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燃200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1章 熬鹰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聘请专家团对线路和人员进行专业评议,这是后来山鹰社用生命总结出来的教训。

    自此以后,山鹰社再也没有出过事故。

    但是此时的社长刘彦麟却不理解,他甚至感到了吴楚之对山鹰社的一丝羞辱。

    他定了定神,挥手止住了身后队员的质疑,开口缓缓的说道,“小吴总,这个条件太不合理了,我没法答应。”

    望着吴楚之的眼神,他继续诚恳的说道,“小吴总,山鹰社始终是燕大的山鹰社,不是企业的山鹰社。

    请您放心,我们的活动计划是经过校团委、党委的批准,才会进行的。”

    吴楚之不以为忤,点了点头,“我知道,山鹰社的活动审批都是严格按照规定进行的。

    但是,刘师兄,恕我直言,审批你们的活动计划的人,他们真的懂登山这项运动吗?”

    刘彦麟面色犹豫着,他知道,吴楚之指出来的这点确实是隐患,审批计划的人压根儿就不懂。

    山鹰社历史上的成功,让校方享受着所带来巨大声誉的同时,不可避免在审批时开始流于形式。

    最核心的点,还是在于审批的人,吴楚之说得没错,他们确实不懂登山这项运动。

    团委、党委皆非登山的专业人士,除了叮嘱他们“注意安全”,还能提什么反对意见呢?

    有没有专业人士参与决策,结果显著不同。

    但是,如果按照吴楚之的条件,山鹰社还是燕大的山鹰社吗?

    活动计划都要经过果核公司聘请的专家团队来评估,以后还登个屁的山啊。

    他动大脚趾头想都知道,吴楚之肯定会聘请登山协会的专家,这些专家个個严谨又严谨的,恨不得所有活动一点风险都没有。

    既然拿了专家费,就得承担专家的责任,这是位置决定脑袋的决定。

    以后还想挑战自我?

    想都别想!

    全部活动当做吃吃喝喝、轻松愉快的旅游算了。

    队员们也想到这点儿,每个人脸上都很不好看。

    他们觉得没必要谈下去了,这钱虽然香,但是不能拿。

    要是拿了这钱,山鹰社干脆改名字叫做果核公司工会登山队算了。

    刘彦麟深吸了一口气,相对于其他人,作为社长的他,需要考虑得更多。

    山鹰社,不仅仅只有登山队。

    还有科考队和社会调查队。

    这两只队伍,拉不到什么赞助,但是也是吞金兽一般的存在,全靠登山队的赞助养着。

    身为社长,他不能这么任性,推锅于历史遗留问题。

    其实从人文角度出发,在他看来,这两只队伍的重要性,还要高于登山队。

    成立十来年,这两只队伍所写的报告,很多都进入内参。

    这比登山,意义还要重大。

    而此时吴楚之挥舞的支票,足够把这两只队伍也养起来。

    刘彦麟决定最后尝试一下,他耐下性子与吴楚之沟通着,“小吴总,我明白您的担心。

    但是也请您相信我们的专业,每个活动计划都充斥着我们的心血,每个计划我们都进行了三个月以上的论证,绝无半点糊弄。”

    吴楚之摇了摇头,“我可以适当的进行让步,评审团可以由校方人员、登山协会专家、当地登山导游三方组成,保证公平公正。”

    说罢,他深深的望着一脸沮丧的刘彦麟,“刘师兄,没出事还好,万一出事了呢?我不相信任何口头保证,事实上你也保证不了。”

    刘彦麟身后的队员不干了,梗着脖子大声说道,“吴楚之!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侮辱人!

    你凭什么质疑我们的专业!山鹰社是燕大的山鹰社!我们自己的行动计划凭什么需要外人来指指点点?

    你懂什么是登山吗?这是一场勇气和毅力的挑战!没有勇气去面对风险,算什么登山!”

    说罢,他使劲拉着刘彦麟,“社长,走!不跟这种‘山盲’谈!”

    吴楚之哂然一笑,“我确实不懂什么是登山,但是我纠正你一点。

    我作为赞助商,既然赞助了,你们就得对我公司的形象负责!”

    那名队员更怒了,大声咆哮着,“我们怎么就不对伱们负责了?成功了,难道果核公司不会收获巨大的声誉吗?”

    刘彦麟默不作声,并没有阻止,他也认为队员说得没错。

    吴楚之耸了耸肩膀,摊开了双手,“失败了呢?如果你们失败了,你有没有想过会对果核公司的声誉带来多大的影响?”

    那名队员愣住了。

    吴楚之继续说着,“到时候舆论就会说,就是果核公司赞助的山鹰社出事了,你看他们一点儿也不尊重生命,漠视学生安全……”

    “这,这,这怎么可能?小吴总,您太会开玩笑了。我们燕大山鹰社怎么会出事?”那名队员忽地勉强地强笑着。

    吴楚之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

    身高一米九的吴楚之,在人群里显得鹤立鸡群,而满身的腱子肉和逐渐成型的成功企业家气势,给人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那名队员喉头耸动着,吞了一口唾沫,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吴楚之嘴角一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你们难道忘记了宝杰为什么不想继续赞助你们的原因了吗?

    而且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公司给的赞助费,你们都要分出去一块给其他队伍?

    所以,你们只能在装备和费用上能省就省?

    上次你们冲击卓奥友峰,提交的经费预算是租用卫星电话,事后宝杰公司进行检查,实际上你们只带了三部对讲机。

    只是宝杰公司看在你们确实是用于山鹰社的开支上面,没有让你们退赔。

    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们所谓的安全意识?”

    “这,这不是没出事吗?”那名队员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

    而后吴楚之环顾着四周,“没出事?呵呵,你难道忘记了那个叫做邹慧霞的女生了吗?

    成教院就不算燕大的,是吧?”

    山鹰社来的队员们全部默然了,吴楚之的话掀开了他们心上的一块伤疤。

    1999年,燕大山鹰社发生了它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山难。

    山鹰社第一支女子登山队,11名女队员和2名男教练攀登了5588米高的巴蜀雪宝顶。

    这是一座很适合初学者攀登的山,雪线以上只有四百多米高,坡度在20度到25度之间。

    但就是这样一座山,还吞噬了一名女队员21岁的燕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生,来自湖南理县的邹慧霞。

    邹慧霞的死没能给山鹰社和燕大以多少触动,因为她是成人教育学院的学生,他们普遍把这看做一场意外,媒体也没有过多关注。

    而且随后登山队登顶克孜色勒峰的成功,更是掩盖了这样的事故。

    此后,宝杰公司便以经费不足为由,拒绝了山鹰社此后对6000米以上高峰的所有计划。

    宝杰公司甚至在今年谈赞助时提出,不登6000米以上的山,不登雅鲁藏布江以南的山,所有活动必须请专业登山导游等条件。

    不过,吴楚之他是怎么知道的?

    没道理啊!

    难道是宝洁公司告诉他的?

    这更不可能,没听说二者有什么合作啊?

    吴楚之笑了笑,转身走了回来,“而且,请你们搞清楚一件事,赞助和捐赠是有区别的。捐赠是公益性质,不求回报。

    你作为社长应该很清楚,对于企业而言,山鹰社完全够不上捐赠的条件,你们不是合格的受赠主体,也就是说税务根本不认可这种行为属于捐赠。

    所以,你们只能取得赞助费,既然是赞助,那一定是有条件,企业的目的是获得隐形的回报。

    我认为,我提的条件并不过分,我的出价是宝洁的几倍,而我所要求的也仅仅是不要对我的公司造成负面影响,刘师兄,你说对吧?”谷穌

    开玩笑,宝杰都不敢干的事情,让他来干?

    自己人好忽悠是吧?

    刘彦麟彻底收起了忽悠的心思,此刻的他感觉到了自己在吴楚之面前的无力。

    怎么说?

    别人对山鹰社内部的门门道道,是搞得一清二楚的。

    不管他吴楚之是从哪里得知的,至少在此刻,说明别人在信息上并不是一无所知,反而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此时刘彦麟很难抉择,接受吴楚之的赞助,山鹰社全社,包括科考和社会调查,每年的活动将再无经费之忧。

    但是,登山队呢?

    再无可能打破前人的记录,再无可能对那些尚未征服过的山峰发起挑战。

    刘彦麟沉默了,他很是不甘心。

    失去冲顶高峰勇气的山鹰社,还是山鹰社吗?

    吴楚之摇了摇头,拍了拍刘彦麟的肩膀,“山鹰社登山队成立的目的和初衷,到底是‘进行登山爱好者训练交流’,还是‘挑战一山更比一山高’?

    刘师兄,各位师兄,你们回去仔细想想吧。都是成年人,要学会对自己,对其他人负责。”

    言尽于此,说多了也没用,听得进去的,这二十来分钟的交谈也足够了,听不进去的,永远也听不进去。

    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本就是一个非专业的民间社会团体,而且还是大学生群体,说得再直白点,你凭什么拿着你父母辛苦供你上大学的机会,去不务正业的搏命?

    出了意外,对得起谁?

    而且在商言商,既然选择了赞助,吴楚之就不可能放任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埋在身边。

    凭什么企业全体员工用汗水和青春挣来的市场美誉度,拿给几个毛头小子去肆意妄为?

    没签对等赔偿条款,已经算吴楚之对得起同校一场了。

    如果山鹰社就此放弃不切实际的攀登,改为进行安全可靠的业余爱好,吴楚之也不介意参与其中。

    登山,本就是一种乐趣。

    只是山鹰社连续多年的冒险成功,让他们忽视了一个问题。

    纪录是山鹰社创造的,每一代队员都想超越纪录;问题是每一代队员不一定都比前一代的技术水平高。

    送走了刘彦麟等人的吴思明回到寝室里,坐在床边发着呆。

    吴楚之见状,放下了手里的文件,从裤兜里掏出烟,散了过去,“小明,在想什么?”

    吴思明熟练的接过烟,护着火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后这才一脸不确定的开了口,

    “老大,我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上周你要使劲儿怼长城电源了。”

    吴楚之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说说你的想法。”

    吴思明捋了捋思路,开始说了起来,“我感觉你的意思,其实并不反对山鹰社的活动。

    只是要求他们把安全作为所有活动进行的先决条件。

    比如即使他们想登顶珠穆朗玛峰,在人员、技术、装备都达到安全的标准时,事实上你会同意的。对吧?”

    吴楚之笑着点点头,同意吴思明的说法,“可是,小明,这和长城电源有什么联系?”

    吴思明见他赞同,嘿嘿直笑起来,“老大,我觉得哈,你骨子里刻着四个字。”

    “那四个字?二哥,说来听听。”见他们抽烟,躲的远远的柳斜阳此时也忍不住了,捏着鼻子走了过来。

    吴楚之见状,就与吴思明和柳斜阳换了个位置,靠着阳台通风口的位置。

    “老大的骨子里刻着‘谨小慎微’!”

    一边的赵丰年哈哈大笑起来,“三哥,你是想说老大‘胆小如鼠’是吧?”

    说罢,见吴楚之的拳头捏了起来,求生欲挺强的赵丰年,赶紧补了一句,

    “‘谨小慎微’不足以准确形容老大的严谨,我觉得是‘安全第一’、‘敬终慎始’……‘一丝不苟’!‘兢兢业业’!救命啊!”

    耍宝的赵丰年被吴楚之给镇压了,几人笑闹了半天回到了正题。

    “老大你强制要求长城电源,要提前符合即使现在在漂亮国,都只是官宣于2003年才开始实施的80plus标准,并非只是你对外所说的环保要求,其实也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我专门找过80plus的标准文本来看过,也请工艺部门的同事评估过。

    采用80plus标准,不仅仅是你说的‘降低能源消耗,节省电费开支’,还有‘降低电脑发热量,从而降低散热支持’的功能,而这一点似乎对于我们采用图拉丁pu有着很大的促进。

    但最重要的是,工艺部门认为80plus标准,还有‘增强电脑的可靠性’的效果。”

    吴楚之嘿嘿直笑起来,“其实还有一个好处,你还没说到。增强电脑的可靠性,会直接降低我们的售后成本。

    这样前期所增加的生产成本会通过减少售后支出的方式,又回到我们的手上。”

    赵丰年恍然大悟,“我靠!老大,你这个看似不必要的支出,也太阴了吧!

    售后问题的减少,还能提高我们果核的市场口碑!”

    吴楚之大笑起来,其实动用科技部的力量,强势施压长城电源进行产品生产线的升级,他还有其他的意图。

    既然选择了因特尔的阵营,他就不得不提前进行一些准备。

    northwood核心pentium4虽然使得因特尔公司在随后性能大战中稍稍领先bmd,但是其也埋下了口碑的隐患。

    过分超频早期的northwood芯片将会产生令人震惊的现象。

    当内核电压超过1.7v时,处理器将随时间延长逐渐变得不稳定,直至最后坏掉完全不能再用。

    人们最初认为这是由于电子迁移这种物理现象导致的,其中pu的内部通路由于过度的电子能量随着时间逐步退化。这也被称为northwood突然死亡症。

    后来因特尔公司才发现,其实是电源制式的问题。

    atx12v1.0版,虽然为了配合p4pu的发布,这个电源制式增加了一个4pin的12v电源输出端,以便更好地满足p4的供电要求。

    但是,这样的改变,仅仅只能满足2.0ghz主频的p4稳定运行。

    一旦主频突破2.4ghz,pu的运行便会变得非常的不稳定。

    处理器是个非常复杂的,内涵非常多的由各个部分组成的电脑配件。

    现在pu的制造工艺越来越精细,所以它的工作环境也需要绝对的准确,任何一个微小的非正常因素发生就可能导致不正常的工作或是pu故障。

    在很精细的制造工艺下,处理器的电迁移现象可能产生出人意料的增长。

    电迁移被人们通常说成是电能随着电子的转移而转移。温度越高,电迁移现象越大,也就是说原子越容易发生震动和散射,电阻系数也会随之增大。

    一般电压的增加比温度增加更容易引起原子震动,如果你试图增大电压,那么在你的p4pu运行时就会产生很大的变化,从而导致不正常工作和彻底死掉,即使温度在正常范围内,甚至更低,但是pu一样会因为核心电压增加而产生电迁移。

    怎么解决?

    因特尔最终是采取将atx12v升级到1.3版本规范,与之相适应的便是80plus标准。

    吴楚之这样做,实际上是让长城主动向80plus标准进行靠拢,以获得先发优势。

    “对了,要不社团的事,你们也别废什么事了。学校在果核公司实习兼职的人也不少,你们仨还不如搞个工作实践社什么的,糊弄过去就行了。”

    吴思明想了想,也点了点头,“就按老大说的办吧,反正听了老大说的那堆黑心社团操作,我现在也觉得参加社团没什么意思。”

    见寝室里也没什么事,吴楚之也就穿戴完毕,准备去机场接人了。

    摸着自己还有点发酸腰子,他有点哭笑不得。

    小妖女来了。

    ……

    【月票】通道~

    【推荐票】通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