经削了吴三桂不少兵权事权,他在打什么主意,您还不明白吗?自古削藩就没有不闹出大乱子的只要吴三桂他们一起兵,我们反清复明的机会就来了!”

    听朱和盛这么一忽悠,朱琚杉那张大红脸就更红了,那对丹凤眼也睁得大大的。

    看来是动心了!

    朱和盛接着鼓动道:“阿爸,事到如今,您也别隐瞒了我们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朱琚杉愣愣的看着儿子这家伙反应也够迟钝的,一看就不是明君啊!

    朱和盛一本正经地说:“知道崇祯皇帝是您老豆啊!”

    诸葛军师也连连点头道:“对,对主公,您是大明定王殿下啊!这事儿瞒不住了,揭发您的题本、奏折这会儿正用八百里加急往北京紫禁城送呢!”

    “就是,”大波玲也跟着起哄,“现在都过长江了明天早上鞑子小皇帝就知道你是朱三太子了!”

    说着话,大波玲又喜滋滋的看了朱和盛一眼

    “对了,你个衰仔!”朱琚杉这个时候又想起来自己是怎么变成朱三太子的,火一上来就习惯性的去拿自己的关刀不是真要砍死谁,就是吓唬人。

    可是一伸手却摸了空!

    刀呢?

    啊,刀已经被大波玲骗走了!

    “父王!”朱和盛看见老豆两手空空,心里就有底了,笑眯眯的就叫上“父王”了,“父王,为了反清复明,为了太祖高皇帝,您就承认了吧!”

    “就是啊!”诸葛军师也正色道,“大王,自康熙元年以来,朱三太子都起兵十二回了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朱三太子乃是大明正统,是天下反清复明之士的共主!

    我们如果想要成事,您就必须是朱三太子!要不然达濠的大佬辉能出兵来救贵屿都?”

    说着话,诸葛军师就抬起羽毛扇子指着城外的清军营寨和骑兵对朱琚杉道:“大王,您也看见了,邓光明虽然受挫,但是却不肯退兵而走,还用马兵封锁了贵屿都城四周道路这是在等待援兵啊!等援兵到了,贵屿都城就难以保全了。要保住贵屿都城,就只能请大佬辉出兵。

    可如果您不当这个朱三太子,达濠的大佬辉会发兵来救贵屿都吗?大佬辉之前是怎么对我们的您难道忘了吗?”

    “可,可大佬辉又不傻,他怎么可能信了我是朱三太子?”朱琚杉明显已经松口了。

    朱和盛接过老豆的问题回答道:“父王,孩儿可以带一队精锐突围去达濠搬兵,孩儿一定可以说服大佬辉的!”

    你去?朱琚杉心说:“你不知道大佬辉最讨厌的人就是你吗?你这个衰仔一有机会就勾人家的走仔(女儿)也不管大佬辉看不看得上你这个猛如老虎恶如狼的火炮朱!

    对了,你小子现在混上朱三太孙了,以为大佬辉能把走仔嫁给你了?”

    “大佬,奴和炮仔一起去达濠,”这个时候大波玲又开口对天王朱道,“大佬辉当年也受过大肚苏的提携,奴出面总还能说上话。”

    你就宠着他吧!都被他调戏轻薄了还这样,那几次如果不是我,你都被衰仔霸王硬上弓了朱琚杉拿这个大嫂兼义妹也没什么辙,只好又扭头看着诸葛军师。

    诸葛军师笑道:“大王殿下,臣已经和郭师爷,还有于九臣的姑爷斯文白商量好了由他们俩陪着王子一起去达濠。

    另外再让勇猛苏和玲姐带上十个能骑马的兄弟,再加上十来个于家子弟,骑着于家的走马护着王子一起突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